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微笑的女人》

09.追捕大个子保尔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拉乌尔和公证人奥迪加的会面时间很短促。公证人提出了一些完全是程式化的问题,拉乌尔作了清晰而断然的回答。公证人对自己的细致和敏锐感到满意,答应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办好一切必要的手续。

拉乌尔驾驶着自己的汽车堂而皇之地离开了乡村,直奔维希。在那里他订了一个房间,并用了晚餐。将近9点钟时,他又回到沃尔尼克。他曾经研究过四周的环境,侧面有一堵墙上有一个缺口,别人无法逾越而他能过去。他成功地过去了,然后直奔废墟,在常春藤下重新看到了戈尔热雷探长。探长身上的绳子和嘴里的堵塞物纹丝未动。他凑过去说:“这是朋友让您下午好好地休息了几个小时。我看您很乐意这样,我给您带来了好吃的东西:火腿,奶酪和红葡萄酒。”

他动作优雅地除去堵嘴物,对方立即对他破口大骂,声音既愤怒又便咽,使人无法听明白他骂的是什么。拉乌尔表示同意地说:“既然您肚子不饿,就不该强迫您,戈尔热雷先生。请愿谅我打扰了您。”

他重新把探长的嘴堵上,并仔细地检查了捆绑的情况,然后就离开了。

院子里一片寂静,平台上空无一人,灯光也都熄灭了。下午拉乌尔曾在一间工具房内发现了一架梯子,他把梯子取了出来。他知道代尔勒蒙卧房窗户的位置,对准那个位置,竖起扶梯,爬了上去。夜暖暖的,关着的百叶窗后面的窗户都打开了。他很容易地把百叶窗的插销弄断,然后爬进去。

能觉察到侯爵均匀的呼吸声。他打开手电筒,看见了放在一张椅子上的仔细折叠好的衣眼。

在西服上衣的口袋里他找到了皮夹,里面有一封安托尼娜母亲写给侯爵的信,这信就是拉乌尔这次冒险人室的缘由。他读起了信。

“正如我所想的,他思忖道,“这位绝妙人物从前是侯爵众多情妇中的一个,安托尼娜是他们两人的女儿。哈,那我不会掉身价了。”

他把东西放回原处,重新从窗子上下来。

右边第三个窗口是安托尼娜卧室的窗户。他把梯子架在窗下,重又爬了上去。那里也一样,百叶窗关着,窗子开着。他跨了进去,打亮手电筒寻找床。安托尼娜睡着了,脸朝着墙,金黄色的头发散成一片。

他站立了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他为什么不动呢?他为什么不走向这张床?她睡在这床上毫无防备。那天夜里,在侯爵的书房里,他很清楚地感觉到安托尼娜面对他的脆弱,她接受了自己牵着她的手、并抚摸着她的手臂。为什么他不利用这个机会?尽管今天下午安托尼娜的行为是不可理解的,但他知道她没有力量反抗。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从扶梯上下来了。

“天啊!”他离开城堡时心想,“有的时候,最聪明的人也就是最傻的人。最终,我只是想要……不过,不能总是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第二天一早,他驾车驶上了去巴黎的路,对自己很满意。他在侯爵和他女儿中间有了位置。他拥有了历史性的城堡。自从他比较积极地过问这件事以来,短短的几天变化多大啊!当然,他做这件事,并不想以娶侯爵的女儿为报酬。

“不,不,我是一个朴实的人,我的奢望是有限度的,荣誉对我并不重要。不,最终,我追求的是什么呢?是侯爵的遗产吗?还是城堡?是成功的惊喜?开玩笑!真正的目的是安托尼娜。这一点就是一切!”拉乌尔一想到她时的热情连自己也感到吃惊。不过他所想起的不是在沃尔尼克城堡那个忧心忡忡、谜一样的安托尼娜,也不是那个第一个夜里在书房里摸黑寻找东西的痛苦的、安于宿命安排的安托尼娜,而是另一个人,是他在自己客厅里的小屏幕上第一次看见的那个姑娘。在那一刻,在她短暂的意外的来访中,安托尼娜多么具有魅力,多么单纯可爱,充满生命的喜悦和希望。在那短暂的几分钟中,他深深地领略到了生活的温馨和欢悦。

“只是(这是他常常恼怒地想到的问题),她的行为为什么神秘古怪?为什么常常判若两人?难道她想骗取侯爵的信任?她怀疑他是自己的父亲吗?她要为母亲报仇吗?还是为了追求财富?”

拉乌尔的脑子被这个与众不同的、不可理喻的和美妙的女人的一切所困扰,他这次一反常态地坐火车出门。这是最懒散的旅行方式。他在旅途中进了餐,到达巴黎时已将近下午3点钟了,他想去看看库尔维尔的准备工作做得怎样了。但他上楼走到一半时,突然猛然一跳,跨过了四级台阶,又是四级台阶,冲向了房间,像一个疯子一样地闯了进去,撞上了正在整理房间的库尔维尔。他马上扑向电话机,嘴里嘀咕。

“见鬼,把和漂亮的奥尔嘉一起吃饭的事全给忘了!喂,小姐!喂!特罗加代罗大饭店……请接王后陛下的套房……喂!您是谁?按摩师吗?……啊!夏洛特,是你吗?亲爱的,对你的位置一直很满意吗?你说什么?明天国王要来了?奥尔嘉可能有情绪?……让她接电话……亲爱的,快点。”

他极不耐烦地等了几秒钟,然后用甜得发腻的嗓音喜滋滋地说:“是你吗?漂亮的奥尔嘉,你终于来了!我打电话找你已两个小时了……这蠢吗?嗯!你说什么?我,无赖!……喏,奥尔嘉,你不要生气。我的车子在离巴黎80公里的地方抛了锚,这不是我的错……亲爱的,你怎么了?你做了按摩?……啊!出色的奥尔嘉,我不在那里有多遗憾……”

他听见奥尔嘉在另一端生气地把电话挂断了。

“好极了!”他冷笑了一声,“她生气了。我也是,我开始厌倦陛下了!

“厌倦博罗斯蒂里王后?”库尔维尔以一种责备的口气说,“厌倦王后!

“我有比她好的女人,库尔维尔,”拉乌尔提高嗓门说,“你知道那天的姑娘是谁吗?不知道?你这人不够机灵!……她是代尔勒蒙侯爵的私生女。侯爵多么会诱惑人啊!我们刚在乡下一起度过了两天。他非常喜欢我,他把女儿许给了我。你将是我的男滨相。对了,他要把你赶出门。

“嗯?”

“或者说,至少他可能会赶你出去。因此,你抢先一步,给他留个字条,告诉他你的姐姐病了。”

“我没有姐妹。

“那好,这样就不会给她带来坏运气。拿上你的衣服,滚吧!”

“我躲到哪里去?”

“桥底下。除非你不喜欢我们在奥特伊那幢房子车库上面的那间房间。喜欢?那么,去吧,赶紧走。特别要当心不要把我丈人家的东西弄乱,否则,我会把你关进监狱。”

库尔维尔摇了摇头离开了。拉乌尔呆了一会,检查一下是否留下了可疑的痕迹,烧掉了无用的文件,然后在4点半时又坐上火车走了。在里昂车站,他打听到了从维希开来的特快列车,就守候在站台出口处。

在从火车上下来、急急忙忙地朝出口处拥来的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戈尔热雷的宽肩膀。探长把证件给一职员看,然后走过出口处。拉乌尔一只手搁在他的肩膀上,嘴角堆着微笑说道:“探长先生,您好吗?”

戈尔热雷不属于那种很容易惊慌失措的人,但这一回显得很狼狈,简直难以描述他的表情。

“亲爱的朋友,没生病吧?我还以为来迎接您会使您高兴呢!不管怎样,这是好意和友情的表不……

戈尔热雷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到一边,由于极度生气,咬牙切齿地说:“胆子倒不小!你跟我一起去警察局,我们在那里谈一谈。”他嗓门很大,过路行人都停下了脚步。

“老兄,如果这样使你高兴的话,好呀,”拉乌尔说,“但我来这里找你说话,是因为我有重大的理由。”

“你想干什么?赶紧说吧。

“我想对你说一个人。”

“是谁?”

“是你憎恨的人,是你逮住了又从你手里逃脱的那个人,要抓住他是你梦寐以求的事,也是你职业的荣誉。我应该说出他的名字吗?”

戈尔热雷面色有些苍白,喃喃地说:“大个子保尔吗?”

“是大个子保尔。”拉乌尔肯定地说。

“为了谈大个子保尔的事你才来火车站等我的吗?”

“是的。

“那么你有什么要对我说呢?”

“比这更好:给你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

“逮捕他。”

戈尔热雷一动也不动。但拉乌尔已觉察到那些细微的迹象:鼻翼的翕动,眼皮眨个不停,这些都泄露了他的躁动。他暗示说:“过一个星期,还是两个星期?”

“今天晚上。”

对方的鼻翼和眼皮又抖动起来了。

“你要什么代价?”

“三法郎。”

“不要说傻话……你要什么?”

“不要打扰我和克拉拉。”

“同意。”

“名誉担保?”

“名誉担保。”戈尔热雷予以肯定,但却一脸的假笑。

“另外,”拉乌尔说,“我需要五个人,你不算在内。”

“我和五个壮汉一起来。”

“你认得阿拉伯人吗?”

“当然!一个令人生畏的人。”

“他是大个子保尔的右臂。他们每晚喝开胃酒时碰头。”

“在什么地方?”

“蒙马特尔的螯虾酒吧。”

“我知道这地方。”

“我也知道。人们下到一个地窖,这个地窖有一个隐秘的出口可以溜走。我们约好6点45分在那里见面。你们全体人马持枪一起跳人地窖。我会在你们之前到达那里。但要小心!不要对一个等待你们的英国骑师样子的正直人开枪。这个人是我。另外在秘密出口处安排两名警察截击逃跑者。你同意吗?”

戈尔热雷长久地注视他。为什么要分开前往,而不是一起去酒吧呢?这是个计谋吗?这是他要从他手里溜走的方法吗?

像对大个子保尔一样,戈尔热雷也很憎恨这个人。这个人在那个夜里在城堡废墟上轻而易举地玩弄了他,让他遭受了凌屏。但是,抓获大个子保尔,这又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这样的功绩会有怎样的反响!

“好吧!”戈尔热雷想,“改天我再逮住这个家伙……”

于是,他提高嗓门说了一句:“说定了,6点45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两种微笑的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