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而可怕的事件》

三 并肩而行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那精疲力竭的马已不再能为他们所用了。他们把布袋里的东西倒空和将被单像士兵的大衣似地围在多洛雷身上以后,就把马丢弃了。

他们重新上路。此后一直由多洛雷带领着前行。西门在看到伊莎伯勒的信后安心下来,顺从地让她带领着。他多次看到多洛雷的明智、她的判断和本能的准确性。

他感到得到了她的理解,已没有那么担心,说话也多了,像前一天那样又沉迷于新世界在他身上唤醒的热情。那些仍然不明确的岸线、弯曲的河流、水流多变的颜色、山谷和山顶变化的形状、像小孩的面孔那样不明确的线条,这一切,在一两小时之中,使他惊奇和激动。

“您瞧,您瞧,”他大声说,“这些景物对自己在大白天出现好像感到惊奇。直到此前,它们被压在大海下,埋在黑暗中,亮光似乎使它们感到尴尬。每一件事物应当学会保持自己,争得地位,适应生存的不同条件,服从其他的规律,根据其他的意愿而改变,最终过地上的生活。每件事物都应认识风、雨、寒冷、冬春、美丽而灿烂的阳光,这阳光使它变为肥沃,从它身上收取它外形、颜色、作用、美丽、吸引力及各方面能提供的一切。这就是我们眼前的还在创造中的世界。”

多洛雷带着心醉的表情听着,表现出她对西门所说的话有极大的兴趣。西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细心更友好了。偶然使他获得的同伴逐渐呈现出女人的面貌。有时他想到她向他透露的爱情,他想她是否假装效忠,其实只是想方设法留在他身旁,利用一切使他们联结在一起的机会。但他对自己的力量是那么有把握,觉得伊莎伯勒在很好地保护着他,他不想费心去分析这个神秘的心灵的秘密。

他们三次处身在一群碰到河流拦阻的游荡的人中间,三次看到流血的斗争。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倒下了,西门却没有尝试去保卫他们或惩罚有罪者。

“这是强有力的人的天下,”他说,“没有警察!没有法官!没有刽子手!没有断头台!那么何必感到拘束?所有的社会和精神的获得,所有的文明的巧妙,这一切都会立即消失。剩下的只是最原始的本能,它们滥用力量,夺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生气或贪婪的推动下就杀人。这有什么关系!我们是生在洞穴时代。每个人应自己设法应付!”

在他们前面响起了歌声,好像是河流传来的响亮的回声。他们侧耳倾听。这是法国乡村的歌曲,人们用拖长的声音按照单调的旋律在唱。歌声迫近了。从雾中出现了一条大船,上面满是男人、女人、小孩、篮子和家具。在六根桨的用力划动下,船走得很快。这是些流亡的水手们在寻找他们可以重建家园的新地。

“从法国来的么?”当他们驶过时,西门大声问。

“从海上基伊厄来的。”一个唱歌的人说。

“这是索姆河了,对么?”

“是索姆河。”

“但它流向北方。”

“对,但在离这里几古里的地方,它突然转弯。”

“你们大概遇到过一群人,他们带着捆在马上的一个老人和一个少女。”

“没有看见。”那人说。

他又开始唱歌。女人的声音伴着他合唱,大船走远了。

“罗勒斯顿可能改向法国去了。”西门说。

“不可能,”多洛雷提出异议,“因为他现在的目标是人们告诉他的黄金资源。”

“要是这样,他们现在怎样了?”

经过在充满碎贝壳的地面上困难地一小时行走后,他们才能得到回答。在这地面上,千千万万的软体动物的贝壳经过几个世纪已堆积的很高。它们在脚下咯咯作响,有时没过人的踝骨。有些地方,伸延几百米的地面上全是死鱼,人们不得不踩过去。这些死鱼形成一堆腐烂的肉浆,发出一股难以忍受的臭味。

一个坚硬的斜坡引导他们到了一个俯瞰河流的崎岖的岬角。在那里,有十来个头发花白、穿着褴褛、十分肮脏、面孔难看、举动粗鲁的人正在砍开一匹马的尸体,并在一堆湿柴烧的小火上烤马肉。这大概是一群为了抢劫而联合起来的流浪者。一只牧羊犬伴着他们。其中一人说,他在早上曾看见一群有武装的人横渡了索姆河,他们利用了河中间沉没的一条大船的船骸,他们把一些脆弱的板匆忙地搭到船骸上作桥用。

“瞧,”这人说,“这桥搭在峭崖的一端上。就是靠它他们首先把少女滑下,接着是把捆住的老头儿滑下。”

“但是,”西门问道,“马匹没有经过那里么?”

“马匹?它们已精疲力竭了……于是他们把它们抛弃了。我的两个同伴带走了三匹,带到法国去……要是他们能到达,他们可真好运。第四匹马,现在正在烤着……必须吃东西。”

“那些人,”西门说,“他们到哪儿去了?”

“去拾黄金。他们谈过有一个滚出金币的溪流……真正的金币……我们也要去。我们缺少的是武器……真正的武器。”

那些流浪汉站了起来。无需共同商定行动计划,他们就把多洛雷和西门包围了起来。那个说话的人把手搁在西门的步枪上。

“太好啦!这样的武器,很适合现在用……特别是为了塞满钞票的钱袋……这是真的。”接着他又用威胁的语调说:“我的伙伴们和我,我们用棍子和刀子来谈这一切。”

“短枪更好用。”西门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他的小手枪一边说。

那些流浪汉的包围圈散开了。

“停下来!”西门对他们说,“谁向前一步,我就打死他。”

西门往后退,一直用手枪瞄准着他们,同时拖上多洛雷往岬角的一端走去。那些流浪汉没有动。

“瞧!”西门低声说,“我们用不着怕他们。”

那个像一个巨大龟壳的大船拦住了河流的一部分。船在沉没时,在斜坡上留下了大量的木板和厚板,现在虽然已腐烂,但还可用,罗勒斯顿那帮人就是用它们在河流的一个分支上搭了一条十多米长的桥。

多洛雷和西门急忙走过去。他们轻松地沿着几乎是扁平的船底走,然后攀着锚的铁索滑过去。但当多洛雷触到地面时,她还没有放开手的铁索强烈地震动了一下,彼岸回响起了枪声。

“啊!”她说,“我真幸运,子弹打中了一个铁环。”

西门掉过头来。在他们后面,流浪汉一个跟一个地冒险走过木桥。

“谁放的枪?”西门问道,“这些家伙没有枪。”

多洛雷猛地推了他一下,使他处于船骸的保护下。

“谁放枪么?”她说,“是福尔赛达或马查尼。”

“您看见他们了么?”

“对,在岬角后部。他们只要说几句话就可以和流浪者取得谅解,使他们攻击我们。”

他们两人跑到龙骨的另一边,躲避着射击的人们。西门荷起枪。

“放枪!”多洛雷大声说,她看见西门在犹豫。

枪响了,第一个流浪者倒下,他抱着腿痛苦地大叫。其他的人拖着他往后退,在岬角上再也没有人了。即使流浪的人们不敢再到桥上去冒险,对多洛雷和西门来说,离开那由船骸组成的保护区也一样危险。只要他们一露面,就会遭到福尔赛达和马查尼的枪击。

“我们等到晚上吧。”多洛雷作出决定。

在几个小时中,他们拿着枪监视着岬角,那里经常有一个身躯出现,挥动着手臂。有好几次一条马枪的枪筒对着他们,使他们在威胁下不得不躲藏起来。当夜色变浓时,在肯定了罗勒斯顿的痕迹是继续沿着索姆河上行后,他们继续上路了。

他们迅速前进,毫不怀疑两个印地安人和那些流浪者会跟踪他们。的确,他们听见这些人在河上发出的声音,他们在同一地方还看到了闪烁的火光。

“他们知道,”多洛雷说,“罗勒斯顿走这个方向,而在寻找他的我们,不会离开这个方向。”

经过两个小时的摸索行走,在河流的不时发亮的波浪的指引下,他们走到一个乱糟糟的荒僻的地方,西门用他的手电筒偷偷地照了一下。这是和一条拖船一起沉没的一些巨石,像大理石块一般。河水浸没了其中的一部分。

“我想,”西门说,“我们可以在这里停下来,至少直至天亮。”

“好,”她说,“天亮时您离开。”

西门对这回答感到奇怪,说道:

“多洛雷,我想您也会离开。”

“当然,不过我们分开不是更好一些么?罗勒斯顿的痕迹不久会离开河流,这会延误您的跟踪和发现,要是我不走另一条路来引开福尔赛达,他必然会跟上您的。”

西门不理解少妇的计划。他对她说:

“多洛雷,那您怎么打算?”

“我走我的那边,我要使他们跟着我,因为他们寻找的是我。”

“这样您会落在马查尼的手中,他正想为他弟弟报仇,在福尔赛达手中……”

“我会从他们手中逃脱的。”

“在这地区聚集着许多粗鲁汉子,您能逃脱他们么?”

“应当与罗勒斯顿汇合的是您而不是我,我会妨碍您的行动。让我们分开吧。”

“不行,”西门提出异议,“我们没有权利分开,您可以相信,我不会抛弃您。”

多洛雷的建议使西门困惑不解。这少妇怀着什么动机?为什么她愿意为他牺牲自己?在沉寂和阴影中,他长久地想着她和他们度过的奇特的冒险。他去追寻他所爱的女人时,却发现由于形势而与另一个女人联结起来,这女人追踪着他,她的获救要靠他,她的命运与他的命运密切相联,但他只认得她那美丽的面孔和匀称的身材。他曾救了她一命,但只知她的名字。他保护她,捍卫她,但他不清楚她的心灵。

他感到她来在了他身旁。他听见她低声地犹豫着说:

“您拒绝我的建议是为了使我摆脱福尔赛达么?”

“当然,”西门说,“会有可怕的危险……”

她声音更低地带着承认的口气说:

“不应当让福尔赛达的威胁影响您的行动……我会发生什么事并不重要……您不知道我的经历,您可以想象我是在墨西哥街头卖香烟的少女,或者在洛杉矶的酒吧间里跳舞的女人。”

“不要说了,”西门说,把手捂在她的嘴上,“我们之间不应当有秘密。”

她坚持说:

“但您很清楚,巴克菲勒小姐遭遇和我一样的危险。您留在我身旁,牺牲的会是她。”

“不要说了,”他生气地说,“我不抛弃您是出于职责,如果我不这样做,巴克菲勒小姐不会原谅我的。”

他对少妇生起气来,测想她自认为是伊莎伯勒的战胜者,她想肯定这种胜利,向西门证明他应当离开她。

“不行,不行,”西门想,“我不是为她留下来,我是为职责留下的。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抛弃一个女人的。她会理解么?”

半夜时分,他们不得不离开躲藏处,因为河水突然涨起,到了海滩高处。

没有其他的事打扰他们的睡眠。但早上,当黑暗还未完全消退时,他们被一阵急促低沉的犬吠声惊醒。一条狗向他们急速跑来,西门几乎来不及拔出他的手枪。

“不要放枪,”多洛雷大声说,手里拿着刀子。

太晚了,那狗翻了个筋斗,抽搐起来,无力地摔倒在地。多洛雷低下身看了一看说:

“我认得它,这是流浪人的狗。他们跟着我们的踪迹。这条狗走在他们前头。”

“但我们的踪迹不可能跟上,因为几乎看不出来。”

“福尔赛达和马查尼像您一样有手电筒。此外,枪声会使他们知道情况。”

“那就尽快走吧。”西门建议。

“他们会追上我们的……除非是您放弃去找罗勒斯顿。”

西门抓住他的手枪。

“对,那只要在这里等待他们,然后逐一解决他们。”

“对,”她说,“要是不幸……”

“不幸什么?”

“昨天,您向流浪者放枪后,您没有再上子弹,对么?”

“是的,但我的子弹带是在我睡的沙地上。”

“我的子弹带也是一样,两条子弹带都被涨潮浸湿了。现在只剩下您的勃朗宁自动手枪的六颗子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重大而可怕的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