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钻石》

恶魔行踪迷离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图书保客员里阿·坎德拉特看到报纸上登出的招工广告,而为尤那毕尔城堡主人整理书库,而今罗宾却乔装改扮成他的模样,在城堡图书馆里积极地工作了起来。

罗斯只明白这一点:这个图书管理员是巴黎的《法国回声报》的记者,名叫林查·杜隆,他化装成里阿·坎德拉特的目的是为了打探并解开古堡之谜。

如果能够调查出秘密解开重重谜团,父母遭人陷害的真相也就随之水落石出,真正的杀人元凶也能落入法网。因此,每天清晨,当尤那毕尔·法兰斯到他的工厂里去的时候,罗斯就去古堡图书馆中协助罗宾整理数以千计的图书,并且还要为这些整理完毕的图书一一写好书目。

罗斯肯帮忙,罗宾高兴极了,因为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少女在身旁工作,实在是一件令人心情愉快的事。然而,罗宾仍然没有忘记要时时加着小心,因为贾塞依男爵那帮强盗,也许正巡逡在古堡的外面,等待机会对罗斯施以毒手呢!

但自罗宾那天从强盗手中夺回伯雷利的几天之中,古堡内外一点儿风吹草动也没有。

第三天,罗宾正在整理陈列旧的图书目录的箱子,突然,他看见了一个大信封,封面已经泛黄了。

“这是什么东西?”

罗宾正要打开信封,罗斯却满面通红地跑了过来,她说:

“请别动它!”

“为什么?这不是旧书目吗?’”

“不,这些……这些东西都是从旧报纸上面剪下来的。”

罗斯飞快地从罗宾的手中夺走了这个信封。她的双颊绯红,罗宾惊诧万分,却也不好问其缘由。

又过了几天,工厂里休假了,尤那毕尔·法兰斯先生到图书馆里来了,他想巡视一下罗宾的工作进展情况。

“你太累了,也要适当地休息一下了。我们一块去塔顶上好吗?从那里向远处眺望,风光无限呢!”

他诚挚地邀请着,于是罗宾十分愉快地和他一道儿去了。

他俩从三楼的窗户,绕过房顶,来到了尖塔下。那儿摆放着一架木梯。法兰斯开始沿着梯子向上爬,刚到一半时,木梯的横术突然断了,只听法兰斯一声惨叫,便从半空中直落在屋顶上。

罗宾迅速地冲了上去,但法兰斯已然昏死过去了。罗宾大吼一声,片刻之间,城堡司机阿谢尔、厨娘亚博里奴,还有罗斯,前后相继跑来了。

看到此情此景,两个女孩子面色惨白地愣在那里,阿谢尔和罗宾二人合力架起法兰斯。因为法兰斯的身体很重,屋顶上的砖瓦被砸碎了好几块。

他们两人抬起法兰斯进了卧室,并且叫来了医生。法兰斯的头上血流如注,但是看上去并无性命之忧。

“头上的伤势不太厉害,但右脚的情况比较糟,脚骨骨折了,必须到医院里面接受手术治疗!”

于是,他们把救护车叫来了,和医生一块儿奔向医院。罗宾送走他们以后,独自一人转回到屋顶上查看术梯。

他发现梯子的横木上有锯断的痕迹。

“究竟是谁干的?是谁设的圈套呢?一定是贾塞依男爵那伙强盗干的勾当。他们先暗害了罗斯的父母,这会儿又想设计陷害罗斯的叔叔。”

想到这儿,罗宾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伯雷利所说过的话,她说过曾经看见倍尔那堂在屋顶上爬行。

“伯雷利所指的屋顶是哪一个?这儿的屋顶并不陡峭,完全可以直立行走,为什么非要爬着行走呢?这其中难道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罗宾转而又想:

“罗斯的父母双双遇难,叔叔又遭人暗算,下一个遭不幸的会不会是罗斯呢?她正被杀人魔头虎视眈眈地监视着。还有一个人——罗斯的另一个叔叔亚尔·朋思,但……”

此时,罗斯家族的家谱图浮现在罗宾的脑海之中:

简克·法兰斯

妻 路兹

尤那毕尔·法兰斯(兄)

亚尔朋思·法兰斯(弟)

“如果亚尔朋思的两个哥哥都不在人世了,亚尔阴思就有权利继承尤那毕尔城堡的遗产和宝藏,这一点太有考虑的价值了。

“在这两个人购买古堡之前,两个城堡的主人都先后遇到不测而身亡,连罗斯的父母也惨遭不幸。罗斯的叔父,即现在的城堡主人又险些遇害,这个杀人不眨眼妖怪,他想杀尽这些人,好夺去这座城堡!”

想到这儿,罗宾翻然醒悟:

“这就对了……老管家倍尔那堂口口声声说的血……血……血……指的就是这些为城堡所付出生命的人们的血。”

罗宾陷入沉思之中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闭紧双眼仰首对着苍天。这天,正在他沉思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一睁,瞥见了屋顶的尖塔上矗立着好几个风标。

时间正是七月份的中旬,天气晴朗,万里碧穹之上,白色的云朵悠悠地飘浮着。西南风吹着,那风标直指着西南方向。但是,有一个风标却与其他风标迥乎不同,它就像古时候骑士手持长矛,跨在马背上刺向敌人的胸膛一样,直指着东方。

罗宾沿着那个方向望去,只见一片辽阔的草原中间夹杂着繁密的林莽。风标直指着树林的方位,似乎正瞄准着那里。

“究竟有什么东西隐匿在树林里面?风标指着那个方向,一定是有它的根据的,一定是有缘由的!”

罗宾突然之间想起了:

“罗斯说过他的叔叔亚尔朋思就住在城堡附近,但他从不到古堡里面去。亚尔朋思的家,会不会就建在风标所指示的枝繁叶茂的大森林里面呢?”

于是,罗宾从屋顶上下来了,他径直去找罗斯。

罗斯正好在图书馆里面,看见罗宾进来了,连忙拭去泪痕。罗宾露齿一笑,问罗斯:

“你叔叔的伤怎么样?”

“医生说伤势很重,但是如果好好休息,再加上手术配合,大概是不会有什么重大问题的!”

“我告诉过你,有些坏蛋们正聚集在城堡的四周,对你们家的人心存不良,想要候机对你们下毒手。我为自己没有保护好你的叔叔而深感抱歉!但我可以保证,类似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罗斯,我绝对不会让那些坏蛋们对你有机可乘的,罗斯!关于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原来我真的是提心吊胆,但是如今我不害怕了,并且对于自己的安全,我非常放得下心。”

罗斯盯着罗宾。

“哦?这是为何?”

“因为有人能保护我!”

“谁?”

罗宾的脸上显出了不满。

罗斯微微一笑,十分羞涩地将那个泛黄的大信封取了出来。

罗宾把信封开口启开,只见里面装的都是许多过期报纸记事的剪页。

“啊!?”

罗宾大叫一声,双手捂住脑门,眼珠向上翻着。

原来这些报纸剪贴都是与罗宾有关的,例如《回声报》、《佩佳罗报》、《各若亚报》等大报所报道的,都是有关罗宾探案和冒险的传奇。

这些故事有《8·1·3之谜》、《怪岩城》、《绅士怪盗》、《罗宾冒险记》等等,还有一些是写罗宾的轶事,罗宾与他的死敌夏勒克·福尔摩斯之间的斗智斗勇,以及他与名探哥尼马的拼斗等等,报纸上都有详尽、细致的叙述。

报上还特别地报道了罗宾如何温和可亲地对待妇女和孩子,并且绝对不滥杀无辜,甚至还将劫得的财宝捐给穷苦人民,罗斯还着重地在这些记载,报道的下面用红笔醒目地标了出来。

“哦?这是……”

罗宾困惑极了,罗斯调皮地看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罗宾。

“我很崇拜怪盗亚森·罗宾,我是个罗宾的崇拜者,我几乎要被他那骑士一般的英勇无畏和男子汉的豪气冲天迷倒了。罗宾先生,我喜欢你!”

“啊?你说什么啊……我是……我是《回声报》的记者,我叫林查·杜隆!”

“别骗我了,谁不知道罗宾是个乔装打扮的天才呀?你看,报纸的报道上还有这方面的材料呢!”

罗斯指着《女魔与罗宾》、《八大悬案》等记载,上面详尽地报道了罗宾出神人话的化装术。

“哦?如果我也能像他一样,做个化装的高手,那该多好呀!”

罗宾假装不知情地说:

“不过,别人把我当作亚森·罗宾,我实在是无限荣幸!”

“不,我并没有看错,你就是侠盗亚森·罗宾!”

“不,我不是罗宾,如果我真的是亚森·罗宾,你又会怎样?”

“我会说,亚森·罗宾先生,只要你真是罗宾,无论你问我什么问题,我都会毫无保留地说出一切!”

“哦!太棒了!我们现在就开始,你看好了吗?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你的另一个叔叔亚尔朋思为什么不去探望尤那毕尔先生呢?一般说来,一个人的兄长遭了意外,一定会立即前来探视的,然而他却不去城堡里,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

罗斯顿了一顿,又说:

“实际上,正因为尤那毕尔叔叔不太喜欢他,他也就对大家没有好感,不愿意与任何人进行交往。所以,他才一个人独来独往,和史前人类一样。”

说完,罗斯长叹一声。

“但是他和我的父母亲却交往甚多,特别是我的父亲。”

“亚尔朋思先生住在哪儿?”

“离这儿不远,就在那天我们俩到过的峭壁上。我已故去的父亲买下了克勒加雷地区,包括那片悬崖附近的一块土地。当时他购买了城堡之后,他就把那块地方送给了他的弟弟亚尔朋思。”

罗宾想道,是在那片森林里吗?

“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

“克勒·圣·焦恩。”

“你叔父亚尔朋思现在住在那个地方干什么?”

“听说他年轻的时候,他写诗歌,写小说,但是并不有名。”

“哦,是个无名作者、诗人一样的人咬?但是,他的两位兄长都腰缠万贯,大哥简克(罗斯的父亲)是个声名显赫的工程师,是个富可敌国的百万富翁;另一个兄长尤那毕尔是一间工厂的厂主,占据着偌大一个城堡。亚尔朋思对此作何感想呢?如果他是一个气度狭小的人,也许他会对这两位兄长恨之入骨的,但是他的大哥已经将克勒·圣·焦思的土地送给了他,按照常理来说,他也应该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吧!”

罗宾对这个地名著迷了一般,反复地叨念着,突然之间,他停了下来,飞快地冲到门边,拉开了门。但是,门外一个人影也没有,连走廊的楼梯上也是空无一人。

罗宾心里十分惊诧,他一言不发地折了回来。

“怎么了?有人在门口偷听吗?”

“没有什么?好像是你的那头牛头犬到这儿来了。”

“哦,牛头犬正在我的卧室里面呼呼大睡呢!”

“也许是我听错了!”

罗宾感到尴尬极了,他微微地笑了笑,但他的心里仍然绷得紧紧的。他相信一定有个人在城堡里,寻找时机对罗斯下毒手,那个阴魂不散的恶魔,正在一点点地逼近罗斯,想对她不利。

这个杀人魔以前曾经在罗斯的马车上做过手脚,这一次他又破坏了尤那毕尔城堡里的木梯,想置堡主于死地。刚才,那个家伙一定是从图书馆大门的锁孔里偷看我们,他是贾塞隆男爵那一伙的。

“罗斯,你回房间去吧!别让你的牛头犬离开你半步,让它来保护你,那些强盗们就不敢轻易对你下手了。不一会儿,出外采购的亚博里奴马上就回来了,司机阿谢尔也会从厂里回来的。我想外出一会儿,因为我想起了一件事。”

“可是,现在已是傍晚了!”

“我夜里就回来,不会太晚的。你立刻把大门和卧室的门锁牢!”

于是,罗宾驾驶着机车向着克勒加雷的悬崖进发了。

克勒·圣·焦恩位于悬崖右侧的树林里。当罗宾抵达时,天色昏暗阴沉,树林在明晃晃的月光的映射下,仿佛粼粼的波光在跳跃。他把机车隐匿在树丛中,徒步进入树林中。林子里有一道倒掉的石墙堆垒而成的分界线,他穿过这里,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幢两层楼的建筑。

楼上和楼下门窗紧锁,惟有阁楼上闪动着微微的白色光环,仿佛微型的北极光。这片光芒和月光交汇在一起,看上去有种神秘朦胧的美。

罗宾盯着这片光,悄无声息地靠近了这片建筑,他终于看清楚了,那些光线是屋里的灯光穿过玻璃窗射入了天空。

“屋顶上的阁楼,是个小型的画室。罗斯的父亲虽然是个建筑方面的天才,但也热衷于油画。在他一手操办的画室里,可能他的弟弟亚尔朋思现在正在读书,写小说、诗歌也是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恶魔行踪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鬼钻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