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罗平的誓言》

五、小藏物点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勒诺曼先生亲自驾车。他开的是一辆双座的小“标致”车。沃塞尔夫人坐在他的旁边。她穿了一件深色大衣,戴了一顶把脸都遮去一半的大高帽子。已经十点半多了,汽车开得很快。勒诺曼先生的心情格外地好。他仔细地品味着这一时刻的快意、夜的温柔和这位美丽的女人的醉人之处。她现在已经对他表现出了绝对的信任。

“后来呢?”她问道。

“后来……嗯,是预审法官福尔默里先生和我的助手古莱尔警探一同到了现场,这可是一位对我忠心耿耿的小伙子。他们在搜索行迹。可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一个指纹。尸体剖验将在明天进行。杀害这位可怜小姐的枪弹很有可能与射杀另外两个人的相同。在这种情况下,您儿子的处境将是最危险的。这就是我向警署总长解释的。他很想尽快了结此案。”

汽车从布洛涅树林出来,猛地驶上了絮斯纳桥。

“当然啦,”勒诺曼先生继续说,“没有一个人能说明凶手是怎么溜进屋里去的。”

“您也不能吗?”

这一发自内心的问话着实令他感动。

“我也不能!但是这个问题并不急着要解决,因为它的解决与否并不能给我们提供罪犯的身份。现在,我们有更好的事要干。”

“那么对于您的福尔默里先生来说,他认为犯罪的动机是什么呢?”

“他像我一样,认为有人想阻止阿代尔·迪努阿说话。这可以说是很明显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她可以抓住攻击凶手的物证,就是我们现在要去找的这一证据。”

“上帝会理解您的。”沃塞尔夫人喃喃着。

这令他突然回忆起,这句话曾以同样的语气、同样的激情说出来过,什么时候?出自谁之口?……尽管它不是完全一样,但是很相近,这是一种心愿,一种祈求……他想起来了……“是克拉利斯!”

“您在说什么?”

“没有。我常常自言自语。”

克拉利斯·梅基,吉尔贝的母亲……这是……是的……两年前。已经!……这可怜的小伙子本可以从断头台上救下来的。可是现在,轮到奥利维埃了。而且又有了一个女人,也是完全依赖他。他的命运真奇特!……

他减速了。街道上灯光昏暗,显得凄凄惨惨。差不多与房子正对面的地方,有一片空地,他把车倒了进去、他熄掉车灯。夜色显得很凝重。一个路灯,矗立在距阿代尔的花园不远的地方,发出幽幽的光。地方选得很好。汽车隐在了黑暗处。但是,沃塞尔大人坐到车座上,能够很好地观察到街道和房了的四周。

“从现在起,您应该特别注意。”勒诺曼先生说,“我不会离开三十五、四十分钟以上的……即便有什么意外发生。如果有人试图走进花园,您不用犹豫:您就按两声喇叭。用力按这个东西,它就在这儿,在方向盘边上。我会听到的……然后我就采取必要措施。没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您尽管相信我好啦。”

“您不害怕吧?”

“不太害怕。”

勒诺曼先生像慈父一样地在她的手掌上拍了两下。

“一切都会很顺利的。”他允诺道。

小楼的护窗又都关起来了。像下午一样,他用自己的万能钥匙打开栅栏门,穿过花园门之后,他变得步履轻盈,这是当冒险行动开始时,他所特有的有效的举动。他又朝汽车方向最后看了一眼。她隐蔽得非常好。埃莱娜不会有任何危险。借助他在离开房子之前拿走的钥匙,在门厅的半边靠墙的圆桌上拿的,他进了房子,然后打开了手电筒。

“嘿,老朋友,”他在想,“人家要看你肚子里到底有什么货了。现在是十一点五分。我给你的时间是到十一点三十五分。如果你失手的话,在那个你知道的人的眼里,你就会成为一个爱吹牛的老家伙。那么,开始干吧,快一点!”

他溜进客厅,坐在长沙发上,闭上了双眼。他的脑海里已经印上了小楼的结构。他的脑海里又像看照片一样清晰地再现了每一个房问。此外,他坚持相信,阿代尔·迪努阿既然有听从指示、命令和循规蹈矩的优点,那就肯定不会太聪明。从这一点来看,必须要找到她想出来的小藏宝地。肯定是物品,否则是不可想象的,但是要找的是藏这物品的地方,这是最根本的,譬如她藏情书的地方,如果她曾经收到过的话。杀人犯只知道自己要找的“东西”,但不知道藏东西的地方。勒诺曼先生知道藏东西的地方——这只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是不知道“东西”是什么。那么他们应该是平手的。

他心里想,就从现在他沉思的客厅开始搜查。可是这个客厅,她可能是来得很少的。总之,这是她最少光顾的地方。然而,所提及的这件东西,她应该随时保证在她能经常看到的地方。那么它应该放在她呆得时间最长的地方。饭厅?……不。一个单身女人不会费力地去摆刀叉、去端盘子、拿面包,让那些面包屑漏得到处都是的。而在厨房里吃该多么随意,在一张桌子边,在火炉旁,火上还煮着东西。那么是厨房啦?……是的,有可能。或者是在迪努阿老爹的小作坊里?可是这间小作坊像是一个纪念博物馆,各类工具按尺寸大小排列,整整齐齐地挂在墙上,工作台上布满了令人肃然起敬的灰尘……总之,这是一处无人碰任何东西的地方。那么,就不应该是作坊里。出于同样理由,也不会是她父母亲的房间,因为人们是不会去打搅死去的人的。剩下的就是阿代尔自己的房间了。

很显然,她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于是勒诺曼先生认定,神秘的物品不可能不在这个地方。他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二十分。很满意,他上了楼。他首先细心地挂上厚厚的窗帘,以保证外面看不到任何光亮。然后,在还没有关掉手电筒的情况下,他点燃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煤油灯。于是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在房间里转悠了起来。

“好啦,我现在是阿代尔。我干了一天的活,现在需要休息了。我做些什么呢?当然,我要躺下休息了!”他平躺在床上,交叉着手指的双手放到颈后,同时继续他的思索。

“我很舒服了。我平静下来了。东西在某个地方,在眼睛能看到的范围里。在睡觉之前我要看一会儿书,……当然啦!……我要看书!……当然啦。真是的,书呀!”

他猛地起身,用手举着煤油灯,照看书架。他差不多是充满爱意地用手抚摸着那些精装书的书脊。福楼拜……莫泊桑……雨果……突然他大声笑了起来。“十一点二十五分,女士们、先生们,我还有十分钟的时间。但是有九分钟是多余的。我说什么啦,有九分半钟是多余的。我放下我的灯。手里不拿任何东西,口袋里也没有什么东西。我从书架上取下最厚的一本书:《悲惨世界》……我看到什么啦?它已经不再是一本名副其实的书了。这是一本被人掏空了一部分的书,为的是把它当成盒子用。我摇晃它。里面有东西在摇动。我打开外封面……嘿嘿!东西就在这里。谢谢你们的关心,女士们、先生们!”

他非常激奋地揭开薄薄的包裹着重物的绢纸,惊奇地发现里面是一个小盒。他把它放到灯旁看。一只鼻烟盒!这是一只鼻烟盒!勒诺曼先生拨弄了一下弹簧。小盒打开了。里面是空的。他把它关上,响声清脆。然后他在手中把它翻转过来,再翻转过去。他像一个吸鼻烟的大官一样有经验,马上就知道了这个东西的价值。这是一只金鼻烟盒,雕镂得十分精细,年代应该是第一王朝时期。这是一件收藏的精品。在盒盖上,凿刻着放隼捕猎的场面,如此真切,如此精美的杰作,令人以为是铜版画片。

“难以估价。”勒诺曼先生在想,“不过我认识一些业余爱好者,他们会疯狂地抬价的。我,就是其中的一员。可是这个鼻烟盒说明什么呢?在这里,在这寒酸的房子里,是虔诚地保存的遗馈之物?……行啦!是杀人犯寻找的‘证据’?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如果倒霉的阿代尔·迪努阿能在死前鼓起最后一点力气的话,那她将要说的不是‘多么悲惨’,而应该是‘悲惨世界’。她想以这一点指出藏物的地方和以此种方式揭露真正的罪犯。任何一个猜疑都是不可能的。是的,这只鼻烟盒,在阿代尔看来,是足可以让罪犯大吃一惊的!”

可是勒诺曼先生看不出内在的联系。它是送给奥贝尔特议员的,为了换取某些可公开承认的服务吗?或者它是送给女秘书的,为了褒奖她的某些可以利用的冒昧?也许它含有敲诈的意图?在如此多的假设中,该如何进行选择呢?如何才能找到鼻烟盒与杀人凶犯之间的联系呢?

勒诺曼先生趴到床上,因为他把鼻烟盒放到了床上,全神贯注地思索起来。一个坚定的想法鼓舞着他:残忍地杀害了阿代尔·迪努阿的人没有发现这个藏物点。现在双方是更加旗鼓相当了。从现在起……

当他听到楼板的吱嘎声时已经太晚了。在没有来得及转过脸去看一下的情况下,他的颈部就换了重重的一下子。他一下子跪了下去,然后倒在了地板上。但是他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在昏过去之前,尤如在梦中时,他产生了两三个混乱的想法:杀人犯……他来了……他也……他要杀掉我……

他再也不动了。

……一个声音把他从昏迷中唤了过来。

“先生……勒诺曼先生……是我!”

谁,我?他觉得这声音很耳熟,可是由于大虚弱,他无法辨别。一种湿漉漉的感觉,在额头,使他有点清醒。他睁开了双眼。

“您……埃莱娜!”

“我非常害怕。”

她帮他坐起来。他轻轻柔着脖颈,感到肿胀得很厉害,而且还摸到了一手血。

“我遭了暗算,这家伙。”他低声说道,“可是我这个家伙还活着,要想干掉我还不是那么容易。鼻烟盒呢?”

“什么鼻烟盒?”沃塞尔夫人十分不安地问道。“在这儿坐下。我给您捆绷带。完事,您会觉得好一些。”

“当我挨打时,我正拿着一个鼻烟盒呢。”

“您不要动弹,我求您啦。”

“您以为我失去理智了。根本不是的。鼻烟盒到哪儿去了?”

他并不轻松地站起身来,倚靠在大衣柜上,看见了地上的用来做大棒的蜡烛台和装鼻烟盒的那本《悲惨世界》,但是鼻烟盒却不见了。他强作微笑。

“这样对待我太好啦。我警惕不够。帮我一把……”

他坐到床上,用手抚摸着脑袋。

“您不必担心。是有点痛,但是很快会过去的。您怎么想到要进房子里来的?……请坐在我的身旁,把这一切都告诉我。”

“这很简单。”沃塞尔夫人说,“我看到有个人影子出来,而且当他被路灯照见的时候……”

“我知道。”勒诺曼先生打断道,“他穿着一件风衣,戴着一顶鸭舌帽,对吧?”

“是的。”

“阿代尔·迪努阿曾经向我描述过他。”

“我马上就知道刚刚发生了某些严重的事情。于是,我就来了,而且找到了您。就是这样。”

“谢谢。您表现得很勇敢。而攻击我的那个人,您还能认得出他来吗?”

“我想能够。他离得较远,而且光线也暗淡。我还是认真地抓住了某些细节,他的样子已经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比较高大,应该算比较瘦的,脸刮得光光的。”

“他的年纪呢?”

她犹豫了一下。

“有可能三十五岁……四十岁吧。”

“您没看到他进来?”

“没有。”

“那他是从另一边越墙进来的。没有任何困难,只要一跨就跨过来了。然后,他是那么匆忙地逃走,所以才选了最近的路线。现在该我来向您说说鼻烟盒了。”

他十分详细地描述了它,把《悲惨世界》这本书指给她看,同时把他的各种假说讲给埃莱娜·沃塞尔听。

“当然,您从来没有看见过它?”

“从来没有。放隼捕猎,我真的被打动了。可是,既然这个人如此冒险地要夺回它去,这是否证明是他杀了奥贝尔特和那位我忘记了名字的私人侦探呢?”

“我也没见到过,这是真的。”

“那么……奥利维埃会被释放了?”

“这将取决于福尔默里法官。不过我想阿代尔·迪努阿的被杀将会使他信服的。”

“这要很久吗?”

他站了起来,下意识地照了照安装在壁炉上方的镜子。他低声抱怨起来。纱布渗出的液体已经把他的化妆弄得一塌糊涂。他的假发歪到了一边。让他呈现出一个老殖民者的黝黑的面孔的底色也开始出现条条痕迹。但是他的愤怒却本能地消了下来。他放声大笑起来,然后又走到沃塞尔夫人的面前。

“就这样,您看到我就是这副模样,您却能保持严肃的神态!您该是多么爱您的儿子!”

他摘下假发、假须,擦着脸颊。

“临时打发掉这位老好人勒诺曼先生也好。”他说,“我向您介绍拉乌尔·德·利美吉男爵。不过我们早就认识了。我们不是曾在塞纳河里见过面吗?”

他以一副顽童的滑稽相吻了吻她的手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还曾答应过男爵永不向他提问题……别这个样子,我亲爱的埃莱娜。勒诺曼和我,我们将把奥利维埃还给您。请相信我,我们两个人并不算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瑟·罗平的誓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