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罗宾》

贝修警官被盗案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近来,巴黎四处都在流传有关怪盗罗宾的事迹,我可不敢大意,看一看那些股票是不是安然无恙?”

躺在床上的里酷拉·凯奇一觉醒来,人还未起,便在心中惦记起了昨夜拿回来的一些股票。

“噢,还好,股票还在!虚惊一场。”

那包股票依然静静地躺在床旁的小桌子上,把心放回肚中的凯奇,踏实地起床,到洗手间去洗盥了。

里酷拉·凯奇看似一位实力雄厚的事业家,但实际上,他却是一个欺瞒警方,干著作姦犯科的险恶之徒。他总是不断地放高利贷,或者在股票交易所里,钻营舞弊,一买一卖中获取暴利。

里酷拉·凯奇是身材又矮又肥的卑琐男子,平日里独身一个人住在一座属于他自己的二层楼里。

在他所开设的股票事务交易所里,有3名雇员来工作。然而,尽管他孤单一人,却不肯花钱雇女仆或者女管家。由于他从来都非常悭吝刻薄,什么时候都斤斤计较,所以不愿多花一份钱去雇人。而是把为他所启的公寓女管理员雅如太太,视作他的仆人来用。

这天早晨,正当他在一边看报,一边吃早餐时,卧室里突然间传来一声异样的声响,这引起了他的警觉。

他马上联想到那包放在卧室床旁的小桌子上的股票,他还没把那包股票放起来。接着,他箭步如飞地冲向卧室,然而,放在那儿的股票却不翼而飞了。

恐惧和惊诧让凯奇的脸像白纸一样惨白。

他急急忙忙四处寻找,连床底下都翻遍了,但依然没有找见那包股票的影子。就在凯奇的大脑在转动,是不是碰上了小偷时,休息室的房门不知怎地被关上了。

凯奇从走廊里跑出来,打算把那间休息室的房门开开。然而,休息室一旦被关上,要么从里面打开,要么就得用钥匙打开。

“啊呀,小偷肯定在这间屋子里!”

凯奇有心去拿钥匙却又不敢,虽然那钥匙就放在卧室的桌子上,但他害怕自己一旦走开小偷会打开房门逃走,或从窗户那逃走。假如他高声喊来管理员,小偷会被吓着,跑得更快了,那样的话,小偷会带着那包股票跑得无影无踪。

“要是他们来上班该有多好啊!”

凯奇抽空看了看表,已是9点多了,该是他们上班的时候了。

凯奇马上打开走廊的窗户,真的见到他的雇员赛苦耐走到了街对面。

随后,凯奇把身子从窗口探了出去,非常显眼地用手作着手势。走在大街上的赛若耐见到后,赶紧来到了楼底下,向楼上的凯奇抬眼望去。

“有小偷跑到家里来了,你赶快悄悄地上楼,那小偷就藏在2楼的休息室里。你关门时,可不要弄出响声来。”

他一边比比划划一边压低了嗓门低声地对赛若耐说。

赛若耐心领神会,从公寓正门进了楼,蹑手蹑脚上去了。

“在路上有没有碰见谁?”

“没有。”

“那好,你在这里看守着休息室,别管谁出来都不能放他走!”

凯奇迅速跑回卧室,拿了钥匙后又急忙跑了回来。

“现在,你要听我的吩咐,我一打房门,要是小偷从里面跑出来,你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狠狠地抱住!”

“那……那好吧。”

不堪一击又手无缚鸡之力的赛若耐很心虚地答应着。但他的身体却在颤抖。凯奇对这些却是一无所知,他轻手轻脚地靠近了房门。

然后,慢慢地将钥匙插了进去。紧接着,他竖耳倾听了好半天,但是,他没有从房间里听到一丝的动静。

他毅然决然地转动钥匙,向赛若耐行了个眼色,意思是说:“做好准备!”随后猛地把房门打开。

“没有人在里面!?”

房间里连个人毛也找不见。

莫非是从窗口跳了出去?凯奇在思索着小偷会从哪里跑。他急步来到窗前,但是,窗户紧锁。

“休息室里没有小偷!”

“难道小偷没有藏在这里?”

紧接着,凯奇来到楼下管理员的房间。而在此时雅奴夫人正在刷洗着地板。

“您有什么事吗?凯奇先生。”

“噢……有小偷进入了房间。”

“是吗?真可怕,你丢了什么东西啦?”

雅奴太太瞪大了她的双眼,流露出一脸的惊诧。

“噢……有没有什么人打这里经过?”

“没有啊……半小时前我便开着房门刷洗地板,假若有什么人从这里路过的话,我一定能看到。”

“是吗?这样的话,小偷难道是向楼上跑去啦?”

凯奇一边在心中暗自思忖着,一边向楼梯望去。

“凯奇先生,你还不报警?”

“对呀!我都忘了。”

这个时候,股票事务所的另外两名员工也来了。凯奇向他们讲述了遭窃一事。

“假若有人从楼上下来,不管是谁,都要将他们扣留,即便是三四楼的住户或来访的陌生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凯奇先生把所有这些事都吩咐好了,才打电话报警。

“喂,是警察局吗?我是里酷拉·凯奇,我有急事找贝修警官……喂,你是贝修警官吗?大事不好!”

“大早晨嚷嚷什么呀?要知道我的早饭还没吃呢!”

“吃什么早饭呀,发生盗窃案了!”

“什么……你被人偷了什么?”

“股票,好多股票!”

“是吗,这真的很棘手,股票和钱一样没名字,任何时候都可转让,~且那样便永远也找不回了……但是,你有它们的号码吗……你有没有记着丢失股票的号码?”

“没有!因此我才找你帮忙。况且,丢失的股票也包括你的!”

“什么?”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贝修警官惊讶的叫声。

“真的是这样吗?我的股票也……”

“没错,一共有你12张非洲煤矿股,也都被偷了。”

“糟糕……这样吧,我立刻就来!”

电话“咋”地一声挂断了。

时间不长,1刻钟的功夫,精神恍惚的贝修警官驾车赶来。

“我……我的股票……在哪被偷的?”

贝修警官因过度的着急以致于说话都不利落了,时断时续,很是不清楚。

“我把股票放在卧室的小桌子上,就是床边的那张。正当我在餐厅吃早饭时,小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股票偷走了……。这也就是40分钟前刚发生的。”

“你怎么这样存放股票?它们应放在银行或保险柜里!”

凯奇没有开言为自己辩解,他十分沮丧地说:

“非常抱歉!这些股票原本被我存人里昂银行的保险柜中,但因路途遥远,存取很是费力,所以我想把它们转移到附近的银行。

“只不过是昨天刚从银行取了出来,谁能想到,一下子全被盗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了。我真的很内疚!”

“你说什么都晚了!一切都是你惹的祸。你要赔我的股票,你要赔偿我的损失,你一定要赔我!”

“然……然而,我所有的钱都被窃贼拿跑了……我已穷得身无分文,你让我拿什么来赔你呢?”

“就,就把这公寓卖了!”

“可是,这是抵押物,不能卖呀!”

刹时间,贝修警官也变得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是好。

股票交易事务所的3名雇员也倍受打击,一个个呆若木鸡似的坐在那里。他们在心中盘算的是,若是凯奇破产了,那么这个月的工钱肯定没戏了。更糟糕的是,供职的股票交易事务所也会关门大吉,那样的话,他们3人便丢掉了饭碗……。

正在这个时候,两位租住四楼的小姐要下楼外出。

“两位小姐,你们是要出去吗?”

雅奴太太以其略带沙哑的嗓音问这两个年轻小姐。

“对,我们打算出去一趟。”

“不可以!任何人都不准走出公寓楼。”

凯奇先生发出野兽一般的叫声,把两位小姐吓得花容失色。

毕竟贝修警官是见多识广的老警察,他镇定自若地说:

“很抱歉,两位小姐,因这里刚刚发生了盗窃案,在警方的调查搜索工作结束之前,你们的行动将受到限制。”

“当然,这并不是指二位小姐是疑犯,只是我需要对你们进行询问,并需要你们的证言,恳求你们配合工作。”

接下来,贝修警官向她们询问了姓名、年龄、职业等,两位小姐一位是打字员罗克菲,一位是横笛教师雅贝林,婚姻状况是未婚,从凯奇手中租下了四楼。

“我们计划去市场转一转,买点东西。”

“再一块吃午饭……”

两人非常轻松地说着,禁不住笑了起来。她俩清爽的笑声,冲淡了这里四周紧张的气氛,随后,两个人相互说着“真是好恐怖!”接着用轻盈的步子返回到楼上,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反应。

“年轻的小姐充满了轻松快乐,真是一点也不知道忧愁。她们何曾了解,那丢失的12张股票,除了我的命没有比它更重要的……”

贝修一边在心中暗自想着,一边自我宽慰地笑了笑,他问凯奇:

“四楼住着两位年轻的小姐,不知道三楼住着什么人?”

“是现任g党议员,前任部长杜佛摩先生,他似乎在议会里担当某个职务。”凯奇弱声弱气地回答着。

“是么?前任部长杜佛摩先生?他可是个非同一般的人物,他在家吗?”

“不在家,大概8点半左右,他出去了。”雅奴太太像是抢着回答道。

“好吧,我们在此等他回来!”

接下来,在场的人们都搬了把椅子出来,坐在门口看着公寓,但是,并没有发现那个形迹可疑的人。

贝修警官的一双眼睛转来转去,一会儿朝楼梯望去,一会儿又望着尘土飞扬的马路,心里却在想着那12张遭窃的股票,有一种心死如灰的感觉。

临近中午的时候,杜佛摩议员乘车回来了,胳膊夹着一个黑色公文包。

他的气度举止依然像他在部长任上时一样高贵不凡,两道白胡子成八字型,并像典型法国人那样翘着,身高体壮,两眼犀利有神。

从他的外貌举止上看,他曾是一个风光一时的人物。而现在,他仍是g党有着赫赫声望的元老。他来到了门口的信箱旁,认真地翻捡出自己的几封信后,便彬彬有礼地向四周的人们点头示意,随后想要上楼离去。

“请等一等,先生。”凯奇急忙把他叫住。

“是你在叫我吗?请问有什么事吗?”

“对,有小偷进来了。”

“是吗?真是不可思议,不知谁是可怜的受害者?”

“到目前为止,已知我丢失了一包股票,是否有其他被窃去的物品尚不得知,而住在4楼的小姐们一直在家,没有丢失什么物品,只不过议员您不在家,因而……”

“咳,小偷跑了不就拉倒啦!”

“不,小偷还没有逃出这座公寓楼,很可能他藏在楼中的某个地方。贝修警官前来调查此案,贝修警官与我是老相识……”

听见凯奇提到自己,贝修警官摘帽,很正式地向杜佛摩议员行了个礼。

“我们在大家的协助下对公寓进行了搜查,仍然没有找到那个小偷,因而我们一致判断小偷很有可能躲在你的房中。”

“噢,原来这样,那请你们检查检查吧!”

然而经过一番搜查、寻觅之后,并没有在议员的房子里发觉什么可疑的地方,也没有找到那小偷。议员一边将公文包放到了壁炉上,一边自言自语道:

“也没什么可疑之处,也许溜走了。”

就这样,众人又来到了楼下。凯奇吩咐他的3个职员监视着公寓门口,自己和贝修一道走进正对着公寓的一个小酒吧里,坐在那里,可以对公寓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两个人叫了咖啡,一边看一边喝。

然而此时的贝修警官却觉着那咖啡索然无味。因为今天丢失的那12张非洲股票,便是他的全部财产所在,他兢兢业业在警界服务几十年,从那微薄的薪金中一点一点地抠出积蓄,当积蓄由少变多的时候,他便感到生活是这样的美好,日子也活得更有滋味。

想当初,他如同田鼠一般,一颗又一颗地储藏豆子,当数目由几法郎变大之后,他才通过朋友的中介,购得那12张股票。

现在,那12张股票却无处寻踪。

他的心情非常地沉重,对生活也没什么想法了,神志也开始有些不清了。当他怅然若失地望着窗外时,凯奇出去打了个电话,但他对此是毫无察觉。

“贝修,你应当打起精神来!”

凯奇打电话回来后,见到贝修失魂落魄的样子,便这么说,同时用手去摇晃他的肩膀,贝修警官闻听其言,将头抬起,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贝修警官被盗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