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森·罗平的巨大财富》

九、保险柜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在自己的汽车里,奥拉斯·韦尔蒙给自己粘了一个假胡子,并戴上了一副玳瑁架的、镜片带点颜色的眼镜。

十点钟敲响了,汽车沿人行道停在了马路旁。就在最后一下钟声响起时,韦尔蒙走进了昂格尔曼银行的大门。

在拱门下,银行的两个接待员请他出示了成员卡,并进行了登记。

在前门厅,四个肩宽体大的英国警察守在那里。在证明文件提出来后,又进行了登记。

最后,是按照规定的检查、搜身和印证奥拉斯·韦尔蒙的身份。随即,亚森·罗平被看守们带到了豪华的大理石楼梯前。他们在楼下的一个用铁丝网加固的巨大的栅栏门前,停了下来,并且按照下面的频率敲了五下:一……二、三、四……五。于是,他们听到有人拉插门的声音。紧接着,栅栏门的一扇打开了,它通向专门安放保险柜的地下室。

再没有其它通道可以通达安放这些保险柜的地方。必须穿过栅栏门,然后是通向大厅另一头的铜门。中央的平顶藻井是用铁条加固的。墙壁是用钢板加固的。

在大厅里,四十多名男人沿墙坐在扶手椅里,或是成群结伙地围在办公人员呆的小台子周围。在这些人中,人们看到有一个面色白皙、瘦削、目光冷峻的青年。他装扮成国民公会议员的样子,笨拙地仿效罗伯斯庇尔的神态,一副纨绔子弟的打扮:单片眼镜贴在眼睛上,手里拿着短粗木棍,穿着宽领天鹅绒晚礼服,打着短领带。

这四十个人中的其余谋反者,差不多都是横肉饱胀的无赖,大嘴方腮,一脸的凶狠、粗俗相。

当锣声响起,通报最后一位的来到之时,他们同时站起身来。

奥拉斯·韦尔蒙讥笑地打量着他们,同时发出了一种傲慢、虚假的赞扬:

“乌拉,强盗同志们!”

效果是令人恼火的。四十个人都认为受到了伤害。“强盗”这个字眼对他们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他们同时发出了反对的咕哝。

此时,呆在小台子上、面色白晳的年轻人介入了。他用裁纸刀敲打着桌子。等到安静下来后,他说:

“原谅他,他不认识我们。这是法国通讯员,是他把我们事业所必需的情报卖给马克·阿莱米先生的。”

他几乎马上开始以纤细的声音,他本想尽力克服这种软弱和无法改变的姿态,说:

“绅士们,今天是我们行动委员会在开始时就已经安排好的第一次集会,我想有必要就那些从开始时就加入我们行列中的某些人做一些说明。

“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朋友们,我们的集团成立至今已经有几个世纪了。它是由勇敢的、有虔诚的宗教信念并想在文艺复兴的动荡时代拯救罗马教廷的人组成的。当时,教皇是捍卫罗马和拉丁的文明精神,反对北方的法兰克和日耳曼的蛮族的。”

“我坚决反对这样的开场白!”一个宏亮的声音大叫了起来。

“这种反对是出于什么原因呢?”主席问道,他尽了很大的努力仍未能控制住事态。

“出于我自己的原因。此外,十一张卡片还没有验证。”

“我已经点过名了。”主席反驳道。

“规定要求这种点名要进行三次,以避免出差错和遗漏。”

“最后一次,我叫九号、十号?没有人能回应我们吧?那我们就没有要叫的号了……”

“十二号,您在干什么?”

一个女人的声音作了回答。一个年轻女人在甩掉男人的大衣后,出现了。她穿一身黑衣,戴着白面纱。她步履很有节奏地走上前,站到小台子上的十一号的旁边。

“这是我的识别标志。”说着,她把一张卡片递给了主席。

玛菲亚诺大叫了起来,他惊呆了:

“帕特里希娅·约翰斯顿,阿莱米儿子的情妇,老阿莱米的打字员!揭露我们这些人的女记者!”

“这是玛菲亚诺又恨又爱地追逐的女人。”十一号大声宣布道。

“是您的情妇。”玛菲亚诺疾声大喊着。

“是我的未婚妻。”十一号修正道,同时把手放到了帕特里希娅的肩膀上,“我的未婚妻,每个人都会崇敬她的死里逃生的。”

脸色白皙的主持会议的年轻人笑了起来。

“感情纠葛,”他说,“与我们不相干。有个问题,夫人……所有的卡片都剪下去一个角,我本人的戳记是呈蜘蛛网的。您的卡片只有马克:阿莱米的签名,这一不正常的情况您怎么解释?”

“正像大家从《警探报》上的文章中知道的那样,”帕特里希娅回答道,“在马克·阿莱米被杀害的前几个小时,我曾跟他有过一次长时间的谈话。在分手时,他交给了我一个信封,嘱咐我只能在今年的九月五日开启。我按规定日期打开了它,这才知道持此卡的人要参加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这会议是马克·阿莱米决定的,是在十月二十五日,星期三,在巴黎,在这家银行举行的会议。所以我就来了。我听了你们的争论,知道了事情的大致情况和我的权利。”

“很好。现在只需打开这些箱子啦。”

“箱子是打不开的。”十一号以生硬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意志在这一点上是不可动摇的。”

愤怒的恐吓声在他的周围响了起来。

“我们是四十个人,而您只是一个人!”主席十分轻蔑地强调着。

“我是主人,而你们只不过是四十个人。”威胁性的回答又递了过来。

十一号跳到小台子上,朝通向保险柜的门跑了过去。他站在那里,每只手里握着一把枪。一直呆在他前面维持秩序的集团成员纷纷向后退去,然后在相距一段距离的地方又聚拢起来。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但是他的自尊心比谨慎表现得更强烈。他蔑视眼前的危险,朝前走了三步,尖声喊道:

“我们的忍耐已经够了!我责令您……”

“而我,我只要一动就让你睡下去,小毛孩子。”

面色白皙的年轻人脸色更加苍白了,但是他不再往前走了。

七嘴八舌的说话声又响了起来:

“您是什么人?会如此大胆……”

此时,十一号把一支武器放回口袋,快速地动了一下。假胡子和眼镜都掉到了地上。一个未经化妆的、微笑的,但是令人生畏的面孔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反响是令人震惊的。

“亚森·罗平!”

听到这神奇的名字,全体人员都向后退去,而且马上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他继续说道:

“亚森·罗平,所有卡片的执有者。也就是具备拥有这些柜子的数十亿财富的所有资格的人。当我得知为了重振威望,马克·阿莱米和弗尔德又命令黑手党徒组织对我的征讨时,我已经介入了这一事件,以便更好地监护我的利益。而且我把所有与我的住宅、我的同伙、我的藏身地、我的洞穴、我的地下室、我的藏宝处有关的重要情报都提供给他们了。还有他告诉你们的这条保险柜的通道,我正往这里死命地聚敛着我的财富。”

“危险的阴谋。”主席喃喃着,他刚刚恢复过来。

“但是何等地有趣呀!无论如何,结果就在这里。我们的章程要求按比例的份额分配利润。可是,我不仅在这间匿名公司里占有大部分份额,而且还有全部的股份。如果你们不满意,可以去上法庭。与此同时,我将把这些财富据为己有,并守护着它们。我自认为有权。我的良心告诉我,这样更好一些……”

帕特里希娅走近罗平的身旁。她充满忧虑地低声喃喃着:

“只要有一个人开枪,他们就会像恶狼一样地朝您扑过来的。”

“他们不敢。”他回答道,“想一下这对强盗们来说代表着什么,一个亚森·罗平呀!想想我的威望!”

“这是错的。对于一个盲目的团伙,一个愤怒得发狂和贪婪得要命的团伙,它什么也不会放在眼里的!什么也挡不住它!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挡住它!……”

“有,是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人群中就响了一枪。罗平的大腿被擦伤了。他摇晃了一下,倒在地上,但是马上又站了起来。只是他不得不倚墙靠着。

“你们真卑怯!”他喊道,“不过我并不怕你们放冷枪!我是不会让步的。谁先要进这个地下室,我就先打死谁。如果再开枪,我就要反击了!这第一粒子弹给谁?给你吗,玛菲亚诺?”

他用武器威胁着他们。大家再一次向后退去。面色白皙的年轻人又干预了。

“亚森·罗平,”他提高了嗓门说道,“我建议您还是妥协吧。请您接受这一建议。没有人怀疑您的勇敢和胆量。但是使命高于您的力量。您的财产在那儿。它是属于我们的,我们只有把它取出来了,您是不能反对的。您有什么必要全部都守住呢?它是如此庞大,以致对您来说,这个全部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请接受一个合理的分配:一亿给我们,您还留下几个亿供您享用。”

愤怒的抗议声又响了起来。没有人同意做出这样的奉献。他们一定要取出这巨大的财富,这笔财富令他们疯狂。

罗平回答道:

“你们的朋友和我,罗伯斯庇尔,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他们想要全部,我也是一样。”

“你是要找死吧?”假国民公会议员戏剧性地喊道。

“是的!绝对是的!罗平如果被战胜的话,那他就不是罗平。”

“但是你已经被战胜了,罗平。”

“没有,既然我还活着……现在,请注意,同志们。”他做了一个动作,站在最近处的人为了想躲开,推挤着拥在他们身后的人。但是罗平马上把他的一支手枪从两颗纽扣间放进了西服里。他的另一只手始终举着武器,瞄准他的对手们。他把空出来的手放到嘴边,两个手指按在舌头上,像街头小顽童一样,熟练地吹出了一个尖厉的口哨。这突然发出的尖厉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所有的喊叫声、恐吓声、咒骂声都停了下来。在这焦躁的等待中,沉静又恢复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森·罗平的巨大财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