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森·罗平的第二面孔》

六、在狼口之中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一天早上,一位面色红润,蓄着颊髯,戴着眼镜,穿着讲究,腋下夹着一只摩洛哥皮包的男人,站在了共和国检察官攀尚·萨拉扎先生的家门前。他十分欣赏房子的外貌。他沿着环绕电梯间的宽楼梯登上了二楼,然后轻轻地按响了门铃。前来给他开门的用人从头到脚地打量着他。好像是由他负责筛选来访者似的。这个人显得端庄且合乎礼仪。他递上一张精美的名片。人们完全可以放他进去而不必担心弄脏客厅和打搅老板。

“如果先生能够同意……我去通知一下检察长先生。”

客厅宽敞、明亮,装饰得豪华气派。那男人小心地坐在了长沙发的一头,静静地等着,皮包放在膝头。他的眼睛刚来得及从刺激了他好奇心的几幅图画上移开。在听到了被厚地毯减轻的脚步声之后,他马上站了起来。新来的人抓著名片,好像要把它退还给它的主人似的。

“约瑟夫·贝什罗律师。”他说……“检察长先生非常忙……您肯定能告诉我您来访的目的。我是他的秘书,雷蒙·鲁维尔。您请坐。”

“这多糟糕。”贝什罗律师说,“萨拉扎夫人提交给我的办公室,在她去世前不久……死得多凄惨呀,不是吗!……一份遗嘱和各类的文件资料,我必须亲自递交。这涉及到一项严格保密的业务。”

“我明白。”秘书说,“我还以为萨拉扎夫人的公证人是纳多律师呢。”

“我无法向您解释。”

雷蒙·鲁维尔十分困惑地注视着这位说话强硬的来访者。

“那好,”他说,“我去通报给检察长先生。”

他那过分拘泥虚礼的举止与他的体魄、他的服饰和他的风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人,真像是一名运动员。“惹恼他可不是一件好事。”贝什罗律师想,“但是他穿的一件粗花呢衣是直接从伦敦过来的!”秘书走了,公证人在回到他的座位前,绕了个小弯,为的是欣赏一件布尔家具,用手指抚摸那光滑如缎的涂料,然后,他老老实实地等着。检察长几乎是同时出现的。

“贝什罗律师……十分荣幸!”

萨拉扎先生穿了一身黑衣。他长有一张漂亮的罗马人脸型,脸刮得光光的,却显现出悲痛和工作的负荷。他的额头有一道深深的皱纹。他的浓密头发梳向后面,这是某些艺术家的习惯梳法,只是鬓角已经花白了。他背有点驼,尽管他还没到五十岁。他的蓝灰色的眼睛好像已经失去了年轻人的光泽。他说话的语调十分疲惫。

“我听说什么?……我妻子留下了遗嘱?……我们最好去我的写字间吧……请原谅,我走您前面。”

他们穿过宏伟的前门厅,检察长又推开了一扇双层豪华门。公证员只一眼便看出这间工作间并不比客厅的装演差。办公桌、扶手椅、书柜,都是最正宗的帝王风格,尽管显得笨重,但却十分华丽。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被一幅年轻女人的画像所吸引,她身着晚礼服,手中握着一柄半开的扇子、遮在胸部。她那忧郁的漂亮脸蛋好像正朝坐在写字台上的检察长看着。“他的妻子!”公证员想,“可怜的人儿!我一定要为他帮忙!只是这幅画画得很差劲,根本不值分文。”

“那么跟我谈谈这份遗嘱吧。”萨拉扎先生说道。

“在这之前”,贝什罗公证员神秘兮兮地开始说,“您能保证没有人偷听我们的谈话吗?”

检察长吃了一惊。

“要知道,公证员,这些墙壁听到过不少的隐私和忏悔……可是,我向您起誓,它们从来没有走漏过。”

“遗憾的是,它们并没能把您电话中交谈的秘密保守住。”

“那么,先生……”

“嘘!还是小声一点儿。这样更保险一些……首先,我并不叫贝什罗……也不是什么公证员……我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让我的这次来访不引起您周围的人猜疑。一个公证员,对任何人都不会构成威胁!尽管如此,您看,我还是惴惴不安的……因为‘爪子’无处不在……甚至在这里!”

他举起手来阻止法官准备反驳的举动。

“从阿尔及尔打来的电话已经被窃听……证据就是我已经知道了。”

“什么?您是……一伙的?”

“对不起。请听我解释。您的敌人们知道某个马德莱娜·费雷尔乘船来巴黎,为了向您提交一份有‘爪子’的某些成员姓名的名单。”

他从西服小口袋里抽出一张叠成四折的纸。

“这份名单,就在这里。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手抄件。”

检察长呆住了,他打开纸,慢慢地念着上面的名字。

“真正的名单呢?”他问道。

“我应该把它交给‘爪子’的头领。”

检察长皱起了眉头。

“是这样。先生,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

“是个冒险的中间人,为了……”

假公证员暧昧地笑了笑。

“……言归正传。完全是出于凑巧,我与一位属于‘爪子’集团的小伙子认识了。多亏了他,我才得以被这可怕的集团所接受,而且他们委派我在马赛等这位马德莱娜·费雷尔,然后在得到这份名单之后消灭她。这就是我所干的。”

法官惊愕地看着这位始终在微笑着的神奇人物。

“我能相信吗?……”他说。

“不能。她并没有死。”

于是罗平详细讲述了马赛的这次轻率行动。攀尚·萨拉扎非常感兴趣,他给这一叙述打的简短评语是:

“让人震惊……难以置信……不敢想象……”

“我明天早上去找她,去她躲的那家寄宿小旅馆……”假公证员结束道,“她有点轻咳。好像水比较凉。不过她完好无损。她并没有把我以您的名义交给她的支票吞掉。”

“我马上再开一张。”

“噫!不用着急。抓紧时间先调查吧。”

“不行。这个冒着生命危险并且现在还有生命危险的人应该是我特别看重的。”

萨拉扎从写字台的一只抽屉里取出支票簿,龙飞凤舞地把它填好。然后把它交给了来访者。

“当然写的是执票人了。”他提醒说。

他又一次地研究这份名单,而且很投入,只是他的双手在轻轻颤抖。

“我想这些名字指的是那些无关紧要的角色。没有人,我想,会知道头领的真实身份。”

“肯定没有人。所以我就想,目前决不能进行逮捕。既然我有幸属于这个团伙,就请您给我自由决定权。我将利用他们的信任了解更多情况。我会向您传递信息的。一旦可以有效地进行干预的话……”

“您清楚您干的是什么嘛!”

“我知道。只要稍有差错,我将会被判刑的。”

检察长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

“我想握一握您的手,先生。我不知道您是谁,我保留向您提问的权力。您的隐匿姓名的身份肯定是您的最好的自我保护。但您配得上我的致谢。”

他们在写字台的上方相互热情地握了握手。

“我要为她报仇雪恨。”他终于说道,“在保证严守秘密的情况下,我跟您谈一些极秘密的事情。我想辞去我的职务。我们要和胆大妄为的敌人进行较量。我所处的位置让我知道,我们的法律手段是如何地苍白无力。那么我将重获自由,而您的榜样作用只能更加坚定我的决心。您不能孤军作战……决不行!我要帮助您。我很富有。我的财富可以由您随意支配,与您并肩战斗我感到十分荣幸。”

“还真不错,”罗平在想,“尽管有点夸夸其谈,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他的职业造成的。再说别人杀害了他的妻子。他的举动真的完全像我认识的某个人。这令人肃然起敬。我所希望的,是不要让他总是跟脚,因为也许他有良好的心愿,可他只是一个法律界人士,而不是实干的人。”

他鞠了一躬,然后十分强硬地说:

“我向您提出了一个同盟条约,检察长先生。我接受它。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始工作,就在这里。要牢记:费雷尔夫人的电话已经被偷听。这就说明了两个问题:或者是敌人在现场,在阿尔及尔,或者他就在这里。也就是说,他肯定是在通讯的任何一端。可是如果他是在阿尔及尔,他就不会让费雷尔夫人登船。”

“这是不言而喻的。”

“那么……”

假公证员用手指了指电话机,总结道:

“您这里是隔墙有耳,检察长先生。”

“啊!”樊尚·萨拉扎喃喃道,“我真的无法相信……”

“但这是很显然的。您一共有几部机子?”

“三部。整栋房子有九间屋。这里有一部,另外一部在我秘书们的办公室里,第三部在配膳室。是朱尔·乌伯莱,我的随身男仆,接我的大部分电话。”

“那么您有一个小的总机,人们可以随意地把电话接到您呆的地方?”

“完全正确。”

“可是人们也可以用这部总机听您的对话呀。”

检察长在这显而易见的事实面前软了下来。

“我非常相信我身边的人是忠诚的。”

“您一共用多少人?”

“六个。一对夫妇:朱尔和吉尔贝特·乌伯莱。朱尔就是给您开门的那个用人。吉尔贝特曾经伺候……我的妻子。他们在我家里已经有十二年了。我从来没有抱怨过他们。欧也妮·米利耶是我的女厨子。她快七十岁了,曾在我岳父家干了二十多年。她是忠心不二的。还有我的司机,保尔·克鲁阿赛。在绑架的那天晚上,就是他的喊声引来了巡警干预的……”

“还有另外两个人呢?”

“噢,是的!我的两位秘书。吕西安·杜布瓦现在正在法院。他跟我已经有五年了。另一位就是雷蒙·鲁维尔,您刚才在客厅里碰见的那一位。我用他也有三年了。从他们那儿我得到最好的情况,这两个人对我始终是忠心耿耿。”

“这并不妨碍‘爪子’得到情报。”

他们都不说话了。检察长在思忖,无益地尝试着打开束缚自己的圈子。他不时地望着刚刚十分有力地向他指出危险就在他身旁的这个人。假公证员对自己的胜利感到满意,让目光随意地在充斥了工作室的书籍和文件夹上浏览着。

“我还没有完全被说服。”法官继续说,“现在我应该怀疑……”

“是的。六个中的哪一位?”

“我总不能把他们全赶走吧。”

“千万不要。恰恰相反,就像您什么都不怀疑一样。今晚,我得向将要成为我的头领的人报告我的出击情况。我将把真正的名单交给他。第一次,我亲身参加,这也是我希望的,将要进行的审判。毫无疑问,我将会得到点新东西。您同意我们明天早上十一点,仍在这里碰面吗?”

“随您的时问。我白天是不外出的。”

罗平站起身来。

“嗯……如果我有事找您呢?”检察长问。“很可能会有意外事情发生的……”

“都在意料之中。”

“如果您有危险呢?”

“危险也是预料之中的。明天见,检察长先生。”

检察长陪他的来访者一直走到大门口。在大厅里,他们碰见了雷蒙·鲁维尔。罗平轻轻地拍了拍他的皮包。

“这份遗嘱提出了许多问题。”他一边忧心忡忡地说,一边向秘书打着招呼。

“这么说可能是他?”当只剩下他们二人时,樊尚·萨拉扎叹息着说。

“嘘!要不了多久我就会知道的。对他们全体都客气一些。”

罗平轻松地走下台阶,但是在经过门房时,他又恢复了令人尊敬的公证人的神态。

“我并不把这个鲁维尔放在眼里。一个正派的秘书不会有这种击剑教师的行为举止的!我还得好好练练体操和剑术,以备不时之需!”

塞巴斯蒂安在红衣主教饭店等着拉乌尔先生。

“那么,”拉乌尔高兴地问道,“另外一位打手呢?”

“他去执行任务了。他们认为我完全可以不需要他了。”

“他们这是信任谁呢?是你还是我?”

“是我们俩。”

“我有小小的运气,被接受啦?”

“很大呢。非常之大。这可以说是完全决定了的事。”

“太好啦。跑堂的,来一杯咖啡。”

“那么快一点。我们得赶路的。”

“让我喘口气嘛,真见鬼!你挪一挪。现在我也要坐凳子呀。”

拉乌尔先生友好地掐了掐塞巴斯蒂安的胳膊。

“祝贺你。”他说,“你们的马赛行动进行得十分严谨!……你们一共几个人?我只看见了你。”

“我们一共三个。只是您不认识另外两人。”

“你们一直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六、在狼口之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森·罗平的第二面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