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罗平与福尔摩斯》

一 一半就够了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拉尔波瓦先生在凡尔赛中学教学,收入微薄。去年底的一天,他在一个旧货摊一发现一张桃花芯木的小巧玲珑的写字台。他立即决定买下作为女儿的生日礼物。他还了半天价,最后以65法郎成交。

与此同时,一个仪表滞洒的小伙子也喜欢上了这张写字台,他一路缠着拉尔彼瓦先生,希望用高于三倍的价钱买过去,但遭到了拒绝。

年轻人死死盯了他一眼,一言不发,扭头走了。

一小时后,写字台运到了拉尔彼瓦先生家里,苏珊非常喜欢。

当晚,女仆奥唐丝就帮助苏珊把写字台搬进了她的卧房。第二天早晨十点,按老规矩,苏珊在校门口等着父亲一块儿回家,他们边走边聊:“你对那张写字台感觉如何?”

“太棒了!我把所有包铜的地方都擦得鲜明瓦亮,简直象金子一样!”

他们走过房前花园时,父亲提议午饭再看一眼写字台,可是,她刚到卧室门口就惊叹了一声,写字台已经不在那儿了。

让预审法官惊愕不已的是作案方式竟然简得出奇。女仆在苏珊出门前到市场买东西了,一个收旧货的人——邻居们都看见运货马车上的牌照——按过两次门铃,然后进去了。那人堂而皇之地搬走了写字台,谁也没产生什么怀疑。有一点要指出,案发后,人们发现屋里的柜橱都完好无损,室内的陈设依旧井然有序,连苏珊放在写字台上的小钱包也被挪到旁边桌子上,钱包里的金币分文不少。于是,盗窃的动机使人费解了:为什么竟为这点东西去冒险?

唯一线索就是拉尔波瓦老师前一天遇到的那件事。

“我一拒绝,那个年轻人马上就翻脸了,他带着威胁的样子离开我。”

但这个线索太不着边际。警方在那个旧货商那里也没有了解到个所以然来。

但是,拉尔波瓦先生坚持说他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肯定在某个抽屉的夹层里藏了财产,那位年轻人在认出了记号后,就断然采取了行动。

两个月过去了,突然,又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先是天赐良机,接着,又是飞来横祸。

二月一日下午五点半,拉尔波瓦先生回家看报时被一行标题吸引:“法新社第三次抽彩。”

“23组——514号中奖,赢一百万法郎。”

报纸滑到了地上,四壁开始在拉尔波瓦先生眼前晃动起来,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23组514号,这是他的彩票的号码!他是为了给个朋友帮忙偶然买下的。他从没想过会走红运,可是,这次,他赢了!

他急忙掏出记事本,衬页上清楚地写着23组514号。可是彩票在哪儿呢?

他冲进书房去找信匣,但一直放在书桌上的信匣根本不在书桌上!不久,苏珊回来了,他大声喊起来:

“苏珊!苏珊!……匣子……信匣子呢?……”

“哪个匣子?”

“爸爸,你忘了?那天晚上咱们一起把那个信匣子放在写字台抽屉里了!”

“那张被偷走的写字台?”

他的心一沉,随即抓住女儿的手,“写字台里有一百万呢,这是法新社的彩票,我中奖的彩票啊!”

突如其来的灾难呼地把他们压垮了。父女俩商量着如何才能不让那个混蛋拿到这笔钱。

几分钟后,他发出这样一份电报:

“巴黎,卡皮西纳路,地产信贷银行总裁:我是23组514号彩票持有者,请用一切合法手段阻止所有不相干者提出的兑换要求。拉尔波瓦”

几乎与此同时,地产信贷银行还收到了另一份电报:

23组514号彩票在我手中。亚瑟·罗平

地产信贷银行随即进行的调查表明,23组514号彩票由凡尔赛分行里昂地产中间人卖给了炮兵司令贝西,而那司令官因骑马失事,已经去世。从他的亲密战友处得知,他在死前不久把彩票转让给了一个朋友。

拉尔波瓦先生肯定道:“这个朋友就是我。”

地产信贷银行总裁则说:“怎么证明这一点?”

“很容易证明。足有二十个人可以告诉您,我和司令官一直有来往,我花了二十法郎从他手里买下了那张彩票。”

但这次交易没有一个人在场。

亚瑟·罗平也于此时在《法兰西回声报》上刊登了一份声明,声称罗平已经把贝西司令官写给他本人的信交给了他的法律顾问德蒂南先生。

所有的新闻记者都涌到了德蒂南先生家。他是位颇有影响的激进派议员,人很正直,但性格有点自相矛盾:既精明又受猜疑。

德蒂南先生从未有幸会见过罗平——他对此深感遗憾,但他的确刚刚接到他的要求。他为有这样一个机会而感到荣幸,他要竭诚保卫当事人的权利。随后,他打开新设立的案卷,出示了司令官的信。信上清楚地写着转让彩票一事,但未提及接受者的名字,信的开头非常简单:“我亲爱的朋友……”

在公布司令官的信时,亚瑟·罗平还写了个声明:“‘我亲爱的朋友’不会是别人,只能是我,最好的证据就是信在我手里。”

一大群记者又立即扑到拉尔波瓦先生家,拉尔波瓦先生颠来倒去只有一句话:

“我亲爱的朋友不会是别人,只能是我。亚瑟·罗平在偷走彩票的时候也偷走了信。”

罗平向记者反问道:“你怎么能证明这件事呢?”

拉尔彼瓦先生大喊大叫:“因为是他偷了写字台!”

罗平反chún相讥:“他又怎么证明这件事呢?”

这场23组514号彩票在两个所有者之间公开争斗,既引人入胜又颇为奇特。冷静的不动声色的亚瑟·罗平与气得发疯的可怜的拉尔波瓦先生形成了对峙。记者们在中间冲过来、拥过去。拉尔波瓦先生还在报纸上发表了数篇控诉文章,讲叙自己的遭遇:

事情不断发展,第十二天,拉尔彼瓦先生收到一封亚瑟·罗平的信,信封上写有“机密”二字。他越读,心里越不安:

“……情况很明显:我手里有一张彩票,但是我无权兑换它,您有兑换权,手里又没有彩票。因此,我们俩谁也离不开谁。

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咱们平分吧!五十万归您,五十万归我。

这是个公正的决定,也是个必须立即采纳的决定。没有太多时间让您讨价还价,您必须顺应形势。我给您三天时间考虑,星期五早晨,我希望在《法兰西回声报》小广告栏里看见一个致亚森·罗先生的通知,不必署名,用词也要隐晦。内容是无条件地接受我的建议。

在此情况下,你可以立即拿回彩票并兑换一百万——给我留下五十万,到时候用告诉您的方法把钱交给我。

如果您拒绝,我就要为同样结果做出自己的安排,但是,除了您的固执会招致更多烦恼之外,还要扣去二万五千法郎做补偿费用。

如蒙同意,不胜感激之至。

                      亚瑟·罗平

拉尔波瓦先生收到信后,满腔怒火公布了这封信,还让别人把它抄下来,在一群记者面前大声断言:

“他什么也捞不到!和我平分我的东西,休想!如果他愿意,他就把彩票撕了吧!”

“有五十万法郎总比一文没有强多了。”

“这件事关系到我的权利,我要在法庭上确立这个权利。”

“您要控告亚瑟·罗平?这也太滑稽了。”

“反正我要干到底!”

人们开始打赌,一部分人认为亚瑟·罗平要用行动压服拉尔波瓦先生。另一部分人认为罗平仅是说说而已。不过大家有一种共同的担心,争斗双方的力量太悬珠了。

星期五,人们争相传阅《法兰西回声报》,焦灼地查看第五版的广告栏,没有一行字是写给亚瑟·罗平先生的。拉尔波瓦先生以沉默回答了亚瑟·罗平的挑战,这是正式宣战。

当晚,人们从报上得知,拉尔波瓦小姐被绑架了。

在亚瑟·罗平面前,似乎不存在任何障碍。

据女仆作证,苏珊是9点40分出门的。10点5分,父亲下课后,没有看见她象往常那样等在人行道上。那么,一切都是在苏珊从家走到学校门口或学校附近这短短20分钟里发生的。

人们四处查询,一个食品杂货商店说他曾给一辆从巴黎来的小汽车加过油,除司机外,车上还不一位金发女郎——头耀眼的金发。证人特别强调说。一小时后,车从凡尔赛开回来,由于交通拥挤,这车也减了速,结果,商人看到,在金发女郎身边,又多了一个女郎。她穿着栗色服装,蒙着面纱。毋庸置疑,她就是苏珊·拉尔波瓦小姐。

根据商人提供的汽车的特征——深兰色、24马力、波戎牌——人们终于找到了大车库女经理鲍博一华尔瑟尔夫人,从她那里了解到了绑架者的一点情况。星期五上午,她把这辆车按一天计价租给了一位金发女郎,但她再没有看见这位女郎。她还提供了头一天雇这辆车的司机名叫欧内斯特。但他一开回来后也不见了。

“怎么找他?”

“可以向推荐他的人打听。喏,这是他们的姓名、住址。”

对这些人逐个登门拜访后,人们才知道,他们谁也不认识一个欧内斯特的人。

刚一交手就遭横祸的拉尔波瓦先生再也没有战斗力了。自从女儿失踪后,他万分内疚,后悔不迭,屈服了。

《法兰西回声报》登出一条简短的声明。

罗平胜利了。昼夜战争终于结束了。

两天后,拉尔波瓦先生进了地产信贷银行的院子。在被引见给总裁后,他递上了23组514号彩票。总裁吓了一跳,但拉尔波瓦先生强调说是自己一时放失了向。他还提供了司令官的那封信。

“好极了。我们首先要把这些文件存档,用两周时间进行核实,您接到我的通知后就到我们银行出纳台来领钱。先生,从现在起到那时,如果您保持沉默,对您很有好处。”

拉尔波瓦什么也没说,总裁也缄口不谈此事,可是,这属于那种即使没有任何人泄密,也保守不住的秘密。大家很快就知道了,亚瑟·罗平居然敢把23组514号彩票递给拉尔波瓦先生。人们惊愕不已,又不得不肃然起敬。可是,如果那姑娘逃走了呢?如果人们能我回被扣押的人质呢,

可是,谁也找不到她,而且,她也没有逃跑!

不用说亚瑟·罗平赢了第一局。目前,拉尔波瓦小姐还在他手里,显然,只有给他五十万法郎,他才会放她回来。这个交换在什么地方进行?如何进行?肯定要事先定好时间、地点。谁能阻止拉尔彼瓦先生向警方报告呢?他用这种方法是否可以得到金钱又能我回女儿呢?

记者采访了这位教师。他心情沮丧,一言不发,今人难以捉摸。

记者又去围攻德蒂南先生,他也同样谨慎。

亚瑟·罗平已经再次收紧了渔网的网口。警方在拉尔波瓦先生身边布置警戒,日夜监视。只有一种可能的结局,逮捕亚瑟·罗平取胜,这桩公案可笑地流产。

3月12日,星期三,拉尔波瓦先生收到一封信,装在这个普通信封里的正是地产信贷银行的通知。

星期四下午一点,他坐上开往巴黎的火车,两点,1000张一千张法郎面值的钞票交到了他手里。

当他用哆哆嗦嗦的手清点钞票时——这可是苏珊的赎身费呀!——在一辆停在离银行大门不远的汽车里,有两个男人在谈话。其中一位头发灰白,那张生气勃勃的脸和他那身小公务员的装束打扮很不协调,这就是总探长加利拉尔。老加利拉尔是亚瑟·罗平的死对头。他对福朗方队长说:

“还不算晚,提前了五分钟,咱们马上就能看见那个老伙计了。无论如何,再也不能让拉尔波瓦从咱们眼前溜走了。不然,他会按约好的地点和方式去和亚瑟·罗平接头,用50万法郎换回那姑娘,那可就木已成舟了。”

“为什么这家伙不让咱们一同去呢?那多简单,拉上咱们,他就能保全一百万了。”

“不错。可是他害怕,如果他想让别人上当,他就找不回女儿了。”

拉尔波瓦走出银行,在卡皮西纳略尽头拐上了林荫大道,沿着左边的人行道慢慢走远了。

拉尔彼瓦径直走一个报亭前,挑了张报纸,付了钱,打开一版,一边走,一边看起来——当然是伸着胳膊举着报纸看的,因为他没戴老花镜。突然,他一个箭步跳进一辆停在人行道边上的小汽车,汽车肯定一直没有熄火,马上就开走,绕过马德莱教堂消失了。

但汽车在马勒泽尔布林荫大道口上抛锚了,拉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一半就够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瑟·罗平与福尔摩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