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口棺材岛》

十、逃跑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韦萝妮克浑身打颤,不知所措,听着那孩子的脚步声消失。怎么办呢?斯特凡被害使她一时竟忘了弗朗索瓦,而现在她又感到不安了。她的儿子怎么样了呢?她是不是应当回隐修院去找他,保护他不受威胁?

“你瞧,你瞧,”她说,“我都昏了头……什么?好好想想……几小时前,弗朗索瓦隔着牢房的墙壁同我说话……那肯定是他……肯定是弗朗索瓦,他昨天还抓住我的手亲吻……作为一个母亲是不会搞错的,我当时由于爱抚而激动……但是从……从那天早晨起,他难道还没有离开牢房吗?”

她沉思默想了一阵,然后慢慢地说:

“是这样的……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斯特凡在下边一层被发现了,于是他们马上发出警报。这个恶魔,沃尔斯基的儿子,便赶紧去查看弗朗索瓦。他们发现牢房没人,看见墙上挖了个洞,他就爬了过去。是的,就这么回事……否则他从哪条路来的?……到这里以后,首先跑到窗口看,他想到窗子是朝海的,弗朗索瓦选择从这儿跳跑。很快,他又发现了那个竹梯。然后低头望去,看见了我,认出了我,于是喊我……而现在……现在他到隐修院去了,那肯定会碰上弗朗索瓦……”

然而韦萝妮克并没有动,她预感到危险不在隐修院,而在这里,牢房里。她心想,弗朗索瓦真的逃走了吗?会不会在洞没挖完,就被他们抓住了,并且打死了呢?

这太可怕了!她连忙低头看了看,那个洞口是加宽了,她想从那里过去,可是那个洞只够一个孩子的宽度,对于她来说显得太窄,她的肩膀过不去。但她坚持要过去,她的衣服被挂破,皮肉也被尖利的岩石割破,她终于坚忍不拔地钻了过去。

牢房是空的。朝走廊的门敞开着,韦萝妮克感到——仅仅是感到,因为只有从窗口透进的微光——有人从这扇门走出去了。她从那个模模糊糊几乎看不见的身影,断定是一个女人躲在走廊里,这个女人是被她的突然到来吓走的。

“这是他们的同伙,”韦萝妮克想,“是同那个杀害斯特凡的孩子一起上来的,也肯定是她带走了弗朗索瓦……甚至可能弗朗索瓦还在这里,就在我身边,而她监视着我……”

这时,韦萝妮克已适应了黑暗的光线,她清楚地看见,那扇朝里敞开的门板上,一只女人的手正在拉门。

“为什么她不一下就把门关上呢?”韦萝妮克心里想,“既然她明显地想在我们之间设置一道障碍,为什么呢?”

韦萝妮克找到了答案,因为她听见门下边有一块石头被压得咯咯响。一旦障碍排除,门就会关上。韦萝妮克毫不迟疑地走向前,抓住门上的大铁把手往里拉。那只手不见了,但仍在拉门。肯定在门的另一边还有一个把手。

很快就响起了一声哨音。那女人在求救。几乎与此同时,在走廊里离那女人不远的地方,听见一声呼唤:

“妈妈!妈妈!”

啊!这喊声使韦萝妮克多么激动!她的儿子,她的真正的儿子在喊她,她的儿子还在牢房,他还活着!这是多么异乎寻常的喜悦啊!

“我在这儿,孩子。”

“快,妈妈,他们把我捆住了。哨声,这是他们的信号……他们就要来了。”

“我在这儿……我来救你!……”

她对救出儿子毫不怀疑。她好像力大无比,任你什么都不能抵挡她体内爆发出来的无穷力量。因此,敌手越来越衰弱,渐渐地松开了把手。

门开得大大的,战斗一下就结束了,韦萝妮克走过去。

那女人已逃到走廊里,并且用绳子拖着孩子,强迫被绳子捆绑着的孩子往前走。结果白费力气!她很快就丢下了孩子。韦萝妮克来到她跟前,手里举着枪。

那女人放开了孩子,从敞开的牢房里射出的光照见了她。她身穿白色毛料衣裙,系着腰带,胳膊半躶着,脸还显得年轻,但是憔悴、瘦瘪。金黄色的头发中夹着白发,两眼闪着可怕的仇恨目光。

两个女人对视着,一言不发,就像两个仇敌即将展开拼搏之前互相估量着。韦萝妮克得意地微笑着,近似于一种挑衅性的微笑。最后,她说:

“如果您敢用指头碰一下我的孩子,我就打死您。走吧!”

那女人并不害怕。她好像在想,在听,期待着救援。没有任何人来。于是她又低头看着弗朗索瓦,动了一下,想拉走她的战利品。

“别动!”韦萝妮克厉声喝道,“别碰他,否则我开枪了!”

那女人耸了耸肩膀,说道:

“用不着威胁。如果我想杀死你的儿子,他早就死了。可是时间还不到,那也不该由我来处死他。”

韦萝妮克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说道:

“那么由谁来处死呢?”

“我的儿子。你知道……你刚才见到的。”

“那是您的儿子,凶手……恶魔……”

“他是……的儿子……”

“住口!住口!”韦萝妮克命令道,她知道这个女人是沃尔斯基的情妇,怕她在弗朗索瓦面前讲出来,“不要提这个名字。”

“该提的时候就要提,”那女人说,“啊!我吃了你多少苦头,韦萝妮克,现在轮到你啦,你这刚刚开始!……”

“滚!”韦萝妮克吼道,武器始终举在手里。

“别威胁我,”她又说了一次。

“滚开,否则我就开枪。我以我儿子的头发誓”

那女人后退着,毕竟她还是害怕的。但她又产生了一股怒气,无能为力地举起两只拳头,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我要报仇……你瞧着吧,韦萝妮克……十字架……明白吗……十字架已竖起来了……你将被钉在十字架上……就是那样的报仇!”

她那干瘪的骨节突出的拳头晃动着,又说:

“啊!我多恨你!十五年的仇恨!但是十字架将为我复仇……我,我将亲手把你钉上去……十字架竖起来了……等着瞧……十字架已竖起来了……”

她慢慢地在手枪的逼使下挺直身躯走了。

“妈妈,不要打死她,好吗?”弗朗索瓦说,他猜想母亲的心里正进行着斗争。

韦萝妮克如梦初醒似的答道:

“不,不,别害怕……然而,我们可能应当……”

“噢!我求你,放她走,妈妈,我们也走吧。”

那女人还没有消失,她便把他扶起来靠着自己,一直把他抱进牢房,就像抱一个很小的小孩一样。

“妈妈……妈妈……”他说。

“是的,我的宝贝,你妈妈在这儿,没有任何人能从我手里夺走你,我向你发誓。”

这回,她不顾尖利的石头划伤皮肉,差不多一下子就从弗朗索瓦挖的墙洞钻了出去,然后她又把孩子拉了出来,到这时她才抽时间替他解开绳子。

“这里不再有危险了,”她说,“至少暂时没有,因为他们只能从这间小屋进攻我们,而我则可以保卫这个出口的。”

噢!他们抱得多紧啊!现在没有任何障碍能够分开他们的嘴chún和他们的胳膊,他们彼此望着,凝视着。

“天哪!你长得多么漂亮,我的弗朗索瓦,”韦萝妮克说。

她根本看不出他与那个恶魔孩子有什么相似之处,她奇怪,奥诺丽娜会把两人搞混。她不停地赞叹他那高贵、真诚和温柔的面孔。

“而你,妈妈,”他说,“你说,我怎么会想象得到有一个你这么漂亮的母亲呢?即使在我的梦里,当你像仙女一样出现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美。可是斯特凡常常同我讲……”

她打断了他:

“赶快,孩子,我们必须躲避他们的追捕。必须离开这儿。”

“对,”他说,“尤其是要离开萨莱克。我拟定了一个逃跑计划,肯定会成功。不过,在此之前,斯特凡……他怎样了呢?我刚才听见我房子底下有声音,我同您说过的那种声音,我怕……”

她没有回答他,拉着他的手就走。

“我有好多事要告诉你,孩子,一些悲伤的事,你不能不知道。不过要等一会儿……我们暂且躲到隐修院去,这个女人在找人救援,他们会来追我们。”

“她可不是一个人,妈妈,我正在挖墙洞的时候,她突然跑进我的房子抓住了我。还有一个人陪着她……”

“一个孩子,是吗?一个同你一样高的男孩,是吗?”

“我一点也没看清。他们,那个女人和他冲到我面前,捆住我往走廊里拖,然后那女人走开了一会,他又回到屋里去了。他很熟悉这条地道以及通往隐修院的洞口。”

“是的,我知道,但我们会很容易地制服他,我们把这个洞口堵住。”

“可是还有连接两岛的桥。”弗朗索瓦反驳说。

“不,”她说,“我已把它烧掉了。隐修院与外界已经隔绝。”

他们走得很快,韦萝妮克急急忙忙,而弗朗索瓦对他母亲说的话有点忧心忡忡。

“是的,是的……”他说,“其实我心里明白,有很多事我不知道,你怕吓着我而隐瞒了,妈妈。你烧了这座桥……用事先预备好的汽油,是吗?是跟马格诺克商量的,在危险时刻,对吗?……他们也威胁到你,斗争开始针对你了,是吗?还有那个女人怀着切齿的仇恨说的那些话!……还有……特别是,斯特凡怎么样了呢?刚才,他们在我的房里低声谈到他……所有这些使我不安……我没有看见你拿来的那个梯子……”

“我求你,宝贝,别浪费时间了。那个女人会找来救援的人了……他们正在跟踪我们。”

孩子干脆站住:

“什么?你听到什么声音了?”

“有人走路的声音。”

“你肯定吗?”

“有人正迎着我们走来……”

“啊!”他低沉地说,“是凶手从隐修院回来……”

她摸着手枪,随时准备好。她突然把弗朗索瓦推向右边的一个黑暗角落里,那是她刚才来的时候发现的,可能这是地道的另一个出口,大概已经被堵死了。

“那儿……那儿……”她说,“我们到那儿就好了……他看不见我们。”

脚步声逼近了。

“缩进去些,”她说,“不要动……”

孩子小声地说:

“你手里拿的什么?手枪……啊!妈妈,你不要开枪,好吗?……”

“我应当……我应当……”韦萝妮克说,“这是一个恶魔!……同他的母亲一样……我早就应该……我们可能后悔……”

她不觉又补充了一句:

“他杀死了你的外祖父。”

“啊!妈妈……妈妈……”

她扶着他,以免他跌倒,在寂静中,她听见孩子在哭泣,嘴里还断断续续地说着:

“无论如何……不要开枪……妈妈……”

“他来了……宝贝……不要做声……他来了……瞧他……”

他走过去了。他走得很慢,弯着腰,耳朵专心地听着。韦萝妮克看到他同她的儿子一样高大,这次她看得更仔细,她对奥诺丽娜和戴日蒙先生看错人,一点也不奇怪了,他们俩确实长得很相像,加上弗朗索瓦那顶红帽子,那就更像一个人了。

他走远了。

“你认识他吗?”韦萝妮克问道。

“不认识,妈妈。”

“你肯定从没看见过他吗?”

“肯定。”

“就是他同那个女人扑向你的,知道吗?”

“我毫不怀疑。他甚至无缘无故地打我嘴巴,怀着真正的仇恨打的。”

“啊!”她说,“这一切都令人难以理解。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逃脱这场恶梦呢?”

“快点,妈妈,路上没人了,趁此机会快走。”

在亮处,她看见孩子脸色苍白,双手冰冷,然而他快乐地笑着。

他们又出发了,很快他们穿过了连接两岛的悬崖,又上了阶梯,走出了洞口,来到马格诺克花园的右边。天已经黑下来了。

“我们得救了。”韦萝妮克说。

“是的,”孩子说,“可是,必须使他们无法从原路来追我们。那么只有堵住洞口。”

怎么堵呢?

“等着,我到隐修院去找工具来。”

“噢!不行,我们不要分开,弗朗索瓦。”

“那么我们两人一起去,妈妈。”

“如果此时敌人来了怎么办?不行,得守着这个出口。”

“那么,你帮我一下,妈妈……”

他们赶忙察看了一下,洞口上边的一块石头不很稳固。他们毫不费劲地挪动了它,并把它搬开。石头便沿着阶梯滚了下去,很快洞口就被土石填满了,如果不说通过是不可能的话,那么至少也十分困难了。

“那我们就呆在这里吧。”弗朗索瓦说,“直到我们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十、逃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三口棺材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