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住宅》

六 梅拉马尔家族的秘密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这次,让·德内里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至少是在表面上。没有发怒。没有诅咒。但是,他忍受了多么巨大的打击呀!

他看了看手表。

“七点钟。咱们去吃晚饭吧。瞧,那里有一家小酒店。八点钟,咱们开始行动。”

“为什么不立即行动?”贝舒问道。

他们在酒店角落里的一张饭桌旁坐下,周围是一些小职员和出租汽车司机。德内里斯回答警探队长道:

“为什么?因为我失去了线索。我盲目行动,想避开可能会受到的攻击。但是,已经太迟了。每次都使我更加被击败。我需要恢复体力,弄明白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个法热罗要让雷吉娜和阿尔莱特从自己家里出来?对这样一个人可能做的一切假设,都不能从根本上令我信服,使我放心。”

“你相信一小时以后会出现转机?……”

“永远应该给自己规定一个时间限制,贝舒。这会迫使你找到办法。”

简直可以说,德内里斯没有焦虑不安,因为他吃得津津有味,甚至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他的动作是神经质的,人家猜得到他思想上紧张不安。其实,他心里认为形势很严重。快到八点钟,正要离开小酒店的时候,他对范霍本说道:

“打电话了解女伯爵的情况。”

一分钟以后,范霍本从小酒店的电话间回来。

“没什么新情况,我派去服侍她的侍女对我这样说。她很好。她正吃晚饭。”

“咱们走吧。”

“到哪里去?”贝舒问道。

“我不知道。走吧。应该行动,贝舒,”德内里斯加重语气重复道。“尤其是当我想到她们两个正受这个家伙支配时。”

他们从蒙马特尔高地开始步行,朝着歌剧院广场走去,让·德内里斯用简短的句子发泄他的愤怒。

“这个安托万·法热罗是个厉害的对手!我定要叫他付出高昂的代价!当我们分散自己的精力时,他就采取行动,他……多么有毅力!他要干什么?他是谁?伯爵的一个朋友,就像被截获的那封信要让人相信的那样吗?或者是他的一个敌人?一个同谋还是一个敌手?不管怎样,他引那两个女士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她们曾经先后被劫持过……他叫她们一起出来,谋求什么?而且,阿尔莱特为什么瞒着我呢?”

他沉默了好长时间。他苦苦思索,时而顿足,时而推挤那些没有让路的行人。

贝舒突然对他说道:

“你知道我们在哪里吗?”

“知道。在协和广场桥。”

“因此,离于尔菲街不远了。”

“离于尔菲街和梅拉马尔公馆不远了,我知道。”

“怎么啦?”

德内里斯抓住警探队长的胳膊。

“贝舒,我们的这个案子不像平常那些案子有线索帮助我们去破案,没有指纹,没有人体测量数据,没有脚印……什么也没有……只能靠我们的智慧,更要靠直觉。正是这样,可以说是在我下意识的情况下,我的直觉指引我到那里去。一切都是在那里进行的,雷吉娜和阿尔莱特曾先后被带到那里。而且,我不由自主地回忆起那铺了石板的门厅,楼梯的二十五级踏步,客厅……”

他们沿着国民议会往前走。贝舒高声说道:

“不可能!得啦,那个人为什么要重复别人做过的事呢?而且在对他来说更加危险的条件下?”

“这正是使我疑惑不解的问题,贝舒!如果他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非要冒这个险的话,那么他的计划该是多么可怕!”

“人们是不能随便进入这个公馆的!”贝舒反驳道。

“你不要因此而烦恼,贝舒。我已经分别在白天和晚上彻底巡视过这座公馆,弗朗索瓦老头都没有发现。”

“但是安托万·法热罗呢?你认为他会怎样进去呢?尤其是他还领着两个女人?”

“有弗朗索瓦做同谋,当然是这样进去!”德内里斯冷笑道。

随着越来越靠近公馆,他加快了步伐,好像他看得越来越清楚,更加忧虑地想象着他应该面对的事件。

他避开于尔菲街,绕过公馆周围的那片房屋,来到紧挨着后门花园的那条僻静的街。在荒弃的独立小屋那边,有一个小门,阿尔莱特就是从那个门逃走的。德内里斯有开门的所有钥匙,开暗锁的,开保险插销的,贝舒看了大为吃惊。德内里斯打开了那个小门。花园展现在他们面前,在半明半暗中,隐约可见公馆的整个轮廓,没有一点亮光。所有的百叶窗大概全都关上了。

他们跟阿尔莱特一样,不过方向相反,沿着最黑暗的那排灌木丛前进,他们到了离房屋十步远的地方,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德内里斯的肩膀。

“唉!怎么了?!”他咕哝道,立即作出防卫的姿势。

“是我呀。”一个人的声音说道。

“你是谁?啊!范霍本……你要干什么?见鬼?”

“我的金刚钻……”

“你的金刚钻?”

“这一切使我相信你将发现它们。然而你得向我发誓……”

“让我安静点,”德内里斯嘟哝道,十分气愤地推开范霍本,范霍本跌倒在一堆东西上,“你就留在那里,你妨碍我们……呆在外面望风吧……”

“你得向我发誓……”

德内里斯和贝舒继续向前跑。客厅的百叶窗关了。他还是爬上窗前阳台,望了一眼,听了一下,又跳到地上。

“没有灯光。里面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什么也听不见。”

“那么我们扑空了?”

“你真蠢!”

一道矮门使地下室跟花园相通。德内利斯下了几级台阶,开了手电,穿过一个堆满花盆和箱子的大厅,小心翼翼地走进被一盏电灯照亮的门厅。那里没有人。他登上了主楼梯,吩咐贝舒不要出声。在楼梯平台对面,有一个客厅,右边有个几乎没有使用过的小客厅,他曾去搜索过,所以知道得很清楚。

他进了那小客厅,摸黑沿着两个房间共有的隔墙往前走,用一个充作钥匙的东西,打开了两扇平时关闭的门,没有发出任何吱嘎声。他知道,在那一边,有道帷幔遮住了那道门,帷幔有层衬布做里子,上面有几处破洞,给人提供了透过缝隙进行观察的好处所。

他们看见在镶木地板有脚在来来往往。但一切寂静无声。

德内里斯把手按在贝舒的肩膀上,好像通过跟他进行接触,要把自己的印象强加给他似的。

帷幔被穿堂风轻轻地吹动,他们等待着帷幔静止不动。他们把脸贴在帷幔上,观察屋内的动静。

他们突然目睹的场面,似乎并不需要他们冲进去战斗。阿尔莱特和雷吉娜并排坐在一个长沙发上,注视着一位高大的金发先生,他在客厅里从一头漫步到另一头。这正是他们在“小特里亚农”店铺里见到过的那个男人,与梅拉马尔先生通信的人。

三个年轻人中,没有一个人讲话。两位年轻女士并没有显出焦虑的样子,安托万·法热罗一点没有好外或者威胁的神态,也不令人讨厌。这三个人似乎更像是在等待。他们倾听着。他们的眼睛经常转向那道朝着楼梯平台的门,安托万·法热罗甚至打开那门,侧耳细听。

“您一点也不担心吗?”雷吉娜问他道。

“一点也不担心。”他宣称道。

阿尔莱特补充说道:

“甚至我不需要您再三请求,就作出了正式的承诺。您肯定那仆人听得见铃声吗?”

“他当然听得见我们的呼唤。而且,他的妻子跟他在院子里会合,我让那些门都敞开着呢。”

德内里斯紧抓着贝舒的肩膀。他们自问,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阿尔莱特和雷吉娜被一个来访者所吸引,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安托万·法热罗来坐在年轻一些的那位姑娘身旁,他俩窃窃私语,谈得很起劲。在他俩肯定有某种亲密关系。他显得十分殷勤,有点过分贴近地俯身向着她,而她并不表示不满。但是,他俩突然分开了。法热罗站了起来。院子里的铃声接连响了两次。隔了短暂的间歇,又响了两次铃。

“这是信号。”法热罗说道,匆匆向楼梯平台走去。

一分钟过去了。传来交谈的声音。接着,法热罗陪着一个女人回来了,德内里斯和贝舒马上认出她是德·梅拉马尔女伯爵。

贝舒的肩膀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紧压着,使他忍住了没出声。女伯爵的出现使贝舒和德内里斯十分惊诧。德内里斯什么都预计到了,就是没料到她会离开隐藏处,来参加由对手召集的会议。

她脸色苍白,气喘吁吁,手有点发抖。她焦虑地看着客厅,自从悲剧发生的那天起,她就没有回来过;看着这两个女人,她们可怕的证词迫使她逃走,更使她哥哥遭殃。接着,她对男伴说道:

“感谢您的忠诚,安托万。我接受,作为纪念我俩从前的友谊……但是没有奢望。”

“要有信心,吉尔贝特,”他说道,“您已经看到,我有办法找到您。”

“怎么找到的?”

“通过马佐尔小姐,我曾去她家见她,并争取她在这场官司中站到您这方面来。在我的坚持下,她询问雷吉娜·奥布里,因为范霍本把您躲藏的地方告诉了雷吉娜。是阿尔莱特·马佐尔今天早上以我的名义打电话给您,恳请您来这里的。”

吉尔贝特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说道:

“我是偷偷地来到这里,安托万,瞒着那个至今保护我的人,我曾向他保证,做任何事都要告诉他。您认识他吗?”

“是让·德内里斯吗?是的,根据阿尔莱特·马佐尔对我说的,她也对于瞒着他行动感到遗憾。但是,非得这样做不可。我不信任任何人。”

“您不应该不信任这个人,安托万。”

“尤其不应该信任他。我刚才在一个女商贩那里见到他了,您哥哥被盗的物品在那个女商贩手里,我找了她好几个星期。他和贝舒、范霍本都在那里,我感到他满怀敌意与怀疑逼视着我。他甚至想跟踪我。他有什么企图?”

“他可能帮助您……”

“绝对不可能!同这种来历不明的冒险家……同这个狡诈可疑的唐璜①,这个把你们三个都控制在手心里的人合作吗?不,不,不。而且我和他的目的不同。我的目的是确定事实,而他的目的是顺便骗取金刚钻。”

①西方文学作品中风流浪子的象征。——译注

“您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我觉得他的用意很清楚。而且,根据我所得到的特殊情报,这也是贝舒和范霍本对他的看法。”

“这看法是错误的。”阿尔莱特断言道。

“也许是错的,而我却当它是正确的来行事。”

德内里斯专心地听着。那个人对他的仇恨,他已经感觉出是出于本能而又强烈的。特别是因为德内里斯不能不承认那个人脸上的诚恳的神情,与真诚的忠心,便更加憎恨他。在吉尔贝特和他之间,过去曾有过什么关系?他曾经爱过她吗?而现在,他用什么办法博得阿尔莱特的同情,并使她俯首贴耳呢?

德·梅拉马尔女伯爵相当长时间保持沉默。她最后终于喃喃地说道:

“我该做些什么呢?”

他指了指阿尔莱特和雷吉娜。

“说服她们这两个控告你们的人。凭着我的信念,我能够使她们对自己的观点产生怀疑,准备好了这次会见。只有您才能够使我的工作全部完成。”

“怎么做?”

“通过讲话去做。在这宗令人难以理解的案件中,有些事实使它变得更加难以理解,然而法院却要依靠那些事实去作出无情的判决。……讲讲您所知道的情况。”

“我一无所知。”

“您知道某些事情……您兄妹俩是无辜的,您知道那些不能替您俩辩解的理由。”

她十分为难地说道:

“所有的辩解都是没有用的。”

“但是,我不要求您作自我辩解,吉尔贝特,”他以热情的语气大声说道。“我只请您讲讲那迫使您不作自我辩解的理由。对于今天的事,一个字也不讲。就这样吧。您的思想状态,吉尔贝特,您的灵魂深处的东西,所有让·德内里斯徒然无益地问过您的那些事情……所有这些事情我都猜得到,我也了解;吉尔贝特,既然我在这里生活在您身边,在这公馆的深处,梅拉马尔家族的秘密,我大概也渐渐地知道了;所有这些事情我本来可以解释,但是吉尔贝特,您有责任说出来,因为只有您说的话才能够说服阿尔莱特·马佐尔和雷吉娜·奥布里。”

她的双肘撑在双膝上,双手抱着头,小声说道:

“有什么用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六 梅拉马尔家族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住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