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历险记》

十三 洋葱种子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这是一个非常悲哀的日子。

早上,维奥莱特跑来万佩尔庄园。她一看见逐步康复的皮埃尔,便赶忙地对他说:

“皮埃尔,皮埃尔,别去我家,那里将有伤心事发生。”

小姑娘的表情是如此之痛苦,故而皮埃尔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能听她的。他难道不是维奥莱特的侍从骑士吗?在她最不幸的时刻,他难道不去帮助她吗?

午饭后,他便赶到奥比埃城堡。维奥莱特站在院子中看到他,眼睛里充满悲哀。她眼皮红红的,苍白的脸上留有泪痕。

“你哭啦?”皮埃尔问。

“没有!”小姑娘高傲地回答,“我患了枯草热。”

她咳嗽得很厉害,好似不让皮埃尔听到越来越高的谈话声。

在城堡门前,代·奥比埃先生与两个男人正在交谈。他高昂着头,骄傲地站在台阶上。那扇状的胡须、坚毅的目光衬托着他漂亮的脸庞。从他面部的表情上不难猜出,他正遭受着极大的危机。

与他谈话的人则毫无英俊可言。其中一人完全发育不良,长着一张干黑的脸,圆圆的眼镜后面掩藏着一对斜眼。这人举止又猬亵又虚伪。他穿着一件平纹结子花的旧式男礼服,以掩藏他那病鸡一样羸弱的身体。他衣服的样式也十分可笑,尺寸已长到他那老公鸡似的腿肚子。

另一人肥胖丰腴,面颊润满。他患有中风症,气喘吁吁,有如出水的鲸鱼。在他短促的呼吸声中,那蓝制服也随之微微地起伏不定。这制服已经够大了,但是仍旧罩不住他那将军般的凸肚。那只有力的手不仅长着雀斑而且还有棕色绒毛,与猪维克托身上的一样。他狂妄地杵着一根“赶牛人”的拐杖,这玩艺儿与凶器一般透着敌意。他讲话的声音很大,有时代·奥比埃先生要用一种有点高傲的手势制止他,才能让他安静下来。

“那个肥粗的胖子是谁?”皮埃尔问。

“是布朗多先生,也叫洋葱种子。”维奥莱特回答说,再没多说一句话。

哟!她的话简短得让人泄气。

“另一个呢,那小黑耗子?他是谁?”皮埃尔仍旧问。

“是帕朗弗鲁瓦先生。”

“哦!他是干吗的?”

“洋葱种子是放高利贷的,帕朗弗鲁瓦是执达员。”维奥莱特接着说,牙齿紧咬。

阴郁不快的她掉转脚跟,走上前去听他们谈话。

放高利贷的!执达员!皮埃尔不完全懂这些词,他没从对话中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这些人能做什么呢?他们为何要在本子上做记录呢?他们为什么要用奇特而不知趣的目光打量这幢建筑呢?他们为什么要用贪婪的目光看着草堆那个地方呢?那草堆在谷仓前散发着草香。

显然,皮埃尔一点不懂!……现在两位不速之客来到城堡的主塔前驻足,仰头上望,希望能看到封建老爷们修建的塔顶。

后来,他们走了进去,像两只肥瘦不一的白鼬钻地洞一样。接着他们又出来了,向代·奥比埃先生走去。后者抽着烟斗,表情冷淡。

布朗多先生满意地搓着红掌,好似要搓出火花一般。帕朗弗鲁瓦先生挥动蜘蛛般的钩形手指,好似在抓隐形苍蝇一样。

代·奥比埃先生将手插进猎裤的裤兜里。

很长时间内,他们三人一直争论不休。皮埃尔听不见他们讲话,但是他看见了代·奥比埃先生。后者不耐烦地点头示意,似乎接受了两位来客的建议。

维奥莱特回到他面前。啊!这次,强装出的表情再也掩盖不了这可怜的姑娘的痛苦!她痛哭失声,前胸急剧地起伏着。这沉重的心理负担令她感到窒息,她无法独自承担这些。由于她已经有了保护者,便本能地扑进皮埃尔的怀里。

“皮埃尔!我的皮埃尔!这太可怕了,我不能相信,可这是事实!”

“上帝,出了什么事?”

“皮埃尔,我应该全部都告诉你。可是我以前不敢。这非常复杂……”

维奥莱特气喘吁吁地说……然而渐渐地,她恢复了点儿平静,向皮埃尔讲起了那可怕的故事:

“皮埃尔,我们都快破产了。那天,我给你讲过,我爸爸出外办事,而我却不知情。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正在与公证人商谈。后来从玛丽亚那儿,我才获悉事情的整个经过。总之,我认为自己懂事了。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叔祖,但是我不认识,他一去世,爸爸便立即赶去。”

“的确,你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人。”

“不,他住得很远。他终身未娶,大家叫他通吃老爹,因为他吃光了所有财产。”

“吃……”

“吃光!这是我们家的用词,就是说吃光了。总之,他死了,他留下一屁股债务,我爸爸则自愿承担下来。”

“但这又不是你爸爸欠的账?”

“不,他说:‘通吃老爹属于族长。我应该为家族的荣誉去还账。’末了,还有些事情我不太懂。当时,他向布朗多先生借了一干法郎。于是……于是……”维奥莱特这时泣不成声了,“布朗多先生见爸爸不可能还得起债务,就想扣押城堡。由于有这种目的,他带着抄达员一起来。后者是负责扣押财产的人。在商谈之后,他们达成了协议,只用城堡主塔以及里面的一切做抵押。这已经是很大一笔了,你知道,我有许多……啊!有许多痛苦!”

皮埃尔陷入迷惘。

“但是,维奥莱特,”他说,“你怎么没脑筋,你怎么能愿意让他扣押城堡主塔呢?再说这也无法做到。这个布朗多先生,他的手也不长。这个可怕的棕红色头发的人长得肥粗老胖的,他不可能用肩把这些东西搬走吧。”

“可怜的皮埃尔,我也不很清楚。现在能定下来的事体,便是马上要扣押主塔。玛丽亚告诉我说这是法律词,爸爸不想与我讲这些。”

“放心吧,维奥莱特,”皮埃尔困惑地说,“瞧,两个人走了,他们什么都没有搬走。”

“我告诉你事情不是这样。他们会回来编造财产清单的!”

面对这可怕的法律用语,皮埃尔不安起来。他感到巨大的危险威胁着维奥莱特与她的父亲。他为之愤慨。

“看看!看看!”他说,“布朗多先生不会这么之坏吧!如果有人出面阻止他……”

“啊!不,放高利贷者没有不坏的。穷苦农民向他们借钱都是一周的短期贷款。”

“一只鞋底①?”他搞不明白。

①在法语中,一周的发音与鞋底一样,故能造成歧义。——译注

“不,是一星期时问。我也不明白,总之属于可怕的事。后来你知道……”

感到害怕的维奥莱特看看四周,压低了声音。

这些人走了。她见四周无人后,才用严重的语气补充说:

“你可能不知道。很久以前这里发生过一件古怪事。自那以后,他便被人叫作洋葱种子。以前,他在一个老富婆家打工,那老太婆之有钱,塞满黄金的毛袜子放得到处都是。当地人将她称为格拉菲努瓦大妈。一个晴朗的白天……不,是晚上……她忽然死了,死得不明不白……有人见到布朗多先生在搬大口袋,那袋子很大,与他的油肚儿差不多。”

“上帝!这是怎么回事?里面装有小孩儿?”

“哦!这就难说了,没人知道详情。天刚亮时,有些邻居曾问过他。‘这些是洋葱种子’,他这样搪塞大家的。但是大家都认为袋子里装满了埃居①。他很快便暴富了。于是,有人肯定地说,只要一谈到格拉菲努瓦大妈,他脸立即苍白得可怕,像死人一样。正如玛丽亚讲的一样,这段经历暧昧不明。”

①埃居为法国古钱币。——译注

皮埃尔明显地发现:在农村,日常生活几乎与童话故事一样,不可靠……这些强烈地动摇了他的信念。但是,当他最终明白布朗多毫无怜悯之心时——可能是凶手吗?——便打定主意要对付他。机会出现了,他期望这次是脚踏实地地干。

他表情有点肃穆地说:

“维奥莱特,我豁出性命也不能让这些恶人搬走……”

“不,是扣押……”

“对,不让他们扣押。这不是一回事嘛!不让他们扣押城堡主塔!这是一场拼死的战斗。我接受这种战斗……”

“啊,皮埃尔,你要这么干?”

“我一定要干。首先,我不愿意他们再回来。”

“你不愿他们再回来?可是你瞧,可怜的皮埃尔,他们已经在那儿啦!”

果然是真的。那“棕红色的胖子”与“小黑瘦鬼”又回来啦。无疑,他们找来了某种契约。孩子们看见这二人走在路上,也听见他们向城堡走来。

“好生意!好生意!”恶人布朗多恬不知耻地高声说,细绸鸭舌帽盖住一只耳朵。他狂妄得很,手里玩弄着捶衣杵一样的拐杖,这是慷慨的大自然赐与他拿在手上玩儿的。

他在那儿……才两步远!……在暗中。可耻的帕朗弗鲁瓦偷偷摸摸地溜了进来……

要发动突然的奇袭,必须具有指挥官的目光,斗士的敏捷。

皮埃尔露出身形。他蓦然而起扑向大门,细心地将门关上,随后将钥匙扔在沟里。他藏在一个柱子后,窥视着这时还没出现的敌人。

“去为我找把弓,找些箭。”他低低地对维奥莱特说。

他的声音颤抖,显示出抑制的愤怒。

“喂!喂!开门!”布朗多狂怒地高声叫门。

“开门,喂!喂!”瘦猴儿帕朗弗鲁瓦喋喋不休地说。

这是对城堡的攻击。这些人在打门,门动摇了,*挛般地抖动起来。

“瞧,给你弓箭。”维奥莱特低低地说,她一蹦身,早又跑回城堡里。

皮埃尔以前早已放弃使用武器。即使到目前为止,这些武器都是非攻击性的。他用这些武器来对付麻雀与乌鸦都毫无成效。但是怎样射呢?门是全木质的……人在门后……不!来人用肩膀强有力地一撞,门被撞开了。布朗多跨进第一道围墙,在帕朗弗鲁瓦陪伴之下,他以主人的姿态走了进来,他那粗大的拐杖敲着地面。

“哦!哦!”他高声叫着,发出难听的大笑。“他们不愿接受我们,但是……”

“他们不愿接受我们,但是……”卑躬屈膝的帕朗弗鲁瓦呼应说,像个顺从的应声虫。

“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哎唷!哎唷!哎唷!这儿的树枝也在使坏,这条道上看不清东西。”布朗多嚎叫说,“有根树枝挂到我的眼角。眼泪都出来了……”

皮埃尔,这时像中世纪的弓箭手,准确地瞄准那人。刚才一箭正好射中放高利贷的。

“哎唷!哎唷!哎唷!”帕朗弗鲁瓦也呻吟起来。“难道小径两旁布满了枸骨叶冬青?我刚才脸颊被刺了一下。”

这是第二箭。皮埃尔藏在一棵树后射箭,狂热地射箭。他有四箭落空了。弹葯用光了。怎么办?两人又继续向前走……他们接近了城堡的主塔。他的脑子转得很快,顿时又想出其它防御之法。

他狡如老狐,勇如幼狮,捷如野兔,在篱笆后狂奔而未被人发现。

那儿,他看见在大路正中长着一颗粗大的苹果树,树上长满了要待到秋天才采的果实。有什么关系!应该使用所有的武器。他赶在两个不速之客之前,藏在这棵树下,心脏狂跳,盼着动手的时刻的到来。

这个时刻来到了。帕朗弗鲁瓦与布朗多来了,一点儿也没生疑。

好可怕!雪崩来啦!似暴风雨汹涌而至。苹果树独自大摇起来。一阵大抖震动着苹果树。大苹果狂雨般地狂砸在二人的头上、肩上、背上,好一会儿。苹果果质之硬,像鹅卵石一般。

同时,一阵大笑声传来。维奥莱特藏在绿茵丛中笑着,皮埃尔藏在篱笆后也笑着,代·奥比埃先生藏在百叶窗户后笑了。厨房里的玛丽亚笑了,或许拉齐比斯也笑了,因为他们看见这两个人一副狼狈相:他们眼睛冒金星,胡子颤抖。

或许受了点伤,两个男人恚恨不已。

帕朗弗鲁瓦由于讲述信,抖了抖瘦瘦的脊梁骨。

“奇怪,”他多疑地说,“……能听得见,能感觉得到,但是什么也看不见……”

“愚蠢,愚蠢……”布朗多低声地说。

……然而,他们仍旧向前走着。没任何东西能阻止他们的前行。皮埃尔愤怒了。失望之余,反而给了他力量。应该不计一切代价来阻止他们扣押城堡主塔。但是怎么做呢?在勇士的时代,靠什么一战呢?哪儿去找沸滚的油、希腊火硝、熔化的铅?有了这些东西,便足可驱走这两个强盗或这两个凶手。为了能将维奥莱特与她破产的父亲从这种屈辱中解救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三 洋葱种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森林历险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