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口棺材岛》

七、执行天意的残酷王子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堂路易又转向沃尔斯基说:

“我们是一致的吧,伙计?我所说的这些是完全符合事实的吧?”

沃尔斯基闭上眼睛,头低垂着,他额头上青筋暴起。为了阻止斯特凡说情,堂路易大声说道:

“你该说话了吧,伙计!嗯,真的痛得难受了吧?脑子开窍了吗?想想……吹一支口哨曲子《妈妈,小船……》我的演讲立即就完……你不愿意吗?你还没有考虑成熟?那就活该。您,斯特凡,用不着为弗朗索瓦担心,一切有我。可千万不要可怜这个恶魔,我求您。啊!不要,千万不要!我们不要忘了,他准备和策划好了这一切,他是冷酷的、肆无忌惮的。千万不要忘记……我可要动火了。千万不要……”

堂路易打开沃尔斯基的小本子上抄录着预言的那页,一边看一边说:

“事情的总体情况已经介绍,剩下的就无关紧要了。不过,还有些具体的事情要搞清楚,要把沃尔斯基设计制造的鬼机器拆掉,最后还要谈谈那位德落伊老祭司扮演的角色……我们现在是六月份。这是定好了的杀害三十个人的时问。很明显,这个时间是托马斯修士为了与‘该隐’和‘命运’两个词押韵,而选择了‘六月’;同样‘十四加三年’是为了与‘恐惧’和‘十字架’押韵。同样托马斯使用了‘三十’这个数字,是为了与岛屿周围的暗礁和石桌坟的数字相一致。可沃尔斯基把它当成了圣旨。六月十七日这天,必须死三十个人。那么就要有那么多人……他会找到那么多人,但前提是,岛上的二十九个居民——我们待一会儿就要讲到沃尔斯基手里控制着第三十个受害者——都愿意留在岛上坐以待毙。然而,沃尔斯基忽然听说,奥诺丽娜与马格诺克离岛了。奥诺丽娜到时会回来的。可马格诺克呢?沃尔斯基毫不犹豫地派出艾尔弗丽德和孔拉跟踪他,并下令把他杀死。他毫不犹豫,是因为他根据偷听到的一些话,猜想马格诺克会带走那块珍贵的石头,神奇的宝石,那东西不能触摸,而只能放在铅盒里。(这是马格诺克说的。)

“于是艾尔弗丽德和孔拉出发了。一天早晨,在旅店里,艾尔弗丽德把毒葯放进了马格诺克喝的咖啡里(预言里不是说有人被毒死吗?)。马格诺克又上路了。可是几小时后,他腹痛难忍,差不多很快就死在山坡底下。艾尔弗丽德和孔拉跑过去,在他口袋里搜了一遍,什么也没有,一无所获。没有什么首饰,更没有什么宝石。沃尔斯基的希望没有实现。而尸体还留在那里。怎么办呢?他们暂时把他扔到了一个塌了一半的小屋里。几个月前沃尔斯基同他的同伙曾经过那里。而韦萝妮克·戴日蒙就在那里发现了马格诺克的尸体……可一小时以后,尸体不见了。原来艾尔弗丽德和孔拉在附近监视着,是他们把尸体抬走,并临时把他藏在一座废弃的小城堡的地窖里。

“这是其一。顺便提一下,马格诺克关于三十个受害者死的顺序,从他开始的预言看,根本不存在。托马斯预言中根本没有谈这一点。这种情况是沃尔斯基碰巧了。在萨莱克,他劫持了弗朗索瓦和斯特凡·马鲁,然后为了谨慎起见,使得在岛上来往不引人注意,并为了更容易进入隐修院,他穿上斯特凡的衣服,而雷诺尔德则穿上弗朗索瓦的衣服。事情很容易办到,在隐修院里,只有一个老人戴日蒙先生和一个妇女玛丽·勒戈夫。他们杀害了这两个人以后,又搜遍了所有房间,而重点是马格诺克的房问。‘谁知道呢?’沃尔斯基心里想他现在还不知道艾尔弗丽德执行任务的结果——‘谁知道马格诺克是不是把神奇的首饰留在了隐修院呢?’

“沃尔斯基抓住第一个受害者厨娘玛丽·勒戈夫,朝她脖子上刺了一刀。一股鲜血喷到这强盗的脸上,他害怕了,胆怯心虚了,他让雷诺尔德杀了戴日蒙先生以后就逃跑了。

“孩子与老人搏斗了很久。穿过了房间,偶然间被韦萝妮克发现。戴日蒙先生被杀害了。这时奥诺丽娜赶来,她也倒了下去,成了第四个受害者。

“事情在急剧地变化。当天夜里,一片恐怖。萨莱克的居民看到马格诺克的预言成真,威胁着他们的如此漫长时间的灾难即将来临,大家都恐慌了,决定离开岛屿。这正是沃尔斯基父子所期盼的。他们守候在偷来的汽艇上,向逃亡者们冲过去,这就是托马斯修士预言的罪大恶极的捕杀:

将有沉船、死人和杀害。

“奥诺丽娜目睹了这场惨剧,她那本来受到很大刺激的神经,便完全崩溃了,她从悬崖上跳进了深渊。

“这以后平静了几天,韦萝妮克·戴日蒙未受到袭扰,她探察了隐修院与萨莱克岛。实际上,沃尔斯基父子在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捕杀之后,把奥托一人留在岛上,奥托整日在地下小屋里喝酒,而他们父子则乘汽艇去找艾尔弗丽德和孔拉,把马格诺克的尸体拉了回来,投进萨莱克岛附近的海里。因为马格诺克有指定的冥宅,他必须去填那三十口棺材。

“到这时为止,也就是沃尔斯基回到萨莱克岛之时,沃尔斯基已经有了二十四具尸体了。斯特凡和弗朗索瓦由奥托看守着,已是瓮中之鳖。剩下的四个受极刑的女人,阿尔希纳三姐妹已被锁在食物贮藏室。现在该轮到处理她们了。韦萝妮克试图解救她们,可是已经晚了。她们被那帮匪徒发现,百发百中的雷诺尔德瞄准了她们,阿尔希纳姐妹中箭落入敌手(利箭也是预言中注定的),当晚她们就被捆在了三棵橡树上,在捆绑之前,沃尔斯基从她们身上搜得了五十张一千法郎的钞票。结果,死人总数已达二十九人,谁是第三十个呢?第四个女人是谁?”

堂路易停了一下,又说:

“对这个问题,预言说得很明确,有两处提到,互为补充:

亚伯在母亲面前杀死该隐。

“隔了几行又说:

在六月的一个夜晚……杀死自己的妻子。

“沃尔斯基从他获悉这份资料起,他就按照自己的方式,理解这两句诗。实际上当时他找遍了全法国也没有找到韦萝妮克,他无法控制住她,只好曲解命运的旨意。第四个受极刑的肯定将是他的一个妻子,而且是第一个妻子艾尔弗丽德。这绝不违背预言,因为迫不得已时,可以是该隐的母亲,也可以是亚伯的母亲。这里顺便提一下,以前专为他而作的那个预言并没有特别指定是哪个:‘沃尔斯基的妻子将死在十字架上。’哪个妻子呢?只有艾尔弗丽德了。

“因此,那个亲爱的、忠实的同谋妻子将遭厄运。沃尔斯基真是心如刀绞!沃尔斯基不是要服从莫洛克神①的旨意吗?既然沃尔斯基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决心献出自己的儿子雷诺尔德,那么如果不献出自己的妻子艾尔弗丽德,那是不能饶恕的。献出她来就万事大吉了。

①莫洛克神是《圣经》中提到的一个恶神,祭奠时,先把孩子杀死,再用火烧。——译注

“孰料,突然之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当他追踪阿尔希纳三姐妹的时候,他发现并认出了韦萝妮克·戴日蒙。

“沃尔斯基这种人怎么会不把这看成是上苍的恩赐呢?这个他一刻也未曾忘却的妻子,在这幕大戏中应该出场的时候,及时地送上门来了。上苍把一个神奇的猎物赐给他,供他杀戮……或征服。这有多妙啊!真是无异于天空大放异彩!沃尔斯基利令智昏,他俨然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上帝的选民、使者和‘执行命运旨意’的人。他自诩为守护天主宝石的大祭司。他就是德落伊教祭司,大祭司。因此,在韦萝妮克烧桥的那天夜晚——月圆后的第六天——他就学着大祭司那样用金斧去采圣槲寄生。

“对隐修院的围困开始了。这点我就不讲了。韦萝妮克·戴日蒙已经都向您说了,斯特凡,我们都了解她所受的折磨,可爱的‘杜瓦边’所起的作用,地道和地下小屋室的发现,为了解救弗朗索瓦和被沃尔斯基关在刑讯室、预言中称为死囚的您,她进行了努力。您和戴日蒙夫人被发现。小恶魔雷诺尔德将您抛进大海。弗朗索瓦和他母亲逃了出来。不幸的是沃尔斯基和他那帮人又追到了隐修院,弗朗索瓦被抓住了,他的母亲也……然后,接着就是那些悲惨的场面,我不多讲了,沃尔斯基与韦萝妮克之间的会晤,两兄弟亚伯和该隐在韦萝妮克·戴日蒙面前的决斗。预言里不是有吗?

亚伯在母亲面前杀死该隐。

“预言中还要她遭受极残酷的痛苦和让沃尔斯基无所不用其极。这位‘残酷王子’让两个决斗者戴上面具,当亚伯快要被打败的时候,他便亲手把该隐刺伤以便让这个所谓的亚伯杀死他。

“这个恶魔疯了。他疯了,醉了。目的就要达到了,他喝呀,喝呀,因为那天晚上,韦萝妮克·戴日蒙就要受极刑了。

在六月的一个夜晚,用千倍的折磨和痛苦,慢慢地杀死自己的妻子。

“千倍的折磨,韦萝妮克受过了,她将是慢慢地死去。时间到了,吃过晚饭,送葬队伍出发了。一切准备就绪,梯子竖起,绳子弄好,然后……然后,就是老祭司上场了!”

堂路易还没把祭司两个字说完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啊!这下可就滑稽了。从这时起,悲剧近似喜剧,令人毛骨悚然的悲剧变得滑稽可笑。啊!这位德落伊老祭司多怪啊!对于您斯特凡,对于您帕特里斯,你们都在幕后,这故事已索然乏味了。可是对于沃尔斯基……是多么引人入胜的情节啊!……我说,奥托,把梯子靠在树干上,让你的主子把脚踏在最上一级。好。嗯,这样轻松一点吧,沃尔斯基?注意,我的关心不是出于荒唐的同情。不是的。我是怕你咽了气,此外,我想让你舒服一点,好听完老祭司的忏悔词。”

又是一阵大笑。肯定是德落伊老祭司引起他发笑。

“老祭司的到来,”他说,“使事情有条有理。杂乱无章的事情变得紧凑起来。犯罪时缺乏条理,惩罚时却符合逻辑。现在不再需要托马斯修士的韵脚,而需要良知,由一个懂得应该怎么办、而没有时间可浪费的人,按严厉的方式进行。老祭司真值得我们钦佩。

“这位老祭司,我们还可以称他——你大概猜到了吧,是吗?——堂路易·佩雷纳,或者亚森·罗平,昨天中午时分,他通过潜艇‘水晶瓶塞’的潜望镜看见了萨莱克海岸,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什么事?”斯特凡·马鲁情不自禁地喊道。

“真是一无所知,”堂路易肯定地说。

“怎么!你不是知道沃尔斯基过去的一切,不是知道他在萨莱克的一切所作所为,不是知道他的计划,艾尔弗丽德起的作用以及马格诺克被毒死等等的情况吗?”

“这一切,”堂路易说,“都是我从昨天起在这儿听说的。”

“那是通过谁?我们可没离开过您。”

“请相信我吧,我同你们说,老祭司昨天在萨莱克上岸的时候,还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老祭司自信受到神明的厚爱,不比你沃尔斯基差。果然,他一上岸就很快发现我们的朋友在一个孤零零的小海滩上,他很幸运坠落在一个很深的湖中,因此逃脱了你和你儿子为他安排的命运。接下来是营救和谈话,只半个小时,老祭司就对情况了如指掌。接下来是立即进行搜寻……最后找到地下小屋,在你,沃尔斯基的房里,找到一件很有用的白袍子,又找到一张纸上抄录的那个预言。好极了,老祭司知道了敌人的计划。

“他首先沿着弗朗索瓦和他母亲逃跑时经过的地道,但由于洞口坍塌过不去,又折回来从黑色荒原洞口出来。他对岛屿进行探察,遇上了奥托和孔拉。敌人烧了天桥。当时已是晚上六点钟,怎么到隐修院去呢?斯特凡说,‘走暗道上去。’老祭司又回到‘水晶瓶塞’上。按照斯特凡指引的航路——他熟悉所有的航道——绕过小岛,这里说明一下,我亲爱的沃尔斯基,‘水晶瓶塞’是一艘很听话的潜艇,它是根据老祭司的设计制造的,可以在任何地方行驶。最后我们在弗朗索瓦挂船的地方上了岸。在那里碰上了‘杜瓦边’,它在船下面睡着了。老祭司作了自我介绍,很快就产生了好感。大家又一起上路。可是走到半道上,‘杜瓦边’忽然向叉道上拐去,那个地方的崖壁好像是用碎石均匀地补过。在这些碎石中间,有一个洞,老祭司早就料到这是马格诺克挖的,是为了从那里进入地下墓穴和祭室去。因此老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执行天意的残酷王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三口棺材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