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罗宾》

凶狠的复仇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圣济门区位于巴黎郊外,是一个风景秀丽的高级住宅区,高贵典雅的豪门大宅在那里比比皆是。

一座精美的建筑物矗立在一片茵茵的绿草中,那便是雅森门男爵的府邸,莽莽的树林将那里层层包围,使那里的风景凭添了几分秀美。

雅森门男爵的身体状况很糟糕,虽然他刚刚年过60。四周前的一场心脏病发作使得他躺倒在床上,并一直躺到现在。

这时候,面带忧虑的男爵夫人布勒丽走进来,问道:

“现在怎么样了?医生给你打过针后,你是不是感觉好点了?”

“谢谢你的关心,布勒丽,我感觉好多了!”

“这就好!为了防止再次发作,你最好不要随便活动,还是谨慎一些为妙。”

布勒丽将丈夫身上的毯子拉了拉,便将一张名片递给他,说道:

“贝修警官给我们介绍了一位私家侦探,不久前刚到。这是他的名片。”一行字印在上面:

巴尼德侦探社社长杰姆·布奈,免费调查案子。

“据人讲这个杰姆·布奈是个手段高明的侦探,许多扑朔迷离的案子都是他侦破的。”

“太棒了,这件案子连警方也感到束手无策,不过好在贝修警官给我们介绍了杰姆·布奈。他对这件案子有何看法吗?”

“他刚到,我还没把情况告诉他。”

“原来是这样,那你把案情详尽地给他讲一遍吧!请他马上展开调查。”

“好的。”夫人说完便回到了客厅。

客厅里有一个人安静地站着,他身着一件略显破旧的黑外套,袖口处即将磨破,他在等夫人。

他的身材伟岸,体格健壮,脸上好像罩着一层金属,默无表情,让人觉得他似乎很冷酷粗鲁。而且,他显得有些穷困落魄。他到底是不是那个大名鼎鼎的侦探,夫人的心中有些疑虑。夫人一边想着,心里一边不免有些失落。

可是,那个男人用坚毅的目光望着夫人说:

“夫人,请你现在把跟案情相关的事情告诉我吧!请你把所知的内容详细地讲给我。”

“好吧,那件事就发生在两星期前的礼拜天。好像在凌晨4点左右,突然一阵声响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心惊肉跳地听了一会儿,最后听到了关门的声响。”

“从哪个方向传过来的?”

“就在卧房隔壁的起居室。当时我想静静地躺在床上,可实在放心不下生病的丈夫,就爬起来,悄悄地走进起居室,打开灯。”

“然后呢?”

“地面上散落着一些象牙饰物和古董,那些原来都布置在装饰柜上的小玻璃盒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我的心中十分恐惧,匆忙赶到丈夫的卧室。我丈夫当时正在看书,他说他没有听到任何异样的声音。我们立刻把管家叫了来,因为我们心中实在放心不下。”

“再后来呢?”

“所有的门窗未见异常,管家察看四周之后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潜入的痕迹。虽然这样,我的丈夫还是放心不下,他在早上便报了警。”

“警方有什么结论吗?”

“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警方找不出疑犯从什么地方潜入,又从什么地方溜走的。可是,明显可以看出有疑犯潜入。”

“凭什么说是‘明显”呢?”布奈冷冷地问。

“因为在椅子下发现了燃烧半截的蜡烛,还有一只旧扳手。

“恰恰在前一天,自来水公司派人修理了我丈夫卧室里浴室的水龙头。而警方把自来水公司的主任请来,让他辨认一下扳手,主任立刻认出是本公司员工使用的工具。因在那扳手柄上有工人姓名的缩写字母。”

“这样的话,那个修理工人有可能是最大嫌疑啦?”

“对,警方也是这样认为。但是,警方没过多久排除了那个修理工人的嫌疑。”

“为什么?”

“因为那个工人案发时不在现场。他在那一天下午请假并乘坐下午6时的特快去了布鲁塞尔。也就是说,在案发前3小时,修理工人已经身在布鲁塞尔了。”

“你是说那个修理工人确有证据证明他不在场。那人是否已从布鲁塞尔回到了巴黎?”

“没有。听人讲他在布鲁塞出手阔绰,享乐了一段时间,那以后便下落不明了。”

“下落不明?……噢……是哪个警官负责此案?”布奈心有所思地问。

“是贝修警官。”

“原来是贝修?那太好了,夫人,我和贝修是好朋友,他是一名十分了得的警官。我认为要是由他办理此案,一定会迅速抓到案犯的。”

“可是……情况没有那么好吧,否则,他怎会推荐你来办呢?”

“噢,原来是贝修把我介绍给夫人的。”

布奈似乎很高兴地笑了笑,又说:

“夫人,贝修和我情深意厚,与他一起为夫人效力,我感到十分荣幸。”

说完,他走到窗边,让冷冷的玻璃轻轻地与他的额头靠在一起,然后转身问道:

“夫人,贝修警官是不是真的相信疑犯进入府中,空手而返呢?”

“嗯,只是说确有疑犯来过的迹象,但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真是这样吗?”

布奈意味深长地问道,随即挺了一下身子盯着夫人的眼睛说:

“夫人,你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吗?疑犯几经周折进入府中,却无功而返……你不认为这个疑犯进入府中也许并非为了财物来的,而是另有所图吗?这就是说,此案并非是一桩盗窃案,而实际上有阴谋……而这个疑问只有夫人才能解得开!”

他的声调随着问题尖锐起来,使夫人显得有些慌乱。她语焉不详地回答:

“不,不……我不了解这件事……真的一点也不清楚!”

“可是,能不能请夫人把我带到起居室去看看?”

“那……好吧!请随我来。”

两人走进了一间小型起居室,看起来挺特别的,布奈迅速地观察一下环境。随后,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浮上他的嘴角,他忽然指着一面墙,发问道:

“夫人,请问这层壁纸后有什么东西吗?”

“有……什么东西?”夫人的声音不由地发抖了。

“我的意思难道夫人真不明白,那我只好实话实说了。虽然墙壁外表看不出什么,但你看这层壁纸已微微翘起,已与下面的壁板分离。夫人还是把实情讲出来,壁纸下面有什么?是暗门呢,还是秘密保险柜?”

话到这里,夫人黯然失色。她暗自想:

“天啊!这个布奈到底是什么人呀!他是我所信赖的贝修警官的好友吗?”

“可是,就连贝修都不知晓我的秘密保险柜,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了,啊他真是令人感到恐怖的男人……”

夫人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而此时的布奈依然用冰山一样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男爵夫人。夫人像得了梦游病的人一样,禁不住站了起来,然后用发抖的手撕开那层壁纸。

一个小小的保险柜果然藏在壁纸下的墙壁里。

“哈哈,果然有一个保险柜!夫人,这么说你背着你丈夫把贵重的财物藏在里面,例如宝石、项链一类的东西……”

“这……”夫人被他的推断吓了一跳。

布奈依然冷眼盯着她,嘴角浮现略带讽刺的微笑。他慢慢地说道:

“无论你把东西藏在怎样保密的地方,他都能找出并窃走,世界上就有这样厉害的天才。但愿夫人用心良苦的保险柜,没让夫人枉算心机。”

布奈的话,让夫人感到一层重似一层的寒意袭来。她用她那颤抖的手转动保险柜上的密码锁,对好数字之后,把钥匙插进锁孔,打开了柜子,紧接着,她迅速地检查一下里面的宝物,才好像放心似地叹了一口气。

而此时,布奈盯着一串美丽的珍珠项链,放出浅色的光芒。

夫人渐渐把心放了下来。

“夫人,不要掉以轻心,那真是你的珍珠项链吗?”

“你这是什么话,你怎么一点礼貌也没有!”

夫人气急败坏地质问他:

“这当然是我的项链!我花了50万法郎从珠宝商那里买来,怎么会有假?”

“对不起,夫人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非怀疑它不是夫人的东西,而是……我的意思是,它真是那条你用50万法郎买来的珍珠项链吗?也就是说,它会不会是假的?”

“什么?”夫人又发出一声尖叫。

“夫人,你再好好看一看吧?”

在布奈的提醒下,夫人急忙拿起那项链仔细察看,这才发现链上的珍珠一般大小,显然是价格低廉的人工养珠,而不是大小略有不同的天然珍珠。天然珍珠价格昂贵,因为它非短时间可形成,很是稀少。

刹那间,夫人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那串项链从她的指尖滑落掉到地上。她突然倒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好像崩溃似的。

“夫人,请不要悲伤,我一定会抓住疑犯,找回那串真的项链。在我们巴尼德侦探社里,有的是能干的侦探,他们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夫人,看在我们侦探社丰富的经验和雄厚的实力上,请将这个案子全权委托给我们。我们定能让你如愿以偿。”

布奈信心十足地说完,思考了一下,接着说:

“我立刻展开搜查!首先我要排查夫人周围的人,包括佣人、经常走动的商人、朋友,还有……”

他停了一下,好像有口难开的样子说:

“还有……也许我这样说有失礼貌。甚至,连夫人的丈夫雅森门男爵也在检查范围之中。”

“啊!难道我的丈夫也有嫌疑吗?”

“不,这只不过是例行公事。但是,根据我的设想,那天晚上留在府中的人,都该认真调查一番,恳请夫人同意我这么做。

“这是我们干侦探这一行的人最难办的事,也是出力不讨好的地方。可是,若我们不能怀疑一切,又怎能取得侦破工作的胜利呢?所以一切人都被我看作嫌疑犯,只有一个一个地排除嫌疑,留下最让人怀疑的人。当然,就是到了此时,我们也不能就认为这个人就是案犯,除非我们掌握足够的证据。不过,我会让你的丈夫首先排除嫌疑。”

“显然,雅森门一直长病不起,怎么会是他呀!”

“我明白。可是,我还是要设想一下病人所能做到的事。譬如说,你的丈夫虽然重病在床但还没有重到一动也不能动的地步,是不是?因此,我们先假设他在那日晚上进入这个房间拿着一根燃烛,打开保险柜……因为他是你丈夫,他就有极大的可能知晓你打开保险柜的方法,或许他有一把保险柜的钥匙。

“可是,就当他实施掉包计之时,不留神踩在那把扳手上,以至于一个斤斗把装饰柜撞了,把玻璃金也撞到了地上。因害怕这声响惊醒家人,于是便迅速逃走,回到了他的卧室……”

“瞎……瞎说!你真是突发奇想,我丈夫怎么会做这种事!”夫人怒气冲冲地说。

“因为不可能,我才事先说明这是假设,若是冒犯了夫人,还望夫人谅解”!”

布奈说完鞠躬致歉,又问:

“那么,夫人,你记忆中是不是有这么一条养珠项链呢?”

夫人略微停顿一下方点点头。

“我记得,我丈夫在4年前给我买的。他嘱咐我在不太重要的宴会和一般外出时,就戴这条养珠项链。他这么做就是防止窃贼偷我的天然珍珠项链。”

“那么说,你时常佩戴它了?”

“不,它平时由雅森门保管……”

夫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直至什么也听不见。在这不寻常的情形下,布奈又露出那难以捉摸的笑容。

“可是,这养珠项链何以进到夫人的保险柜中呢?”

布奈故意压低声音说,边说边偷看夫人的神情。

“这么说……我丈夫的项链也被人偷了……随后,窃贼拿它进行掉包。”夫人不大肯定地说,好像在解释。

“这有可能,我们只是假设。另外,除项链外,夫人是否还丢了别的什么?如宝石、戒指之类的。”

“没有啊。”

“真是奇怪,窃贼的意图不在于财物,只不过把两条项链掉包,这是与你为难。他的目的好像让你陷入烦恼。或者,窃贼是为了报复才这样做。

“说真的,世界上的人真是形形色色。有的夫妻团一时憎恨,便反目成仇,或故意赌气……显然,男爵和你不会这样子,因为人人皆知你们是一对恩爱夫妻。”

说完,布奈用讥讽的眼神望着夫人,夫人难受地转过脸去。

其实,男爵夫人虽已人过中年,身体发福但仍是一位有气质的美丽贵妇。就在叨年前,她被人誉为“世界第一美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凶狠的复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探罗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