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口棺材岛》

三、主啊,主啊,你为何将我抛弃?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准备时间不长,沃尔斯基也亲自参加。他把梯子靠在树干上,用绳子的一头拴住不幸者的身体,另一头搭在上面的树枝上,然后爬到梯子的最顶上一级,向他的同伙发令:

“站好,你们只管拉绳子,先把她立起来,还得有一个人扶住她保持平衡。”

他等了一下。奥托和孔拉小声交谈着。他又喊道:

“我说,你们能不能快一点……要是有人用子弹和箭射我,我可就成了一个好靶子了。准备好了吗?”

两个同伙没有回答。

“喂!她已经僵了,她!还怎么啦?奥托……孔拉……”

他跳到地上,训斥他们。

“你们两个真是开玩笑。像这样干下去,到明天早晨还完不了……一切都给耽搁了。你们倒是说话呀,奥托。”

他拿灯照着奥托的脸。

“喂,怎么回事?你想拒绝吗?倒是说呀?你,孔拉呢?你们是要罢工啦?”

奥托摇摇头。

“罢工……那有点过分。不过,我和孔拉想要你说明点情况。”

“什么情况?关于什么方面的?关于这个该处死的女人吗?关于两个孩子吗?毫无必要,伙计们。我雇你们来做事时说过:‘你们只管闭着眼睛干,要完成的事很艰难,要流很多血的。可是干完以后会有一笔可观的酬金。’”

“全部问题就在这里。”奥托说。

“说具体点,蠢家伙。”

“这应由您来说清楚,再看看我们的协议内容。是些什么来着?”

“你比我更熟悉。”

“我正是为了让您记得,我才请您重复的。”

“我的记忆力很好,财宝属于我,而我将从我的财宝中提出二十万法郎分给你们。”

“是这样,又不是这样。我们回头再来谈这件事。我们先谈谈著名的财宝问题。几周来我们累得精疲力尽,成天生活在血腥和噩梦之中,干着种种罪恶勾当……可到头来,一无所得!”

沃尔斯基耸耸肩膀。

“越来越蠢,可怜的奥托。你知道,首先得做很多事。现在除了一件事,基本都完成了。这件事情干完了,财宝就属于我们了。”

“我们又知道什么呢?”

“你以为,我不是像我活着一样。有把握,才去干这些事吗?这一切事情都是不可改变的,都是按事先定下的次序进行的。最后一件事也将在预定的时间进行,然后大门就将为我敞开。”

“地狱之门,”奥托嘲笑道,“我听到马格诺克这样称呼它。”

“不管怎么称呼它,但它的门为我的财宝而开。”

“就算是吧,”奥托说,“就算您沃尔斯基信心十足,我也希望您是对的。可是谁能肯定我们能得到自己的那一份呢?”

“你们肯定会得到自己的那一份,道理很简单,财宝的拥有者既然有那么一笔惊人的财富,我怎么会为了二十万法郎的一笔小钱而自找麻烦呢?”

“这么说,我们得到您的承诺了?”

“当然。”

“您的承诺同我们协议的条文一样有效吗?”

“那当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您已开始用最卑鄙的手段耍弄我们,没有尊重我们协议中的条款。”

“嗯!你在胡说什么?你知道你是在同谁说话?”

“同你,沃尔斯基!”

沃尔斯基抓住他的同伙。

“说什么!你竟敢对我这样无礼!对我称‘你’,对我,我!”

“为什么不敢,既然你偷了我的东西?”

沃尔斯基控制着自己,气得声音发抖地说:

“你说,可你要小心点,孩子,你是在玩火,说吧。”

“喏,”奥托说,“除了财宝,除了这二十万法郎,我们还商定——你还举手发了誓——我们三人无论谁在行动中找到了现金,都将分成两份,一份给你,一份归我和孔拉。是这样的吗?”

“是的。”

“那么,给我吧。”奥托说着伸出手。

“拿什么给你?我什么也没找到。”

“你撒谎。在处置阿尔希纳姐妹的时候,你从她们的衬衣里找到了她们的私房钱,而我们在她们家里什么也没找到。”

“真是胡说八道!”沃尔斯基有点尴尬地说。

“这是确切的事实。”

“拿出证据来。”

“那么请把你用别针别在你衬衣里的小包包拿出来。”

奥托用手指着沃尔斯基的胸口,补充说道:

“掏出来吧!就是那个用细绳捆着的小包包,里面共有五十张一千法郎的钞票。”

沃尔斯基没有回答。他惊得目瞪口呆。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想搞清楚,他的对手是如何抓到这些把柄的。

“你承认吗?”奥托问道。

“为什么不承认呢?”他答道,“我是想以后一块儿结算。”

“马上就结算,这样好些。”

“假如我拒绝呢?”

“你不会拒绝的。”

“那么,我拒绝!”

“那么,沃尔斯基……你当心好了!”

“我还怕什么,你们只有两个人。”

“我们至少有三个人。”

“第三个人在哪儿?”

“第三个人就是孔拉刚才和我说的那个不速之客,他耍弄了你,身穿白衣服射箭的就是他。”

“你要叫他来吗?”

“当然!”

沃尔斯基感到力量悬殊。两个伙计包围着他,紧紧地抓住他,他让步了。

“给,小偷!给,强盗!”他掏出小包,拿出钱,喊道。

“用不着数,”奥托说,突然一把从他手里把钱夺走。

“可是……”

“就这样,一半归孔拉,一半归我。”

“啊!畜生!强盗中的强盗!你要偿还的。我并不在乎这钱,可是你在树林里抢夺我!啊!我可不愿像你那样,伙计。”

他不停地骂着,突然大笑起来,那是一种不怀好意的勉强的笑。

“总之,真的,你干得不错,奥托!可是你从哪里,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呢?以后你告诉我好吗,嗯?现在一分钟都不要耽搁了。我们各方面都意见一致,是吗?那么你还干吗?”

“没有不愿意干,既然您处理事情这么干脆,”奥托说。

接着这个伙计又以一种阿谀的口气说:

“您还是有风度,沃尔斯基……大绅士风度!”

“那么你这个受雇于人的仆从。你拿了钱了,快点干吧,事情很紧急。”

事情正如这个可恶的人说的,很快就进行完毕。沃尔斯基又爬上梯子,重新给孔拉和奥托下达命令,他们顺从地执行了。

他们把受害者立起来,然后扶着她保持平衡,一边拉着绳子。沃尔斯基接住这个不幸的女人,由于她的膝盖是弯曲的,他强行把它弄直。于是就这样把她紧贴在树干上,她的裙子紧贴着两腿,左右两手向两边伸开,身子和胳膊都用绳子捆着。

她好像并没有从昏迷中醒来,连一声抱怨都没有。沃尔斯基想对她说几句话,但这些话只是在喉咙里嘟哝,无法说出来。接着,他他想把她的头扶正,但他没有这样做,他没有勇气去碰这个垂死的人,她的头又垂到了胸前,垂得很低。

他很快就从树上下来了,结结巴巴地说:

“烧酒,奥托……你的酒壶呢?啊!该死的,真叫卑鄙!”

“现在还来得及,”孔拉说。

沃尔斯基咽下几口酒,大声说道:

“还来得及……干什么?救她?听着,孔拉,与其救她,还不如说,我更乐意……是的,我更乐意代替她。放弃我的事业?啊!你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事业,以及我怀着什么目的!否则……”

他又喝了一口酒。

“好酒,不过,为了我的心得到安宁,最好是喝朗姆酒。你有吗?孔拉!”

“还剩了一点……”

“给我。”

因为怕人看见,他们把灯蒙住,靠着树干坐下来,决心安静一会儿。可是刚喝的这口酒上了头。沃尔斯基十分兴奋,开始高谈阔论起来:

“要不要我给你们讲一讲这件事情。将在这里死去的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是无所谓的,你们无须知道。你们只要知道她是死在十字架上的第四个女人,是命运特意的安排。不过,在此沃尔斯基胜利在即的时候,有一件事我可以同你们说,甚至还要带着几分自豪地告诉你们,因为,如果说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一切事件都是全凭我和我的意志进行的话,那么即将发生的这件事,也要靠最坚强的意志,靠为沃尔斯基效劳的意志!”

他重复说了好几遍,仿佛这个名字说起来嘴巴很舒服:

“为沃尔斯基!……为沃尔斯基……”

他站起身来,心情激动地在地上手舞足蹈起来。

“沃尔斯基,国王的儿子,沃尔斯基,命运的宠儿,准备好,你的机遇来到了。要么你只是一个双手沾满别人鲜血的罪大恶极的卑劣的冒险家,要么就是诸神宠幸的杰出的预言家。要么是超人,要么就是强盗。这是命运注定的。我们献给诸神的神圣祭品是跳动的心脏,这是一个崇高的时刻。你们俩在那儿听着。”

他又爬上梯子,想听一听这颗衰弱的心脏的跳动。可是韦萝妮克的头向左边垂着,使他无法把耳朵贴到胸口上,但他不敢去动她。静寂中,他只听见不均匀的呼吸声。

他低声地说:

“韦萝妮克,你听见了吗?……韦萝妮克……韦萝妮克……”

他稍微迟疑了一下,又说:

“你应当知道……是的,连我自己也被我所干的事吓坏了。可是,这是命运……你还记得那个预言吗?‘你的妻子将死在十字架上。’而你名字本身,韦萝妮克,就使人想到这个预言!……你想想,圣韦萝妮克用一块布替耶稣揩面,这块布上留下了救世主的圣迹……韦萝妮克,你听见了吗,韦萝妮克?……”

他又急急忙忙爬下梯子,从孔拉手中抓过朗姆酒,一饮而尽。

于是,他又兴奋得发狂,讲了好一阵胡话,他的同伙一点都听不懂。然后他又开始向看不见的敌人挑衅,咒骂神明,说些渎神的话。

“沃尔斯基最了不起,沃尔斯基掌握着命运。神秘事件和神秘力量都要听我的。一切按我的决定进行。用最神秘的方式,使用法术告诉我最大的秘密。沃尔斯基在期待着训示。沃尔斯基收到了神意的愉悦的声音,不知道是谁,也看不见,他将带给沃尔斯基荣誉和祝福。让他准备好!让他从黑暗中走出来!让他从地狱中走出来!这就是沃尔斯基!在钟声里,在颂歌声中,向宇宙发出了命运的信号,而大地裂开了,命运投进去熊熊的火焰。”

他不说话了,静静地像是在观察他所谓的天空征兆。似乎这一切自然现象响应了强盗的召唤。

他的这些浮夸的言辞和他滑稽蹩脚的表演使他的同伙大惊失色。

奥托轻声地说:

“真吓死我了。”

“这是因为喝了朗姆酒,”孔拉说,“但不管怎么说,他讲的那些事怪吓人的。”

“这些事情总在我身边游荡,”沃尔斯基说,他的耳朵在搜索着最微小的声音,“现在的这些事情是多少世纪流传下来的。好比神奇的分娩一样。而我同你们两个人说,你们两个就是见证人。奥托和孔拉,你们两个都准备好:大地就要颤抖了,在沃尔斯基应当获得宝石的地方,一道烈焰冲天而起。”

“他不知道在说什么。”孔拉嘀咕道。

“瞧他又上梯子了,”奥托小声说。“他要是中了箭就活该!”

沃尔斯基无法控制自己的激动情绪。受难者已濒临死亡,已痛苦至极、奄奄一息了。

沃尔斯基开始时低声自语,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后来声音越来越大了:

“韦萝妮克……韦萝妮克……你已经完成了您的使命……您已经攀登到了顶峰……光荣属于您!我的胜利部分要归于您的功绩……光荣属于您!听着!您已经听见了,是吗?隆隆雷声越来越近了。我的敌人已经被打败,您不必期望救援了!这是您最后一次的心脏跳动……这是您最后的怨恨……‘主啊,主啊,您为何将我抛弃?’‘主啊,主啊,你为什么将我抛弃?’”

他像发疯一样大笑,笑得就像开玩笑时那样。随后他安静了下来。雷声停止了。沃尔斯基俯下身去,突然间,他在梯子上吼叫起来:

“‘主啊,主啊,你为何将我抛弃?’诸神将她抛弃了……死神完成了他的使命。四个女人中的最后一个死了。韦萝妮克死了!”

他停了一会儿,接着又叫了两次:

“韦萝妮克死了!韦萝妮克死了!”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忽然,大地抖动了,但不是由于雷声轰鸣引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主啊,主啊,你为何将我抛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三口棺材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