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钻石》

古堡之谜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这天早晨,一位气质优雅的老绅士来到了恩佛尔公证人伏尔里苏的家,女佣人把他领进了客厅里。

老绅士叫做赫奴雷·卜雷沙克子爵。

“据说尤那毕尔城堡登广告出售,所以,今天我是特意来办这件事的。”

老绅士坐在扶手椅上,面对着公证人伏尔里苏,立刻表明了自己的意图。

“哦,原来是这样!但遗憾的是三年前,那座城堡已经卖出了,那手续是我办的,连契约也是由我拟定的。”

“哦,是吗?”

老绅士好像很沮丧。

“那么,谁买了呢?”

“是一位年轻艺术家买了,他叫简克·法兰斯。他是个很理智的人,听说他想把古堡改装成现代化的府第。实际上,把古老的城堡改成现代建筑物,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简克却一心一意想使古堡电气化,例如安装电灯、电热器等设备,同时他还准备把陈旧的马房改造成车库。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瞎胡闹,连古代文物也要毁坏,我不敢苟同他们的所作所为。”

“真是的,能防止他们这样做吗?我想与法兰斯先生见面,跟他好好谈谈这件事。”

“不,这位先生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且死状很惨!”

“哦?惨死?是发生意外事故而去世的吗?”

“是的,简克·法兰斯和他的太太住进城堡以后,不足两月就去世了,据说是在划船的时候淹死的。我直率地告诉你,这座城堡很不吉利,因为在法兰斯先生之前,还有两位绅士购买过这座古堡,他们也惨遭不幸。第一位先生在附近森林中打猎时中了流弹,而第二位先生则从悬崖上摔得粉身碎骨,那地方荒无人烟,也许是被人推下去的,但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毒手。总之,这个古堡是个遭人痛恨的险恶之地。”

“哦?简克·法兰斯?他有儿女吗?”

“有。有一个名叫罗斯的女孩儿,大约现在有门岁了。”

“现在这个女孩在什么地方?”

“尤那毕尔·法兰斯是简克·法兰斯的长兄,他作了孤儿罗斯的监护人,现在正住在城堡里面。”

“哦,原来如此2看来我买不到这座可怕的古堡,实在是万幸喽?!”

“是的,这座古堡在历史上是很有名气的、1848年2月革命(法国国王路易·腓利浦在位时发生的革命。跌易后让位而流落英国,共和国政府在法国成立,并制订了新的宪法,大总统是路易·拿破仑。)时代,在路易·腓利浦往英国潜逃途中,据说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在古堡里寄居过。”

“国王为什么要躲藏到城堡里了呢?”

“关于这件事,有人曾经调查过。据我所知,路易·腓利浦国王逃遁到古堡时,当时的古堡主人尤那毕尔子爵是个保皇派(对国王尽忠尽力的人),已经年逾花甲了。那时候,革命政府为了阻止国王外逃,在海岸线上密布警戒,老城主命令一个叫做耶哈利思·波特莱尔的年轻勇力,掌着小船趁夜深人静送国王渡到英国。

“耶哈利思首先付给了小船主人亚诺3000法郎,让他将船准备好,而后,这个英勇的骑士就驾着小马车送国王,在深夜时分,他们到达了度洛比海岸。”

这位公证人对法国二月革命的史实了如指掌,因为他一有闲暇时间,便精研古书直到夜半,他是个业余的研究法国乡土历史的学者。他经常饶有兴趣地对那些渴望了解历史的人们讲解他的研究成果,但让他大失所望的是,许多青年人并不屑于听他的说词。

这位老绅士一来,他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路易国王在古堡避难的事,他由衷地为自己遇到了知音而兴奋不已。

老绅士卜雷沙克子爵,兴致勃勃地倾听着这个旧事,公证人伏尔里苏得意洋洋地继续说下去:

“国王安然无恙地抵达皮洛比海岸,然而国王并没有搭乘事先已备好的小船,却又返回了尤那毕尔城堡。这是那年3月2日子夜发生的事。

“为什么他又返回了城堡呢?缘由我也不清楚。听说那天狂风大作,白浪滔天,船主亚诺惊恐之下把船弄走了,但我觉得这些说法并不是真相。

“被子法国革命政府追捕的国王,为什么又要不惜冒险折回城堡呢?这真让人迷惑不解;因而,我费了很大劲儿去钻研,得出了两个推断:第一个可能是国王抵达度洛比海岸时,突然想到了遗忘在古堡中的重要机密文件;第二个是相反的,国王也许随身带着机密文件,但后来灵机一动,又回到了古堡。

“换言之,国王折回城堡,要么是想带走机密文件,要么想避一避风头。这两种情况中可能有一种是真的。这一点是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也是关键之所在,更成了法国历史上难以诠释的谜团。”

“照这么说来,古堡中也许藏着一些宝物或机密文件吗?”

“是的,国王也许把这些东西妥善移交给旁人。哦,对了,当时王妃也在古堡中,也许国王让王妃保管那些东西。”

“说来也对,但你是怎么了解国王的秘密活动的呢?”

“这是因为我阅读了当时的城堡主人尤那毕尔记载下来的材料。他在1851年因病故去了,那些材料也就成了绝笔。”

“那些书面材料中有什么重要的或者有意思的事吗?”

“不,在那本大概100页的笔记本上,只记载着简单的字句,而且有些字句还闪烁其辞,或许由于墨水过多而字迹不清。我觉得大约是这位子爵上了年纪,头脑不甚清醒,里面那些怪异的句子也许是因为年高健忘而神情不宁所致,但是,最后一页记事本上却记载着谜语一样的字句。”

“举个例子!”

“我记不清了,对了,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这个记事本保存在诺曼底乡土考古研习会里,它是从城堡图书馆发现后移交到那里去的。”

“研习会能允许我进去吗?”

“能。你只要委托佳斯敦·塞鲁尔就行了,因为他是那里的管理员。”

“大谢谢你了,虽然我得不到城堡,但是能聆听如此神秘稀奇的历史异闻,也算幸运得很了。我对诺曼底的乡土历史很感兴趣,能听到这么多有用的东西,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这位老绅士向公证人辞别之后,便向门口走去,公证人把他送到玄关去。老绅士弯着腰身,拄着手杖摇摇晃晃地走远了。

不一会儿,老绅士扭回头来瞅瞅门口,确定公证人和佣仆都已经回去了,他突然挺起了腰板,挥舞着手杖,吹着口哨大步流星地向前走了。他来到马路拐弯处的一部汽车前,一跃跳上驾驶座,紧握方向盘,飞速地驶出了这座城市。

“终于听到有价值的东西了,但‘血’字之谜还是解不开。”

老绅士喃喃自语道。

自称为赫奴雷·卜雷沙克的子爵也就是劳尔·达毕那克,但事实上,他正是那个令人挠头的怪盗罗宾。

在车里面,罗宾摘下了老子爵的面具,变成了劳尔·达毕那克的样子。他返回了比克娣娃的家中。

在二楼的卧房里,布罗诺与比克娣娃正在悉心看护着老总管。

“用冷水冰冰炙伤的伤口是最好不过的了,冷水刚才撤去了,所以伤口上面连水泡也没有起。”

布罗诺说道。

老总管从昏迷状态中醒转了过来,他正在用将信将疑的眼神注视着罗宾、布罗诺和比克娣娃三个人,他的神情涣散,声音细微、呻吟不断。罗宾叮嘱他们两个人留下来守护着老人,自己则径直回到楼下餐厅,点了一根他最钟爱的哈瓦那雪茄。

这时,比克娣娃端着早点的火腿蛋、月牙面包和巧克力进来了。罗宾用了早餐之后,又驱车去了巴黎。

诺曼底地区的“乡土考古研习会”坐落于波拿巴街,这栋建筑的红砖已经变黑了,看上去很陈旧,罗宾将车停在了会所的大门口。

“我想拜见佳斯敦·塞鲁尔先生。”

“他在二楼上!”

门口的服务生扬了扬他的下巴,并不太亲切友好地说。罗宾暗地里笑着,踩上了被鞋子磨损得凸凹不平的楼梯。走廊里有五扇门,每个门上的名牌都用图钉固定着。

罗宾伸出手去按佳斯敦·塞洛尔名字下的门铃。铃响了,却无人应声;再按,也无人作答;又试了一次,还是没有一点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罗宾十分诧异,他于是打开了门探看室内的情况。中间地上摆着一张长方形的大桌子,大书架环绕着三面墙壁,高达天花板上,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书。

在这个研习会馆里,二楼上的五个房子里按不同的书类存放着大量的藏书,这儿的图书保管员是佳斯敦·塞鲁尔。

此刻,佳斯敦·塞鲁尔正坐在窗户跟前的办公桌旁,罗宾喊了他一声,他却没有应声作答。疑惑不解的罗宾径直来到佳斯敦的背后,又喊他的名字,但他仍然不把头抬起来。罗宾用手推推他的肩膀,突然,他的身子一下子倒下来从椅子上摔在地上,胸口上一大片殷红的血迹。他也许是被人在短距离内开枪击毙的,罗宾甚至还闻到了他的后背上散发出火葯的味道!

罗宾蹲下身去摸摸死尸,但尸体早已经僵冷了。

罗宾用犀利的目光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室内的陈设,他发现桌子旁边的地毯上沾染了暗红的血渍。

“凶手必定是站着和佳斯敦·塞鲁尔面对面地说话,突然间他开了一枪。为了让死去的佳斯敦被人误认为在伏案工作,凶手把他抬到了桌子前面的椅子上,他也想推迟别人获悉佳斯敦的死亡时间。

究竟是什么人下此毒手的?为什么要致他于死地?什么时候把他干掉的?罗宾站起身来打量一下尸体,又环顾四周,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连忙跑到了靠着墙摆满了各种图书的大书架下。

书架总共分为好几层,很多古籍和旧的记事本分别按照a.b.c.d的字母顺序在上面陈列着。

罗宾先查看了以字母e开头的部分书籍。他发现me moires du come cieuneruille(尤那毕尔子爵的记事本)的书已经不见了。显而易见地,有人为了窃取尤那毕尔城堡主人的记事本,而谋杀了保管员。

借书簿仍然摊开在桌子上。

从借书簿上可以查出所有借书人和他所借的古籍的名字。每次有人借书时,管理员就记下借书人的姓名和借书的日子,还书的时候,也要履行这样的手续,而后再把借书放还到书架上面。

罗宾从第一页开始翻阅,在新近借出的书目记录中查到了下面的记载:

memoires du comte du comte cieuneruille:6 juin baron calceron

“这说明子爵的记事本,是在6月6日被贾塞依男爵借去的。”

罗宾喃喃自语,又接下去看看他还书的日子,上面记着:

me moires du comte cieuneruille:14 juin baron calceme,是于6月14日归还的。

“可是,这本记事本并没有再摆回到书架上……嗯,凶手必定是在今天早上害死佳斯敦·塞鲁尔的,他还把子爵的记事本也偷去了,而后……

罗宾把借书记录和还书记录对比来看。

“是同一个人的手迹,是保管员佳斯敦·塞鲁尔亲手填的登记簿。”

罗宾专心一致地对照着两处笔迹,突然大叫一声。

“不,不是一个人的!借书记录的填写者是佳斯敦·塞鲁尔,而还书记录却是另一个人填写的。对方将佳斯敦的笔迹模仿得惟妙惟肖,但他的字体稍微有些粗扩,有点慌乱,可能是刺杀管理员之后手抖得厉害,心里恐慌,字迹潦草的结果!

因为罗宾仿制过别人的手迹,所以他迅速地发现了伪迹。

“那么,贾塞依男爵就是杀人凶犯了。他不惜下此毒手,一定是急于得到这个记事本,其中一定是藏有玄机,也许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罗宾握紧拳头,双眼凝神盯着天花板思虑着。片刻之后,又将佳斯敦·塞鲁尔办公桌上的借书簿拿在手中,在以g字母开头的姓名上依次翻看下去。

“客多尔……贾腓南……加尔倍尔…哦,贾塞依男爵……地址是巴黎坎巴利街14号之b。”

罗宾踮起脚来,沿着楼梯冲下来,穿过大厅,步出了大门口,注意了一下周围,立即跃上车子。

罗宾将车子驶进了贾塞依男爵的府宅的院落里。

这是一栋高贵华丽的府邸,主房在宽敞富丽的院落的那一头儿,中间铺着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古堡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鬼钻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