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森·罗平的巨大财富》

二、十一人集会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帕特里希娅不露面地悄悄跟上了这两个男人。虽然不是出于平庸的好奇或者是出于兴趣她才这样做的,但是她不会忘记吉姆·马克·阿莱米对她说的那些关于冒险的结局或许对她来说是悲惨的之类的话。他是否受到了某种实实在在的恐吓?难道帕特里希娅不应该在这些话中看出某些应该引起她警觉的预示吗?她的任务不就是监护他吗?马克·阿莱米和弗尔德在夜间外出,无疑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她就有采取行动的必要。

两个朋友头也不回地朝前走着。他们手挽着手,激烈地争论着。马克·阿莱米用他那只空着的手提着那只有皮把手的、浅黄褐色的公文包,弗雷德里克·弗尔德则甩动着手杖。

他们走了很久,来到了悄悄地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帕特里希娅从来没有走过的一条街上,他们沿街走着,没有丝毫的犹豫,好像他们非常熟悉这条街似的。

最后,他们绕过一个宽阔的方形广场,其中一面饰有柱廊,柱廊下面是一排商店。在这个时候,它们的百叶窗都已经关上了。许多这种外表很相像的商店,同样的布局、同样的大小、同样的装潢,其间一扇扇门把它们间隔开来,那是通向上面住房的通道。

马克·阿莱米突然停了下来,打开其中的一扇门。帕特里希级站在不远处,躲在拱廊的阴影里,隐隐约约地看到通往地下室的楼梯的最上面几级。

马克·阿莱米,后面紧跟着弗雷德里克·弗尔德,走下楼梯,门也随后关上了。《警探报》总经理应该在上面呆了有一分钟左右,然后才往下走的,因为帕特里希娘发觉底层的商店亮着灯,光线从地面的星形孔里放射出来,再从那里透过前面的窗帘显露出来。

有几分钟时间的静寂无声。

十点钟的钟声敲响了。几乎是同时,有两个男人出现了,他们无精打采地走着,来到拱廊下面转来转去。这两个男人来到了小商店的门前,其中一位用手里拿着的金属物件敲了敲前门。金属门中的一扇低矮的小门马上从里面打开了。两个男人马上涌了进去,敞开的小门也随即关上了。之后,帕特里希娅始终在监视着,心在怦怦地跳着。她又发现一伙四个人,好像无所事事的散步者一样,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他们也在商店前面停下来,敲着前面的门。小门同样地为他们打开了。他们也消失在里面了。

然后来的是一个人,他同样地敲了门,一样地进去了。然后又是一个。最后来的是一个大个子,戴着压得低低的帽子并围着灰色的毛围巾。

“一共十一个人。”在等了几分钟不见再有人来之后,帕特里希娅默数道。十一个人,包括马克·阿莱米和弗尔德,他们是先来等其他这些人的,这些其他的人是干什么的?……这些看上去像是社会上的最复杂的各阶层的人是些什么人呢?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呢?他们如此神秘地聚集到这表面看来像是被遗弃的小商店来是干什么偷偷摸摸的事呢?而且是在如此偏僻的街区……

帕特里希娅想起了总经理的话。这难道与他告诉她的,即他本人和弗雷德里克·弗尔德投身其中的伟大事业没有一点关系吗?这冒险和棘手的事业的结局对马克·阿莱米来说或许就是死亡。

帕特里希娅十分不安,非常慌乱……如果他们此时要杀掉马克·阿莱米呢?……她要赶紧跑开,拦住第一个过路人,问他最近的警察局的地址……

但是,她马上就恢复了镇定。她有权介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吗?也许它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马克·阿莱米组织这次集会,是完全知道它的必要性才这么做的。如果他冒风险,那也是他心甘情愿地接受的。在这种情况下,帕特里希娅以什么样的借口去把那些守不住秘密的警方人员召来打扰他的计划呢?这难道不是为了转移想象中的危险而挑起真正的危险吗?

年轻女人不露面,一动不动地等在那里。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金属门上的小门终于拉起来了。三个人,四个、五个人出现了。他们共有十个人,在始终巧妙地躲着的帕特里希娅的犀利目光下散去。她看到了戴围巾的那个人,好像也认出了弗雷德里克·弗尔德,但是没有看到吉姆·马克·阿莱米。

帕特里希姬又等了一会儿……突然,她看到戴围巾的人又出现了。他又沿原路折回了商店。像先前一样,他敲了门,然后很快溜进了为他敞开的低矮的门里。

四五分钟过去了,不会比这更长,戴围巾的人又露面了。他走出了小门,手里拿着马克·阿莱米的那只浅黄褐色的皮公文包。他匆匆地离去了。

帕特里希娅觉得此事十分可疑。为什么这个人拿走了里面装着这个重要事业的全部秘密的如此珍贵的公文包?年轻女人在想,她到底应该等着看到马克·阿莱米出来,还是应该去跟上这个戴围巾的人。她没有过多思考,马上决定去跟踪这个人。紧走几步之后,她便跟上了他。这个人走得很快,好像还十分不安地左顾右盼着……避免被人发现,帕特里希娅不得不格外小心。她既不敢太靠前,又时刻担心在她不熟悉的街区的某条街的拐弯处看不见他了。他突然跑了起来,帕特里希娅也跟着跑了起来,跑到了有好几条街交汇的一个广场上。该走哪一条街呢?那个男人已绎不见了……

帕特里希娅有点气喘地停了下来。她的跟踪一无所获……

她对自己的笨拙既气恼又羞愧,自怨自文地耸了耸肩。而她自以为很灵活……啊!她是个蹩脚的侦探!好几个小时,她都在监视,而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她现在才发觉,她甚至连那些神秘人物集会的那间神秘商店的地址都不知道。她确实无法再找到它,……那里有拱廊……是的……就是有人把她带到那里,她是否还能认得出来呢?一个晚上浪费掉了……这就是她全部努力的唯一收获……

她十分困惑,又非常不满意自己。她盲目地沿着一条有很多人的,两边被灯火照得特别亮并有鬼鬼祟祟的顾客经常进出的酒吧的宽街漫步着。到处充斥着喊叫声和大笑声。帕特里希娅惴惴不安地,急速地朝前走着,她根本就不敢问路……也看不见有警察局。相反,倒有一些气势汹汹的人在跟着她,想要跟她攀谈。她走得更快了。阵阵刺骨的寒风在抽打着她的脸。她以为自己已经走近了水边。这个地方变得安静了,没有人迹了,也暗多了。她来到了堆满建筑材料、沙子、石膏袋、堆放好的木柴堆、一排排空桶和装满东西的桶的河岸上。

年轻女人突然吃了一惊,一只沉重的大手猛地抓住了她的肩膀。

“哈!你在这儿,帕特里希娅!多么幸福的相会呀。我再也不放过你了,我的美人!不,你没有必要挣扎!”

尽管她不能辨认出袭击她的人的声音和身影,但年轻女人还是相信他是那个被称为“野人”的家伙,“暴徒”,那个下午已经在《警探报》报社的楼梯上纠缠过她的人。她试图挣脱出来,可是抓着她的那只手像一只铁手。这个人边嘲笑边威胁地接着说道:

“既然有此机会,我警告你,我的宝贝,你走了一条错路,小心一点!你现在于的可是间谍活动!是为谁干的?为了谁的爱?是老阿莱米的!天杀的,儿子完了,现在又轮到老子啦?还总是离不开这个家!听着,我的美人:如果你说出一句今天晚上你看到和知道的东西,你就彻底完蛋了!是的,彻底完蛋!你和你的小罗多尔夫!这可爱的孩子,他也逃不脱的,我可以向你发这个誓!那么,保持沉默。嗯!别管我们的事,如果你还愿意别人管你的事的话!懂了吧,嗯?为了使这一协议得到保证,来干一次吧,我的美人!只一次,但是要真正的做爱。”

他抓得更紧了,想要够到那张左右摇摆着的嘴。下午的争斗又开始了。帕特里希哑抗争着,尽管很猛烈,但是她不敢叫喊,害怕会被不停地吼叫着的野人掐死。

“你真蠢!做一次爱,我也好让你知道这件事:有很多钱好挣,我再跟你重复一遍!很多的钱!怎么你拒绝?你以为跟马克·阿莱米工作能够得到吗?傻子,算了吧!啊!蠢家伙……真蠢!”

她像一只愤怒的母猫,用自己尖利的指甲死命地抓他。他的脸被抓出血来了。他大声叫道:

“阿尔贝,帮我一把,你这老小子!”

一个穿水手服的人,身高六英尺的大汉,从岸边的阴暗处出来,听到野人的叫声,跑了过来。在他的帮助下,野人把帕特里希娅摔到地上,窝成了一团。

“抓住她,阿尔贝!等着,这里有个舒适的小窝,她在里面就抓不到了,也逃不掉了!”

他瞄准了河岸上的一只大空桶。在大个子的帮助下,他举起始终被窝成一团的年轻女人,猛地把她塞进了大桶里。她全身窝在桶里,只露出了脑袋。

“你给我好好看住她,阿尔贝。”野人命令道,“如果她想喊叫或者想从里面出来,你就给她脑袋狠狠地来上一脚,叫她像蜗牛一样地缩回壳里去。一小时之内我就会回来。你知道我去哪儿,对吧?我刚把事情办了一半,我得把它干完!要趁热打铁。我们很走运,那么就要充分利用它。你那一份包在我的身上。等会儿见,帕特里希娅。如果你觉得冷,我的房子就在附近,在海洋酒吧里,我等会儿带你去那儿暖和一下。而你,水手,你记住命令啦?给她脑袋一脚,或者,想要她不出声,你就干她一家伙!她喜欢这个!”

他冷笑着,抓起他放在一个袋子上的浅黄褐色皮公文包,走远了。

帕特里希娅蜷缩在大桶里,并不觉得这可笑的境遇有什么不适。恐惧和担心令她兴奋不已。但是她马上就厌恶起来了。水手等野人一走开,便凑到了她的面前,把脸靠到了她的脸旁,近得使她恶心地嗅出他喷出的气中混杂着的酒气和烟气。

“你好像喜欢那个?”他压低声音,婬秽地说道,“那么我们可以达成一致了。野人,我才不……!做一次爱,非常开心地干,我就把你从桶里放出来。”

“先把我放出来。”帕特里希娜喘息着说,她看出这个令人恶心的野蛮人可以救她。

“那么你答应我啦?”他犹豫不决地问。

“当然!你对我的要求,就只这么一点。”

“我能要求更多!”他婬荡地笑着说,“总之,我相信你。”

他抓住大桶,像玩把戏一样地把它倒了过来。帕特里希娅从里面逃出来,滚到泥泞的地上,然后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那么,我的做爱呢?”大个子说着,同时伸着双臂朝前面走来。

她朝后面退着躲开。

“想接吻?这是已经答应了的。只要是你想要的。但是不在这儿。这儿太冷。还会有人来。他的房子在哪儿?”

他在黑暗中做了一个手势。

“你看到红色灯光……在那儿……那就是海洋酒吧。”

“我到那儿去。”帕特里希哑说,“跟上我,我到那儿等你去。”

她轻松地逃脱了。她对自己得以逃脱喜出望外,所以根本就不觉得累了。现在,剩下的最大的担心又攫住了她。野人最后说的话令她惶恐不安。他所指的那另外一半工作是什么?他还要去完成什么大事?他还要去杀某个人?

她匆匆朝那条有不少小酒馆的街走去,进了有红色招牌的那家酒馆。

“一杯咖啡,一杯白兰地。”她对酒馆的招待说,“电话在哪儿?”

招待把她带到了电话问。她查询了一下号码簿。

她茫然不知所措,紧张地思索着。她想:“好啦……要通知谁呢?警察局?……不,先通知弗尔德……他该回到自己家了……而那里就有危险。对……弗尔德·弗雷德里克……”

她焦躁不安地拨了号码,听到对方摘下了话筒。

“喂……喂……”她用因过度激动而变得嘶哑的声音说。

她迟疑着,不安着。此时,弗尔德说话了:

“喂……您是谁?是您吗,马克·阿莱米?野人刚刚到我这儿。”

年轻女人吓得发抖。通知弗尔德……还是不要,一个老人怎么能进行自卫呢?……是强盗在恐吓他。她回答道:

“正是,我想跟他谈一谈……以马克·阿莱米的名义。”

她马上就听到了野人的粗鲁和嘶哑的声音:

“喂?是谁?”

“是我,帕特里希娅……我要给你一个忠告。你赶紧走开……我已经把你对弗尔德的企图报告给了警方。你马上走。”

“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二、十一人集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森·罗平的巨大财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