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罗平与福尔摩斯》

六 英国尊严与法国礼貌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在克雷沃路,住在8号五层楼的费利克斯·达维先生要搬家,还有住在同幢大楼里的迪布勒伊先生也在同一天搬家。收藏家收藏了很多家俱,他曾一并租下了六层楼的一个套间和左右两幢楼六层的全部房间。这件事完全是巧合,因为他们彼此并不相识。

费利克斯·达维先生是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穿着做工精细的礼服,手里拿着一根健身手杖,他慢慢踱出大门,来到与布洛涅森林大街相交的、正对着佩尔果菜斯路的一条横马路上,在路边长椅上坐下来。离他不远,一个小布尔乔亚打扮的妇女在读报,一个孩子在沙堆上用小铲子挖沙子。

过了一会儿,费利克斯头也不抬地对那妇女说:

“加利拉尔呢?”

“到警察总局去了。”

“他家里人一直很信任您吗?”

“是的。我为加利拉尔夫人干些零活儿,她几乎把她丈夫的一举一动都告诉我……”

“在接到新命令之前,您每天上午十一点,还要到这儿来。”

说完他就起身走了。不久,他又回到克雷沃路,对女门房说要到楼上去一下。

他在原来做书房的屋里转了一圈,房间里煤气管的弯头处被接上了一截,一直沿着壁炉弯上去。他摘掉盖在管子口上的铜盖,拿起个小号似的东西对着管子吹起来。

管子里传回一阵轻轻的哨声。

“能上去吗?”

“能。”

他把管子放回原位推了一下。壁炉的一块大理石护板动了起来,沿着一道看不见的齿槽滑开了,露出一个大洞口,可以看见建在壁炉炉身里的楼梯。用精心打磨的生铁和白磁砖修的楼梯十分干净。

他上了楼梯,在六层楼的构造相同的壁炉出口处,迪布勒伊正在等着他。

他俩一前一后,又从同一条路到了仆人住的顶楼,在这个小房间里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正从窗户里向外了望。

他说:“从现在起,路上一有可疑情况,就马上向我报告。”

布置了一番后,两位先生又回到费利克斯·达维的房间。

“福尔摩斯他会回来吗?”

“福尔摩斯从来不打退堂鼓。他肯定要回来,可是,太晚了,咱们已经走远了。”

“道斯当拉小姐怎么办?”

“一个小时以后我去找她。”

“您肯定我们没被监视吧?”

“谁来监视我们?我就是担心福尔摩斯。”

迪布勒伊出去了。费利克斯·达维又最后转了一圈,拣起两、三封撕碎了的信看了一眼,又拿起一个粉笔头,在餐厅灰暗的壁纸上画了个大方框,写了几个大字:

二十世纪初,绅土、大盗亚瑟·罗平,曾居住于此达五年之久。

突然,一阵铃声打断了他的抒情,尖厉的铃声又急促、又刺耳,停了两次,又响了两次,又停了。这是警铃!

“出什么事了?有什么意外情况?……加利拉尔……不……”

在跨进书房门槛时,他听到有人正试着用钥匙开前厅大门。

他猛地推了一下护壁板,护壁板没动。又用力推了一把,还是没动。

与此同时,他听见前厅门开了,响起了脚步声!

他在护壁板四周来回摸索,用尽全力推,护壁板仍然纹丝不动,刚才还好好的机器现在居然动不了啦。

他怒火万丈地用拳头捶它、连声咒骂它……

“好啦,罗平先生。”

罗平猛一回头,震惊了:在他面前的是歇洛克·福尔摩斯!

这次,英国人用他的对手对待他的充满轻蔑的礼貌回敬他,用讥讽的口吻说:

“罗平先生,我告诉您,从这一分钟起,我不会再想起您让我在奥特雷克男爵公馆里过的那一夜了,也不会再想我的朋友华生的倒霉事儿,还有我坐在汽车里被绑架的事,以及我刚刚做完的、根据您的命令被绑在一张不那么舒服的小床上的旅行了。这一分钟把那一切都抹掉了,我把那一切都忘了。我已经得到补偿,得到了最好的补偿。”

罗平一言不发。

“这几幢楼全部被围了,因此,您被捕了,罗平先生。”

罗平干脆地说:“先生,咱们清帐了!加利拉尔带着随从就在附近,他为什么不进来?”

“因为我请他别进来。我想先和您谈谈。”

“我洗耳恭听。”

“我长话短说。我在法国逗留的目的并不是逮捕您,我一直在追踪您,是因为用其他方式都不能达到我的真正目的。”

“什么目的?”

“找到蓝宝石!”

“蓝宝石?”

“是的。因为从布莱兴领事牙粉瓶里找到的蓝宝石是假的。”

“的确如此。真的被金发女郎拿走了,我仿造了一颗,足能以假乱真。而且,我对伯爵夫人其他首饰也有这类打算。由于领事已经受到怀疑,金发女郎为使自己不致涉嫌,又把假宝石塞回领事行李之中。”

“而您留下了真的。我答应过伯爵夫人把真的还给她,我非要拿到它不可。”

“它在我手里,您怎么会拿到?”

“我买下它。”

“您付给我什么?”

“道斯当拉小姐的自由。”

“她的自由?我还不知道她被捕了。”

“我可以向加利拉尔先生提供必要的证据,没有您的保护,逮捕她并不困难。”

罗平又哈哈大笑了:

“亲爱的先生,您付给我的是张空头支票。道斯当拉小姐很安全,什么也不用担心,我想要点别的东西。能让我再考虑一下吗?”

“可以。”

“嗨!上帝!他为我办了件多大的好事,可是这该死的机器不肯动。”罗平一边说,一边生气地推了一把壁炉的护壁板。

他这回惊叫了一声,事物真是不可琢磨:那护壁板在他手下动了一下。

“您疯了,所有的出口都被看住了。”

“还有一个,我要选择的那个。”

“为什么?”

“因为蓝宝石在我手里。”

福尔摩斯拿出怀表:

“现在是差十分三点,三点整我叫加利拉尔进来。”

“咱们还有十分钟可以扯一扯呢!可得充分利用这段时间!为了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请赐教,您是怎么搞到我的这个地址和费利克斯·达维这个名字的?”

“我是从金发女郎那儿找到这个地址的。昨天上午……当我想用汽车把她带走的时候,她给女裁缝挂了个电话。后来,我明白了,女裁缝就是您。昨晚在船上,我记起您电话号码的最后两个字是:73。我手里还有您“改造”过的建筑的地址。在我今天上午 点回到巴黎以后,一切都十分简单了。一查电话本,我就发现了费利克斯·达维先生的地址。随后,我请来加尼玛先生帮忙。”

“真是第一流的水平。我不得不佩服您。不过,我还有一点不明白,您到底还是赶上了从勒阿弗尔开出的火车。您是怎么从‘燕子号’上逃出来的?”

“我并没有逃跑。”

“那么……?”

“您给船长下的命令是不能早于凌晨一点到达南安普敦。他们是在十二点送我上岸的。我当然赶上了到勒阿弗尔的船了。”

“船长出卖了我?”

“不,我把他的表拨快了一个小时。我讲的故事他很感兴趣……他肯定什么也没看见。”

“可是,挂钟呢?钟是挂在舱房壁板上呀!”

“在船长出去的时候,负责照顾我的水手很愿意用大拇指拨拨那钟的时针。”

“他凭什么让步……”

“凭一颗蓝宝石,当然是那颗假的,您用来换真宝石的那颗,伯爵夫人把它交给我了……”

三点钟很快就到了。

“我等着您的答复呢!”

“我的答复?我的上帝!您可真够苛刻的!好啦,咱们的戏该收场了。下赌注吧!我的自由!”

“蓝宝石!”

“好。请您先下注,您要什么?”

“我出老k!”福尔摩斯一把拔出左轮枪。

“我出点!”罗平给了英国人一拳。

福尔摩斯朝天开了一枪,加利拉尔的救援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了。亚瑟·罗平那一拳正打在他的胃上,他倒退了好几步,罗平飞身跳到壁炉边,护壁板已经动了……可是,太晚了,门开了。

罗平根本没有料到加利拉尔就呆在门口,加利拉尔和他带来的二十来个人把这个有点冒失的棒小伙子团团围住。

大家目瞪口呆,在这空房间里,亚瑟·罗平的话好象有回音一样,余音久久在人们耳边缭绕——“我投降”!不可思议!大家料想他会从壁炉板处消失,可许会有堵墙在他面前坍倒,使他又一次从围捕者手中溜走呢一一他倒投降了!

加利拉尔激动万分,以这种场合应有的最庄严的态度缓步上前,向对手伸出了手,带着无比的快乐高声宣布:

“罗平,我逮捕您!”

“哟!”罗平抖动一下身子,“好加利拉尔,您真让我毛骨悚然,看您那副样子!多阴森的表情!别人该说您是在对着朋友的坟墓讲话哩!好啦,别端出送葬的架子了!”

“我逮捕您。”

“你们不感到震惊吗?忠实的执法者、总探长加尼玛尼以法律的名义逮捕坏罗平。这历史性的时刻,你们可要理解这个时刻的重大意义……”

他伸出手戴上钢手铐。

罗平又转向福尔摩斯:“好了,大师,这就是您的杰作,谢谢您,罗平非得在囚笼里的湿稻草上烂掉不可。”

英国人耸了耸肩。

“还给您蓝宝石?不!永远不!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我要留着它!当我三年后有幸第一次去伦敦您府上拜访的时候——肯定这是下个月的事了,我会把理由告诉您的……不过,下个月您在伦敦吗?您是要去维也纳?去彼得堡?”罗平说,边说边笑。

突然,传来一阵铃声——电话铃声,他全身一震,可是,加利拉尔摘下电话回了话:“喂!喂!这里是648.73,是的。”

福尔摩斯一把推开加利拉尔,抓过听筒,又把手绢蒙在送话器上,好使对方更难分辨他的声音。

这是金发女郎打来的电话,她想与费利克斯·达维、或者说与马克西姆·贝尔蒙通话,按电话的却是歇治克·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说话了:

“喂!喂!……听得见吗?我也听不清……真糟糕!我也刚刚能听清……好了……咱们想想……您最好回家吧。什么危险?没有了!……他现在在英国呢!我刚收到从南安普敦来的电报,正式告诉我他到英国了。别浪费时间了,亲爱的,我去找您。”

他挂上电话:“加利拉尔先生,请给我派三个人。”

完了!金发女郎也要落到福尔摩斯手里了!罗平道:“福尔摩斯先生!”

英国人站住了:“罗平先生……?”

“我想重新谈判。”

福尔摩斯走到探长身边,用一种他不能抗拒的声调说他有权与罗平单独讲几句话。

“您想要什么?”

“道斯当拉小姐的自由。”

“您同意了?”

“我接受您的所有条件。”

英国人的确吃了一惊,“刚才您拒绝了我的条件……”

“福尔摩斯先生,刚才只是关系到我自己,现在关系另一位女子……一位我所爱的女子。”

“蓝宝石在什么地方?”

“把我的手杖拿来,就是壁炉旁边墙角的那支,抓住手杖把手,再拧开固定手杖另一端的铁环就行了。”

福尔摩斯拿过手杖,发现一拧铁环,手杖的把手就分开了,把手里塞着一个胶泥团,泥团里有颗宝石。

他检查了一下,是蓝室石。

“罗平先生,道斯当拉小姐自由了。”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还是这样吗?”

“在任何情况下,我既不知道她的姓名,也不知道她的地址。”

“福尔摩斯先生,谢谢您!再见!咱们后会有期。”

加利拉尔又和福尔摩斯争论起来,福尔摩斯很粗暴地打断了争论:

“加利拉尔先生,非常遗憾,我不能同意您的意见。没时间再说服您了。一个小时以后,我就要动身回国了。”

“可是……金发女郎呢?”

“我不认识,反正我把罗平交给您了。再给您这块蓝宝石……您愿意亲自把它交给伯爵夫人吧?我想,您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他戴上帽子,三步并作两步地出了门。

罗平对他的背影喊了几句:“大师,一路顺风!您看,我可忘不了咱们之间的亲切友好关系!代我问华生先生好!”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又笑了: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英国式的不辞而别!这位可敬的岛民从未采过我们这里鲜艳夺目的文明礼貌之花!加利拉尔,您想想,在同样的情况下,如果是个法国人的话,他会用非常精致的礼貌来掩饰一下他的胜利!……可是,上帝饶恕我,加利拉尔,您在千什么呢?好吧,搜吧。这儿什么也没有了,我可怜的朋友,这儿连张纸片也没有了!我的文书档案早就搬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那谁知道呢!”

罗平乖乖地让两个警察架着他的胳膊,耐心地看着别的人在这几间空房里来来去去地搜查。此时,已经三点了,他看上去有些着急,因为原定两点钟有个约会的。

搜查毫无结果,罗平大笑起来:

“加利拉尔要我的是这间房子里的小秘密,看吧,这个煤气管子是个传声筒,这壁炉里有个楼梯,墙都是夹壁墙,还有复杂的电铃系统。喂,加利拉尔,按一下这个电钮……”

加利拉尔果真按了一下。

“听见什么了?”

“什么也没听见。”

“我也没听见,不过,您已经通知了我的汽球站站长,让他准备好定向汽球,马上就会把我们带到天上去了。”

探长被罗平嘲弄得恼羞成怒:“我已经相当照顾您了,这可得有个限度!跟我走!”

大家到了楼梯口。罗平呻吟着:“加利拉尔……坐电梯下去吧……”

加利拉尔批准了,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关上了。电梯一跳,象个断了线的汽球似的飞起来,随之是一阵嘲弄的大笑。

加利拉尔拼命摸索下降的电钮,可是,什么也摸不到,而且还出了个怪事,电梯穿过了六楼的天花板,在他们眼前消失了,电梯又在顶楼仆人住的一个房间里冒了出来,守在边上的三个人打开梯门,两个人扶住加利拉尔。第三个扶出了罗平。

“加利拉尔,我已经告诉您了……坐汽球上升……再次感谢您!”电梯门又关上了,加利拉尔又被送下楼,遇上了他的手下。他们顾不上说话,冲过院子,上了佣人楼梯。这是上顶楼的唯一通道。罗平很可能要从那儿逃走。

顶楼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有好多拐弯,两边都是编了号的小房间。走廊尽头又是一扇门,门是虚掩上的,门那边是另一幢大楼。又是一条长走廊、拐弯、编号小房间,走到头,又是佣人楼梯,他们下了楼梯,穿过院子,冲上马路。加利拉尔这时才大彻大悟:这两幢大搂共用一个地基,是互通的,可是,大楼的正面分别在两条马路上。两幢大楼是彼此平行的,两幢大楼的大门相距六十多米,显然罗平他们已从这儿逃走了。

加利拉尔灰心丧气地倒在门房里的长沙发上:“唉!我们输得太可惜了!罗平的整个团伙本来都在这几幢大楼里!”

这时,福尔摩斯和华生坐着汽车赶到北方车站急奔向开往加莱的快车,后边,是个脚夫给他们扛皮箱。

火车车厢的门马上就要关上了。

脚夫冲上一节空车厢,把皮箱放在行李架上,福尔摩斯递给脚夫一张五十生丁的票子:

“好了,朋友,这是给您的。”

“谢谢,福尔摩斯先生!”

英国人抬头一看:亚瑟,罗平!

“您……您……您不是被捕了吗?福尔摩斯告诉我,他走的时候,加利拉尔带着三十个人围着您呢!”华生十分惊讶地说。

罗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愤愤的说:“怎么会不来向你们告别呢,那可就太不礼貌了。”

汽笛长鸣,他跳到站台道别:“再见!如果你们需要我,我随时可以效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瑟·罗平与福尔摩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