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口棺材岛》

八、不安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韦萝妮克虽然表现得很勇敢,但假如是她一个人,那么她性格中的软弱也会在和命运抗争中不可避免地表现出来。然而,她面对斯特凡,觉得他比自己更软弱,那肯定是长期囚禁中受到损害的缘故。她不得不尽力地克制自己,故意把话说得很干脆:

“梯子移动了……够不着。”

斯特凡吃惊地看着她。

“这样……这样……您就完了。”

“为什么我们完了?”她笑着说。

“没有逃脱的可能了。”

“怎么?不。还有弗朗索瓦哩!”

“弗朗索瓦?”

“当然。最多再有一个小时,弗朗索瓦就可以逃出来了。他看到梯子,知道我走的路线,他会叫我们的。我们会很容易地听到他的喊声。只要耐心等待就行了。”

“耐心等待!”他惊恐地说,“……等一个小时!可这段时间里,他们会来的。他们的监视是连续不断的。”

“那好吧,我们别说话。”

他指着那个有着小窗的门。

“他们每次都要打开这个窗口,”他说,“他们会透过铁栏杆看见我们。”

“那里有一个护窗板,我们把它关上。”

“那么他们就会进来。”

“那就别关。满怀信心地等待,斯特凡。”

“只是我为您担心。”

“别担心,既不要为我,也不要为您……从最坏的情况想,我们有能力自卫。”她补充说,并向他出示自己从父亲武器柜中拿来的手枪,她一直带着它。

“哎!”他说,“我怕的是,我们根本无法自卫。他们有其他方法。”

“什么方法?”

他没有回答,迅速地朝地上扫了一眼,而韦萝妮克也察看了一下地板的结构。

墙壁四周一圈是本身粗糙而不规则的花岗岩。在花岗岩里,嵌着一大块正方形的木板,四边有很深的裂缝。主梁已经磨损,裂了很多口子,但是仍然很厚重结实。第四边几乎紧挨着悬崖壁,最多相距二十厘米宽。

“那是一个活门门洞吗?”她说着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不,不,它太沉重了。”他回答。

“那是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只不过是古代遗迹而已,不起任何作用。不过……”

“不过什么?……”

“昨天夜里……确切地说是今天早晨,那个下边有噼噼啪啪的声音……说不定人家在做试验,但很快就停止了,再说这时间也太久了……不,它已没有用了,他们也无法使用它们。”

“他们是谁?”

没等他回答,她又说:

“听着,斯特凡,我们还有点时间,可能比我预计的时间短些。弗朗索瓦随时可能获得自由,他会来救我们的。我们先利用这点时间聊聊我们各自的情况。我们安安心心地来谈。眼下没有危险威胁我们。这样又不浪费时问。”

韦萝妮克装着很放心的样子,实际上她并不感到安全。弗朗索瓦逃得出来,她对此毫不怀疑,可是谁能担保,孩子一定会走近窗前,看见那张挂在那里的竹梯呢?他没有看见妈妈,会不会沿着地道跑回隐修院去呢?

而她仍然克制着自己,认为有必要做些解释,她马上在一块当作坐凳的花岗岩上坐下来,开始向斯特凡讲述她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一些事件,从她在一间荒郊的小屋发现马格诺克的尸体讲起。

斯特凡怀着恐惧听她讲述骇人听闻的故事,没有打断她,只是用手势表示愤怒,脸上充满着绝望的忧伤。戴日蒙先生的死,尤其是奥诺丽娜的死使他怒不可遏。这是他最爱的两个人。

“喏,斯特凡,”韦萝妮克在谈到她对阿尔希纳姐妹遇难感到不安,谈到发现地道以及同弗朗索瓦的会见的时候,说道:“这一切都是您要了解的。我向弗朗索瓦隐瞒的这一切,您应当知道,这样我们才能与我们的敌人进行斗争。”

他点了点头。

“是什么样的敌人呢?”他说,“尽管您说了这么多,可是我还是要提出同您一样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卷进的这场大悲剧,演了许多年,许多世纪;我们只是在悲剧要结束的时候,在几代人经过准备而发生这场空前劫难之时被卷入的。也许我错了,可能这只是一些毫无关联的灾难事件和荒唐的巧合,我们在中间受捉弄,再不可能有别的解释。事实上,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也是同样的云遮雾罩包围着我。我同您一样的痛苦和悲哀。这一切都是发疯、无节制的疯狂、反常的激动,是野蛮罪行,是蛮族时代的暴烈。”

韦萝妮克赞同地说:

“对,是蛮族时代,这点最使我难以理解,感受尤为强烈!过去和现在之间,今天加害我们的人与先前住在洞穴里的人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他们作用于我们的行动总是如此令人难于理解?我通过奥诺丽娜和阿尔希纳姐妹的述说,才知道听到的所有传说究竟有些什么关系。”

他们的说话声音放得很低,耳朵还一边在倾听。斯特凡听到走道上有声音。韦萝妮克则朝悬崖那边看,想要听听弗朗索瓦的信号。

“传说很复杂,”斯特凡说,“传说是很难说清的,人们无法肯定哪些是迷信,哪些是真的。在这些胡言乱语中,最多可以理出两种思路,一种是三十口棺材的预言,一种是关于财宝,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神奇石头的传说。”

“那么,我在马格诺克的那张画上看到的以及在仙女石桌坟上发现的那些话,是一种预言吗?”韦萝妮克说。

“是的,那是一种预言,可以上溯到无限久远的年代,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笼罩在萨莱克的历史和生活中。老早人们就相信,总有一天,一年之内,围绕着岛子的三十个暗礁——大家叫它们三十口棺材,会找到三十个受难者,无论男女都是暴死,在这三十个死难者中,有四个女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那是已经定论、无可争议、世代相传的传说,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它是通过仙女石桌坟上的石刻短句流传下来的:

三十口棺材,三十具尸体……

四个女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不管怎样,人们还是照样正常、平静地生活着。为什么恐怖会在今年突然爆发呢?”

“这主要是由于马格诺克。马格诺克是一个神秘的怪人,他是巫师,又是土法接骨医生,一个江湖郎中。他既知天文,又知道草葯的性能,因而人们都愿意向他请教远古和未来的事情。然而,马格诺克不久前宣称一九一七年是不祥之年。”

“为什么?”

“可能是预感,预见,先知发觉,随您选择哪种解释。马格诺克不反对使用最古老的巫术,他会用鸟的翅膀或鸡的内脏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他的预言是建立在某种可靠的事情上的。他曾说,根据他童年时代从萨莱克岛的老人那里知道的情况,上世纪初仙女石桌坟上刻的最后一行字,并没有被磨损掉,人们可以看到‘女人十字架’短句:

萨莱克岛,十四加三年……

“十四加三年,就是十七年,这种说法,最近几年来,使马格诺克及其朋友们反响更加强烈;这个数字分成两个部分,恰恰一九一四年爆发了战争。从此,马格诺克越来越重视并相信他的预见,同时也愈来愈担心,他甚至宣称,他死后,便是戴日蒙先生的死,便是灾难临头的信号。于是一九一七年的到来便在萨莱克岛引起了真正的恐怖。灾难临头了。”

“可是……可是……”韦萝妮克说道,“所有这些都是荒唐的。”

“的确很荒唐,不过,自从马格诺克把刻在石桌坟上的片言只语的预言同纯粹的预言进行对比后,一切就赋予了格外令人恐慌的意义!”

“他真的这么做了吗?”

“是的。他在隐修院的废墟下,在一间隐蔽室周围的乱石堆里,找到一本很破旧的弥撒经,里面有几页还很完好。特别是其中有一页,您已经看到,或者确切地说,您已在那个荒郊小屋中看见了它的复制品。”

“复本是我父亲搞的吗?”

“是您父亲搞的,他书房的壁柜中所有的复制品都是他搞的。您还记得戴日蒙先生喜爱画画,画水彩画吧。他复制了那页彩色画,而且在画上配着仙女石桌坟上的预言诗。”

“那么你说说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为什么那么像我呢?”

“我从没见过原画,那是马格诺克给戴日蒙先生看的,他小心翼翼地保存在他的房间里。而且戴日蒙先生也说像。他说,他一边想着您由于他的过错而受苦难时,情不自禁地在复制画时强化了相像的程度。”

“也许是这样的,”韦萝妮克小声说,“他是否还记得人家给沃尔斯基作过的另一个预言:‘你将死在一个朋友手中,你的妻子将上十字架。’对吗?这种奇妙的巧合对他影响那么深……竟至于在那人的头上写上了我少女时代的签名:v.d’h.……”

然后她又轻轻地说了一句:

“一切都应了预言所说……”

他们都不说话了。他们怎么会不想想这些文字,几个世纪以来就留在了弥撒经和石桌坟上了呢?如果说画中萨莱克岛的三十口棺材,还只装了二十七个受难者的话,那么不正好还有三个人去补充祭品数吗?三个人被监禁着,听凭祭司的主宰。假如说大橡树旁的山岗还只有三个十字架,那么第四个不是很快就会出现吗?

“弗朗索瓦多慢,”韦萝妮克过了一会儿说道。

她走到崖壁看看。梯子没有动,还是够不到。

斯特凡说:

“他们马上就要到门口了……可是怎么还没有来。”

但是他们彼此都不想表露出自己的不安,韦萝妮克又镇静地说:

“财宝?天主宝石的事呢?”

“这也是一个难解之谜,”斯特凡说,“是刻在石桌坟上的最后一句话:

天主宝石赐生或赔死。

“天主宝石是什么呢?传说是一块奇异的宝石,据戴日蒙先生说,这不过是远古时代流传的一种信仰。萨莱克人历来就相信有能创造奇迹的石头。中世纪的时候,人们带着畸形孱弱的孩子到这儿来,在那块石头上躺几天几夜,起来时,就变得身强体壮;那些不孕的妇女用这种方式就可以恢复生育;同样,老人、伤员和身心衰弱的人都能得到康复。不过,朝圣的地方发生了变化,据说,石头也换了地方,有人说石头不见了。到十八世纪,人们就到石桌坟朝拜,有时还把患瘰疬的孩子放在石桌坟上。”

“可是,”韦萝妮克说,“既然石头能赐生或赐死,那么它也有坏作用?”

“是的,如果未经看护和供奉它的人允许去接触它,就会降灾。这方面的神奇性更复杂,说是有一种宝石,一种神奇的首饰,它会发出火来,烧使用它的人,使他遭受入地狱的刑罚。”

“就像奥诺丽娜说的,马格诺克就是这样……”韦萝妮克困惑不解地说。

“是的,”斯特凡答道,“但是那是现代的事了,在此之前,我同您说的都是过去的神话,两个传说,预言的传说和宝石的传说。马格诺克的遭遇拉开了现代故事的序幕,它同古代的传说一样难以理解。马格诺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疑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已经有一个星期闷闷不乐,也不干活,一天早上,他跑进戴日豪先生的书房,喊叫着:

“‘我摸它了!……我完了!……我摸它了!……我用手拿它……它就像火一样地烧我,可我想留着它……哎!这几天已烂到了我的骨头。这是地狱!这是地狱!’”

“他让我们看他的手掌,全部烧坏了,像患癌症一样。我们要给他治疗,他却像疯了一样,结结巴巴地说:

“‘我是第一个受难者……圣火即将烧到我的心脏……在我之后,将会是别人……’”

“就在当天晚上,他就是一斧头,把手砍断了。又过了一星期,当恐怖在岛上传播开后,他就离开了。”

“他到哪里去了呢?”

“到法乌埃教堂朝圣去了,就是您发现他的尸体的地方。”

“您看是谁杀死的呢?”

“肯定是那些通过一路书写信号进行联络的人,他们隐藏在地道内的小房子里干着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那么就是袭击您和弗朗索瓦的那些人咯?”

“对,他们穿着从我们身上剥下来的衣服,装扮成我和弗朗索瓦的样子。”

“什么目的?”

“为了轻易地进入隐修院,然后,如果不成的话,就改变搜索方向。”

“您被关在这里以后,见过他们吗?”

“我只看见过,或者准确地说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八、不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三口棺材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