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瓶塞》

02、九减八术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罗平和他那伙人的多次冒险行动,都是他们不惧死亡、拼力奋斗与团体精神的体现。这表明他们大家都受到一个意志非凡的人的指挥。而这个人是如何贯彻他的意志的?哪些途径让他的意志得以实现,哪些人愿为他的意志去行动呢?这一切绝对是个世上难解之谜。

对人们来说,惟一能做的假设,就是这个看起来人数不多却十分精干的团体,是由来自不同国家、不同阶层的人员组成的,他们结成了临时性的行动小组,去执行一个他们并不认识的人的命令。一些了解内情的人,即罗平团体中最核心的人物在成员与头头之间充当联系人;这些人直接受命于罗平,是一些重要人物。

看来,吉尔贝和沃什勒就属于这类核心人物。因此,司法部门抓到他们决不留情。这次是当局破天荒第一次抓到罗平的同伙,而且是毋庸置疑的同案犯,人证物证俱在。如能证明是预谋杀人越货,而且仆人确系他们二人所杀,他们无疑要被送上断头台了。他们对此案掌握着一个确凿的证据那就是勒阿内尔临死前打来的求救电话:“救命啊!抓坏人……他们要杀人了!……”这个最后的绝望呼喊被两个人——电话值班员和他的同事听到了,二人确证无疑。警察局长正是得到求救信号才即刻率领手下一班人马赶赴玛丽一特列斯别墅的。

这次行动结果的严重性,罗平自然十分清楚。他向社会发动的激烈挑战,如今落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风水倒转了。事情与凶杀联在了一起(杀人,是他本人坚决反对的),不再是一次寻求刺激的盗窃活动。以往,每当他戏弄那些横征暴敛的财主和为所慾为的金融家之后,社会舆论总会报以一定的同情;而今,他已不能再进攻,而只能防守了,他要拯救自己两个弟兄的生命。

有一本他用来记述自己经历的笔记本,从那上面抄录下来的这段话,可以说明他当时的困惑:

“首先,毫无疑问,吉尔贝和沃什勒合伙欺骗了我。从表面上看,我们去昂吉安是为了盗窃玛丽一特列斯别墅,但实际上还暗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整个行动过程中,他们俩都是为这后一目的而行事的。他们在家具和壁橱内外找寻的正是这个水晶瓶塞。如果我要解破他们的秘密,先要弄清这个瓶塞的来历。无疑这个神秘的瓶塞是他们眼中的无价之宝,原因我不得而知……或许不仅仅是他们俩,因为昨天夜里,又有一个胆识过人的家伙闯入我的房间,再次偷走了这个瓶塞。”

这盗中之盗再次令罗平迷惑不解。

最费解的是两个问题:一是夜里进来的这位不速之客到底何许人也?吉尔贝是我的心腹加私人秘书,除了他,没有知道位于马昂大街的这个密室。可吉尔贝现已身陷囹圄,难道是吉尔贝招了供,把警察引来这里的?果真如此,警察为何不抓他罗平,而只仅仅拿走那个水晶瓶塞?

更令人奇怪的是:就算是有人撬门而入——尽管没有什么迹象证明这一点,可他又是如何进入他的卧室的?他昨晚并未改变多年养成的习惯,睡前把卧室的门上了锁,而且插上插销;门锁和插销都原封未动——这是明摆着的——而水晶瓶塞却不见了。罗平睡觉时向来保持敏感的听力和警觉,但这回竟没有发觉一点点响动!

他很清楚,寻找是徒劳的,这事有待其发展,否则是干着急。然而,他的计划已露破绽,有可能一败涂地,因此决定放弃马蒂昂大街旁的这套夹层套房,并决心不再返回。

此后,他开始着手与吉尔贝和沃什勒进行联络。

然而,一个新的棘手的难题在前面迎着他。罗平参与了这起案件的事,司法部门虽未拿到直接证据,但仍然决定将其纳入罗平系列案件之中,并将案件转到巴黎审理,而不是在塞纳——佤内处理。因此,司法部门将吉尔贝和沃什勒关进巴黎的撒恩台监狱。监狱和司法部门保持高度警惕,防止罗平与犯人私下联系。警察局采取了各种措施。严密防范,派经验丰富的警察日夜监视着吉尔贝和沃什勒,寸步不离,并且从不换人。

当时的亚森·罗平尚未晋升为保安处处长(那是他生死使命中的最高位置),所以无法在司法部里回旋自如地实施自己的计划。经过半个月的无效努力之后,他只好放弃了先前的打算,内心却十分恼火。他思索着:“万事开头难。眼前这件事如何下手呢?该怎么办呢?”

他想到,这水晶瓶塞的第一个主人德珀勒克,对瓶塞的价值一定了如指掌。还有一个问题:吉尔贝究竟是怎样摸清德珀勒克议员的起居和行动规律?他是如何监视德珀勒克议员的?又是谁把德珀勒克当晚的去向告诉他的呢?这些问题都不得而知。

玛丽列一特列斯别墅盗案发生之后,德珀勒克便搬到巴黎他的冬季寓所里去了。

他那座寓所位于拉马丁街心公园的左面,公园正对着维克多·雨果大街。

罗平装扮成一个退休老人,拄着手杖,在街上闲逛。他时而转到寓所附近,时而在街心公园或雨果大街边的长凳上休息。

从一开始他就发现一个情况:有两个人在监视议员的寓所。尽管这两个人穿着像是工人,但他们的举止足以说明他们的身份;只要德珀勒克议员一出门,他们就尾随而上。他回到家时,这两个人也总是紧跟在他身后,晚上寓所的灯光熄灭,他们也打道回府了。

罗平对这二人跟踪查访,搞清他们是保安处的侦探。

“嘿,”罗平心想,“这可是意外情况,他们难道怀疑起德珀勒克先生?”

在第四天黄昏,又有6个人加入这两人的活动。他们来到拉马丁街心公园的一个昏暗角落里窃窃私语。从其中一人的身材和举止上,罗平认出他就是赫赫有名的普拉斯威尔。这位昔日的律师、体育明星兼探险家,现今是总统府的大红人:近来由于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升任了警察局秘书长。

罗平忽然想起,两年以前,普拉斯威尔与德珀勒克议员曾在波旁宫广场搞过一场轰动一时的未遂决斗。谁也说不上究竟为何决斗。普拉斯威尔当天曾派了自己的证人前往,可是德珀勒克却临时变卦了。

在那之后不久,普拉斯威尔就当上了秘书长。

“怪……这可是件怪事……”罗平从远处观注着普拉斯威尔的一举一动,百思不解。

7点钟,跟随普拉斯威尔同来的一伙人,朝亨利——马丹大街那边去了。此刻,公馆右侧一座小花园的门打开了,德珀勒克转身走出来。两个监视他的侦探立即跟上去,尾随着他在泰布街登上了有轨电车。

这会比,普拉斯威尔快步穿过街心公园,按了按寓所的门铃。寓所和门房之间是一道栅栏门。门打开了。警察与守门女仆嘀咕一气之后,普拉斯威尔和他的一行人被领了进去。

“看来,这是一次秘密搜查。”罗平心想,“按照常规,这个搜查不应把我排除在外,这应是我的差事。”

这会儿,公馆的门还没关上。罗平便毅然跟了进去。跟过门房时,他用一种仿佛别人在等他的口气问:

“那些先生都进去了吗?”

“进去了,都去了书房。”

他的设想很简单:万一让人撞见,就佯称自己是来送东西的。其实什么借口都是多余的。他穿过空无一人的前厅和餐厅,从餐厅与书房之间玻璃门的反光上,可以看到普拉斯威尔和他五个手下的身影。

普拉斯威尔用万能钥匙打开了办公桌上的各个抽屉,拿出里面的文件逐一翻阅。

其他人则把一摞摞书从书架上取下,剥开书皮,看封皮里是否藏着东西。

“看样子他们在找一张纸……”罗平心想,“也许是一张钞票……”

普拉斯威尔忽然大声喊道:

“一帮蠢货!什么都没找到……”

但他还不善罢甘休,突然抓起从酒窖中取来的四瓶酒,一一拔掉瓶塞,仔细察看。

“嗬!他也对瓶塞感兴趣!”罗平自忖,“看来他们并不要找纸!把我也搞糊涂了。”

而后,普拉斯威尔又拿起其它零碎东西,一一仔细审视。

“这儿你们来过几次了?”

“去年一个冬天就来过6次。”有人答道。

“都仔细搜查过?”

“每个房间都没拉下,而且一查就是一个整天,恰巧他当时在外地参加竞选。”

“嗯……好的……”

他又问:

“现在他家里一个佣人也没有?”

“没有,他正准备雇呢。他去外面饭馆吃饭,守门女人为他顺便打扫房间,那个女人是我们的内线……”

搜查整整花了1个半小时,普拉斯威尔一伙人把每件东西都翻了个底儿朝天,然后又小心地物归原处。约莫9点钟时,跟踪德珀勒克的那两个侦探突然出现了。

“他回来了!”

“是步行吗?”

“是的。”

“咱们还弄得完吗?”

“没问题!”

普拉斯威尔一伙人又浏览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留下什么痕迹,于是从容不迫地离开了。

这伙人的离去令罗平进退两难。若是走,恐在出门时碰上德珀勒克;留下不走,很可能别想出去了。他注意到餐厅的窗子正朝街心公园,便决定留下来。这样做,可以就近观察德珀勒克,这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此外,德珀勒克可能刚刚吃过晚饭,不大可能就到餐厅里来。

他躲在餐厅里,准备一有情况就藏到玻璃门的帘后面。

外面传来开门声,有人进了书房,打开电灯。他从隐蔽处看出是德珀勒克。

寓所主人身材矮小,脖子短粗,络腮胡子略显灰白,而头顶几乎没有头发。他眼睛有毛病,所以总是戴着一副眼镜,外面再架上一副夹鼻镜。

罗平看到那是一张宽脑门、高颧骨、坚毅有力的脸。他的手臂浓毛密布,短短的罗圈腿,走起路来弓腰驼背,加上扭动的臀部,就像一只爬行动物。而他那满是皱纹和疙瘩,线条突出的额头,流露出一种焦虑不安的神色。

他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蛮荒的野兽气息。

罗平想起,在国会里,人们都把德珀勒克称为“森林里的汉子”。这不仅仅因为他喜好独来独往,也由于他那副相貌,他那身横粗的肌肉以及他的一举一动。

德珀勒克坐到办公桌前,从衣袋里取出一只烟斗,从一只烟罐里取出一包马里兰烟丝,装好烟斗,点燃后便抽了起来。然后,他就动手写信。

过了片刻,他停笔沉思,目光注意到办公桌上的某一角落。

他忽然拿起一只放邮票的小盒子,认真地察看,而后又注意到那些被普拉斯威尔动过又放回原处的零碎东西。他边看边用手摸,又弯下身去细细地端详,似乎只有他熟悉的某种细小变化使他察觉出了破绽。

后来,他按一下电铃。

一会儿,守门女人来了。

他问道:

“这里来过人?”

看到那个女人慾言又止的样子,他追问:

“说吧,克莱梦丝,这个盛邮票的盒子难道是你打开的?”

“不是我,先生。”

“这个盒子的盖子原来是用一窄纸条粘住的,可现在纸条被撕断了。”

“我发誓……”那女人分辩。

“你为什么要说谎呢?”他问,“既然我已答应过允许他们来搜查。”

“因为……”

“因为你想得到双份好处……那好!”

他递给她一张5o法郎的钞票,又问道:

“他们真的来过?”

“来过,先生。”

“还是春天来过的那伙人?”

“是的,还是那五个……还多了一个,都听他指挥。”

“是个高个儿?……头发是褐色?……”

“不错。”

罗平发觉德珀勒克的脸抖了一下。他又接着问道:

“还有别的吗?”

“后来又进来一个人就是找他们的……接着,就是刚才,那另

外的两个,就是老在寓所前面盯梢的那两个也来了。”

“他们都呆在这个书房里?”

“是的,先生。”

“就这样吧。”

那女人走了。德珀勒克又接着写起信来。过了片刻,他伸出胳膊,在桌子那头的一个白纸本上写了几个字符,并把那个小本子竖起来,似乎怕看不见它。

那上面写了几个数字。罗平认出是一道算数减法:

9-8=1

德珀勒克认真地念了一遍数学题。

“一点不错。”他大声地说。

然后,他又写了一封短信,信封上还写了地址。他把信同小本子放在一起,罗平认出上面写的是:

“警察局秘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2、九减八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瓶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