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白牡丹》

间谍活动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等他们一行人到达女子精神病医院的时候,时间已是晚上8点钟了。

医院里噪杂不堪,十分不宁静。身穿洁白制服的护士小姐们,拥挤在各个角落中,低声谈论著。

蒙杰院长在院长办公室里等待着塞茜尔女伯爵,他急得如坐针毡,只能不停地在地上团团转。一看见他们三个人来了,便迎上去焦急地说:

“塞茜尔女伯爵,你终于来了!这两位先生……”

艾尼亮出他佩带的警员徽章,立即回答他说:

“我是刑警组的组长,我叫路诺宛,这位是我的部下——杜兰,我们二人奉上级的指示秘密进行调查工作,因此没有乘警车来,而是坐便车来的。请您把案件发生的详细过程对我说一遍。”

“哦,好吧!15年来,我都是这儿的院长,可是这种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失踪案却从未遇上过。”

“院长先生,我希望您把这件案子从头说起!”

塞酋尔的心中焦虑不安,她忍不住催促院长道。

“事情就像我打电话告诉你的一样,自由活动时间一结束,茜莫小姐就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自由活动时间每天都是从几点开始,几点结束?”

罗宾不紧不慢地问。

“按照规定,是到午后5点钟就结束了,但是今天天气挺不错,往常像这样的日子,大多会多待一刻钟的时间。而后大家就到餐厅集中,一块儿吃餐饭。但是,酋莫说,她忘记带手绢了,于是她就从餐厅走出去了。从那以后,没有人再见过她。”

“那时大概是几点?”

“大概是6点15分左右吧。佛勒伯瓦护士跑来告诉我说,茜莫小姐一直没回餐厅就餐,于是,我和护士小姐就跑到茜莫的房间里找她,但是没找到。

“房间里没有别人了吗?”

“对,没有别人……而且房间里面收拾得干净、整洁。于是,我们就为她担起忧来,怕她出意外。

“通常情况下,房间里的钥匙是由护士长格雷哥亚保管着的。我向她要了钥匙,跑遍了整个医院的每一个房间,但是都没有发现茜莫小姐的影子。

“我们甚至把壁橱、地下存储间、仓库中的空盒子都细细地搜查了一遍,但都是徒劳。我真不明白,她是怎样一下子从我们的眼前消失的。”

“除了大门和后门以外,运输粮食、煤炭的入口处上锁了吗?”

“每天,到了午后6点钟,正门和后门都会被锁得牢牢的,运送粮食、煤炭的小门也同样会上锁。

“负责上锁的是这儿的杂务员惠克曼,他经常随身携带钥匙。这个老头儿从医院始创以来,就一直在这里工作,他是一个耿直、诚恳的人。”

“难道医院里再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作藏身之地了吗?”

“绝对不会有了!”

博士下了断语。

“啊!原来,我妹妹茜莫是自己从这儿逃走的!”

塞茜尔女伯爵伤痛慾绝,她无望地捂住了泪眼。

“可是,这儿没有路可以跑出去啊,实在是不可思议!”

蒙杰博士自言自语道。

“当时,她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

艾尼问道。

“和住在这儿的其他病人穿的衣服一样,嗯……一件灰白衬衣,胸口上面刺绣着一个名字的首字母,那是病者的辨别记号。”

院长把脑袋姐向塞茜尔女伯爵那一边,对她说:

“女伯爵,你把你妹妹送到这家医院的那一天,茜莫小姐身穿的那件外衣至今还在衣橱里放着。据说等她出院的时候,你再要她穿的,是吗?”

塞茜尔听了院长的一席话,又不禁流下了热泪。

蒙杰博士带着他们三个人到医院四处进行搜查,确实是无懈可击,找不到一点漏洞。

但他们一行人来到厨房附近时,(那儿有一个运输物品的小门)罗宾停下来认真审视一番。突然之间,他一使劲儿,小门就应声被撞开了。

“哎呀!”

院长大叫一声。

“难道是惠克曼忘了锁门?这实在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哦,这不怪他。因为门上锁太陈旧了,所以任何人稍稍用点劲儿,就可以一下子撞开的。”

“那么,我妹妹就是从这个小门里跑掉的喽?”

“我想不会的,女孩的力气不足以把一扇门撞开。很有可能是有人从外面破门而入,然后把你妹妹掳走了。

“而且蒙杰院长也说过茜莫小姐不久就可以出院回家了,她自己清楚地知道这件事。所以,照常理来说,她自己逃走的机率不大。即便是跑掉,她又要上什么地方去呢?她身边没有带着衣物,而且身上1分钱也没有带着。”

大家互相对视、默默无语,各自陷入了沉思之中,希望能想到一些预料不到的情况,哪怕是一点点线索也好,这对于他们解开茜莫失踪之谜也是有帮助的。

“院长先生,能让我看看目前在这间医院里工作的大夫名单吗?”

“当然可以,没问题!就是这本,上面全都有!”

罗宾看了看蒙杰院长递上去的医生花名册,说道:

“这里面有一个不寻常的名字,叫做拉思若·扎克利,他是法国人吗?”

“不是。他是匈牙利人,今年40岁了,毕业于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精神病理科,他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医生。”

“哦?匈牙利人吗?”

罗宾突然回忆起了,那天夜里,在哥雷休夫人举办的宴会上,借机与自己搭讪的褐发女子,还有那两个劫持自己的蒙面汉子,他们的法语中夹杂着匈牙利地方的口音。

“他在这儿工作了很长时间了吗?”

“不,只不过半年时间而已。他是我的老朋友布莱市医院院长梅那德博士推荐而来的。茜莫小姐在里昂的红十字医院做过手术之后,曾在梅那德博士的医院里疗养过好长一段日子呢。”

这些事情,罗宾早就从院长办公室里的病历卡上看过了。

“这位拉思若·扎克利医生难道有什么嫌疑吗?”

院长略微惶恐地问。

“哦,不;没有。只不过,他的名字不常见,所以我才打听一下,想不到他是匈牙利人。好了,谢谢!”

罗宾假装不在意地将医生花名册又交还给蒙杰院长。

“请您转告医院的所有医护人员,就说茜莫小姐已经在她的姐姐塞茜尔女伯爵的家里了。我们警方会及早展开调查、搜寻她的踪迹,请你们不必为她担心!”

“好的,太感谢你们了。”

虽然嘴上镇定自若,但蒙杰院长的神态还是有些惶恐。

他们三个人向蒙杰院长辞行,然后离开了医院。

“老大,你是不是认为扎克利有嫌疑,是不是呀?”

艾尼边开着车,边询问道。

“是的。劫持过我的那两个蒙面汉子,说的是夹杂着德国腔的法语,而且那个神秘的褐发女子也是匈牙利人。匈牙利籍的扎克利是从你妹妹茜莫那里调查有关你的秘密的。”

“什么……”

塞茜尔吓得面无人色,她紧紧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茜莫的病情已经大大好转了,只不过间或精神紊乱一回。

“当她的精神疾病发作的时候,可能会在不知不觉当中把心中的秘密一字不漏地说给别人。这种现象在每一个精神病患者身上都会发生,无一例外。”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茜莫把我的秘密告诉了别人?”

“而且,可能告诉过扎克利。”

“可能吗?老大。”

“可能。茜莫小姐的主治大夫正是扎克利大夫,他每天都会为茜莫检查诊断。当她有时候精神病发作时,最有可能把心里的话和盘托出,讲给扎克利!”

“会是些什么秘密呢?”

“就是那些艾尼急于得到的藏着玄机的黄色信封。”

塞茜尔慾语还休。

“塞茜尔,我觉得,你似乎对我隐瞒了许多的事情。我并没有别的什么企图,只是想帮助你脱离困境,把你从那些歹徒身边救回来。所以,请你务必要信任我!

“我是个怪盗不假,但是我还是一名绅士,我不能对一个柔弱女子在险境中苦苦挣扎而无动于衷,所以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尽量对我说出来,我们大家好商计一下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罗宾温和地把手搭在塞茜尔女伯爵的肩头上,诚恳地说道。

罗宾一席话中满含着的关怀与诚恳使塞茜尔深受触动。

她抬起泪水涟涟的双眸,满含着感动与信任望着罗宾。

“艾尼,你要尽点心思,去调查一下拉思若·扎克利的活动和来历。还有,你要千万多加小心!行动的时候,绝对不能让别人发觉你在跟踪他。”

“不过,问题是——扎克利医生住在什么地方呢?”

“我现在告诉你地址——1872年6月8日,他在布达佩斯出生,现在他居住在巴黎市八区。梅茜路街18号。”

“稍等片刻,我要把这些资料记录下来……老大,你怎么知道?”

“刚才,院长不是把一本大夫花名册借给我看吗?”

“你只不过是略微翻了一下,怎么能记住呢?”

“如果连这些都记不住,你这个私人侦探所不就要砸了吗?”

“哈哈!哈!真惭愧,惭愧!你竟然如此厉害。以后每天我都去跟踪他,然后再把情况报告给你。”

“对了!从明天开始,我要离开巴黎一段时间。”

“到哪儿去?”

塞茜尔赶忙问。

“哦,只不过一阵子,不会时间太长的。我会在旅馆打电话与你联系的。”

“老大,你要去什么地方?”

“里昂。”

罗宾一路风尘,赶到了里昂,住到了莱茵旅店。

里昂位于法国东南地区,是法国的三大都市之一。

罗宾住在这里的原因,是他回忆起了在精神病医院里查看的茜莫小姐的病历卡,上面写着:

1912年3月16日的夜里,茜莫小姐在里昂附近的比鲁齐·杰尔城堡自

杀未遂,而后被人救起。

所以,如果知道了茜莫小姐自杀的目的是什么,也许就可以明白她为什么从医院里失踪了。

罗宾一刻也不敢耽误,马不停蹄地拜访当地的挪瓦立斯大报社,请他们帮助查找1912年的报刊。

时间不长,罗宾就从那一年3月门日的报纸上明白了整个事件的详细经过。

——杰尔城堡惨案——

昨天晚上(3月16日)在安定、祥和的比鲁齐市,发生了一场让人大吃一惊的悲剧。

位于莱茵河岸的米尔城堡中,与姐姐塞茜尔·玛利斯女伯爵相依为命的茜莫小姐(18岁),准备饮弹自尽,子弹穿过了头颅。

尽管她的病情十分严重,但是在耶汉·路尼兰医生高超医术的医治之下,她才勉勉强强地得以性命无忧。随后,她又转院迁至红十字医院疗养、治疗。

关于茜莫小姐之所以自杀的真正动机,医院和城堡双方都没有明确表示。

茜莫小姐的亲姐姐塞茜尔女伯爵每天茶不思,饭不想,衣不解带地守护在茜莫小姐的病床之前,不断地向上帝祈求神佑茜莫。

在这一骇人听闻的意外的摧残之下,塞茜尔女伯爵伤痛慾绝,终日里泪流满面,看上去心枯力竭、憔悴不堪。女伯爵既无父母双亲、又无至亲,与茜莫小姐相依为命,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实在是不亚于五雷轰顶,她几乎要垮了。

茜莫小姐今年18岁,生性温顺娴淑,她和姐姐塞茜尔女伯爵都热心慈善、公益事业,为那些孤儿和无依无靠的老人们,做出了许多贡献。

这一双如天使一般善良、美丽的姐妹突然之间遭受这个意外,使比鲁齐市的人们颇为震动,他们在医院大门前面集合,共同为茜莫小姐的生命忧心忡忡。伤心不已的老人们甚至跪落尘埃,垂着头默默地祈求上帝保佑茜莫。

为什么这个天真圣洁的花季少女企图一死了之?本报社虽然竭尽全力穷追不舍,但最终仍解不开这一个令人费解的谜。

“在以前,这个地区从来没有发生过少女饮弹自尽的案件。是不是这其中隐含着他人暗施毒手的成分呢?亦或是茜莫小姐因为精神失常才想自尽的?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则引起巨大轰动的新闻,只在17号的报纸上报道了一次,之后便音讯全无,再也没有追踪报道过。难道是塞茜尔女伯爵为了家族的清誉和声望,对报纸横加阻挡吗?

“总之,茜莫小姐为什么一下子就从医院里消失了呢?”

罗宾回忆起了这家医院里有个匈牙利籍的大夫,名叫扎克利,而且前几日绑架、监禁他的那两个蒙面人,以及击毙侦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间谍活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白牡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