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钻石》

真是出人意料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这一天正是星期二,尤那毕尔城堡之中来了一个年轻人,他接了一下石柱子上的铃儿。这个年轻人看上去营养不良,脸色憔悴,上装的领子和肘部都要磨成洞了。他还佩戴著有圆框的眼镜,度数很大。

听到有人按铃,正在洗车的司机阿谢尔从车库出来,将铁栅门打开。

“你是谁?”

他盯着面前这个衣衫破烂的落魄青年,问道。

“我是这儿的主人雇用的图书管理员里阿·坎德拉特。”

这个青年畏畏缩缩地说。

“你是从车站走来的吗?”

阿谢尔的口吻十分生硬,他接下去又对年轻人说:

“你来得太晚了,我们正准备找你去呢!公爵早已在图书馆等候多时了,把你的手提袋交给我吧!”

阿谢尔拎着这个青年人的手提包,把他带进了图书馆。

等在那儿的法兰斯公爵,彬彬有礼地对他说:

“坎德拉特先生,我等了你好长时间了,你以前做过图书归类一类的事吗?”

“没有……但,我想不会有问题的!”

“是吗?我想把所有的图书按照字母先后顺序排列,并且按内容再分类编制目录,所以,这项工作要花费很长时间的。”

这个年轻人可怜巴巴地站在那儿。

“没有关系,你觉得怎样最好,你就去做好了。我没有时间天天来这儿,因为厂里很忙,但我会让我侄女罗斯来帮助你的,我现在就带你去和她见面。

罗斯这时恰好进来了,见到这个屠弱的青年,他似乎大失所望。经叔父介绍,她才沮丧地伸出手去和青年握手。

“罗斯,一切拜托了!坎德拉特先生,罗斯会带你去你的房间里的。”

公爵说完,走出去了。

“请吧!”

罗斯在前面走着,从走廊过去了。

这个青年十分识相地跟在罗斯的后面向前走着。

“坎德拉特先生,这就是你的卧房,你可以从这儿鸟瞰整个院落。”’

“太谢谢你了,这真是太妙了!连鸟叫声都可以听见,我十分爱鸟,如果允许的话,我要买个大鸟笼。”

罗斯一言不发。她每天渴望着年轻帅气的林查·杜隆早些来到,不料来的却是个穷苦的年轻人,她心里十分不高兴。

“林查和我约好来整理图书馆的,我天天盼着他来,他却一直没有出现,想不到却来了这样一个瘦弱不堪的年轻人……”

她心事重重,极力克制着自己的不满和气愤。

“要么你看看风景,要么你休息一会儿,请便吧!”

说着,罗斯向门外走去,但背后却响起了那青年的说话声:

“但我想和你谈谈!”

罗斯突然停住了脚步,扭转身子。这说话声似曾相识,不是有气无力的,而是热情、温柔的声音。

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因为她面前这个弓腰弯背的年轻人突然之间挺直了腰板,取下了眼镜,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正对着罗斯微笑着。

他像路易王朝时候的勇士向贵妇人行礼一样,一本正经地脱下帽子,几乎把上身弯到地面之上,兴奋地说道:

“罗斯小姐,我就是林查·杜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这使罗斯恍如在梦中一样,她哭笑不得,她把双手抱在胸前,呆呆地望着罗宾。

“罗斯,你觉得吃惊,是不是?我与你约好在城堡里见面,又怕被坏人跟踪,不化装会有危险,所以我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你以前也化过装吗?”

“嗯,我时常乔装打扮。你看,我装得像不像?”

罗宾笑了笑,又戴上了眼镜,并且曲起身子,立刻又变成了那个瘦弱穷困的年轻人,他软弱无力、声音嘶哑地说:

“小姐,我是里阿·坎德拉特,从现在起,我就要整理这儿的书了,请您多多指教。”

“啊!你的化装术太高超了,真正的坎德拉特在哪里呢?”

“请您放心吧,他正在医院里静养呢!”

“你要代替他的工作喽?”

“是的,我想调查这城堡之谜,这其中玄机重重,实在是让人困惑不已。将这个秘密公布于世,也是我作为一个新闻记者的重要职责之一。”

“那太好了,请你帮帮忙打探城堡老管家的去向,我们都为他担心。叔父说了,如果两三天内他还不回来的话,我们就要向警局报告失踪了。”

“哦?一旦警察插手,这件事就完了!我担心的正是城堡的秘密被人知道。”

“但倍尔那堂一直找不到,那情形不是也很不妙吗?”

“不,你不用为倍尔那堂的安危着急,我保证把他找回来,在他还没有回来之前,我是法兰斯先生雇来的图书保管员里阿·坎德拉特。虽然我们天天可以见面,但必须保持适当的距离,免得被坏人监视而给你带来不幸。”

“我知道了!”

“那我去图书馆了,你别来,让我单独行动吧!”

罗宾说完,弓着背慢慢走开了。

在城堡的图书馆里,陈列着数以千计的书籍。

“哇!这么多书。要想从这些书里查到以前的古堡主人的记载,要耗费不少时间,我耐心地从头开始吧!”

罗宾浏览了一遍书架,然后从大厅里走了出来。墙上悬挂着许多名贵的油画,大半是名品。在镶玻璃的陈列箱里,铺了紫色的天鹅绒,上面陈列着大量精美的钻石、戒指、珠链及手镯等饰品。

十分热衷于艺术品的罗宾,此刻忍不住驻足观赏着,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徜徉在名画名饰之中的罗宾,脑海之中突然闪出一丝念头:

“不行!上次我潜入城堡之中时,老管家倍尔那堂正是在我浑然忘我的时候被强盗们掠走了。”

此时,他又想起了那三个强盗用白色布袋套住老管家,并在崖下的地下隧道里盘问他的情景。

“也许此时此刻又要有不幸发生了!”

于是,罗宾飞快地来到大门口,四下打量了一番,他的敏感的神经告诉他,不只是他一个人在厅里。

也许是第六感,让他觉得大厅的某个角落里一直藏着个人,默默地监视着他。

他假装没有发现什么,绕着宝石陈列柜走了几圈,并把额头贴在玻璃上欣赏那些宝石,他一直徘徊到了大门口。

果不出所料,他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躲在洞开的大门后面。这个人是在罗宾来这儿之前就躲在大厅里的?还是跑到这儿躲起来的?抑或是悄悄进来藏在门口的?这就不得而知了。

那是一个瘦瘦的十二三岁年纪的小女孩。当罗宾发现了她的时候,她双手捂住了面孔,头垂下来。罗宾想起了她正是那个几天前藏在大玫瑰树后面,窃听他和警察说话的那个女孩,她就是老管家一手养大的孤女伯雷利。

“你是叫伯雷利吗?”

罗宾和颜悦地问道。

伯雷利把手从面孔上放下来,注视着罗宾,并不断向上翻着眼皮。

“中午好!伯雷利。你看,我正在欣赏这些艺术品,它们都是十分精美的名画,我想记下这些油画的题目和作者的名字,但是我却忘了把记事本带来了。”

伯雷利默默无语地把自己左手里的笔记本递给罗宾,这是一本大约100来页,封面上写着少女名字的笔记簿:

                伯雷利·波特莱尔

这应该是她的全名吧。他看了一眼,笔记本内写着数学题和以前的练习字的作业,字迹工整。

“哦,你是个优秀的学生嘛!”

“那是!”

伯雷利信心十足地答道。

“你的记忆力挺好,学习成绩也一定不错吧!”

“没错!”

“我猜得没错,你的眼睛好敏锐啊!你看看大厅里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好吗?例如油画的顺序,或者摆着宝石的陈列箱,近期以来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伯雷利听到了这位叔叔的赞扬,心中甜滋滋的,于是她凝神屏息,向室内打量了一圈,罗宾耐心地等待着。

“没有……还是原来那个样子!”

“哦?真的吗?”

罗宾大失所望,他又问道:

“你祖父(老管家倍尔那堂)经常来陈列室里来吗?”

“是的。”

“他在巡查这些东西时,是不是还用手摸这些陈列箱,或是那些油画呢?”

“是呀!因为要打扫灰尘嘛。”

“打扫完还干什么?”

伯雷利顿了顿,通红着脸颊,细声细气地说:

“他……有时候在屋顶上游走。”

“哦?在屋顶上?真的?”

“是的,他在上面爬着走。”

伯雷利低声回答,好像很担心地注视着罗宾。伯雷利也许是怕罗宾对祖父这种稀奇古怪的行为惊诧不已。

罗宾明白了她的心情,假装不在意,笑着说:

“你祖父真有意思!他都是什么时间爬在屋顶上呀?”

“夜里。有一天我半夜里醒了过来,看见了祖父,他当时气急败坏地想对我挥动他的拳头。”

突然,走廊里响起了一串声音。

“伯雷利……”

那是罗斯在喊伯雷利,她从门口走进了大厅里。

“伯雷利,原来你在这儿啊,你没有听到我叫你吗?……哦,坎德拉特先生,你也在这儿啊。这个女孩儿简直是个小猫,神经兮兮的,时常四处张望。”

“你难道不喜欢她吗?”

“喜欢,因为她一丝不苟,而且是个热心肠的孩子。”

“那么,今天,你给她放一天假,你看怎么样?”

“当然可以啊!”

罗宾拍了拍伯雷利的脸蛋儿。

“今天你休息,你去玩一会儿吧!从明天开起,我们又得忙着工作啦。”

“太感谢你了,叔叔。”

伯雷利欢喜雀跃地跑开了。

罗宾目送她远去,又改用了新闻记者林查·杜隆的声音,对罗斯说:

“你明白我为什么让你给她一天假期吗?因为那孩子知道许多许多的秘密,我想让她和我的关系亲近一些,让她听从我的吩咐。”

“哦?她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这我就说不出来了,但我打算一点点地从她的嘴里套出来。何况,那个女孩子与她的祖父寸步不离,如影随形,她一定知道许多的事,说不定她的祖父还告诉过她一些什么玄机。对了,那孩子的祖父失踪了好几天,她会不会为祖父的安危担忧?”

“从表面上,我看不出来,因为她不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

“能带我去院子里面转一转吗?”

“好的,请跟我来!”

说着话,他们俩一块儿向着院落走去。罗宾又装作了那个贫弱的青年人,离开罗斯五步之遥,尾随前进。

他们从台阶上走下来,绕过亚博里奴工作的厨房,来到院子里,又向后面的院子里走去。罗宾扫了一眼那个后门,那三个强盗从那里用白色袋子绑架走了倍尔那堂,他又思索了片刻。

离开城堡之后,走上了繁茂丛林的小路上,罗宾立即挺直了背脊,和罗斯肩并肩大步流星地向前走着,罗斯的个子才到了他的肩膀上。从乔装打扮的姿势中解脱出来的罗宾,忍不住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罗宾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城堡之中调查,他心里激动不已。

他们二人默默无语地走了一会儿,离开了后门,找到了另一个小门,它看上去并不扎眼,而且比后门还小,门上的栓好像许久没有被人开过了。

“这个小门是通向哪儿呢?”

罗宾问旁边的罗斯。

“是通往墓地的。二月革命的时候,那是村里的公墓,后来这儿的石墙被人拆了,它就和尤那毕尔城堡的墓地连成了一片。”

罗宾把那扇小门打开了,突然听到了杂草之中摔下了石墙的碎片,他立刻觉察到有人在石墙的后面。那个人就像猫头鹰和蝙蝠似的,纹丝不动,诡秘异常。他不想吓到罗斯,故意一言不发地站着。石墙那边又有石块落下的响声,一个神秘的影子惊慌失措地跑掉了。

“尤那毕尔城堡的界限就在这儿,再往那边一点就是墓地了,你要过去看看吗?入口就在那里。”

罗斯好像并没发现附近有人,她对罗宾说道。

于是,两人顺着杂草丛生的小路走向前去。过了一会儿,又扭向左边,踏上了一条略为宽敞的路上,这是抵达城堡后门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宽大的石门,这就是墓地的入口。

罗宾四下打量了一番,他感到刚才那个形迹可疑的人,至今还隐匿在这周围。他心里想道:

那一定是贾塞依男爵的爪牙。

现在,看上去空无一人,但罗宾加着小心提防着,全身国兴奋而微微颤抖着。

罗斯带着罗宾,穿过树丛间的狭小路径向前走去,他们来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真是出人意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鬼钻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