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奈维尔城堡的秘密》

二、棘手之点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尽管我跟亚森·罗平的关系十分友好,同时尽管他对我的信任多次令人鼓舞地得到了证实,但是他生活中的神秘之处,我至今仍无法弄清楚。一般情况下,他那超群脱俗的天赋不仅为他的任何一种乔装改扮加上保护层,而且能够进入任何人物的角色,达到完全成为这个人的程度。他是否像他本人说的那样,曾经与弗雷戈利一起工作过呢?他是否像自己所断言的那样,曾经在皇家工艺博物馆里学习过呢?梅利埃斯真的把魔术的诀窍传授给他了吗?当我们向他提一些具体问题时,我们全国著名的冒险家总是以微笑作答。或者,他干脆像那一天回答福尔默里预审法官那样:“我是好多人,法官大人。可是我对每一个不同的我的履历也是搞不太清楚的。”

可以肯定的是,一天早上,翁弗勒尔的公证员弗雷内索先生的女佣埃尔内斯蒂纳把一位矮小的、年老的先生领进了接待室。他穿着陈旧过时的西装,但举止很优雅。他让人通报:奥诺雷·德·布勒萨克伯爵。他还那么友善地掐了掐女佣的脸,使人都无法对他发火。而弗雷内索先生则为德·布勒萨克证实,他一看到他,就产生了一种名副其实的友好的冲动。当他明白了他高贵的来访者与他共同分享对历史的专注的感情时,这种友好便随即演变成了一种激动。

“我从我的一位表兄弟那里得知,欧奈维尔城堡要出售。”当他被安排到事务所的那张最好的扶手椅上时,伯爵开始说了起来,“而且我也不向您隐瞒,我很想拥有它……”

他十分优雅地笑了笑,就好像他是首先对自己的癖好不屑一顾似的,然后继续说:

“……并非只是因为它那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风格,也并非只是因为它那出色的朝向,还因为,我在这里强调一下:主要的还是纯真的情感原因……是的,我是一个老博物馆的馆长,我十分清楚地回忆起,绝大多数的荣耀都是与欧奈维尔这个名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

“况且在这些回忆中,有许多距我们现在并不是那么遥远。两代人呀。”公证人情绪激动地补充道,他为能找到一位能在他面前沉醉于自己的纯真、狂热的爱好中的听众而欣喜若狂,他甚至不在乎随时被“确实,请继续。”这种既生硬又冒失的俗话所打断。

“您知道吗,我们不幸的路易·菲力普王曾在这座城堡里住过几天,就在那令人忧郁的一八四八年冬天,在逃往英格兰的路上?”

“我想,其实我读过有关这方面的一些东西。”伯爵回答说,“但是在这不幸的事件中,有许多充满矛盾的关系!……哈,先生,您使我的拥有慾更加强烈了……”

“只是……您得到的消息肯定有误,欧奈维尔城堡不打算卖啦。”

“真的?……那我遭受的挫折太大了!……”

“请相信,我也很抱歉。是我负责卖的,转眼快三年了。我的顾客是一位工程师,雅克·弗朗热。这是一位很好的人,很精明、很勤奋……我甚至要说他过于勤奋了。否则他怎么会想到要把整幢房子按现代水准改造呢。”

伯爵伸出双臂,显现出鄙夷的神情。

“是的。”公证人说,“在这个问题上,我想的跟您完全一致,伯爵大人。在某些情况下,年轻一代给大胆、果敢是与破坏文物和艺术相关联的。雅克·弗朗热首先着手装电……到此为止,没有什么可说的。无论如何总得赶上时代生活的节拍。可是他还想让人打掉部分右翼楼群,把主要院子扩大,引进自来水,好像井水还不够用似的……他甚至还想用停车房取代马厩……哈,这些,我是没有同意的。”

“我也不会同意。”奥诺雷·德·布勒萨克情绪激昂地喊了起来,“但是,我能否拜访一下这位弗朗热先生呢?”

“唉,不行!他死了,而且死得很惨。”

弗雷内索公证员按了一下铃,埃尔内斯蒂纳走了进来。

“希望您愿意尝一尝我的覆盆子酒,伯爵大人。非常纯正,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这么说……埃尔内斯蒂纳,请给我们倒两杯。”

然后,他把自己的扶手椅挪到来访者坐的扶手椅旁边,接着上面的话题继续说:

“雅克·弗朗热和他的妻子,在搬到城堡里住还不到两个月就死去了,他们死于一次令人惊愕的事故。他们当时出海漫游,就在这附近的地方,小船沉没了。这个城堡没有给人带来幸福和好运。请您设想一下,前面的两位主人莫名其妙地死去了。第一位是在一次狩猎事故中丧生的……一个笨手笨脚的人射了一枪,但这个人始终未被查出来,您想想吧。第二位是摔到了悬崖下面……所有这一切都很凄惨。”

“我们回过头来再谈一谈弗朗热家族怎么样?”

“好的,他们留下了一个幼小的女孩,叫吕西尔。”

“怎么样?”伯爵问。

“等一下!雅克·弗朗热有两个兄弟。于贝尔,最好的一位,就成了孤女的监护人。就是他现在住在这个城堡里。”

公证人举起他的杯子,他们慢慢地啜着,仔细地品尝这烧酒。

“真遗憾。”伯爵继续开口说,“可是我不得不放弃我的计划了……请想一想,无论如何,我都不后悔我所做的尝试,因为您不会拒绝。我想请您向我讲述一下国王是在什么情况下出逃的……”

“自然。”弗雷内索公证员说,“因为这正是棘手之点,我始终对此倾注了极大的关注……我就不再给您讲四八年革命的起因了,伯爵大人……”

“这其实也没有必要。”奥诺雷·德·布勒萨克叹了一口气,然后深沉地说道:“我故去的父亲经常给我讲述騒乱、让位、国王夫妇逃往特里阿农、然后逃往德勒的事情……”

“令尊大人跟您提及过国王为了不被人发现,剃掉了他的一绺顶发的故事吗?谈过他坐马车去德勒,穿着一件劣质毯子缝制的男子礼眼,戴着一副眼镜遮掩吗?他告诉您在厄弗勒克斯,一位国民卫队的卫士还是认出了化装掩饰的国王,并且差一点报警的事吗?”

“我不知道这些细节。”伯爵承认道,他不想掩饰自己的强烈的好奇心。

“而您不是唯一的。”公证员志满意得地说着,“在度过了一个焦虑不安的漫漫长夜之后,路易·菲力普来到了欧来维尔城堡,王后是在过了几个小时之后,与他在那里会合的。这个地方非常理想,一侧可以监视随时都可能有队伍出现的原野,另一侧是以最高贵的方式致意的大海。欧奈维尔的最后一位伯爵年事已高,但他有一位年轻的总管,厄瓦里斯特。他跟主人一样,全身心地忠于君主政体……临时政府就严密监视滨海地带,颁发了非常严厉的命令。就是这个厄瓦里斯特想出到特鲁维尔去租一条小船的这个主意的。小船的主人,一个叫于洛的人,得了三个法郎,为的是把国王运送到英格兰一侧的海岸。就是这个厄瓦里斯特,他用一辆有篷的小推车把国王送到特鲁维尔的。”

“太引人入胜了!”伯爵喃喃道,同时不由自主地俯身向前,双眼贪婪地望着公证员。

“接下来的故事还很多。”弗雷内索公证员继续道,“现在国王已经到了特鲁维尔,一切准备就绪了。但是他并没有登船。相反地,他在三月二日的夜间又回到了欧奈维尔城堡。什么原因?……有些人说是因为海上天气太恶劣了。另一些人则说,小船的主人时刻担心被告发,在最后一刻躲了起来。我认为这些理由不能令人信服。在被追捕的老国王的举动中有些无法解释清楚的东西,好像有比他的尊严更令他担心的东西。您知道,因为这关系到公众的声誉,路易·菲力普最终还是上了船,就在三月二日的夜间,在翁弗勒尔上了“信使号”这条小船,这是英格兰驻勒阿弗尔的领事为他安排的。而大海上的天气仍然是很恶劣的。另外,在蓬特一奥德梅,共和国检察官和他的宪兵们严密地监视着港口和道路。为什么国王在特鲁维尔一切都已准备就绪的情况下,突然又决定走回头路,去冒这无益而又可怕的风险呢?……我认为,逃跑的决定只不过是一个托辞:急不可待地、突然要回城堡,或者是想回去取早先留给他的挚友保管的某些东西,或者是完全相反,他想把犹豫到最后一刻的一些秘密使命委托给他们。可是要揭示这历史的小秘密,就不是我的事啦。”弗雷内索最后概括道。

“您已经获得了显著的成果。”伯爵说,“请允许我祝贺您的渊博学识。”

“噫!您过奖了。”公证员谦虚地应答道,“绝大多数情况是我从这位勇敢的欧奈维尔伯爵的《回忆录》中找到的。这位可怜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追随他所崇拜的国王。他死于一八五一年。您可以在欧奈维尔的小墓地看到他的坟墓,就在他祖先的墓边。”

德·布勒萨克伯爵好像突然变年轻了。他笔直地坐在扶手椅上,手指下意识地在扶手上弹着。他好像正在忍受着无以名状的烦躁不安的折磨。

“一个在大革命时期、王朝时期和复辟时代生活过的人。”他嗫嚅着,“这些回忆录无疑具有非同凡响的趣味。”

“哈,坦诚地说,完全不是这样的。首先,阅读这些东西让人生厌。这些本子都不少于六百页,而且写的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有些地方根本就无法辨认……真要通读下来,非得有巨大的耐心,而这是我根本就不具备的。同时还需要大量的闲暇时问。手稿中充斥着离题的东西和一些平庸无奇的细节。就是这样,此外,还有一个托词是没有运用夸张的手法……我们的伯爵,按照现在人们的说法,是一个狂热的崇拜者。另一方面,刚才我给您讲述的那些事也会或多或少地动摇他的理性,因为《回忆录》的最后一部分是由结构松散、缺乏条理的章节组成的。”

“请举个例子。”德·布勒萨克伯爵情绪激动地说。

“我怎么记得起来呢?……但没有什么会阻止您亲自去翻一翻这些本子。雅克·弗朗热已经把它们献给了在巴黎的诺曼底历史和考古学会了。”

“您想是否有可能,在城堡里还存有与我们刚刚谈到的那个时代有关的其他资料或其他文件呢?”

“没有。我想不会有。请注意,我没能查阅图书馆里所有的图书……大概有一万五千册到两万册的样子吧,但目录却始终没有建立起来。雅克·弗朗热曾建议让人建立一个索引……我完全可以向您保证,绝对是《回忆录》,尽管人们可以通过藏书来表达,但这才是一八四八年二三月间发生的事件的最可宝贵的资料来源。”

伯爵再次感觉到他的举止有点轻浮。他站起身来。

“我为欧奈维尔城堡而遗憾,”他十分友好地说道,“但我将对参观翁弗勒尔留有最美好的回忆。”

公证员一直把他送到临街的大门口。在门槛处,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些相互仰慕的话,伯爵走了,有点驼背,腿弯成弓形,拖着手杖。他一转过街角,就马上直起身子,而且步履一下子变得飞快。一辆汽车停靠在池塘边。摇了两下手柄,马达便发动起来了。

“一个老傻瓜,”伯爵松了一口气,双手抓牢方向盘,不过他的烧酒真不错……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是谁的血。”

下午过得很快,拉乌尔·达皮尼亚克在路上除去他的德·布勒萨克伯爵的打扮,恢复他英俊潇洒的俱乐部会员的面貌后,在佩雷尔大街他的单身汉住的小公寓前下了车。他始终没有停止在头脑中思索弗雷内索公证员的秘密,他对此深感震撼。多么天才的举动,这次对公证处的造访!他在煽动起老公证人的激情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了灵感。

当然,现在还无法证实,前一天夜里发生的神秘的劫持事件与六十六年前城堡做为大舞台发生的历史事件之间是否有某种关系。被酷刑折磨的老人所说的那些无法听懂的话中,好像与路易·菲力普王在欧奈维尔的短暂逗留也没有丝毫相干。然而,罗平惊人的预感提醒他注意,应该朝这个方向继续探索。好在现在他也没有掌握可以把他引导到另一条路上去的东西。作为起步,他应该不惜任何代价一点一滴获取那份被公证员匆忙浏览过的神奇的手稿。他非常烦躁,很不耐烦。但是罗平知道慾速则不达。因此,他镇定自若地坐在办公桌后面,点燃一支雪茄烟消磨时问。随后,他按了隐藏在一件家具抽屉里的按钮,打开一个小保密箱的门,从中取出一沓厚厚的文件。这是一本现代名人笔迹的索引。在这一套浩繁的卡片中,有几千种字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二、棘手之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奈维尔城堡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