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

七 皇帝亚森一世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堂路易不说话了。嘴chún边浮现出一丝开心的微笑。回想这四分钟里发生的事情似乎使他感到无限快慰。

瓦朗格莱和警察总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对一般的胆量和镇定都不会吃惊,听完他的叙述,此刻却怔怔地望着他,一声不吭。一个人英勇无畏到了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是可能的吗?

他走到壁炉另一边,指着墙上挂的一张法国公路图,说:

“总理先生,您刚才告诉我,那罪犯的汽车离开了凡尔赛,朝南特方向开去了,对吧?”

“对。已经在公路沿线,南特和他可能上船的圣纳泽尔采取了一切措施,要把他缉拿归案。”

堂路易在地图上尽量沿着公路穿过法国,中间停一停,标上一些旅站,这种姿势给人以深刻的印象。这样一个人,在这样一团乱麻似的最让人操心挂虑的事情面前从容不迫,一副大将风度,似乎事件和时间都由他安排调遣,似乎杀人凶手正牵着一条剪不断的线逃跑,而那线的尽头就在堂路易手中,而堂路易只要挥一下手,就可以中止他逃跑。大将弯身向着地图,似乎俯瞰的不仅仅是一张纸片,而是一条大路,那上面有一辆汽车,在按他的意志行驶。

他扭过头,朝办公桌这边说:

“战斗已经结束。不可能再来一场。只有一个胜利者。他永远可能遭受报复,或者是武的,或者是文的。我那四十二条好汉面对的,是一个用超自然的办法驯服了他们的人。对他们亲眼目睹的不可言表的事实,只能这样来解释。我是个巫师,是个伊斯兰隐士似的人物,是先知的化身。”

瓦朗格莱笑着说:

“他们的解释也不是那样不合情理。因为你终究耍了一个花招,依我看,它是有点神奇。”

“总理先生,您读过巴尔扎克一个怪异的短篇小说吧,名叫《沙漠里的爱情》。”

“读过。”

“那好。谜底就在那里面。”

“嗯?我想不出来。你并没有落在一只母老虎的爪子下吧?在你的遭遇里,没有什么母老虎要驯服。”

“是没有。可是有女人。”

“什么!你说什么?”

“上帝呵,”堂路易高兴地说,“总理先生,我不愿意吓着您。可是我要再说一遍,在带着我走了八天的队伍里,有一些女人……女人与巴尔扎克小说里的母老虎多少有些相似,是一些并非不可能被驯服……诱惑……从而变得温顺、最终成为同盟的人。”

“是啊……是啊,”总理喃喃低语道,仍然大惑不解。“是啊,可这需要一段时间……”

“我有八天时问。”

“可还要有完全的行动自由。”

“不,不,总理先生……首先有眼睛就够了。眼睛能够激起同情、关心、爱恋、好奇,以及用眼睛以外的器官互相了解的慾望。在这之后,只需一个偶然的机会就够了……”

“偶然的机会来了吗?”

“来了……有一夜,我被绑着,或至少,人家以为我被绑着……离我不远,是首领宠姬的帐篷。我知道她们单独睡在里面。我就闯进去了,盘桓了一个小时才离开。”

“母老虎被驯服了?”

“是啊,就和巴尔扎克笔下那只母老虎一样,乖乖的,盲目的顺从。”

“可是首领宠姬有五个……”

“我知道,总理先生。难就难在这里。我怕她们争风吃醋。可一切顺利,宠姬是不吃醋的……而且相反……再者,我已说了,她们绝对服从。简而言之,我有了五个同盟军,都是潜藏的,都下定了决心,可是谁也没有怀疑她们。在最后一站之前,我就打算动手了。夜里,我的五个秘密同谋者把所有的武器都收来。大家把那些匕首插进地里折断,把手枪的子弹倒出来,把火葯打湿。这一下,可以开始战斗了。”

瓦朗格莱颔首致意:

“祝贺你!你真是个有办法的人。且不说那办事过程中不乏温柔娇媚。我想她们都很漂亮吧,你那五个女人?”

堂路易开玩笑似的,闭上眼睛,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爽直地只说了一句:

“婬邪得很呢。”

这句话引来一阵笑声。可是堂路易似乎想快点把话说完,立即又说:

“不管她们人怎么样,可她们终归救了我,这五个婬妇,而且还一直帮我。那四十二个柏柏尔人武器不管用,在这个处处是陷阱,死亡时刻盯着你的荒漠上,他们一个个怕得发抖,都聚集到我身边,把我当作他们的保护人。当我们与大部落会合时,我就确实成了他们的首领。我消除了大部落的人集体对抗的危险,由我的顾问挫败了一些阴谋,我又领导他们干了一些征战劫掠的勾当,不到三个月,我就成了全部落的头领。我说他们的语言,信奉他们的宗教,穿他们的服装,顺从他们的习俗——唉!我不是有五个妻子吗?从此,我就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我派了一个最忠诚的亲信来法国,带了六十封信,要分别交给六十个人。六十个收信人的姓名地址他都熟记在心……这些人都是亚森·罗平昔日的伙伴,他从卡普里峭壁顶上投海之前,就把他们遣散了。他们金盆洗手,各自揣着十万法郎现金,去做小买卖,或者经营田庄。我给他们中的一些人一人一个烟草店,给另一些人公共花园看守的职位,还有一些人得到一些部里的闲差使。总之,那是一些诚实的市民。我给他们都写了信,不管他是名人、公务员、田庄主、市镇议员,还是食品杂货商,教堂圣器室管理人,我都写了,提出了同样的建议,作了同样的指点,如果他们接受建议,就可依照这些指点行事。

总理先生,我原来想,六十人当中,最多有十到十五人会来与我会合。谁知他们全部来了,总理先生!六十个,一个也不少。六十个都准时前来赴约。在指定的日子、时刻,他们赎回我从前的巡洋战舰,泊在大西洋岸边鲁恩海岬和儒比海岬之间的瓦迪·德拉拉河口。两艘小艇穿梭来往,运送我的朋友和他们带来的战争物资:弹葯、营具、机枪、大炮、汽车、食品、罐头、各种商品、玻璃珠子,还有一箱箱金洋!因为我那些忠诚的伙伴坚持要把他们从前分得好处变卖,把从前从老板这儿得到的六百万法郎再次投入新的事业。

总理先生,我还需要再说下去吗?还要不要告诉您,有这样六十个忠诚汉子帮助,有一支由狂热的摩洛哥人组成的万人大军,武器精良,纪律严明,亚森·罗平这样的首领还有什么办不到的事?他试着做了,结果是前所未闻的。我相信,没有任何史诗,可与我们那十五个月的经历相比。我们先是住在阿特拉山区,后来转移到荒芜贫瘠的撒哈拉平原。我们那是真正的英雄史诗:物资匮乏,遭受折磨,然而我们觉得非凡的快乐,我们忍饥挨饿,没有水喝,有时一败涂地,有时又大获全胜。

我那六十个忠诚的弟兄尽情享受这种日子。啊!他们这些忠厚的人!总理先生,您了解他们。总监先生,您与他们较量过。啊!那些好汉!我一想起他们,眼泪就出来了。夏洛莱和他的几个儿子在里面,他们从前在朗巴尔女王的王冠事件中显声扬名。玛尔柯在里面,他在的名声得益于克塞尔巴赫案件,还有奥古斯特,总理先生,他从前是您的接待室负责人。还有在水晶瓶塞案中获得荣誉的格洛尼亚尔和勒巴吕。约泽维尔兄弟也在里面,我管他们叫埃阿斯兄弟。那里面还有血统比波旁王族的人还高贵的菲利普·德·昂特拉克,还有彼得大帝、独眼让、红头发特里斯当、年轻人约瑟夫。”

“还有亚森·罗平。”瓦朗格莱插嘴道。他被这种荷马史诗式的列举感动了。

“还有亚森·罗平。”堂路易以十分肯定的语气重复一遍。

他点点头,微微一笑。又声音很低地说下去:

“总理先生,我不提他。不提的原因,是怕您不相信我的话。与他后来的经历相比,他在外籍军团的经历,只是儿童的游戏。在外籍军团,亚森·罗平只是一名士兵。而在摩洛哥南部,他是一位将军。在那里亚森·罗平才英雄有了用武之地。而且,这话我毫无自我炫耀的意思,因为这件事也是我没有料到的。论兴邦立国,传说中的阿基尔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论文治武功,汉尼拔和恺撒也超不过他。您只要想想,才十五个月,亚森·罗平就征服了一个有两个法国大的王国。他征服了摩洛哥的柏柏尔人,征服了桀骜不驯的图阿雷格人,征服了阿尔及利亚南部的阿拉伯人,征服了塞内加尔的黑人,征服了居住在大西洋岸边的摩尔人;他征服了太阳的老家,征服了地狱;总之,他征服了半个撒哈拉大沙漠以及被称为古毛里塔里亚的地区。这是个沙漠与沼泽之国?是的,有一部分是沙漠与沼泽。但终究是一个王国,有绿洲,有泉源,有河流,有森林,有无以计数的财富,有一千万人口,二十万兵勇。

总理先生,我赠献给法国的,就是这个王国。”

瓦朗格莱掩饰不住自己的惊愕。听了这番话,他大为激动,甚至可以说是慌乱,他低头望着这极不寻常的说话人,两手紧攥着非洲地图,低声道:

“再说下去……说明白……”

堂路易又说下去:

“总理先生,我不愿向您重提最近几年发生的事件。您比我清楚得多。您知道战时摩洛哥人起义,法国经历了多么大的危险。您知道那里有人大肆鼓吹圣战,只要有一点火星,战火就可燃遍整个非洲海岸、整个阿尔及利亚、整个受法国英国保护的穆斯林居住的广阔地区。协约国的政治家们都焦虑不安,对这种危险十分担心。而敌人则使出种种诡计。不遗余力,从不死心,想引燃这片战火。而这个危险,我,亚森·罗平,把它消除了。人家在法国战斗时,在摩洛哥北部战斗时,我在南部,把那些叛乱的部落引向我,我把他们打败,让他们臣服,把他们整治得毫无反抗能力,我把他们招进军队,鼓励他们征伐别的地区。总之,他们本是要反叛法国的,我却让他们为法国效力。

因此,长久以来,渐渐在我脑海里构造的那宏伟而遥远的梦想我今天已把它变成了现实。法国拯救了人类。而我,拯救了法国。

法国凭它的英雄业绩,收回了名失落的海外旧省。我呢,一下就把摩洛哥与塞内加尔再次连为一体。现在,最大的非洲法兰西变成了现实的存在。由于我,这是个团结紧密的整体。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条数千公里的海岸线,从突尼斯一直延伸到刚果,只有几块微不足道的飞地在外。总理先生,这就是我的作品。其他的事情,如在金三角或者在三十具棺材的岛上冒险,就统统不值一提啦!我的战争作品,就是这个。总理先生,这五年时间,我是否糟蹋了?”

“这是个乌托邦,一个空想国。”瓦朗格莱发表反对意见。

“这是现实。”

“那就瞧吧!必须花二十年努力,才能达到你说的那样。”

“只须五分钟。”堂路易带着不可抑制的冲动叫道,“我赠献给您的,不是一个正在征服的,而是一个已经征服的帝国,一个境内太平、管理有序、人民安居乐业的帝国。这不是未来的帝国,这是现在,是我亚森·罗平的帝国。总理先生,我再向您说一遍,我曾有过一个宏伟的梦想。我一生劳碌,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福也享过,论富吧,富得过吕底亚国王克雷絮斯,因为世上的财富都为我所有;论穷吧,穷得过约伯,因为我把钱财都散给了别人。我的什么愿望都满足了,我固然不愿做个不幸的人,可是更厌倦当个幸运的人,我什么快乐都尝到了,什么爱好都体验了,什么感情都经受了,我只希望做一件在当代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统治!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梦想居然实现了。死去的亚森·罗平居然复活成为《一千零一夜》中苏丹式的君主。亚森·罗平统治天下,管理国家,制订法律,威镇四方。我希望过几年,忽然一下撕破反叛部落的屏障。你们在摩洛哥北部,被这些反叛部落拖得精疲力尽,而我们在这些反叛部落后面,不声不响地,不急不忙地建设我的王国……到那时,我的王国和法国一般强大,我们是平起平坐的两个邻邦,我就要面对面地对法国喊:‘我就是亚森·罗平!从前那骗子、侠盗,在这儿哩!现在是阿德拉尔苏丹,伊吉迪苏丹、埃尔—德懦夫苏丹、图阿雷格苏丹、阿乌阿布塔苏丹,布拉克纳斯苏丹、弗雷宗苏丹,一句话,我亚森·罗平,是苏丹的苏丹,穆罕默德的子孙。安拉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 皇帝亚森一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虎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