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钻石》

森林中的古堡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天空中闪烁着群星,正像各式各样的美丽钻石在散发光芒。

正是初夏季节。

一弯新月,如梦如诗一般地悬挂在夜空之中。

这儿是巴黎西北部辽阔的诺曼底地区。空气中隐隐约约显出一丝浅灰,大地显得迷蒙。在一望无际的麦田与葡萄园之间,延伸着一条灰亮的大马路,它是顺着塞纳河,从巴黎去往思佛尔市的国道。

亚森·罗宾飞快地驾驶着他的车子。

突然间,一声巨响让罗宾大吃一惊,他感到汽车的车胎爆了。

“太糟糕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差错!”

罗宾极不耐烦地骂着。

今晚,他为了调查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才将车子开得这么快的;也许是车速太快,轮胎才会爆裂的吧。他赶紧停下了车,跑到车外面一看,是右前轮胎爆了。只有他一个人,换起轮胎来很费劲儿,好不容易换好了备用胎,他赶忙又回到驾驶座发动引擎出发。

不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座大山丘。他沿着绵长而和缓的山坡将车子开上去时,看见了山丘上黑黝黝的树林里,一座带着白色尖塔的建筑物,在面对着夜空矗立着。

罗宾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眼睛盯着尖塔,心里想着:

“那就是森林里的古老城堡——尤那毕尔城堡!”

今晚的目的地正是在那里,那里是一个藏着秘密的神秘所在。

此时的罗宾,无论头发的色泽、脸上的神情,谈吐举止和穿着打扮,都大大地有了改观。因而,任何人见到他的时候,都不会认为他是亚森·罗宾。

在化装方面,他是个天才,他可以挥洒自如地打扮成各种各样的人物。今天,他在鼻梁上架了一副玳瑁眼镜,那宽宽的镜框,让他看上去潇洒而睿智,并且他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劳尔·达毕那克。

他的车继续前行。大约20分钟以后,车子来到了塞纳河岸的崎岖不平的石子路上,因为要从悬崖上经过,所以丝毫不能粗心大意。

汽车偶尔颠动一下,如果方向盘握不牢,就可能坠下悬崖。于是,罗宾将车速放慢,小心翼翼地驾驶着。不一会儿,汽车驶入了森林中,车灯照亮处,许多大大小小的粗细不一的树干呈列在面前。不断地有乱草擦过车子,正像车进入了草丛里一样。

终于适当的地点到了,罗宾将车靠在一棵老松树下,他把车灯灭了,引擎熄了,又把汽车门上了锁,把钥匙放入衣袋中,这才走上前去。

黑暗里,他抬手看了一下月光表。

“正是零点30分,还好,并没有耽误多长时间!”

他自言自语着。

“从巴黎开车飞奔,半路上轮胎炸裂,耽搁了一会儿,来到这儿总共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还好没有误了大事。”

说完,罗宾走上了一条窄小的山道。借着树林中渗透过来的微微星光,他爬上了又陡又高的山坡。塞纳河的另一边闪烁着点点火光,那是河口的恩佛尔市的万家灯火。由于正是深夜时分,又有薄薄的雾气拥抱着,那点点灯光就愈发显得模糊了。山道越走越窄小,两边大树耸立,星光也越来越昏暗了。罗宾在黑暗中试探着往前走。

突然,他的双手触到了一样东西,又硬又冷,他仔细地抚摩了一遍,才明白那是一块满是青苔的石块。另外,还有许多这样的石头,在地上乱七八糟地堆着。

“这些乱石块也许是从石头砌的墙上掉落下来的。”

他暗自揣度道。

紧接着,罗宾穿过了乱石堆,继续在黑暗的丛林中摸索前行。后来,他停在了一棵大树下,掏出了他的打火机点了两次火。

借着打火机的亮光,他继续往前走,只见远处,在一片幽暗之中,有一团小小的火花在闪动着。

罗宾耐心地等着,突然一个人踮着脚停在了他的身边,来人悄悄地对罗宾说:

“你是老大吗?”

“我是,你是布罗诺吧!”

“是的,老大,我正等着你呢!”

于是,两个人在草丛中蹲了下来,悄声耳语着:

“城堡里都有哪些人?”

“三个男人。其中一个管家,是个年逾花甲的老头儿,他管理着整个城堡的生活事宜,还负责监督仆人们。”

“其他的呢?”

“还有城堡的主人和他的汽车司机。哦,对了,老大,咱们所说的城堡主人是不是古代人们所谓的‘一城之主’啊?”

“不,他只不过是买了这座城堡而已。因为很久以前,这座城堡就登报要出售它。布罗诺,这城堡里还有别的人吗?”

“有,一个胖胖的掌厨的女人,她大约40多岁,另外还有一个女佣也在城堡里帮忙干杂活。

“还有人吗?”

“有的,还有两个少女。大一点的有17岁左右,长得漂亮娴淑、温婉动人;小的只有12岁的年纪,可她却长得很丑陋,而且受调皮捣蛋。”

“她俩是姐妹吗?”

“不,大一点的女孩是城堡原来主人的女儿,小的女孩也许是老管家的亲属,也许是他的孙女儿,听别人说,这两个女孩都是父母双亡。”

“城堡主人的夫人呢?”

“听说已经故去多年了。”

“哦,城堡主人现在是个单身男人了!他现在靠什么维持生计呢?”

“听说他现在开着一家大工厂,生活十分忙碌,在城堡里很少见到他的人影。”

“哦,城堡里的卧室在什么地方呢?”

“主卧室位于二楼上。司机和女厨娘……据说是一对夫妇,他们住在城堡边上凸出来的卧室里。’”

布罗诺顿了顿,又说:

“老管家和那个又丑又捣蛋的女孩儿,住在城堡左后方的一间小房子里,女佣人独自睡在厨房旁边的佣人房里。”

“我知道了,今天工作的状况就是这样的,太麻烦你了,布罗诺。”

“还有别的事情吗?老大,我们要去城堡中大厅里偷那些古董、名画、雕塑,还是宝石呢?”

布罗诺疑惑不解地说。

“不,这些工艺美术品中有假货,根本不值得人去偷,因为许多这方面的专家都对它们的真假表示怀疑。听说,路易王朝时期的工艺美术品都十分罕见珍贵,但它们都很重,凭我们两个人是带不走它们的。”

“那么,你是计划偷珠宝或首饰一类的东西喽?”

“不,还有比这更好的。”

“哦,是什么?”

“现在没有多余时间说了。我今天晚上就是想打探一下藏在古堡里的大秘密,也许能将这个谜解开。”

“那么,这次行动我们就捞不到什么好处了吗?”

“不,说不定我们可以发现城堡里的宝藏呢!”

“宝藏,那太妙了!”

“先不要激动,还不一定能找到呢!”

“哦?”

“别太灰心,我知道这座城堡里面确实有玄机,这也是今天晚上我们来这里探察的主要目的。

“我在卢昂(法国西北部塞纳河边的一个城市,圣女贞德在这座著名城市被烧死)一座老教堂的仓库里,偶然间,我找到一本古书,书上说,尤那毕尔城堡里有重大机密。虽然我不知道秘密究竟指什么,却听说长久以来,许多人都想侦探其中的秘密。所以,我的好奇心驱使我去解开这个谜,若能解开,布罗诺,你想那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啊!一旦将那个谜解开,那么埋藏着的宝藏或历史古物,就会被公布于众。这样一来,也许法国的历史就要重新改写呢!

“不是法国,也许与整个欧洲的历史也有重大关联,到那时候,这件事件也许会轰动全世界!”

在黑夜里,罗宾的说话声虽然低沉嘶哑,却让人感到一股强烈的威慑力。

“哦,我懂了,我为你带路吧!”

说完,布罗诺拧亮了手电筒,将光亮打在眼前的地面,免得被远处的人发现。

他们往前走着,不一会儿,来到了一片乱草萋萋的广场上。布罗诺灭掉了手电筒,两人又走到了一堵石头墙前面,那并不是由乱石堆成的。

“门在哪儿呢?”

罗宾小声地问布罗诺。

“在右边。那张铁门上有两重锁头。城堡里头的苍老的管家,通常是在夜里7点钟锁上门。”

“照这么说,我们只有从石墙上跳到里面去了!”

“只能这么做了,我知道有一段石墙很容易翻过去。”

说完,布罗诺朝左边墙壁走过去。

“在这儿!”

布罗诺用手电筒照了照。

这儿有一眼老井。井也是石墙的一部分,从城堡里面或城堡外面都可以取水,但中间有铁栏杆护着井,因而无法过去。

罗宾跳到井沿上,用双手抓住石墙,一跃而下,跳到城堡里面去了。紧接着,布罗诺也跟了进来,两个人一同走进了城堡的庭院。

院落在微明的星光的映衬下,隐隐露出一抹浅浅的亮光。

面前,一座古老的建筑耸立着。两个人四下打量了一番以后,走上前去,正像两头轻轻贴近猎物的野豹。

在夜幕的笼罩之下,城堡寂寂无声,只有两条黑影在慢慢地前行。他们二人最终来至大门口的台阶上,只见一扇木制的旧门被牢牢地紧锁着。罗宾把万能钥匙插人锁孔,他的随从布罗诺也屏声静气地环视着院子周围的一切。四下里一点儿声响也没有,连树叶也仿佛沉入了梦乡。不远人,一座圆形的水池正在喷着水,莹莹的星光投影在池水中,那潺潺的水流也好像睡着了。

罗宾转动万能钥匙,突然,“咔嚓”一声,锁开了。

两个人走进了门里面,一股阴暗而污浊的气息扑鼻而来。

“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跟着我!”

罗宾对布罗诺说道。

两人在黑夜里摸索前行。

罗宾突然停下来,在布罗诺的耳朵边小声说:

“小心点!这儿有阶梯!”

说完,他小心地踩上了第一级阶梯,感觉正像踩在了摇摆不定的梯子上似的。此时,一阵金属响声传了过来。

“糟糕!是警铃!”

罗宾低声叫了一声。

“老大……”

布罗诺张口慾言。

“笨蛋!你安静一些!”

“别是有人过来了吧!”

“不会的,也许他们这会儿正感到惊诧或恐惧不已呢!”

罗宾冷静地说,他用手电筒打量了一下入口处,接着说道:

“你从那儿出去,在上边等我。那儿比较黑,别人不会发现你。如果有人过来,你就用夜莺或其他的鸟叫声来通知我,你知道吗?”

“好了,就这么干。我要把这儿的情况调查一下,然后才能离开,我们最后在尖塔下面碰头!”

“可是,城堡里头有狗!”

布罗诺担忧地说。

“别管我,快去吧!”

罗宾让布罗诺先走。

于是,布罗诺迅速地向着罗宾手电筒照射的方向走过去,罗宾也关上了手电筒。这时,警铃还在发出响声,却没有人走过来,连狗也不叫。

“如果有人悄悄摸进来,这老地板一定会“吱吱”地发出声响。如果警铃把老管家惊醒,他一定会把灯打开啊!但城堡里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连灯都黑着,这一切真是太古怪了啊!”

罗宾心里想着,不由得一阵紧张。他如同一尊雕像一般伫立在黑夜里纹丝不动。好半天他终于将精神收了回来,又接着小心谨慎地向阶梯上爬去。

“狗到哪儿去了呢?也许它会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将我的脖子撕烂;也许有人正藏在暗地里,准备随时给我一枪!总的来说,可千万不能大意!”

于是,罗宾小心翼翼地向二楼上摸去。似乎还能听到警铃在响,但城堡依旧像坟墓一样的寂静。

罗宾把房门轻轻地打开,小心提防着一切响动。但是一切都悄无声息,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一样。

即便听不到呼吸声,罗宾也应该能感觉到有人在周围啊!但触觉敏锐的他,此时此刻什么也觉察不出来。

他继续将房门推开。当握住最后一扇门的把手时,罗宾突然感到正是这个房间响着警铃。罗宾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却听不到里面有人走动,而且警铃声也越来越微弱了。是警铃发生了故障了吗?还是电线联接得不好,电流通不过去呢?

“这里也许没有人,否则的话,听到铃声,应该有人起来的。”

罗宾打开门悄悄地进去,用手电筒往响铃的地方照了照,只见墙壁和天花板的接缝处有个小小的警铃,声音正一点点地变弱。罗宾又把手电筒的光打到了墙边。

那儿有一张大床,床上有一张白色的毛毯。罗宾熄掉了手电筒,当手电筒的光移到了枕头上时,周围刹时又一团漆黑。

罗宾看到了一个人的脑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森林中的古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鬼钻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