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住宅》

八 马丹父女纵火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阿尔莱特跟她母亲长得很像。马佐尔太太尽管饱经风霜,脸上的轮廓和神态使人相信,她年轻的时候要比女儿更漂亮。为了抚养三个女儿,为了忘记两个大女儿的行为给她造成的悲伤,她拼命工作,还搞古代花边的修补,干得很出色,使她能够维持温饱的生活。

德内里斯走进了那个明亮清洁小套房,问道:

“您认为她不会马上回来吧?”

“我不太知道。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阿尔莱特几乎不告诉我她所做的事。她总是害怕我担心,所有有关她的谣传都使她痛心。然而,她对我说要去看望一个生病的时装模特儿,那个姑娘今天早上来信请求她照顾。您知道阿尔莱特的心地有多好,她很关心自己的同事!”

“那么,这个姑娘住在哪里?”

“我不知道她的地址。”

“可惜!我是多么高兴同阿尔莱特聊天啊!”

“但是,这很容易。她是把这封信同废纸一起扔进字纸篓的,恰好我还没有把它们焚烧……瞧……应该是这个。是的。我记起来了。塞西尔·埃吕安……住在勒瓦鲁瓦—佩雷,库尔西大道十四号。阿尔莱特大约四点钟到达那里。”

“她也许是去找法热罗先生了吧?”

“你这是什么想法?!阿尔莱特不喜欢跟一位先生一起出去。况且,法热罗先生经常来这里。”

“啊!他经常来?”德内里斯问道,声音颤抖。

“几乎每天傍晚都来。他俩谈论阿尔莱特非常感兴趣的事情,您知道……嫁妆基金会……法热罗给她捐赠大笔资金。于是,他俩做帐……订计划。”

“那么,他很有钱了,法热罗先生?”

“很有钱。”

马佐尔太太讲得非常自然。很明显,她的女儿为了不让她担心,没有把梅拉马尔案件告诉她。德内里斯又说道:

“有钱又讨人喜欢。”

“很讨人喜欢,”马佐尔太太肯定地说道。“他非常关心我们。”

“他们会结婚吧……”德内里斯说道,做出微笑的样子。

“哎呀!德内里斯先生,别嘲笑我们吧。阿尔莱特可高攀不起……”

“谁知道呢?!”

“不会的,不会的。首先,阿尔莱特不总是喜欢跟他在一起。她变了很多,我的小阿尔莱特,经历了这些事件之后,的确变了。她更加敏感,有点古怪。您知道她跟雷吉娜·奥布里闹翻了吗?”

“真的吗?”德内里斯高声问道。

“真的。没有什么理由,至少她没有告诉我那些理由。”

德内里斯对她俩失和感到大吃一惊。究竟出了什么事呀?

德内里斯和马佐尔太太又交谈了几句就离开了。他急于要行动,因为到阿尔莱特赴约的地点找她为时尚早,他就叫小汽车开到雷吉娜·奥布里家附近。她正要出门,于是急匆匆地回答他提出的问题:

“说是我跟阿尔莱特闹翻了?确实不是的。是她跟我闹翻了。”

“发生了什么事?”

“一天傍晚,我去看她。安托万·法热罗,即德·梅拉马尔兄妹的朋友,也在那里。大家聊起天来。有两三次,阿尔莱特对我很不友好。于是,我只好莫名其妙地离开了。”

“没有别的事情?”

“没有。只有一件事你要小心,德内里斯,如果你对阿尔莱特有点依恋的话,就要提防法热罗。他一副大献殷勤的样子,而阿尔莱特对一切都无所谓。再见,让。”

德内里斯回想着,以便弄清把阿尔莱特和法热罗连在一起的联系。他突然醒悟了。他发现法热罗哄骗那个姑娘,也同时发现了阿尔莱特在德内里斯自己的心中占据了重要地位。

法热罗毫无疑问在追求并爱上了阿尔莱特,她是否也爱法热罗呢?这问题令人痛苦。德内里斯觉得,只要提一提这个问题,都是对阿尔莱特最残忍难堪的侮辱,也是对他的不能容忍的凌辱。

这个问题的突然出现引起了他的感情冲动,维护他受伤的自尊一下子成了他的生活原则。

“现在是四点差一刻,”他想道,在离开那指定的地点有段距离的地方下了车。“她一个人来吗?法热罗会陪她来吗?”

库尔西大道是在勒瓦鲁瓦—佩雷新开辟的,在工人居民点之外,邻近塞纳河的空地中间,那里还有好几个小工厂和特殊设施。在两道长长的砖墙中间,展现着一条狭窄泥泞的小道,尽头可以见到在断了半截的栅栏上用沥青涂写的数字“14”。

几米长的露天过道两旁堆满了旧轮胎和废弃的汽车底盘,包围着一个栗木车床,一条外楼梯直通几间屋顶室,朝这面只有两个窗户。楼梯下面,一道门上写着“敲门再进”。

德内里斯没有敲门。说实话,他拿不定主意。在外面等阿尔莱特似乎合乎逻辑。此外有一种模糊不清的想法,渗入他心中,使他留在门外。他觉得这地方如此古怪,一个生病的姑娘竟然住在这孤立车库上面的一个屋顶室也是件怪事。他忽然预感到有某个为阿尔莱特设下的圈套。他回想起牵涉这个案件的险恶匪帮,他们频频出击,迅速得令人难以置信。午后不久,他们企图贿赂市议员并将他暗杀。两小时以后,针对阿尔莱特的阴谋,又引诱她落入圈套中。洛朗丝·马丹,特里亚农大妈和瘸腿老人是执行者。安托万·法热罗是头子。

这一切如此强烈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马上打消疑虑,只想到那些帮凶就在这里,既然里面没有传出任何声音,他断定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进入屋内,亲自查看。

他试图很轻地开门。那门上了锁,这证实了他的判断:里面没有人。

他根本不顾可能进行战斗的危险,大胆地用撬锁钩撬开了锁,那锁的机械结构并不复杂,他把身体靠在一块门扇上,探头张望。的确没有人。只有些工具、零件。几杯汽油罐紧挨着排列成行。总之,这是个修理车间,似乎弃置不用了,改作汽油堆栈。

他把门更推开了一些,双肩伸了进去,再往前推。他突然感到胸口被猛地一击。那是一只固定在隔板上的金属手臂,由弹簧推动。当门扇张开到某个位置时,它就非常凶猛地击过去。

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德内里斯透不过气来,摇摇晃晃,因此失去了抵抗能力。这对于埋伏在汽油罐后面守候他的对手来说,已经足够了。尽管他们只是两个女人和一个老人,却能够从容不迫地把他的手脚捆绑起来,塞住他的嘴巴,让他靠着一个铁制钳桌坐着,把他结结实实地绑在那钳桌脚上。

德内里斯的推测没有错;他们已经布置好了一个捕捉阿尔莱特的陷阱,而他第一个冒失地自投罗网。他认出了特里亚农大妈和洛朗丝·马丹。至于那个老人,他并不跛行,但不必留心观察,就能看出他的右腿有点弯曲,他有时要强调右腿的弯曲,为的是让人相信他经常跛行。他就是杀死市议员的凶手。

这三个帮凶没表现出任何兴奋的样子。人们猜得到他们习惯于干坏事;避开德内里斯突然进攻,对于他们来说,该是很自然的事件,并不认为是重大的胜利。

特里亚农大妈俯身向着德内里斯,然后又回到洛朗丝·马丹身旁。她俩交谈起来,德内里斯只听到只言片语。

“你真的认为这是那个家伙?”

“是的,正是那个家伙,他到我的店里对我纠缠不休。”

“那么,他是让·德内里斯了,”洛朗丝·马丹低声说道,“那个威胁着我们的危险人物。他可能曾跟贝舒一起站在拉法耶特街的人行道上。幸好我们保持警惕,我听见他的脚步声靠近了。肯定他跟那个小马佐尔有约会!”

“你想拿他怎么办?”女商贩低声说道,知道德内里斯能够听见她说的话。

“这不用商量,”洛朗丝暗哑地说道。

“嗯?”

“当然啰!活该他倒霉。”

两个女人互相望着。洛朗丝满脸执拗的神情,阴森不让步。她补充道:

“他为什么要干预我们的事呢?首先到你的店铺里……然后在拉法耶特街……后来,在这里……真的,他对我们知道得太多,并且要出卖我们。你问问爸爸吧。”

不必问被洛朗丝·马丹称作爸爸的人有什么看法。那最可怕的决定只要看看这个高龄老头就知道了。他面容呆板,眼光无神,因年老而皮肤干燥,是个债世之徒。德内里斯看见了他的所作所为,开始做最坏的准备,估计“爸爸”就要处死他,就像冷酷无情地枪杀勒库尔瑟先生那样。

女商贩办事踌躇,还在低声嘀咕。洛朗丝不耐烦,粗暴地说道:

“你够愚蠢的了!你总是主张采用不彻底的办法。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和他不共戴天。”

“我们可以把他关起来嘛。”

“你疯了。对这样一个人!”

“那么?……怎么办?……”

“当然就像对付那个丫头一样。”

洛朗丝侧耳细听,然后从隔板上的一个洞往外看。

“她来了……在小道尽头……现在各就各位。嗯?”

三个人一言不发。德内里斯从正面看他们,觉得他们的样子格外相似,尤其是那果断的神情。这显然是些乐于作姦犯科的人,惯于出坏点子、亲自动手的家伙。德内里斯一点也不怀疑;这两个女人是姐妹俩,那老人就是她们的父亲。他特别令被俘者感到害怕。他没有一点真正活人的样子,更确切地说,他过的是不由自主的机械似的生活,表现为动作是预先被定好的。老脸瘦削,满是皱纹。既无恶意,也不凶残。简直可以说,他是一块粗雕的石头。

这时有人敲门了,就像门上告示所要求的那样。

洛朗丝挨着门窥伺后开了门,让女来访者留在门外面,用高兴与感激的语气说道:

“马佐尔小姐,对吗?你真好,亲自来了!我的女儿在上面,病得很厉害。你上去吧……她见到你该会多么高兴呀!两年前,你跟她在同一家时装公司——‘吕西安娜·乌达尔’那里工作。你不记得吗?啊!她却没有忘记你!”

阿尔莱特的回答完全听不清楚。她的声音清脆娇嫩,丝毫没有流露出恐惧的情绪。

洛朗丝·马丹出来领她上楼。女商贩在屋内喊道:

“要我来陪你吗?”

“不必,”洛朗丝说道,话中的含义是:“我不需要任何人……我有足够的能力干这事。”

人们听见上楼梯的脚步声。每一级踏步都意味着阿尔莱特要接近危险,接近死亡。

德内里斯却没有感到更害怕。那些人还没有杀死他,这首先表明罪恶计划的执行要推迟,而任何暂缓都会带来一点希望。

天花板上面传来顿足声,然后突然是一声令人心碎的叫喊……接着是别的喊声,声音越来越微弱。随后是寂静无声。搏斗的时间不长。德内里斯心想,阿尔莱特一定跟他一样,手脚被捆绑,嘴巴里塞了东西。他自语道:“可怜的小姑娘!”

过了一会儿,楼梯上又响起踢踢沓沓的脚步声,随后洛朗丝进屋了。

“干完了,”她宣布,“轻而易举,她几乎当即就昏过去了。”

“太好了,”女商贩说道,“如果她不立即苏醒,那就太好了。最好她到最后时刻才发觉。”

德内里斯浑身打颤。没有什么句子可以更清楚地说明匪徒们所预料的结局与姑娘可能遭受的痛苦。他预测得如此准确,服饰脂粉女商贩突然表示的不满立即证实了他的预测。

“用不着非得让她受痛苦,这个姑娘!为什么不马上解决她?爸爸,这不是你的意思吧?”

洛朗丝不慌不忙地拿出一截绳子。

“这很容易。你只要把这套在她的脖子周围就行了……除非你更喜欢在喉咙上割一刀,”她建议道,同时递给女商贩一把小匕首。“我呢,我可不干这事。人冷静时可干不了这事。”

特里亚农大妈不再吭声,直到他们三个人离开,他们都一言不发。事不宜迟,因为阿尔莱特在上面处于虚弱无力的状态,“爸爸”(正如她俩称呼的)继续干他的活,要把可怕的威胁付诸实践,德内里斯面对的现实是严酷与极可怕的。

在这个车间的周围,老头已经摆放好了两排汽油罐,全都装满汽油,不是亲眼看见就难以知道他花费了多大的力气。他打开几个汽油罐的塞子,把汽油浇在隔板与镶木地板上,只空出三米长的与门口相连的一块,没有浇汽油。他就这样留下一条通往车间中央的通道,把其余的汽油罐码成堆。

他在一个汽油罐里,浸泡由洛朗丝·马丹拿给他的长绳。他们两人把那绳子沿着通道的边缘摆放好。老人把绳子的一头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八 马丹父女纵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住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