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维克多》

08.旅馆里的战斗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亚历山大一边向后退,一边不停地反抗,想挣脱维克多那只让她恼怒的手。穿过过道,进入小客厅,维克多把身后的门关上了。她立即喊起来:“卑鄙!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

他慢声慢气重复着说:“警察包围了旅馆。”

她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反驳道:“那又怎么样?这与我无关。”

“他们抄下了所有英国客人的名字。这些人会被提审。”

“这与巴兹莱耶夫公主毫无关系。”

“这些英国人中有毕密希先生。”

她眨了一下眼睛,又坚决地说:

“我不认识华密希先生。”

“你认识,这个英国人也住在这一层,337房间。”

“我不认识他。”

“你认识他。”

“你在盯我的梢?”

“这是需要,为了帮助你,就像现在一样。”

“我不需要什么帮助,尤其是……”

“尤其是我的帮助,这是你想说的?”

“什么人的帮助我也不需要!”

“我求你了,不要逼我作无用的解释,我们时间太少了!不过10分钟,10分钟,你听到了吗?从现在开始10分钟后,两名警察就会闯进毕密希先生的房间,将他带到楼下经理室交给莫勒翁警长。”

她试图挤出笑容:“我为毕密希先生感到遗憾,他被指控什么?”

“他是从马伯夫街酒吧逃走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人是亚森·鲁宾。”

“他的情况很糟糕,”她依然平静地说,“如果你对这个人很同情,那么就给他打电话提醒他,他自己会见机行事的。”

“电话正有人监听。”

“那又怎么办呢!”她更加恼火地说,“你找他解决去!”

年轻女人的傲慢激怒了维克多。他冷冷地对她说:“你还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夫人。八九分钟后两名警察就会敲响毕密希先生房间的门,一个将把他带到经理室,另一个则将待在房间里搜查。”

“随便他怎么样!”

“那么你呢?”

“我?”

她身体抖了一下。愤慨?生气?还是不安?

但她控制住了自己,说:“我怎么了?这个人和我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不是我的朋友。”

“可能不是,但你们之间有一种默契。请你不要否认。我知道……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的要多……自从那天你容忍了我偷走你的发夹,并向我伸出手来,我怎么会不想了解你为什么把这种事情看得很轻呢?”

“难道这是因为我也干了偷盗的勾当?”

“总之是因为盗贼们把你卷了进去。一天晚上,我见你和那个英国人聊着什么。”

“就这些?”

“之后有一天我潜入他的房间,发现……”

“什么?”她十分不安地问。

“警察过会儿也能找到它。”

“告诉我是什么!”

“在毕密希先生的衣柜中,准确地讲,在一堆衬衣中,他们会找到一条橙绿花纹真丝围巾……”

“什么?你说什么?”她站了起来。

“一条橙绿花纹真丝围巾,艾丽丝·马松就是被这条围巾勒死的。它现在在英国人的衣柜里……”

巴兹莱耶夫公主的抵抗一下子崩溃了。她站在那里,但身体开始摇晃起来,恐惧万分,嘴chún颤抖着结巴地讲:

“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

他无情地接着说:“我看见了它。这正是人们要找的那条。你读过报纸。那天早上艾丽丝·马松一直戴在脖子上。如果从英国人手中找到它,那么他、以及亚森·鲁宾就无疑要牵涉进沃吉拉尔街的凶杀案。另外,既然找到了围巾,那么也会找到其他证据,揭开那个女人的真实身分,不是吗?”

“哪个女人?”她从牙缝中吐出这几个字。

“不就是他们的同伙吗?凶杀发生时在楼梯上被人碰到的那个人,凶手……”

她冲动地扑向维克多,叫喊道,既是招供又是为自己辩护:“她没杀人!我肯定这个女人没有杀人,她害怕犯罪!怕血,怕死亡!她没杀人!”

“那么是谁干的?”

她没有回答。她的感情变化太快了,令人不可思议。她冲动过后突然变得十分沮丧。她用低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这一切都不重要。不管你对我怎么看,我不在乎。再说,我已经完了。一切都在和我作对。毕密希为什么要留着这条围巾?他答应过要处理掉它的。不,我完了。”

“为什么这样想呢?快走吧,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离开这里。”

“不,”她说,“我不能走,我没有这个力气。”

“那么就帮我一把。”

“帮你干什么?”

“通知他。”

“怎么通知呢?”

“这我自有办法。”

“你不会成功的。”

“会的。”

“你要把围巾拿走?”

“是的。”

“毕密希怎么办?”

“我会告诉他逃走的办法。”

她走近维克多。维克多看看她。她已恢复了勇气。她的眼睛变得柔和了,几乎在这个男人面前要微笑起来。尽管他年纪这么大,但她认为依然可以对他施展女人的魅力。不然怎么解释他无条件的忠心呢?他又怎么能冒着生命危险救她呢?

再说,她自己也被这双平静的眼睛、这张坚毅的面庞征服了。

她向他伸出手:“快点行动吧,我感到害怕。”

“为他感到害怕吗?”

“我对他的忠心毫不怀疑,但别的就不太了解了。”

“他会听我吩咐吗?”

“会的,他也感到害怕。”

“但他可能对我不信任。”

“我不这样认为。”

“他会开门吗?”

“连敲两下门,重复三遍。”

“你们之间没有别的联络信号?”

“没有,只有这种方式。”

他正要走,她又拉住他问:“我怎么办?离开这里?”

“待在这里别动。当一个小时以后危险过去,我再回来,然后我们再一起看怎么办。”

“如果你回不来呢?”

“那么星期五到圣雅克广场碰头。”

他一边想,一边嘀咕:“一切都算好了吧?我没有遗漏什么事情吧?干吧。待在这里别动,求你了。”

他看看外面。走廊里已经不太平了,来来往往的人标志着旅馆里騒乱的开始。

他等了片刻,便冒险出去了。

他第一步先到电梯栅栏前,见没有人,便跑到337号房间,按约定的信号使劲地敲门。

里面一阵脚步声。门锁拧动了。

他推开门,看到毕密希,说了对年轻女人讲的一样的话:“旅馆被警察包围了,他们正在搜查……”

英国人与亚历山大就不一样了。这两个男人之间一拍即合。英国人明白了这里的情况,恐惧马上使他屈服了,没有问维克多为什么要通知他。再说,虽然他听得懂法语,但讲得很不好。

维克多对他说:“要听我的吩咐,马上去做。警察正查房,因为他们认为从马伯夫街酒吧逃走的英国人藏在旅馆里。你将是第一个被审问的嫌疑犯,因为你自称扭伤了脚。在我们之间,任何托词都是不明智的。你不该回到这里,也不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你有没有什么危险的证件和信?”

“没有。”

“没有任何牵连公主的东西?”

“没有。”

“撒谎!给我衣柜的钥匙!”

对方很听话。维克多扒开那堆衬衫,拿出那条真丝围巾,塞到口袋里。

“就这个吗?”

“对。”

“现在还有时间。真的就这个?”

“是的。”

“我警告你如果你想背叛巴兹莱耶夫公主的话,我会打碎你的脑袋。快找你的鞋子、帽子、外衣,立即离开这里。”

“但是,警察呢?”毕密希问。

“安静。你知道旅馆后面靠蓬第厄街的出口吗?”

“知道。”

“那里只有一个警察看着。”

英国人作手势说他要打倒此人,强行通过。

维克多表示反对:“不行,不要干傻事,你会被抓住的。”

他从桌上拿起一张印有旅馆名字的通信卡片在上面写上“请放行”,然后写上日期,签上“莫勒翁警长”。

“把这交给值勤的警察。签名一模一样,我负责。现在就快走,不要回头。转过街角,你就可以随便操练步子了。”

英国人指指满是衣物和梳洗用品的衣柜,作了一个遗憾的手势。

“很对,”维克多嘲讽地说,“你还想要什么?赔偿金?哼!还是准备走吧!”

毕密希穿上鞋子,但这时有人敲门,维克多担心地说:“该死!是他们怎么办?算了,会有办法的。”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进来!”他叫道。

英国人甩掉鞋子,在沙发上躺下。维克多正要开门,便听到钥匙声。原来是楼层服务生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门,后面跟着进来维克多的两名同事。

“再见吧,亲爱的先生,”他用夸张的南美口音对英国人说,“很高兴你的腿好了一些。”

他迎着两名警探走过去。其中一个彬彬有礼地对他说:“鲁柏警探,司法警察部的。我们正在旅馆里进行调查。请问您认识这位先生有多长时间了?”

“毕密希先生吗?噢!有些时候了,那是在大厅里,他递给我一支雪茄烟,自从他扭伤了脚,我便常来看他。”

他又说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马尔戈·阿维斯多。”

“秘鲁人是吧?您在警长要问的客人名单上。能不能请您到楼下办公室去一趟?您带着证件吗?”

“没有,证件在我房间里,也是这层楼。”

“我的同事陪您一起去拿。”

鲁柏警探看看沙发上躺着的英国人的腿,他的脚踝上裹着纱布,旁边桌子上还有准备好的绷带。于是他冷冷地问:“您不能走路吗?”

“不能。”

“那警长要亲自到这里来了。去对头儿说。”他对同事吩咐道,“他来以前我先检查一下英国人的证件。”

维克多跟着那位同事出去了。他偷偷地发笑。鲁柏警探只专心干上司交给他的主要针对英国人的任务,竟然一点没有想到仔细检查一下维克多。鲁柏警探也没意识到自己正一个人和一个嫌疑犯、并可能有武器的家伙呆在一起。

维克多却意识到了这一点。当他从房间衣柜里取出可以证实自己是马尔戈·阿维斯多的真实证件时,他观察着看他的人,心里想:“我怎么办?我一个勾腿搞倒他,将他反锁在这里……然后从后面蓬第厄街溜走吗?”

但这有什么用呢?如果他们主要的目标毕密希摆脱了鲁柏,拿着有莫勒翁签名的假通行证逃走的话,维克多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所以他就乖乖地听从吩咐。

旅馆已经乱糟糟了。楼下大厅和宽敞的前厅挤满好奇而吵吵闹闹的客人,有人因为被拦着不让出去而感到愤慨。一切都乱了套。经理办公室里的莫勒前警长已经感到受不了,发着脾气。

他一看到维克多,便将他交给一名助手处理。他现在显然只关心嫌疑最重的毕密希先生。

“英国人呢?”他问带维克多来的手下,“你怎么没带他下来?”

“他走不了路,脚扭了。”

“开玩笑!我看这家伙很可疑。是一个胖子,脸色发红,对不对?”

“对。留着刷子一样的短胡子。”

间很短吗?没搞错吧?鲁柏和他在一起?”

“对。”

“我上去一趟,跟我一起去。”

这时闯进来一个客人,他也在名单上,但要赶火车。莫勒翁耽搁了宝贵的两分钟,向他提问题,又用了两分钟时间发布命令放行。最后终于可以起身走了。

维克多的证件很快就被核查好了。他没申请什么通行证,便赶着走入莫勒翁和两名部下所乘的电梯。这三名警察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到了四楼,他们快步走出电梯。

莫勒翁使劲地拍打337房间的门。

“鲁柏,快开门!”

他恼火地接着打门:“快给我开门,该死的!鲁柏!鲁柏!”

他喊客房服务生和楼层总管。服务生手里拿着钥匙从房间里走出来,莫勒翁推了他一把,显得越来越不安。门被打开了。

“上帝!”警长叫道,“不出我所料!”

房间里鲁柏躺在地上,被毛巾和一件浴衣捆得紧紧的,嘴里堵着东西,正拼命地挣扎。

“没受伤吧,鲁柏?啊,那个盗匪将你捆成这样!可真见鬼!你怎么能任凭他摆布呢?怎么这么不中用?”

鲁柏被解开了,他咬着牙愤恨地说:“他们是两个人!对,两个!另一个从哪儿出来的?他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08.旅馆里的战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探维克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