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罗宾》

扑克牌的胜负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布奈乘坐巴黎至里昂的特快车,一到车站守候在出站口多时的贝修警官急忙向他跑去迎接布奈。

“布奈,不好意思让你千里迢迢赶来,真的辛苦你了。”

“没关系,不必如此的客气,贝修,又是什么案子?”

“这是一宗惊天命案。我这样匆忙地叫你赶来,原因在于若不赶快想方设法,一切会赶不上趟。”

有一辆家用轿车停放在站前的停车站中,那辆车正在等候着布奈和贝修二人,一位美丽标致的女子坐在车中,脸色看上去惨白憔悴。当布奈二人走到车子跟前时,女子把她的头抬了起来,布奈观察到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中,已充满亮晶晶的泪水。

贝修警官马上将布奈侦探给胡奇列夫人介绍一下,并向布奈说明杀人疑犯很有可能就是她丈夫胡奇列先生。

“原来如此,要不然你会如此的焦虑不安,请你不要着急,我会帮你到底的!”

“那就太感谢你了,辛苦你了!”

这辆车驶到了一座坐落在塞纳河畔的大楼前贝修介绍道:

“在这座建筑物的四层,有一个诺曼底俱乐部。那是为社会人士进行交往用的场所,由诺曼底附近一带的大企业主们构成。每当星期五里昂股市开市时,就会有络绎不绝的人来这里谈天说地或玩牌,但在平日里却很少有人来。比如今天,你几乎就看不到什么会员来,我们可以把情况慢慢地向你介绍。”

当他们一行3人走进位于四层的俱乐部时,俱乐部的房间里果然空荡荡没什么人,甚是冷清。俱乐部由一个小间、三个大间组成,里面的饰物、装潢,很是豪华气派。

3个人随便走进了一个大间,坐下来谈话,贝修警官便趁机介绍案情。

“就在五个星期前的那个星期五,4个俱乐部成员在这里打牌。他们彼此之间是老相识了,同时都是这一带的工厂主。他们中的3位早已成家立业,他们是雅福雷特,劳布、雷尔,卓凡还有罗易·谭西尼。剩下的一位是个独身男子,叫做莫合奇·差力。在他们4人玩到半夜时,又增添了一个新的玩伴,那便是著名豪门子弟波罗·爱思谭,一个独身的小伙子。

“波罗·爱思谭没有什么正式的工作,但是他手中握有数目很多的股票。他每月靠着股票获利,便可以过上衣食无优的生活。还有一点很关键,他与这4人都是挚友。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了,俱乐部的其他成员渐渐各自散去。然而,这5个人还在这里继续酣战。

“他们那时玩是的博哥瑞(一种用扑克牌进行的赌博)。他们就在那边那张桌子上玩这种游戏的。”

贝修警官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向大家指认了一下桌子。

“他们几个人在玩博哥瑞时都带了彩。刚开始玩的时候,大家都是怀着轻松又带点刺激的想法玩的,然而因为带了彩,大家越玩越发在意起来。不一会儿,波罗·爱思谭财运当头,不断地赢钱。没过多久,他面前的票子便堆成了小山。

“另外,其他4个人越打越是心无旁顾,竭力要把局面扭转过来,然而,他们越是想赢越是赢不了,反而因心浮气躁而输得更多了。由于几个人输得一塌糊涂,个个都输红了眼,脸红脖子粗。因而,着急上火的他们更是一门心思放在赢回钱来。

“直至第二日早4点时,4个人将刚从银行提取出来,预备发给工人的工资款输得一干二净。特别是,莫合奇·差力另外还欠了38万法郎的债务。”

“这真不妙!”

“因而这几个人的脸色都十分地难看,室内的气氛也愈发显得紧张起来。到最后波罗·爱思谭也许感到十分地不好意思,体谅大家的窘境,也许是他钱多并不在乎,于是便把所赢之钱悉数退还给每个人。

“输钱的这4人真是大喜过望,谢声不断。随后,5个人又玩了~会儿,但是,再也没有带彩。在天快亮的时候,几个人渐渐地不玩了,便离开俱乐部各自走了。而波罗·爱思谭那时有些不大舒服,想先在这里歇会儿再走。他便走进隔壁那个小间。这时,大概是凌晨4点互到左右。一小时之后,人们发现波罗·爱思谭被人杀死在那个小间里,这是由一个名叫耶塞福的侍者发现的。

“经过尸检,得出波罗·爱思谭是被钝物击打头脑而死。凶手突然袭击的可能性很大,因而在现场没有发现搏斗撕打的迹象。波罗·爱思谭的表停在了4点55分,据推测他可能死于4人离开20分钟后。但他身上的钱物和贵重物品都没有丢失,因此可以排除是为谋财害命。据服务员讲,案发那天凌晨并没别的什么人到四楼。”

“你是说,现在毫无头绪?”

“不,有踪迹,并且是非常明显的踪迹。那个小间阳台与隔壁阳台仅有1~2米之隔,疑犯可从那里人室做案。”

“那么,是谁在隔壁四楼呢?”

“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便是此了!”贝修警官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眼望着旁边坐立不安的胡奇列夫人。

“那边四楼上便是胡奇列夫人的住宅。”

“噢,是这样!”

“夫人的丈夫胡奇列先生,是一位工程师,案发时恰巧不在家,夫人孤身一人在家,法院的人和警员到她家去搜查。”

“他们是否想判断出,凶手能否从两个阳台间跨过?”

“对!通过实地勘查后,有了突破性的发现。在这里便可以看到那边阳台摆了许多花盆,那都是夫人种花用的,让夫人觉得更纠缠不清的是……警方在一个花盆里发现了那件杀人的凶器。”

“因而,胡奇列先生便列为杀害波罗·爱思谭的疑犯。”

“对,警方认为胡奇列先生从阳台上进入了房间,并将在那里休息的波罗·爱思谭杀害,随即将杀人凶器埋藏在花盆里。”

“是这样。那杀人动机是什么?胡奇列为何要杀害波罗·爱思谭?”

“这个我说不清楚……还是由胡奇列夫人讲更合适一些。”

“情况是这样的。”贝修警官说完以后,夫人迟疑了一下,抬起了她那苍白憔悴的脸,开口解说道:

“我丈夫与波罗·爱思谭素不相识,我却认识他,我以前常在巴黎一个朋友家中碰到他,我只是把他作为一个一般朋友来看待。然而,波罗似乎对我很是热情,他多次要求与我约会,可是,我对自己的丈夫忠贞不渝,所以从不理睬他的殷勤……我曾给他写信清楚地回绝了他!”

“据说,那些信件一直被波罗·爱思谭珍藏着。”贝修继续向下说:“那些信件被波罗的父亲从他的书橱内发现。他将向警方出示这些信件作为证据。”

“然而,那些婉拒的书信怎么能证明胡奇列是杀人凶手呢?”

“那么……由于一向与人为善的夫人,不愿过分刺激波罗·爱思谭的心,不再让他有想入非非的可能,便写了一些略带警诫但不是十分合适的词语,是这样吗,夫人?”

“是的,我不打算过分刺激波罗·爱思谭,那些字句在我的脑中清晰地记着……我盼望你能稳定自己的情绪,我的丈夫很爱吃醋,常做一些不顾后果的事。假若他知道你在暗恋我的话,他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来!”

“情况原来是这样。如果警方阅读到这样的内容,一定会认为胡奇列先生是一个易冲动的男子,为情而杀死波罗·爱思谭。关键在于,夫人,您的丈夫胡奇列先生是否已知道你和波罗·爱思谭的纠葛?”

“噢,他一无所知。”

“你能断定吗?”

“我能断定。”

“那么你认为——你的丈夫是被警方冤枉了吗?”

“是的。”

胡奇列夫人斩钉截铁地说,漂亮的双眼流露出坚毅的神情。布奈侦探望着那双眼睛,开始了深深的思索。

布奈侦探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后,宽慰夫人道:

“夫人,你的丈夫胡奇列先生的境况是十分不妙,很可能会入狱坐牢。不过,我会竭尽全力让你的先生摆脱困境!”

随后,他请求贝修警官领着他去拜访死者的父亲。

“我们是胡奇列先生的委托代理人。据说你把一封胡奇列夫人与你儿子的信作为证物出示警方作证,你能不能更改这个将信作为证据的决定呢?”

“不可能!我要为我的儿子复仇!我马上就把信交到警方手中。”

“您可不可以再往后拖延5天?我们在这5天里一定能追查出真凶。请你再给我个机会,让我们在5天之内侦破此案。

经过布奈和贝修警官的再三热切哀求,老爱思谭才勉强同意。

在这有关键意义的5天中,布奈的活动大张旗鼓,引人注目。他调动侦探社的所有雇员让他们四处去打探消息,不管花多么大的代价。然而,尽管大家很是努力但还是一无所获,布奈表现出焦虑的神情。

都已经过去了4天,就在最后一天的早晨——也就是星期二早晨,布奈独自一人会访了胡奇列夫人。

“我已经获得了贝修警官的同意,获准把那晚发生的情景再重新演练一下。也就是要弄清楚,那5个人如何在一起玩牌,什么时候不玩了,又是怎么离去的……让这几个人重现那晚的情形。

“你们夫妇俩也在现场出现,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无论在现场出来什么样的情况,你们都要沉住气地呆到最后。”

“那么……我想知道,我丈夫能够排除嫌疑重获清白吗?”

“这个我还不敢妄下断言。但我会竭尽全力改变他的困难处境。”

第五天晚上,挪曼底俱乐部里座无虚席,有来自法院的有关人员,有案发当晚玩牌的那4个人,有被害死者的父亲还有那位发现死者尸体的侍者耶塞福等人,这些人都错落有致地分开了。

还有,本案疑犯胡奇列先生及夫人,站在很远的房间角落里,胡奇列先生显得很是忐忑不安,胡奇列夫人的脸上露出了很是苍白憔悴的神态。

就在此时,地方法院的人向大家高声宣布道:

“现在开始重现那晚的情形,你们4人还同那晚一样,坐在与原来相同的位置上。”

“贝修警官,请你代替死者,坐在他玩牌的位子上吧。还有,你是否已经要求那4位先生带来与那晚同样多的钱?”

“我已经向他们这样要求了。”

贝修警官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那张玩牌的桌子旁。他的左首是雅福雷特·劳布和雷尔卓凡,右首是罗易·谭西尼和莫合奇·差力有六组牌摆放在他们各自的面前。

这场牌局开玩了,不晓得是天意还是巧合,坐在波罗·爱思谭位子上的贝修警官,与那天的波罗·爱思谭一样地大获全胜,没过多久他的面前堆满了钱。

汗水从4位工厂老板的头上滚滚而下,他们看似平静地打牌,但实际上个个心神不宁,情绪很坏。特别是那个莫合奇·差力表现出非常紧张的神情,他从牌局一开始便张皇失措,并且屡次出错牌,要么就是想不起该自己出牌了。慢慢地,大家都已觉察出他的神情恍惚,脸色也愈发苍白憔悴。

一直赢钱的贝修警官,就像那天晚上波罗·爱思谭所做的那样,将所赢到的钱悉数还给那4人,尔后倡议大家再接着玩。

这4个人的神情显得越来越紧张,他们表达了不愿再玩下去的想法。但是,警方和地方法院的人坚持道:

“请按那晚的情景继续演下去。”

没有法子,4个人又继续玩了起来。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几个回合下来,贝修警官依然大获全胜。紧接着,贝修警官把赢到的钱收了起来,慢慢地站起。

贝修警官称自己的头部有所不适,如同那晚的波罗·爱思谭一样,独自走进了旁边的小间去,4位工厂主注视着他的离去。

而在同时,单身汉莫合奇·差力脸色更加苍白憔悴起来。

布奈也跟着进到了那个小间里,没过多久他从房间走出来说:

“你们的牌局结束之后,仍坐在这里谈天说地,但是,只有……”

布奈在这里有意将话停了下来,随即用手指着莫合奇·差力说到:

“是你走进了那个小间。”

闻听此言,莫合奇·差力的脸色开始一阵阵地变幻。

“你独自从聊天处走开,走进了波罗休息的房间。

“你向波罗·爱思谭恳求,能不能借你一些钱应急,但是他一口回绝了你。因此,你痛下杀手,将他毙命,并从他的身上取走了他赢的钱。他返回大问,对正在聊天的3人说:‘波罗·爱斯谭不要我们的钱了!’然后将那些钱分掉了。”

话说到这里,莫合奇·差力禁不住身体开始颤栗。

“现在,你还是坦白从宽吧!物证已经具备了——在胡奇列家阳台上找到的那把凶器,已证实是你的物品。

“由于你的工厂经营不善,不得不四处借钱。那一天,你千方百计筹集而来的钱,打算作为工资发给工人们,但是,在一晚的纸牌游戏中输得一干二净。

“因此你愤怒满怀地进入那个小间,杀死了波罗·爱思谭,夺取了他的钱,随后,你跳到对面的阳台上,将凶器埋藏在胡奇列的花盆里,等你回到大厅,与余下的3人一同走了,是不是这样?我没有讲错吧?”

布奈说到这里,莫合奇·差力已浑身发软瘫倒在地上。他本不是一个十足的恶棍,并且平日里比别人胆小谨慎,只是资金运转上陷入了困境,才铤而走险、犯下重罪。案发后,他一直在为自己的罪行而忏悔,终日里寝食不安,他日益憔悴,并且神经已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当刚才重现那晚的牌局时,莫合奇·差力立刻想起了那晚上的情景,所以总是心不在焉,多次出错牌或忘掉顺序。

所以,当布奈绘声绘色、栩栩如生地描述自己的行凶情形时,内心的谴责让莫合奇·差力终于垮了下来,所以,他瘫倒在地上,一五一十地交待了自己作案的过程。

贝修警官马上给他戴上了手铐。

恰在此时,余下的3人心领神会地使了个眼色,这一微妙的动作并没有逃出布奈的眼中,他急步上前说:

“请你们几位也一同去法院一趟吧!”

“为……为什么?”这几个人大惑不解问布奈侦探是什么原因。

“因为你们欺瞒警方,掩护疑犯!你们对他的犯罪行为心知肚明,却装作一无所知,你们清楚地晓得钱不是被还回来的,还是心安理得地拿走了。你们虽然没有直着参子杀人行凶,但是纵容包庇莫合奇·差力,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这3个人如同遭到电击一般,一个个呆在那里。

“布奈侦探,你在说什么呀?我有些搞不明白。”警员不解地问。

“这样好吧,我把话给你说得更明白一些吧!这3人说过,赢去的钱是波罗·爱思谭主动还给他们的,这真是个弥天大谎,这些钱是莫合奇·差力抢来后给他们的。

“即便是说,他们不知晓莫合奇·差力杀害了波罗·爱思谭,也应该有理由相信这钱来得不正常……,说得更直露一些,他们3人密谋之后,订了攻守同盟,掩盖钱是莫合奇·差力分给他们的,也就是说替莫合奇·差力掩盖犯罪事实。”

最终,3人虽没被铐上,但被一并押上了警车。

“布奈先生,我们该怎样感激你才好呀!”胡奇列夫妇致谢道。

他夫妇二人激动不已,夫人脸上已是喜悦代替了悲伤,胡奇列工程师苍白的脸上,也有了红红的血色。

“不客气,没有什么好谢的,我不过是在尽我的责任罢了。”

布奈很是愉悦,满带笑容与贝修警官一道走出了俱乐部。

“眼下,我打算去探访一下死者的父亲老爱思谭,一来向他解因清楚案件的真实情况,二来对他老来丧子表示同情和哀悼。贝修,你与我一同去吗?”

“好吧,但是与死者的家属会面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尽管我们已侦破此案,抓到真正的凶手。再者说,人死不能再复话,既便你亿万家财,那也无济于事!”

贝修警官一边说着,一边顿悟似的,忐忑不安道:

“不好,我刚才在俱乐部赢了的钱还在我的口袋里,我应该还给他们才好!”

“噢,那些钱还是交由我保管吧,我会妥善处理的。”

“这样做不好吧,这些钱应该属于刚才那3个人才对。”

“不,这虽然是他们赌钱时输掉的,但是由凶手抢回来……我是想说,这些钱属于凶手分给他们的赃款,所有权不应该属于他们,他们受人钱财,便掩盖凶手的罪行。

“你今天赢到的钱,正是那天晚上他们输掉的钱,这是我要求他们3人这样做的,只准像那晚一样把钱输给你,要不然,你怎么会赢这么多钱?”

“噢,原来是这个样子!这些钱是他们存心输给我,我还是应该归还这些钱。”

“完全没有那个道理,那些钱是从杀人凶手那里分来的,我们可以替他们使用支配。”

“你看你……”

“这样好吧,钱的一半我赠予死者的父亲,表示安慰之意。”

“那么……剩下的一半呢?”

“那些钱作为侦查所花的费用,我想你会同意吧!”

“你又要大发一笔了!”

“不要介意此事嘛。贝修,我请你喝杯咖啡吧……呶,那里便有。”

说完,布奈的车子停在河边的一个咖啡厅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探罗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