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六、西蒙挑战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他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亚邦的手掰开。这个塞内加尔人至死也不放掉他的敌人,他的手硬得像铁,他的指甲像老虎的利爪,掐进敌人的脖颈,使他的敌人昏迷过去,呼吸衰弱。

在院子的砌石路上,发现了西蒙的一支手枪。

“算你走运,老强盗,”堂路易小声说,“亚邦没来得及在中弹之前把你掐死。把你留下来……可亚邦死了,你可以写信给你家里,说你要入地狱了。迪奥多基斯,你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了。”

接着他又激动地说:

“可怜的亚邦,他在非洲救了我的命……而今天,可以这样说,他为执行我的命令死去了……可怜的亚邦!”

堂路易把亚邦的眼睛合上,跪在他身边,吻着亚邦流血的面孔,对他轻声说着话。他答应为他单纯、忠诚的灵魂做祈祷,纪念他,为他报仇……

然后他同帕特里斯一起把亚邦的尸体抬到大厅旁边的小房间里。

“今天晚上,上尉,”他说,“悲剧结束后,就去报告警方,要为他,为其他人报仇。”

他开始仔细观察搏斗现场,然后去看亚邦,又去看西蒙,他在观察他们穿的衣服和鞋子。

帕特里斯把他的敌人拖到墙根坐着,他站在他的对面,无声地满怀仇恨地盯着他。西蒙!西蒙·迪奥多基斯!这个恶魔前天制造了一起阴谋,就是他趴在天窗上笑看他们死亡!西蒙·迪奥多基斯像野兽似地把柯拉丽关在一个洞穴里,准备任意地折磨她!

他看样子很痛苦,呼吸困难,喉头被掐破了,那无疑是亚邦毫不留情的手干的,他的黄眼镜搏斗时掉了,浓密的白眉毛下面,沉重的眼皮向下耷拉着。

堂路易说:

“上尉,搜搜他身上。”

帕特里斯似乎感到厌恶,堂路易便亲自动手到他口袋里去找,他掏出一个皮夹来递给上尉。

皮夹里有一张西蒙·迪奥多基斯的居留证,上面注明希腊人,并贴有照片,戴着眼镜,围着围巾,头发很长……是近照,上面盖有警察局一九一四年十二月的印章。还有一系列的证件,单据,备忘录之类,写的都是埃萨莱斯的秘书西蒙的名字,还有一封阿美戴·瓦什罗写的信,里面写着:

亲爱的西蒙先生:

我成功了,我在野战医院拍摄了一张埃萨莱斯夫人和帕特里斯这对年轻朋友并肩站在一起的照片。能使您满意,我也感到高兴。可是您什么时候把真相告诉您亲爱的儿子呢?他会多高兴啊!……

在信的下面,是西蒙·迪奥多基斯自己的批注:

我再次向自己庄严保证,在我的未婚妻柯拉丽的冤仇未报之前,在帕特里斯和柯拉丽·埃萨莱斯相爱与结合以前,我决不会向我心爱的儿子披露真相。

“这真的是您父亲的笔迹吗?”堂路易问。

“是的,”帕特里斯惊慌地说,“……同这卑鄙的家伙写给瓦什罗的信上的笔迹一样……啊!多么可耻!……这家伙!……这强盗!……”

西蒙动了一下,他的眼皮几次睁开又闭上。然后完全醒过来,他看见了帕特里斯。

帕特里斯马上以克制的声音说:

“柯拉丽呢?……”

西蒙好像不明白,还是痴呆呆的样子,惊慌地望着帕特里斯。帕特里斯又生硬地问:

“柯拉丽?……她在哪里?……你把她藏在哪里了?她死了,是吗?”

西蒙慢慢地恢复了意识,他喃喃地说:

“帕特里斯……帕特里斯……”

西蒙向周围望了望,他看见了堂路易,可能想起了他同亚邦的无情搏斗,然后闭上了眼睛。帕特里斯无比愤怒地喊道:

“听着……别再耽搁了!……马上回答……否则就要你的命。”

西蒙又睁开了布满血丝的通红的眼睛。他指了指他的喉咙,表示他说话很困难,最后很费劲地说:

“帕特里斯,是你吗?……我等了你好长时间!……可今天,我们成了仇敌……”

“两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帕特里斯一字一顿地说,“我们之中,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亚邦死了……柯拉丽可能也死了……她现在在哪儿?你必须回答……西蒙……”

西蒙又低声地说:

“帕特里斯……是你吗?……”

这种亲昵的称呼激怒了上尉,他粗暴地拎着西蒙的衣领。

西蒙一眼看见他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皮夹,对帕特里斯的粗暴没有反抗,他说:

“你对我不要这么凶,帕特里斯……你读过那些信,你就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啊!我多幸福!”

帕特里斯松开手,厌恶地看着他,低声地说:

“我不许你谈这些……这是不可能的事。”

“这是真的,帕特里斯。”

“你说谎!你说谎!”上尉大声吼着,他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痛苦使他的脸变了形,叫人认不出来了。

“噢!我料想你已经猜到,那么不用向你解释……”

“你撒谎!……你是一个强盗!……如果真是那样,为什么你要谋杀我和柯拉丽?为什么要杀死我们两个?”

“我疯了,帕特里斯……是的,我有时疯……所发生的灾难刺激了我……我先前的柯拉丽死了……我生活在埃萨莱斯的黑暗中……还有……还有……尤其是黄金……我真是要杀死你们两人吗?我想不起来了……要不,我记得我做了一个梦,是在小屋里,对吗?同从前一样……啊!疯了……多残酷啊!我像个奴隶,做着违心的事!……在小屋里,像从前一样,肯定是用同样的方式?……用同样的工具,对吗?……是的,真的,那是在梦中,我又重复了一次与我心爱的柯拉丽的悲剧……不是自己受折磨,而是自己折磨别人……多残酷啊!……”

他自言自语地小声说着,有时犹豫,有时沉默,显出很痛苦的样子。帕特里斯听着,心里越来越感到不安。堂路易眼睛紧盯着他,好像在研究他究竟想干什么。

西蒙又说:

“我可怜的帕特里斯……我多么爱你……可是现在你成了我最大的仇敌。怎么会这样呢?……你怎么能忘掉……噢!为什么埃萨莱斯死了以后,没人把我抓起来呢?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失去理智……”

“那么埃萨莱斯是您杀死的吗?”帕特里斯问。

“不,我不是直接的……是别人代替我报的仇。”

“谁?”

“我不知道……一切都不可理解。我们对此保持沉默……那会使我倒霉的……自从柯拉丽死后,我一直很痛苦。”

“柯拉丽!”帕特里斯惊叫道。

“是的,我所爱的柯拉丽死了……至于小柯拉丽,我也为她受了苦……她不该嫁给埃萨莱斯,不然,很多事就不会发生……”

帕特里斯感到心情很压抑,小声地问:

“她在哪里?……”

“我不能告诉你。”

“噢!”帕特里斯怒不可遏地说,“她死了!”

“不,她活着,我向你发誓。”

“那么她在哪儿?这才是重要的……其他的都成为过去……这是一个人的生命攸关的事,是关系到柯拉丽生命的事。”

“知道。”

西蒙停住了,他看了一眼堂路易说:

“我说……可是……”

“有什么说不得的吗?”

“这个人在这里,帕特里斯,先让他出去吧!”

堂路易·佩雷纳笑着说:

“这个人是指我吗?”

“是您。”

“我应当回避是吗?”

“是的。”

“我走开,老强盗,你就说出柯拉丽在哪儿吗?”

“是的。”

堂路易很开心地说:

“嗨!见鬼,柯拉丽同黄金藏在一起。救出柯拉丽,就等于找到了黄金。”

“什么?”帕特里斯以一种反感的语气说。

“是这样,上尉,”堂路易不无讥讽地说,“我没猜错的话,尊敬的西蒙先生将以口头许诺,帮您去找柯拉丽妈妈,让您给他自由,我猜您可能会接受他的建议,是吗?”

“不。”

“为什么不呢?您对他毫不信任,您是对的。尊敬的西蒙先生尽管是疯子,他还会打发我们到芒特去溜达,他如此高明,精神是这样平衡,接受他毫无信义的许诺是危险的。因此……”

“因此?……”

“这里,上尉,尊敬的西蒙先生将同您做一笔交易……‘我给你柯拉丽,但我留下黄金。’”

“那怎么样呢?”

“怎么样?如果您单独同这位尊敬的绅士谈,那他就高兴了。交易很快就会做成,可是我呢……天哪!”

帕特里斯站起来,走到堂路易跟前,带着咄咄逼人的口气说:

“我想,您也不会反对,是吗?这关系到一个女人的生命。”

“当然,可是另一方面,三亿法郎的黄金呢?”

“那么你拒绝?”

“我拒绝!”

“这个女人生命危在旦夕,您拒绝!您要让她死!……可是毕竟,您忘了这是我的事……这事儿……这事儿……”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堂路易显得冷静、自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使帕特里斯很生气。实际上,帕特里斯对受到堂路易控制感到不满,但作为他的合作者又感到有些为难,他了解自己的过去。他握着拳头,一字一句地说:

“您拒绝是吗?”

“是的,”堂路易始终保持着冷静,“是的,上尉,我拒绝这笔交易,我认为这是荒谬的……是道地的骗局。天哪!三亿法郎……放弃这笔财富!永远办不到!然而,我决不反对您与尊敬的西蒙先生单独谈谈……但我不走远了。这样可以吧,西蒙老头?”

“可以。”

“好,你们两人去谈,签一个协议。尊敬的西蒙·迪奥多基斯先生是完全信任他儿子的,他会告诉您柯拉丽妈妈关藏哪里,并把她交给您的,上尉。”

“您?您?”帕特里斯气得直咬牙。

“我嘛,我要去对现在和过去进行补充调查,再去察看一下您差点在那里毙命的小屋子,上尉,一会儿见。可是您要执行您的保证。”

堂路易打着手电筒走进小屋,然后又到了工具房。帕特里斯看见亮光射在被砌死的窗户之间的墙壁上。

上尉立刻朝西蒙跟前走去,用命令的口气说:

“行了,他走了,赶快吧!”

“你肯定他听不见吗?”

“绝对听不见。”

“你别相信他,帕特里斯,他想夺走黄金。”

帕特里斯不耐烦地说:

“别浪费时间,柯拉丽……”

“我告诉过你,柯拉丽还活着。”

“您离开她的时候还活着,可是离开以后……”

“啊!离开后……”

“怎么?您有点担忧……”

“我不能担保,从昨天夜里有五六个钟头了,我怕……”

帕特里斯吓得背上冒出了冷汗,他听到了确切的回答,他恨不得掐死这个老头。

他控制住自己说:

“我们不要浪费时间,讲得再多都是无用的,让我到她那儿去。”

“我们一起去。”

“你没有力气。”

“不,不,我有力气……离这儿不远,只不过,只不过,听着……”

老头好像已精疲力尽,他的呼吸时断时续,好像亚邦的手仍掐着他的喉咙似的,他倒在地上呻吟着。

“我在听着,可是你快说!”

“喏,”西蒙说,“……喏……只要几分钟……柯拉丽就自由了。只是有个条件……只有一个条件……帕特里斯。”

“我同意,什么条件?”

“行,帕特里斯,您以她的脑袋担保,把黄金留下来,并且不让任何人知道……”

“我以她的脑袋担保。”

“你担保了,好,可是另一个……你那该死的同伴……他会跟踪我们,会来的。”

“不会的。”

“好……除非你同意……”

“什么?啊!看在上帝的面上!……”

“你同意这样……听着……记住,必须快去救柯拉丽……赶快……否则……”

帕特里斯左腿弯曲,几乎跪下了,气呼呼地说:

“那么……好……”他以亲昵的语气称呼他的敌人,“……你就说,为了柯拉丽……”

“是的,可这个人……”

“嗨!救柯拉丽要紧!”

“你说什么?如果他看见我们?……如果他抢走我的黄金?”

“没关系的!”

“噢!别这样说,帕特里斯!……黄金!所有的黄金全在那儿!自从这批黄金到了我手里,我的生活都改变了。过去已一去不复返了……不再有仇恨……不再有爱……只有黄金……一袋袋的黄金。我死比柯拉丽死更好……那么全世界就不存在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六、西蒙挑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三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