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白牡丹》

巴尔干的炸葯库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为了筹备搬迁事宜,他们花费了一些时间。等到塞茜尔与茜莫搬进杰尔城堡,那已经是两个星期以后的事情了。

当然,随行的还有罗宾、艾尼和塞茜尔的老仆人。

城堡的看守人伏江老夫妇十分热情地为他们接风洗尘。

塞茜尔拉着茜莫的小手,仿佛一对充满幻想与好奇的小女孩儿,打量、抚摩着古堡里的一草一木。

这里是她们姐妹出生、成长的摇篮。今天仿佛恍然又见到了父亲浓密的胡须、威严的脸庞,还有温顺柔美的母亲,儿时的记忆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

茜莫也高兴极了,她的情绪十分良好,记忆力仿佛正在复原。

当她看见那古老的安乐椅和华丽的壁橱的时候,她的脸上喜出望外,刹时笑容灿烂,尤其是当她瞅见了墙上悬挂着的“顾特兰”甲胄时,她的大眼睛里闪动着惊喜的光芒,迷人极了!

“茜莫,这就是你从小就一直钟爱的甲胄。而且,这个甲胄的名字“顾特兰”,还是你亲自为它命名的,这些往事,你还记在心里吗?”

茜莫垂下头,陷入沉思之中,仿佛正在记忆的长河中努力追忆什么事情似的。但是,可喜的是,茜莫的眼神已经比从前灵活、机敏多了。

那天夜里,罗宾对塞茜尔说道:

“自从我们搬到这儿居住以后,茜莫活泼了许多,特别是当她盯着“顾特兰’的时候,她的眼神根本不像有病的样子。”

“也许是她从小就对‘顾特兰’甲胄爱不释手的缘故吧,所以精神状态才这么稳定。

“而且,她还兴高采烈地跟我讲关于‘顾特兰’甲胄的事情,她说父亲那时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的手去触摸甲胄的脸部。可是,在以前,每次我到医院里看望她,她总是不说话,一直笑着。”

“也许是她十分喜欢那副甲胄吧。”

“然而,好像我妹妹只能回忆起来与“顾特兰’有关的事,别的事情仿佛还是没什么印象。”

塞茜尔低声说道。

“这必须耗费大量的时间,我相信惟有你才能使茜莫的病情好转。现在,茜莫的心灵正在休眠,只有你无私的爱才能将她从噩梦中唤醒。”

罗宾温文尔雅地对塞茜尔说。

第二天,罗宾领着艾尼和伏江老人开始在古堡内外搜寻开来。

杰尔城堡已经有五百年的悠久历史了,所以部分墙壁已经坍塌,有的楼梯也破败不堪了,而且照一般情况看,往往在出人意料的地方,会有一个秘室什么的,所以搜索起来十分费力气。

首先,他们三个人将茜莫的房间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搜查,但是并没有发现信封的踪迹。从地下存储间到房顶,几乎翻了个底朝天,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宽敞的院子仿佛一座大丛林,除了有蔽日遮天的树木之外,还有涓涓的溪流,小溪沿着水道汇入了沼泽之中。

“从沼泽地涌出来的河,成了莱茵河的上游部分,而后又在里昂市的旁边与来自瑞思力莫湖的鲁河融到一处。”

伏江老人说道。

“这片水看上去很深。”

罗宾看着沼泽里深蓝色的水波对伏江老人说道。

“是的,水很深。天气晴朗的时候,沉没在水下的两艘大古船便可以看见,十分阴郁恐怖!”

“也许那是古代士兵驾驶的战船,也许是运送商品用的。”

“的确!还有可能它们是因为年代久远、残破不堪才沉了的。”

溪流上面横跨着一座新木桥。他们穿过桥去土丘上面寻找,依然没有发现可以用来藏东西的树洞或岩洞。

他们一行3人失望而归。

“咦?太怪了!”

伏江叫了一声。

只见遍地泥泞的地面上印着几个陌生人的脚印。

那些脚印绕了城堡一圈,延伸到木桥那里,然后又从石桥坍塌的地点折回外边。

显而易见,这定是泛奥地利党的密探潜入了城堡,企图偷走王子的情书。

“也许是拉思若·扎克利那个家伙!他从蒙顿地区的房子里悄悄跑到这里来了。他们还心有余念,所以这一段日子里,我们千万要多加小心!”

艾尼和伏江闻听此言,也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罗宾下定决心,从此不离开古堡半步,而且连搜查院落周围也已经没有必要了。

显而易见,那些黄色信件一定是藏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了。

而这个藏信之地确确实实只有茜莫一个人知晓,但是茜莫却又对往事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包括藏信的地方。

除了向上帝祈祷让茜莫早日复原之外,难道就别无他法吗?虽然茜莫的病况已经大大好转了,但到底什么时候她才能完好如初,这谁也说不准了。

“我是人尽皆知的怪盗罗宾。从前,不论多么扑朔迷离的案子都难不了我,更何况区区几个信封!”

那天夜里,罗宾正在三楼的房间里与艾厄商计此事,计划新的行动方案。

突然,伏江老人气喘吁吁地撞开了房门,叫道:

“坏了……坏了……茜莫……”

伏江用手紧紧压住心口,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茜莫怎么了?”

“她……她不见了!”

“啊?”

罗宾立即起身离座,一口气冲下楼梯,艾尼尾随而来。

罗宾和艾尼径直跑进塞茜尔的卧室。

只见塞茜尔面无人色地呆呆站着。一见罗宾来到,便软弱无力地倒在了罗宾宽广的怀抱里。

塞茜尔哭喊着:

“茜莫……茜莫……茜莫!”

“别哭!来,在沙发上坐会,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塞茜尔双目紧闭,极力让自己癫狂的情绪平静下来。

“刚才,……刚才,我们俩正在谈话的当儿,茜莫忽然站起身来,径直向门外走去。我觉得她可能去了洗手间,谁知道再也没有回来。我心里忐忑不安,立即跑到茜莫的卧室里寻找她,但是……那儿一个人影也没有。所以我就去找伏江老人,让他去请你们两个过来看一看情况。”

罗宾立即领着艾尼和伏江老人将古堡里的每一间房子都搜查了一遍,但是却找不到茜莫的人影。而且每间房子的窗户和门都锁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出一点有人潜入城堡中的蛛丝马迹。

“茜莫离开屋子之时,她说过什么话没有?”

“没有……她一句话也没说。”

“那么,周围有什么异样发生吗?例如什么声音?”

“没有……哦,好像有几声猫头鹰的叫声传到我耳朵里来了。”

“猫头鹰?怪事!”

罗宾接着问:

“那么,从前你听到过类似的猫头鹰的叫声吗?”

“哦……有的!很久很久之前,我似乎听见过三两次。”

“那个时候,茜莫小姐对这种声音有什么反应?”

“那个时候,是我独自一人在房子里听到的;而茜莫在她的房间里待着,我不敢肯定她是否听到了这种声音。就算是她听到了,我也不清楚当时她的情形如何!”

“哦!”

罗宾思忖片刻,又问道:

“她走出去的时候,迈动的脚步十分平稳、矫捷吗?”

“不。她的大脑好像昏昏沉沉的,仿佛是在梦游或受了什么的呼唤而瞒珊地向门外走去……”

“好像是梦游或听了什么人的呼唤而蹒跚地向门外走去……?”

罗宾紧锁眉头沉思了片刻,而后他又带上艾尼和伏江老人将古堡的里里外外找了个天翻地覆,但是还不见茜莫的影子。

茜莫究竟上哪儿去了呢?

古堡里所有的门窗都锁得好好的,即使是背生双翼也难逃脱啊!惟一可以说得过去的,就是城堡中还有一个秘密通道。

但是这件事连在城堡里住了半个世纪的伏江老人都没有听说过。

罗宾吩咐艾尼和伏江老人再展开一次大型地搜查。

他们几个在古堡里一丝不苟地敲敲墙壁,拉去地毯搜查地板,而且连门锁也又认真地检查了一遍,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可疑之处,都正常得很。

三个人落落寡欢地折回到大厅之中。即使是阅历丰富、足智多谋的罗宾,面对这种情况也感到手足无措了。

他仰躺在安乐椅上,紧闭着双眼,陷入了沉思当中。黄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淌了下来,但是他却无心去拭掉。

一边的艾尼与伏江老人也低垂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

在默默无语当中,时间悄悄地流逝着。

手电筒打开着放在桌子上面,正冲着墙壁射出了一个圆圆的光圈。

在昏黄黯淡的光圈之下,罗宾一刻也不停止地在思考着。

“茜莫不在古堡里面,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照这样来说,这儿一定有一个供秘密出入的通道口。

“伏江老人也说过,沼泽下面沉没了两艘轮船,而且沼泽里的水在里昂市周围与鲁河的水汇为一条水流。

“鲁河向南奔腾不息流入地中海,那么那艘大船一定是可以承载着古堡里面的人长驱而驶入地中海的。”

罗宾想到这儿,脑筋一转,又有了新的念头。

“没错!当城堡被人围攻的时候,城堡主人为了脱离险境,一定会挖出地下通道以备不测的!

“而杰尔城堡的主人为了预防不测,也必然会考虑周全。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就可以领着家人、亲友从地下通道逃生,而后乘船直奔地中海。

“设计古堡的人一定智力超群。也许我们的搜索方法不正确,如果再进一步仔细搜寻的话,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古堡的地下通道的。”

罗宾不由地举起手背抹去了脑门儿上的汗水,竟然是冰凉的汗水!

他马上顿悟了,轻风一定是从一个地方的微小空隙中吹进来的。

然而举目四望,华丽典雅的大厅里门窗牢靠坚固,当然四壁也不可能有裂缝儿。所以与其说是轻风,还不如说是不易觉察到的空气运动更合适一些。

罗宾把食指伸入口中,沾了一些口水出来,然后竖在面前,他忽然觉得食指的一边发凉。于是他就站起身来,朝着指头发凉的那一侧走了过去。

罗宾来到墙壁旁边,然后将沾了口水的指头,向着各个方向游动,他终于明白了空气是从墙壁的一个地方吹过来的。

罗宾吩咐伏江和艾尼把悬挂在天花板上的吊灯打开,然后他举着手电筒四下里打量着墙壁。

“老大,这儿有条缝儿。”

艾尼用手指着一处墙壁说道。

果然,那里有一条细小的缝隙。

罗宾把手电筒贴到墙边,睁大眼睛细细一瞅。那条窄缝儿从顶上一直延伸到下面,而在地毯上边一公尺左右,形成了一条窄缝。空隙便夹杂在墙壁纸上细致精美的花纹里,所以用肉眼看,根本发现不了那一条细缝儿。

因为室内和室外的空气温度存在着差异,所以春天里的微风就穿过那条窄缝吹到大厅里来了。

“茜莫就是由这儿出去的,或者说有人从这里把她带走了。”

橡树木板的墙上贴着一层厚厚的壁纸,虽然敲打了一番,但发出的声音也与敲击其他墙壁的声音相同,所以怪不得发现不了这儿有个秘密洞口呢。

用什么方法把洞口打开呢?

整块墙上连一个缺口也没有,更没有一处凹凸不平之处,连个把手什么的都没有。

罗宾握着手电筒,一丝不苟地检查整块壁纸。突然间,他发现了一个圆圆的小黑点儿。

罗宾从衣袋之中掏出个放大镜贴近了黑点。原来这个小黑点竟是拇指的纹路!

一定是有人伸出拇指触摸了这里好多次,才将这一处的壁纸弄黑了。

“我明白了……”

罗宾把自己的拇指放在那块黑点之上,使劲按下去。

结果,一扇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出现了一个四角形的方洞。

罗宾背后的艾尼和伏江都被这意外吓了一大跳。

洞口大约有一公尺半高,两公尺左右宽。

罗宾缩着身子走了进去,那是一个幽黑狭长的洞穴。门的背后钉着一个铁做的小盒子,小盒子中间好像装着机械设备,而且在盒子上面,装着一个能从里面打开门用的把手。

“艾尼,你去把这个重大情况报告给塞茜尔女伯爵,然后你就待在屋子里面护卫着她,我领着伏江老人去隧道里检查一下。”

“是的,老大。”

艾尼从衣袋里拔出手枪,对罗宾点头回答道。

“伏江,我们进去吧。”

“哦,好的!”

于是,他们俩人小心谨慎地钻进了地道之中。

走了五六级楼梯以后,接下去就是石头砌成的地道了。地道里面虽然狭窄,但是顶却很高,所以他们可以伸直了身体走路士

罗宾在前面走,手指按住了手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巴尔干的炸葯库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