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寻仇》

罗宾的苦衷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在巴黎一个破败不堪的工作区里的窄窄的小巷中,有家下层小酒馆,它名叫赛捷。这一天临近11点钟走进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穿着上破破烂烂并且情绪不高地进来了。他已喝得醉醺醺,东倒西歪地走近酒吧的吧台,嘴中的酒气冲天。

“喂!上酒!来人呐!”那男子高声呼喝着。

“请交钱!”

酒吧的经营者对他这样说。那男子掏出他的皮夹,钞票把他的皮夹塞得满满当当,他从中抽了一张扔在吧台上。

此情此景让一个名叫多玛的男子尽收眼中,他本是一名游医,却收拾得整齐如同绅士。

多玛凑上前去,在那男子一旁坐下。

“大伦!行不行,来把牌?我叫作多玛。”

“人们都亲热地叫我简德们,我的原名都没它响亮?”

这名男子所操的法语有股伦敦味。随后这俩人去酒吧的秘室玩牌。这一夜,那名男子将200法郎输掉了。

第二天晚上,那名男子又走进这家酒吧。依旧输掉200法郎悻悻离去。到了第三日的晚上他没有去耍纸牌,而是一直在喝个不停,并且总在自言自语。多玛听到他在翻来覆去念叨着“鲁·倍杰尼”这个词。

这让多玛的双目为之一亮,他搀扶着东倒西歪的简德们走出了酒吧,扶他坐到街边雨路的椅子上。

“喂!简德们!倘若你再胡言乱语的话,警察会将你抓走的2”

“你讲什么?什么警察?……凭什么抓我?”

“你在酒吧中酒后吐真言,反反复复地讲‘鲁·倍杰尼’,那可是刚刚发生过怪异谋杀案子离这不远处的一个地名。你必定与那件案子有所牵连,要不然怎会有这样多的钞票!”

“你在瞎编!那钱是别人送我的!”

“是什么人送给你的?”

“这个……我不可以讲出来。”

“因何给你如此多的现金?”

“这也不可以告诉你!”

“这人真是不好糊弄!”多玛心中暗想,随后他假装出一付怒气冲冲的样子。

“既然这样,你不乐意如实讲出,那我可要对你讲明白,据报纸报道,不久前在鲁·倍杰尼有一个装有大宗钞票的灰袋子失窃,肯定是你窃取了它吧?”

“你在胡编,那案子与我毫无关联。”

“休要欺瞒我!你这些票子从何而来?统共有多少?”

“共有5000法郎!”

这让多玛将眼睛睁圆了,这可是一笔数目可观的钱财。他注视着那映在河水水面上的夜景一声也不吭。原来多玛就是那群窃取灰布袋中的一员。

街头浪人布荷米和西文·若力支负责窃取灰布袋,多玛则在驾驶那辆小卡车,打算窃取成功之后便一同逃之夭夭,而结果却是布荷米遭到枪击而亡,西文也身负重伤,那灰袋也就下落不明了。

注视着河中夜色而在心里回想以往经过的多玛突然拍了拍简德们的肩头,说道:

“这案子咱们再也不提了!我有个买卖不知你是否愿意做不?”

“什么样的买卖?”

“那伙窃取灰布袋的小偷还酝酿着更大的诡计,那个计划能够使一个人不寒而栗。我与那人相识,那是一个颇有名气的男子。眼下他藏头换面不晓得居住在什么地方,只要可以找到他的住址便可获取几十万法郎的报酬!”

“需要我协助你寻找那名男子?”

“正是这样!将来我们均分那笔钱,你意下如何?”

“没问题,咱们一言为定!”

“那你可有什么好的想法?”

“暂时没有,但我与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很熟捻,他们常去破解各式各样的谜团以及去搞到他人的隐情。我所得到的5000法郎,便是那家侦探事务所付给我的。”

“是么?他们具体让你做些什么?”

“有位先生希望侦探事务所去侦察一个让警方抓去的年轻人,名字叫做弗休尔。他预付了数目不小的定金,这5000法郎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倘若把那些情况打探出来,我仍能够得到5000法郎。”

多玛闻听到弗休尔这个名字,不由得暗自吃惊,然而在表面上依旧假装一种镇定自若的神态。

“是么?这么说你现在正侦察那个叫弗休尔·萨尔的年轻人?”

“正是这样!我与那名先生已约定好要见一次面,商讨具体的措施,那名先生将派他的司机前往协和广场等候我,随即将我送往他的寓所。据说初次会面,他将付给我5000法郎?”

“你可再得5000法郎?运气真好!那你什么时候去赴约?”

“就在星期六上午门点钟。”

“那位先生的名姓是什么?”

“劳佛·德布尼,就住在鲁·倍杰尼的别墅住宅区。”

“德布尼……”

多玛在心中思忖了半天。那简德们已酣睡在那张椅子上,好像他今日酒喝得过多了。多玛把他的手探人简德们的衣袋,指尖摸到了一叠钞票,他刚打算将那些钞票悄悄地取出,不料被猛然间苏醒的简德们握住手腕,出乎意料的是简德们力气颇大,多玛急急忙忙打算将手挣脱出。简德们一言未发,于是俩人厮打在了一起。

多玛拼命地把简德们踢到一边去,简德们很快就落入了水中。他的两只手在不停地晃动以求能重新上岸,然而没过多久就沉入水底,再也未能浮上水面。

“不过是起由于醉酒不慎坠入河中,从而溺水而亡的意外!”

多玛的脸上浮现出姦邪狡诈的笑,他看了看周围,随即向吵嚷的街市走去。

有个人头缓缓地从下游黑漆漆一片的水面浮出,那便是简德们。他看了看河岸不见人的踪影,便用一流的泳技游向河的对岸,在岸上已有一辆自备轿车守候在那里。

司机将车子发动起来,浑身湿淋淋的简德们马上坐进了车中,汽车飞快地开走了。

返回到哥勒尔·鲁杰庄园的罗宾,在第二天一看到罗思推事的面,就立刻向他打听弗休尔的相关情况。

“那个人如同谜一般,警局对他也是束手无策。因为他没有身份证件,对于他的家庭住址和他的真实岁数一无所知,对他进行问询,他也不清楚,大概他真的对此一无所知?”

“那么有关他涉嫌杀人呢?”

“关于那件案子,他不过是翻来覆去地讲:‘我既没杀人,也没盗窃!’

“据我假设,也许他有着一段惨淡的历史,因而不情愿涉及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无论我们对他问询什么,他一概回答:“不知道。’有关他的所有情况,全部在迷云笼罩之下,这让我们颇费思量。”

罗思推事好像十分丧气地讲述。

闻听此言,罗宾集中精力开始冥思苦想。

“直到现在,推事依旧无法断定弗休尔的底细,警方在千辛万苦地调查之后,对于他的真实身份仍无从知道,这真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年轻人。”

罗宾觉得自己也在云山雾罩之中。

“我已吩咐了在巴黎乃至全国的手下对那案子进行调查,只要与此案有牵连的人员,都在调查的范围之内,最终发现了在赛捷那个小酒馆有个叫做多玛的游医与此案有着十分重要的干系,我乔装改扮成一个爱喝酒的无业游民。以简德们这个假名与他接触,又特地耍牌时输钱于他,并故意显露那5000法郎来钓他上钩。接下来让他得知星期六上午11点钟简德们要在协和广场约会,去等位先生名叫德布尼的司机,随后前往德布尼的寓所。

“据我估计,多玛必定假扮成简德们前往约会。他与我素未谋面,并且早已认定简德们被他踢入河中溺水而亡,所以他会大胆地前去会面领取那5000法郎。待我见到他,一定要让他将所有隐情全部说出。那样的话,那件怪异的案子便可真相大白了。”

想到这里时,耳边传来汽车油车熄火的声响,司机领那个多玛进了庄园。罗宾高声询问他:

“你是否是那个由私人侦探事务所派遣来,为我调查有关弗休尔的情况,叫作简德们的人吗?”

“不!并非像你所言!”

“不是吗?那你来此地意慾何为?”

“我来此地仅仅因为你就是亚森·罗宾。”

多玛开门见山地对他讲,他料想着罗宾将会吃惊地吓一跳,然而罗宾却是不为所动,反倒心中暗自窃喜:“太棒了!

“就在这间卧室里,菲斯丁娜也曾说出我就是亚森·罗宾这样的话,菲斯丁娜是那个西文·若力艾的女朋友,与眼前的这位多玛必定有所牵连。因而,我特意安排下这锦囊妙计将他诱骗至此,不想他居然中计!”罗宾不由地在心中暗笑。

“是吗?既然你已了解了底细,我也就无须伪装,一点都没有错!亚森·罗宾就是我,在下层的小酒馆以坑蒙拐骗为生的你,居然会有这等眼力,多玛!”

闻听此言,多玛好像大吃一惊,然而强装镇定自若地抽着一支烟,并讲道:

“亚森·罗宾的大名确实名不虚传,你已将我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但是,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没多久你便会掉眼泪的!”

“我以前未掉过泪,今后也不会!”

“今后掉不掉泪那就没准了!我必定要让你哭出声来!”

“是么?你打算用什么办法让我哭出声来?”

“我去揭发你!我要将你的这些讲给警方,对他们讲在鲁·培杰尼住宅区所发生的那件稀奇古怪的案子便是由化名为劳佛·德布尼的亚森·罗宾一手操纵的。”

“如此说来我被抓走,你便能够从某人那里获取高额的奖金,那请告诉我,他是谁?”

多玛无言以对;罗宾拍了拍他的肩头。

“咳!多玛!你莫要干那样的蠢事!有没有兴趣与我合作一次?”

“与你合作一次?”

“对!为我干一些事。我非常渴望知道弗休尔的底细,所以我派遣简德们调查此事,已预先支付了5000法郎。然而他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没准儿让人干掉了也是可能的,你是否有兴趣为我调查此事?我能够先预付10000法郎,怎么样呀?”

闻听10000法郎,多玛似乎有些动心,思索了半天讲道:

“弗休尔是由克拉德大夫向你介绍的,然而那庸医对于弗休尔的事毫不知晓。在他医院工作的一名男子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让大夫为弗休尔写封介绍信,他很痛快地应下了,那人便是前往欧拉介力庄园盗窃了那个灰布袋,并且谋害了那位小姐的街头流浪者布荷米。”

“你所讲的情况我比你更为了解。然而,布荷米将弗休尔介绍于我有什么企图?”

“他打算向你勒索巨额的现金!”

“哦,可惜这个诡计未能得逞!布荷米也死掉了,那个弗休尔也让警局抓住在押。然而这二人是如何相识的?他们之间有特殊的关系吗?”

“那已是在15年之前,布荷米便谋划要利用弗休尔!而那时的弗休尔在专修室内装璜设计。”

“对于弗休尔的身世,你了解吗?”

“那是自然!弗休尔要是说起来也是个苦命的人儿。在他年幼时,他便与爹娘失散了,他是在一个荒凉的偏远的山区农夫家里长大成人的。”

“他自己清楚这一点吗?”

“或许不了解吧,由于当时他年龄尚小。他从小就聪慧伶俐,上完小学后便去小店中作学徒工,在晚上读夜校,不到20岁就到巴黎闯荡,并在一所美院接着学习,最终获取设计师资历。”

“哦!他是个勤奋好学的孩子!可是布荷米又是什么时候与他结识的?”

“在他被那户农夫家庭抚养时,农夫的妻子由于丈夫早逝而与布荷米相勾搭。那女人将弗休尔的来历讲与布荷米,说弗休尔并非自己所生,而是在很久远的时候由一名女子寄养在此,那女子临走之时扔下大笔的抚养费。那农夫的妻子再三交代布荷米万不能将这件事露出去,自然也不可让孩子知晓此事,因为孩子自始至终认她为妈妈。”

“这样说来,具体的情况只有询问那农夫的妻子便可知晓了?”

“然而那女人早已死去,布荷米也死掉了,了解此事隐情的仅我一人。”

“那好,你将你所了解的一切原原委委讲给我听,把孩子寄养在农夫家中的那女子是孩子的妈妈?”

“不,据说孩子是拐骗而来的!”

“什么?孩子是被拐骗的?”

罗宾的脸色转黑,接着问:“那女子因何要拐骗小孩呢?”

“这个……我……我不大清楚。”

狡黠的多玛盯着脸色阴暗的罗宾,随后他讲道:

“是为了报复吧!”

“因为报复?”

“对!那女子与孩子的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罗宾的苦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妖女寻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