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瓶塞》

10、请干香滨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芒特卡山谷与圣——希尔威斯特山谷之间,群山环绕的美丽的尼斯城边,有一座高耸的旅馆,从那里可以纵览尼斯全城和迷人的安琪尔海湾。旅馆中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这里可以说是多阶层、多民族的聚集地。

星期六,就在罗平、格罗内尔和勒巴努进入意大利国境的当天晚上,克拉瑞丝来到了这家旅馆。她要了一间朝南的房间,特意选中了三层的130号。这个房间从早晨起已经腾空。130号与129号之间隔了一道双重门。克拉瑞丝待旅馆人员离开,立即拉开遮住第一道门的帘子,启开门闩,拉开门,把耳朵贴在第二道门上听着。

“他就在里面,”她心里想道,“……正在换衣服,准备去俱乐部,同昨天一样。”

等到她的邻居出门之后,她来到走廊里,趁左右没人,走到129号房间门前。

门是锁着的。

她整个晚上都在等候隔壁邻居的归来,一直等到凌晨2点。星期天一早,她又侧耳倾听隔壁房间里的动静。

11点,那位邻居又出门了。这一次他把钥匙忘在了门上。

克拉瑞丝急忙上前用钥匙打开了门,果断地闯进去。接着,走到位于两个房间中间的那道门前,撩开门帘,拉下门闩,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两个女仆进入隔壁房间打扫卫生。

她耐着性子一直等到她们完工,估计自己不会再受干扰,就又钻进隔壁房间。

因为过于激动,她浑身疲软地靠在一把椅子上,好让自己稳定一下情绪。经过多少个日夜的苦苦追逐,经历了多少次希望和失望的折磨,今天她终于又进入了德珀勒克的房间;终于又可以从容不迫地进行搜查了。即便找不到那个水晶瓶塞,她总可以藏在两道门的中间,或躲在门帘后面,窥视德珀勒克的一举一动,以便发现他的秘密。

她四处寻找。一个旅行袋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打开看了看,结果令人失望。

她又打开并翻看了一只箱子和一个手提包的夹层,又翻遍衣柜、书柜、盥洗室、挂钟连同所有的家具,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她突然看到阳台上有一张纸片,似乎是无意中扔到那里的,不由浑身一震。

“这会不会又是德珀勒克的一个鬼点子?”克拉瑞丝心想,“这张纸里会不会……?”

“不会的。”她正要打开阳台落地窗的长划销,突然身后传来说话声。

她转过身,对面站立的是德珀勒克。

面对德珀勒克的出现,她丝毫也不感觉惊奇,不觉得害怕,甚至也不感到拘束。

数个月来她历尽艰辛和折磨,现在面临自己搜查时当场被捉,不管德珀勒克怎样处置,她全都不在乎了。

她无力地坐下来。

他嘲弄地说:“不对,您还是没找对,我的朋友。用孩子们的话来说,您还没有猜中,还差得远呢!而这又是那么轻而易举!想让我帮您一下吗?它就在您身旁,我的朋友,就在这个小圆桌上……真的!这个桌上没有多少东西……不过是些读的、写的、吃的、抽的东西……您想吃一片果脯吗?……或许您更乐意吃我定的饭菜?

也许这样更实惠一些。”

克拉瑞丝无心回答。她好像根本就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好像还在等着他说出比这更难听的话。

他把圆桌上的东西统统敛到壁炉上去,然后按了铃。

饭店的厨侍者走了进来。

德珀勒克对他说:

“我订的午饭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先生。”

“准备了两套餐具吗?”

“是的,先生。”

“有香槟酒吗?”

“有,先生。”

“是于香槟?”

“是的,先生。”

这时,另一个侍者端着托盘走进来,果然在桌上摆了两套餐具。外加冷碟和水果,在一小桶冰块中,还插放着一瓶香槟酒。

说完,两个侍者都退了出去。

“请用餐,亲爱的朋友。您看,我早就想着您了,所以把您的餐具都准备好了。”

他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克拉瑞丝的藐视,坐下来动起刀叉,只顾自己说道:

“实话说,我始终希望您会同意咱们坐下来进行一次这样的单独面谈的。我看,有一个星期了,您一直这么殷切地关注我。我心里就念叨:‘呃,她喜欢喝点什么呢?甜香槟?白香槟,还是干香槟?’真的,我拿不定主意。自从您离开巴黎后,我就不知您的去向,可以说,我很担心您失去了我的线索,从而放弃对我的跟踪,而您的跟踪是很让我快慰的。每当独自散步时,我心里总是想着您,想着您那双在灰发下闪烁着仇恨光芒的黑眼睛。然而,今天早晨我放心了,我隔壁房间的人搬走了,我的朋友克拉瑞丝可以住进来了……就睡在……怎么说呢?……就睡在我的枕边不远。从这时起,我心里就踏实了。回旅馆的路上,我就估摸会碰上您,正在按照自己的心意,按照自己独特的审美观,为我整理房间。所以我就放弃常规,没有去餐厅用餐,而是订了两份午餐,……一份儿给您的奴仆,另一份儿为他那位漂亮的女朋友。”

她现在听到他在说话了,她是怀着何等的恐惧心情啊!原来,德珀勒克早就知道自己在受监视了!不用说,这七八天来,她一直在受着他的捉弄,她的全部活动都在他的监控之下!

她惶恐不安地低声说道:

“您这是有意的,是吗?您离开巴黎是为了把我引走,对吗?”

“不错。”他说。

“可这都是为什么?为什么?”

“还用问吗,亲爱的朋友?”德珀勒克嘶哑地笑着说。

她从椅子上欠起身,直视着他,心里又涌起每来到他身边时都要想起的凶念。

她有勇气这样做,而且马上就要这样做了。只需一枪,这个可恶的脑袋就会四分五裂。

她慢慢把手伸进衬衫里,握住藏在怀中的手枪。

德珀勒克说道:

“等一等,亲爱的朋友……还来得及。请您先看看我刚收到的这封电报。”

她犹豫了。她不知道他又要玩弄什么伎俩。但他果真从衣袋里掏出一张蓝色的纸片。

“这关系您儿子的生死。”

“吉尔贝?”她惊恐地问。

“不错,吉尔贝……拿去看看吧。”

她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声,电报上写着:

星期二执行处决。

她向德珀勒克扑过去,一边叫道:

“这不是真的!您在骗我……为了吓唬我……噢!我知道您的鬼心眼……您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快说真话吧……不是星期二,是吗?还要再等两天呢!不,不,我告诉您,我们还有4天,甚至5天的时间可以救他,您快说实话呀!”

激动的情绪弄得她疲惫不堪,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嗓子里只能发出些咕噜声。

他盯了她片刻,然后自己倒了一杯香槟酒,一口饮下,接着在房间里踱了几个来回,最后停在她身边,说道:

“请你听我说,克拉瑞丝……”

他居然对她称呼“你”,这种放肆的口吻气得她浑身发抖。她怒气冲冲地站起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我不允许您……我不允许您用这种语气同我讲话。这是对我的侮辱,我决不能容忍……嗅!流氓!……”

他耸了耸肩,说道:

“好了,我看您现在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我想,您对别人的帮助还一定抱有幻想。您是在指望普拉斯威尔,那个自命不凡的普拉斯威尔!您的坚强同盟……那您可是选错了人,我的朋友。您不知道吗,普拉斯威尔在运河事件中也受到牵连!虽然不是直接有关……也就是说他的名字并不在‘27人’名单上面。但名单上有他的一个朋友,前议员沃朗格拉德的名字。斯塔尼斯·沃朗格拉德也只不过是普拉斯威尔的一个傀儡,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动过这个可怜虫,原因我还不想说。我原来并不了解这些情况,今天早晨我突然收到一封揭发信,说有一批文件可以证明那位普拉斯威尔介入了运河事件。您知道是谁写来的这封信吗?不错,正是沃朗格拉德本人!沃朗格拉德钱袋困窘,想敲普拉斯威尔一笔,所以甘冒被揭露的危险,一心要跟我合作。这一来普拉斯威尔的日子就到了!哈哈!这一下,他好过了!……

我敢保证,他马上就要完蛋,这条老狗!娘的,从我讨厌他的第一天起,我就这样发过誓:噢,普拉斯威尔,老混蛋!你也会有这一天!……”

因为即将开始的新一轮报复,他高兴得眉飞色舞。他又接着说道:

“我说,克拉瑞丝……从他这条老狗那儿,您还想指望什么呢?除了他,还有谁呢?您还想抓住哪根草呢?噢,不说,我竟然忘记了……还有亚森·罗平先生呢!

还有格罗内尔和勒巴努先生!……说实话,您必须承认这几位先生实在不怎么高明,他们虽然英勇顽强,但也没能迫使我这个卑微小人放弃实现自己的计划。这就不能怪我了!这几个人自命不凡,自以为天下无敌,所以,他们碰上我这样一个无所畏惧的人,就全露馅儿了。他们干的蠢事一桩接一桩,还自以为在施行什么妙计把我打败呢!实在不过是一群rǔ臭未干的娃娃!不过,既然您对这个罗平还抱有幻想,还指望这个可怜虫来打败我,想要创造某种奇迹拯救无辜的吉尔贝,那么好吧,您就继续等着罗平吧!噢!罗平!我的上帝,她竟把一切都交给了罗平!她竟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罗平身上!可怜的罗平!等我来剥你的皮吧!你这个不堪一击的纸老虎!”

他拿起连接旅馆总机的电话,说道:

“我是129号房间,小姐。请您通知您办公室对面的那位先生上我这儿来……

喂?……对,小姐,就是头戴灰色软帽的那位先生。他立刻就来?……谢谢,小姐。”

他挂断电话,转身对克拉瑞丝说:

“您不用担心,这位先生办事谨慎高效。他的职业座右铭是:快速加谨慎。他早先是保安处的侦探,已经给我帮了不少忙。其中一个大忙就是,在您跟踪我时监视您的一切行动,自从您来到南方之后,他不再跟踪您,这是因为我派了他另外的任务。请进,亚可布。”

他亲自上前打开门。一个身材短小、留着棕色胡须的人走了进

来。

“亚可布,请向这位夫人简略地汇报一下您从星期三晚上以来的活动。从那天晚上说起,您在里昂车站把她送上我乘坐的开往南方的豪华列车以后,您就留在了月台上。自然,我只要您谈谈与这位夫人有关的、以及同我所交给您的任务有关的情况。”

亚可布先生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子,打开来,然后用朗读的口气念道:

“星期三晚。7时15分,里昂车站。我等候着格罗内尔先生和勒巴努先生。他们俩是同另外一位我不认识的先生一起来的。他想必是尼古尔先生。我花了10法郎,向车站一个搬运工借来一件工作服和一顶帽子,然后走上前去,对这几位先生说有一位太太让我转告他们,说她去蒙特一卡罗了。在那以后,我就打电话通知弗兰克林旅馆的那个仆人,凡是寄给旅馆老板和由老板向外转出的电,都务必过目,必要的话将它们扣留下来。

“星期四。蒙特一卡罗。三位先生查访了所有旅馆。

“星期五。快速游览了杜尔比、阿依角和马丹角。接到德珀勒克先生打来的电话,指示最好把那几位先生送到意大利去。可是,我叫弗兰克林旅馆的仆人打电报引他们去圣莱摩。

“星期六。圣莱摩。车站月台上。我又花了10法郎向使臣旅馆的门房借来一套制服。三位先生下车后,我迎上前去,声称一拉叫梅尔奇夫人的旅客让我转告他们说,她将前往热那亚,并将下榻大陆旅馆。几位先生犹豫不决,尼古尔先生打算下车,别人把他拉住了。火车开走了。我祝他们一路顺风。1小时之后,我登上一辆开回法国的列车,并在尼斯下车等候指令。”

亚可布先生把本子合起,说道:

“汇报完了。今天的活动要到今天晚上再作记录。”

“您现在就接着写,亚可布先生:‘中午,德珀勒克先生派我去售票处订购两张2点48分开往巴黎的卧铺票。车票用快信寄给德珀勒克先生,然后乘12点58分的人车去边境车站的范蒂密尔,整日对从那儿入境的旅客加以监视。假如尼古尔先生、格罗内尔先生和勒巴努先生一伙打算离开意大利,途经尼斯回巴黎,我则奉命打电报通知巴黎警察局,告知罗平一伙乘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请干香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瓶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