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葯库》

二、架在脖子上的刀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瑟尼纳把汽车停在圣雅姆大街入口处的一间有“地滚球”游戏的小饭店“栗树饭店”的门前。寒意已经越来越重了。瑟尼纳猛搓着双手,蹲下去,站起来,为了增加点热量重复多次。他不怕被别人看见:街道很短,绝对没有人,而且在半死不活的煤气灯的照射下显得昏昏暗暗。蒙古乔应该在这里,在某个地方,而且很可能正处在危险之中。这一点是肯定的!瑟尼纳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官系统,某些征兆在告诉他,他已经接近目标了。

“我来了。”他低声说,“这很好。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儿,但是我来了。”

他沿着第一个小花园走过去,一面用手摸着栅栏门,感觉到门都是紧闭着的,一面仔细观察着黑漆漆的院内过道,窥视着微弱的光。哪怕是很小的光,都可以向他表明:就在此地。可现在,黑暗笼罩着,一切都是关着的。他很快地观察了一下马路的右侧。然后又蹑手蹑脚地来到马路左侧。时间在一点点地过去。这样盲目地走着,用手去触摸锁,倚着碰锁,去扭动把手,真是太蠢了。但突然间,他的手摸空了。他胜利了。他站在一扇半掩的栅栏门前。蒙古乔应该在这里。

在过道的尽头,立着一栋二层楼的别墅。“轻一点,罗平。千万别出差错!……用脚尖走路……手里要握紧枪,这样更有把握。”他拿出在维吉奈时从他的看守那里要来的武器,冒险走进了花园。他很会不出声地走路,而且像幽灵一样地轻巧地悄悄走到了台阶前。这里也一样。房门半掩着。不过他的高兴马上就被焦虑所取代,他面对着房门另一边的黑暗犹豫了。他空有无穷的智慧,不尽的精力,他不能不回忆起他的对手们的野蛮的决心。他又看到了不幸的蒙古乔,他是被他们当面打死的。

可是对行动的挚爱战胜了他。他像一名潜水员潜入黑暗的水中一样,走进了黑暗。他双手向前,用脚尖探着路,慢慢地往前走。讷伊的别墅一般都是装潢得豪华高雅的。他每一步都可能出偏差,或者踢到一张地毯上,或者撞到一只柜子、一个矮脚小圆桌或是低矮的家具上。

没有一点响声……是否蒙古乔已经走了?……如果落进了陷阱,那么遭劫持的就只会是他啦。

猛然间,一声喊叫传了过来,它是那么粗犷,那么突然,又那么凄惨,使得很能控制自己神经的瑟尼纳也惊得发抖。

“不,不。”一个声音在哀求着……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然后又是一阵低沉的呻吟,就像是从被堵住的嘴巴里发出来的。某个人正在受刑,就在眼前,在靠左边。瑟尼纳的心在剧烈地跳动,他斜倚在墙上。真的!蒙古乔已经退出战斗,现在……他马上找门,手已经抓在了门把手上,他又听了听。一切又都归于沉寂,而这种沉寂比那喊叫声更令人心惊胆战。

呻吟又开始了,很弱,但拖得很长,只是一种嗡嗡声,就好像人们闭嘴唱歌时所发出的声音。瑟尼纳跪下来,一点点地把门推开。最终,他把头伸了进去。

房间里只有一盏放在钢琴上的半圆形的灯照着,显得昏昏暗暗。他虽然不能扫视整个房间,但是眼前的一幕已经令他惊呆了。在不到两米远的地方,一个人躺在地板上。这是一个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老年妇女,脸的下部被从后面系起的口罩遮住了。她在黑裙子的外面,穿了一条白围裙。这位肯定是女佣了。她的身子在不停地抖动着。她看着这可怕的一幕,也只能这么低声不停地呻吟着。瑟尼纳不让她觉察出来,悄悄地溜到她的身后。现在他看到了,结果差一点叫出声来。

在房间的另一头,还有一个女人,也是被捆绑着,一个男人正在拿刀威胁着她。暗淡的灯光只能映出他们模模糊糊的身影。只有匕首刃发出的凶光在闪动着,一个粗鲁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赌你会说的,我的小妞。否则?……好啦!你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你什么也不打算告诉我?……一次?二次?……这很好。你会愿意说的。我给你这个地方来一刀,就在耳朵下面。”

蹲着的男人站起身来,朝钢琴走过去,去取那盏昏暗的灯。瑟尼纳缩成一团,一只拳头堵在嘴上,为的是不发出惊叹来。这浓密的眉毛、厚重的胡髭……就是他从车里拖出去的那个死人的相貌。蒙古乔!……第二个蒙古乔!他抓着灯,把它放在被虏者的身旁。可怕的一幕。被捆着的女人,就是在杜伊勒利沿河大街上遇见的美丽的金发女郎。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王子的头脑里碰撞着。他建立起来的假设的工具脚手架一下子塌落了。蒙古乔是听命于那个凶恶的杀人女魔的!既然如此,那他兄弟又为什么被杀了呢?是因为缺乏纪律性?还是反抗?……可是现在,难道这个表面看上去像是坚定的维护秩序的人正在变成一个刽子手吗?尽管被所有这些无条理的思想搅得昏头转向,但瑟尼纳仍然能保持镇定。他认真地关注着蒙古乔的所有举动。他抓住年轻姑娘的头发,把一根指头放到她的脖子上。

“你感到了这里的动脉在跳动,是不是,我的小美人?……那么好吧,如果你坚持不开口,我只须再用刀按下去,生命就与你告别了!”

他审视着他的俘虏,手里举着刀子。瑟尼纳从女佣的身体上方举起了握着武器的手,女佣始终在呻吟着,她已经被这可怕的场景震住了。

“天杀的!”瑟尼纳在想,“我明白了。蒙古乔是为一个顾客干的,即坐收渔利的某个第三者。”

他瞄准了握刀的手。他保证能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射中。但是他松开了扣着扳机的指头,因为他几乎可以断定年轻姑娘会开口说话的,而且她要说的东西将是他最感兴趣的。

“我给你一分钟。”蒙古乔继续说,“不会多一秒钟。”

他从背心上的小口袋里掏出一只大怀表,一条腿跪在地上,开始计数:

“五十秒……四十秒……”

瑟尼纳的额头上挂满了汗珠。蠢东西!她总不至于让别人割脖子吧!她所掌握的秘密真的那么了不起吗?

“三十秒……二十秒……”

瑟尼纳感到他太阳穴的血也在按秒数跳。“她要动摇了……你,老太婆,千万别动。你一动就会让我射偏了。”

“十……五……”

蒙古乔俯下身去。

“声音再大一点!”

终于!她投降了!正是时候。瑟尼纳放下他的手枪。他看到可怜的姑娘的嘴chún在蠕动。可是尽管他伸长耳朵,也只能听到含混不清的喃喃声。真是太笨了。在他能够得到实情的时候,实情却离他而去。游戏的主宰,可以随心所慾地摆布一切。

蒙古乔把大怀表放回背心的小口袋里,站起身来,说道:

“你要撒谎可就错啦……我会验证的……不过,我想你是够聪明的……把它称作小藏身处,确实应该好好做个女人!”

瑟尼纳悄然无声地溜到在他左侧的长沙发的后面,此时,侦探正举着灯,穿过房问。

“人是没有主见的!”

他绕过钢琴,掀开钢琴盖,把手伸了进去。

“确实真的。”他喊道,“其实我都有点不大相信。”

他拿出一个厚厚的黄信封,就是常见的那一种,然后放到手里掂了掂,好像要掂出它的重量似的。

“这个蠢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瑟尼纳低声咕哝着,“攻击两个女人,还差一点犯下罪行,为了什么?……为了拿到这个信封,我最多用十五秒钟,无需动刀于,不用恐吓,也不用看表,只要简单地在这间房里转一转就行了!”

蒙古乔把这个信封折成对折,放进一只口袋里,然后心安理得地连看都不看他的俘虏一眼,从离躲在长沙发后面的瑟尼纳两米远的地方走出了客厅。

王子犹豫了一下。他完全可以扑向蒙古乔,从他手里夺回信封。或者干脆去报警,救这两个女人。就在附近什么地方就有电话。但这将会暴露他的在场,而他却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呆在暗处。哈!这两个俘虏肯定随后会获救的!重要的是要夺回信封,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去干。人们之所以要劫持这位年轻姑娘,蒙古乔的兄弟之所以被杀害,完全是它所引起的。所以,第一步,信封。然后,再去考虑其他的!……

他悄悄地溜到门口,到了黑漆漆的前厅才直起身子,然后抻了抻背心,校正一下领带,在纽扣眼里插上一朵花。在感到满意之后,穿过花园,此时他听到远处有汽车发动的声音。

“总是跑步前进,我的好人。我对你的窝了如指掌。一个小时之后,这些文件将要易手的。因为我只给你一个小时,让你想一想你的兄弟应该在什么地方,让你能够看一眼你抢来的这些文件,让你平心静气地脱衣服和睡觉,假如你有良知的话。而我,我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我承认,我的理解并不是十分清晰的。

他从烟盒中取出一支雪茄,点燃,再看看时间,耸了耸肩。眼前的形势是这样的:一方面,金发年轻姑娘拥有极重要的文件资料,另一方面,有两类不同的对手:外国团伙和蒙古乔兄弟。可是侦探是私人侦探,他们不会是为自己干的。那么是谁躲在他们的背后呢?

还有一个人要揭露出来。这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退缩,他发布凶残的攻击命令。像一些无所谓的琐事一样开始的这些行动,好像很有趣,但它已经渐渐演变成血腥的悲剧,演变成越来越神秘的人物之间的殊死决斗,差不多不留一具尸体。这真刺激,但又十分危险!

瑟尼纳登上德·第戎车,不慌不忙地朝巴拉尼大街开去。蒙古乔的汽车就停靠在人行道边。这是一辆一九○八年的雷诺车,车速至多可以达到每小时四十公里,车子显出了主人们的寒酸。

楼上有了光亮。侦探应该在检查他的猎物,瑟尼纳又一次地看了看时问。

“关键是我所产生的灵感,在从死了的蒙古乔手里拿走这些名片时产生的。从那时起,直到人们证实出他的身份,假如人们发现了他,我总还有时间考虑应变办法。但是千万不要把绳子扯得太紧。快一点,你这还没死的家伙,我再给你二十分钟!”

他在绕着这一片房子转圈,一圈、两圈。寒气变得十分刺骨。在绕第三圈时,灯光熄灭了。但还是不要太匆忙。

“行啦,再绕一圈,别跑,罗平,不要跑。别弄虚做假!”

二十分钟过去了。他以坚定步履走上前去,按响了门铃。他有什么好担心的?蒙古乔兄弟应该是在夜间经常外出的,这是他们的职业所决定的。由于他们是两个人,所以女看门人对他们的来来去去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现在就来扮演另一个蒙古乔吧。

门打开了。借助于一枚五法郎硬币,瑟尼纳保证了他离去的方便。

“蒙古乔!”

他从昏暗的门房前走过,直接上了二楼,手里拿着死者的那串钥匙。他以梁上君子的灵巧,溜进了前厅。一阵响亮的呼噜声从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畜牲!这绝不是良心受到谴责他才感到窒息的。注意猫!

但是一切都是静悄悄的。黑猫肯定已经睡到它主人的床上去了。瑟尼纳清晰地记得方位:书房在右手边。瑟尼纳可以处在蒙古乔的位子上,坐到桌子前研究这些文件了。然后,他会把信封藏到上面的抽屉里,准备拿给他的兄弟看……然后,他就会采取严格的措施……可是不会再有然后了。如果文件没在书房里,那他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它找出来。

瑟尼纳轻轻溜进书房,悄无声息地把门关上。呼噜声足可以向他报告情况。他不受任何干扰,他有的是时问。他摸索着辨别方位,发现了桌子,他便认真地检查起来。他用手抓住蜡烛台。划一根火柴!糟糕,只剩两根火柴了!他坐在扶手椅里。尽管火柴不多,但成功有望。猛地,他划燃了第一根火柴。火柴着了,他马上把它凑近蜡烛。房间仍然是他离去前的那个样子。唯一的不同是:日历本上的那一页被扯了下去。

瑟尼纳拉开抽屉后看到了信封,他呆住了。妈的!抽屉的打开发出了一个信号。有好一阵子,他觉得自己落入了陷阱。响声停了下来,然后又一次响了起来。原来是电话。快!

瑟尼纳是个善于决断的麻利人。他用手指捏灭了蜡烛的灯捻,避免它熄灭后冒烟。同时用肚子推上抽屉。然后跨了三大步,他躲到了遮住窗户的厚厚窗帘后面。电话铃始终不停地响着。

“我完全有时间逃出去。”瑟尼纳在想,“这个不修边幅的人瞌睡肯定很重。”

他用力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二、架在脖子上的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葯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