《回浪湾》

五、三棵“溜”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贝尔特朗德照料妹妹的时候,拉乌尔跑到窗口,看到贝舒抓着阳台的铁栏杆,悬在突饰上方。

“喂,这是干什么!快下来,白痴?”他说。

“下来以后怎么办?夜色墨黑。到下面,能做什么?”

“在这里又能做什么?”

“从这里可以看见……”

他掏出电筒,直射花园。拉乌尔也打开电筒。两只手电筒电很足,强烈的光束投射在小路和树丛上。

“看,那里……一个影子……”拉乌尔说。

“对,在暖房废墟那边……”

那影子像一只疯狂的野兽一样乱蹦乱跳,无疑想混淆视线,不让别人认出他来。

“照着他,”拉乌尔吩咐道,“我去抓他。”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跨过阳台,上面,上一层,就传来一声枪响。一定是仆人阿诺尔德开的枪。花园那边一声惨叫,黑影转了几下,倒下去,又站起来,又倒下去,最后,缩成一团不动了。

这一次,拉乌尔欢呼着跳下去。

“打中了!好极了!贝舒,照着野兽。给我照路!”

可惜,贝舒一心想参加战斗,没有服从命令。他也同样跳下去,当他们再次开亮手电,奔到暖房附近野兽躺着的——按拉乌尔的说法——地方时,看到的只是一块被踩过、压过的草坪,而没有找到尸体。

“傻瓜!蠢东西!”拉乌尔吼道,“你犯了错误,他利用你给他的几秒钟黑暗溜掉了。”

“可他死了呀!”贝舒可怜巴巴地抱怨说。

“活得跟你我一样。装死的。”

“不要紧,我们顺着他在草地上留下的足迹追下去。”

警察跑来了。在他们帮助下,拉乌尔和贝舒躬着腰在草上搜索了四五分钟,但是,在几米远的地方,足迹出了草坪,消失在一条砾石小路上。拉乌尔没有再搜下去,回到了小城堡。阿诺尔德拿着枪从楼梯上走下来。

阿诺尔德被拉乌尔的枪声惊醒了,以为是警察和杀害格尔森先生的凶手在搏斗,便打开窗户,探出身子,隐约看见一个影子从蒙泰西厄小姐的房间里跳出来。他仔细盯着,当手电照到那影子时,他就瞄准开了枪。

“可惜,您把电筒灭了。”他说,“要不,就打死了。但是不要紧,让他再捱几天。他负了重伤,会像狐狸那样死在某个小树丛中的,我们一定能找到他。”

什么也没找到。拉乌尔得知卡特琳娜在姐姐贝尔特朗德和夏尔洛特照看下安静地睡着了,便和贝舒一起小寐一会儿,到黎明时分,又开始搜索起来,但他很快就明白,这次搜索的结果比上次好不到哪里去。

“一无所获!”见舒最后说,“杀害格尔森先生,又企图杀害卡特琳娜的凶手一定躲在墙内某处进不去的地方,在嘲笑我们无能哩。就算他受了伤,把伤养好后,又会来的。”

“下一次要是我们比昨天晚上笨一点,他就会把卡特琳娜害了。”拉乌尔说,他没有忘记沃什尔大娘的话。“贝舒,贝舒,我们守着她。不让她伤着一根毫毛。”

第二天,在拉迪卡代尔教堂举行葬礼之后,贝尔特朗德就送格尔森先生的遗体到巴黎去安葬。在她出门的那段时间里,卡特琳娜全身发烧,虚弱不堪,一直躺在床上。夏尔洛特睡在她旁边。拉乌尔和贝舒睡在与她的房间相通的两间房子里,轮流值班。

调查仍在继续,但只限于格尔森先生被害一事,拉乌尔不想让检察院和警察知道有人企图谋害蒙泰西厄小姐。他们只是简单地以为夜里虚惊一场,朝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开了一枪。这样就把卡特琳娜排除在调查之外了。卡特琳娜很痛苦,检察官问了她几句,只是走走过场,她回答说这些事情她一无所知。

贝舒则很起劲。由于拉乌尔对案子,至少对搜查似乎不感兴趣,贝舒就从巴黎请来两位也在度假的同伴,一起进行——按拉乌尔的说法——最周密的侦查。花园被划成许多块,每一块又分成若干小块。三人先分开,后会和,从大块走到小块,对每一块土坷垃,每一块石头,每一根小草都细细查看。然而这又是白费功夫,既没有发现什么洞穴,也没有发现什么隧道,连一个可疑的小坑都没有发现。

“连一个老鼠洞都没有发现。”无所事事,靠钓鱼打发时间的拉乌尔开玩笑说,“你想到树了没有,贝舒?谁知道呢?也许树上藏着一个杀人的类人猿呢?”

“够了!”贝舒恼怒地抗议,“你什么都不在乎?”

“是的,什么都不在乎……除了美丽的卡特琳娜,我得守护她。”

“我把你从巴黎请来,不是叫你欣赏卡特琳娜美丽的眼睛,更不是请你到河里钓鱼的。因为你瞧着浮子浮上浮下,是浪费时间你以为在河里能找到谜底吗?”

“当然。”拉乌尔冷笑着说,“谜底就在线头上。喏,就在那小漩涡里……再远一点,在把根扎在水里的那棵树下面。你真是个瞎子!”

贝舒的脸一下子亮起来。

“你知道什么东西?那凶手藏在水底下?”

“这可是你说的!他在河床上睡觉、吃饭、喝水,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贝舒。”

贝舒朝天挥挥手,拉乌尔不久发现他在厨房周围转来转去,溜到夏尔洛特的身边,向她展示自己的行动计划。

过了一个星期,卡特琳娜好多了,可以在躺椅上见拉乌尔了。从此,他每天下午都来,用他的开朗性格和热情兴致使她高兴。

“您不再害怕了吧。嗯?算不了什么。”他又轻松又认真地说,“您遭受的那种事件没有一天不发生,这是平常事。关键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在您身上。因此,我留在这里,我知道我们那个或那些对手想干什么。我担保您没事。”

姑娘一直防备不懈,然而她被拉乌尔无忧无虑的样子和开的玩笑逗乐了,也放了心,但当他向她打听一些情况的时候,她却一声不吭。他花了很长时间,等了好久,才巧妙地使她吐出了心中的秘密。有一天,他觉得她感情比较外露,就大声说:

“好哇!说吧,卡特琳娜——他们自然而然地彼此直呼其名——就像您到巴黎向我求救时那样说吧。您当时的话我还记得:‘我知道身边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许会发生别的事,我很害怕。’那好,让您预先感到并害怕的事情,您还没明确说出来,有些就发生了。如果您想摆脱新的威胁,那就讲出来吧。”

她还在犹豫。他抓住她的手,用极其温柔的目光望着她。姑娘脸红了,为了掩饰窘态,马上讲起来。

“我同意您的看法。”她说,“但是我保留了我孤独的童年养成的习惯,不是故弄玄虚,而是谨慎和沉默。我儿时很快乐,但只是在心里,只为我自己快乐。失去祖父以后,我更沉默寡言了。我很爱姐姐,可是她结了婚,出外旅行了。她回来以后,我很高兴,和她一起来这里住,我觉得极快乐。然而,尽管我们相亲相爱,但在我们之间过去和现在都不十分亲密,都不觉得和美幸福。这是我的错。您知道我订了婚,真心实意地爱皮埃尔·德·巴斯姆,他也深深地爱我。可是在我和他之间,还有障碍,这又是我的性格所造成的。我不轻易相信别人,不相信任何过干强烈、过于冲动的感情。”

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

“涉及女性的感情和秘密时,过于谨慎还是可以接受的,但一涉及日常生活,尤其是不同一般的事情,这就变成荒谬的了。可我到回浪湾以来,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我本应该把我遇到的某些怪事的真相说出来,然而我没有这样做,我保持沉默,别人就把我当作怪僻的、精神失常的人。我受到恫吓,为了一些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事,因此,我变得焦虑、紧张,几乎失去理智,我无力承受这些痛苦,可我又不愿意让周围的人分忧。”

她沉默了很久。拉乌尔忽然说:

“可您还在犹豫呢!”

“我不犹豫了。”

“那您愿意把您没对别人讲过的事情告诉我了?”

“对。”

“为什么?”

“我不知道。”

卡特琳娜严肃地说了,又重复一遍:

“我不知道。但我不能不这样做。我只好服从您的要求,同时,我也明白这样做是对的。也许您觉得,我的话有点孩子气,我的担心也非常幼稚,但我相信,您会明白的,您会明白的。”

她立刻顺从地讲起来:

“姐姐和我于四月二十五日晚上来口浪湾,住进这座冷冰冰的、祖父死后十八个多月来一直无人居住的房子。凑凑合合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我打开窗户,看见童年玩耍的花园,高兴极了。它是那样破败,长着一片野草,道路也被野草覆盖,草坪上堆满了腐烂的枝丫。这就是我亲爱的花园,我在这里度过了多么幸福的童年。过去的一切好东西,又在这高墙围着无人来过的空间找到了。它们还活着,在我看来,还是老样子。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回这些回忆,使我认为已经消失的东西复活。”

“我穿好衣服,赤脚趿上从前的木鞋,激动得全身哆嗦地去探望老朋友——树,大朋友——小河,古老的石头和祖父撒到矮林中的塑像碎片。那是我的小天地。似乎它们在等着我,热烈地欢迎我回来。我也热烈地朝它们走去。但是,有一个地方在我的记忆中占据着神圣的位置,我在巴黎的时候,没有一天不想念它,对我来说,它代表着孤独的童年和浪漫的少女时期的梦想。在其它任何地方,我都是任凭本能驱使玩耍、消遣,而在这里,我什么也不干,只是遐想。我无缘无故地哭,心不在焉地瞧着蚂蚁争斗,苍蝇飞来飞去。我可以自由地呼吸。如果幸福可以是无所事事的,可以用麻木不仁不思不想来表现,那么,在那里,在三棵孤立的柳树之间,当我躺在它们的枝条上,躺到挂在两棵柳树之间的吊床上摆荡时,我是幸福的。

“我朝柳树走去,像朝圣一般,心里一团火热,脚步却缓慢庄严,心思专一,太阳穴却发烧似地跳动。我在荆棘和荨麻丛中分出一条路,这些草木把通向旧桥的路给堵住了。我以前在这座虫一蛀的桥上跳过舞。别人禁止我在这里冒险,我就故意跳给他们看看。我过了桥,穿过小岛,沿着河边小径往高处走,到了花园里怪石林立的地方,我离家之后长出来的草木把我要去的地方遮住了。我钻进浓密的矮林,拨开树枝走了出去,马上惊叫起来,那三棵柳树都不在了。我怀着没有等到情人来赴约的怅然心情,不解地环顾四周。突然,我看到百米外,峭壁另一边,河流转弯处后面,那三棵失踪的树……就是那三棵树,我向您保证,就是它们,和过去一样组成扇形,朝着小城堡。从前,我经常从小城堡出神地眺望它们。”

卡特琳娜停住话,有几分不安地观察着拉乌尔。确实,拉乌尔没有笑。不,他没有嘲笑的神气,恰恰相反,卡特琳娜对她发现的情况如此重视,他认为是合情合理的。

“您肯定祖父去世后谁也没有进过回浪湾庄园吗?”

“也许有人越墙进来,但是全部钥匙都在巴黎,我们到这里以后,没有发现有人砸过锁。”

“这样,就只能解释,您可能记错了地方,三棵柳树本来就在那个地方。”

卡特琳娜浑身一颤,忿忿地抗议。

“不要这么说!不,不要这样假设!我没有记错!我不可能记错!”

她把他拉到外面,一起顺着她指的路走去,他们往河上游走。小河笔直地从小城堡的左角切过,然后,他们穿过草地,走上通向小山冈的缓坡,草地上的矮树已经由姑娘派人清除了。if丘上没有任何树被拔掉或挪位的痕迹。

“您仔细瞧瞧眼前的视野,然后从我那时站的地方瞧瞧花园。这里要比花园高出十二到十五米,对吗?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花园,也可以看到小城堡和教堂的钟楼,最后,您做一下比较。”

小径越来越陡,从峭壁上面越过。峭壁缝里长着几棵冷杉,针叶堆积在岩石上面。河流在这里猛地转了个弯,向隘道的低洼处流去。河对面,在茂密的长春藤的下面,有一个坟丘似的上堆,叫做罗马人坟山。

接下来,他们一直走到河岸,到了隘道的起点。卡特琳娜指着三棵排成扇形的柳树,——两边的和中间的那棵距离相等——说:

“三棵柳树都在这里。我记错了吗?这里地势低凹,视野极窄,只能看到峭壁和罗马人坟山。勉强可见山上一块小小的林中空地。我对这三棵树原先的位置记得一清二楚,可是现在它们却到了这个地方,而这个地方我也是非常熟悉的,过去我常来游泳,那时它们并不在这里。您敢说我记错了吗?”

“为什么,”拉乌尔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为什么您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您有点惶恐。”

“没有,没有。”她急忙分辩。

“有,我感觉到了。有人跟您说过吗?您问过别人吗?”

“是的,可是我装出随意说说的样子,我不愿意暴露自己的不安。我先问姐姐,但是她离开回浪湾的时间比我长,记不起来了。然而……”

“什么?”

“她认为这三棵树一直在这里。”

“阿诺尔德呢?”

“阿诺尔德,他的回答不同。他什么也不敢肯定,尽管他觉得这些树原来不在这里。”

“您没有机会去问别的人吗?”

“问了。”她犹豫了一下说,“我找到一位老大娘,我小时候,她在花园里干过活。”

“是沃什尔大娘?”拉乌尔问。

卡特琳娜突然激动地叫起来:

“您认识她?”

“我遇到过她。现在我明白她那‘三棵溜’的意思了。她的发音不准。”

“对!”卡特琳娜越来越激动了,“就是三棵柳。可怜的女人本来有点精神失常,但多少是由于这三棵柳树才变疯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回浪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