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罗平的誓言》

六、誓言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一次充满激烈冲突的会议又在博沃广场举行了。会上罗尚贝尔怒气冲冲。

“这是无法容忍的。”他说,“在奥贝尔特之后,是他的女秘书。真卑鄙!您都干了些什么呀,勒诺曼?您能给我们什么样的推理呢?”

“没有。”勒诺曼先生平心静气地说,“我真后悔当时发表了,就在这里,关于情爱凶杀的假设。因为现在,我们必须释放小沃塞尔。”

让·克鲁瓦兹,警署总长,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您就别做此打算了。报界将会因此而高兴得发疯的。他们正想着把我们视为无能之辈。尤其是,从今天早上起,一个新的事实……是的,我已经私下里做了准备,因为我在编辑部里有耳线……到处流传着马蒂厄·科萨德拥有某些杀人犯想要夺走的资料。您知道这些吗,勒诺曼?”

“是的,总长先生。”

“可是您并没有吐露过一点儿。”他怒气冲冲地回敬道。

勒诺曼先生摘下眼镜,就像他习惯于在做出重大声明时做的那样。

“当我进行某次调查时”,他强调着,“我总保持着某种撤退的姿态。但是,我从来不肯定奥利维埃·沃塞尔的有罪。我只是在此提示一下我曾表达过的保留意见。因此,我保留自己拥有的资料,它极有可能为我提供第二条路线,如果第一条走不通的话。”

“嗯……您有了这第二条路线?”罗尚贝尔猛地插话进来说。

勒诺曼平静地戴上眼镜。如果单单是为了惹政界头脑们发火的话,他并非不愿意撒谎骗骗他。

“那当然啦。”他说。

“说一说!”罗尚贝尔命令道。

“请原谅……我已经说过一次了,这一次就是多余的啦。我请求您允许我按自己的意愿去进行调查。”

罗尚贝尔跳了起来。

“那您把自己当成什么人啦?”

勒诺曼先生从他的礼服里掏出一封信,然后把它放在了桌角。

“这是什么?”内政部长问道。

“我的辞职书。”

罗尚贝尔走了几步,双手握着拳头。

“这绝不可能。”他咕哝着。

“好啦,”总长压低声音说,“理智一点。没有人要您辞职。收起这封信来。”

他强行把它塞进勒诺曼先生的口袋里。罗尚贝尔走过来站到安全局长的面前。

“好啦,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勒诺曼先生,有一阵子,在慢慢品尝自己的胜利喜悦,然后谦逊地声明道:

“首先,需要辟谣。就说这些秘密文件是新闻界编撰出来的。然后,必须要福尔默里先生放弃对年轻的奥利维埃的所有起诉。最后,还要放风说调查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抓住杀人犯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假定如此,”罗尚贝尔说,“局势将会变得令人满意的。”

“并非完全如此。”勒诺曼先生继续说。

“那还会有什么呢?”

“我将会完全自由地行动吗?”

“行。您可以。”

勒诺曼先生鞠了一躬。只是到这时,人们才表现出对他的健康的关心来。警署总长指着他的下属脖颈上的绷带问道:

“您受伤啦?”

勒诺曼先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有,没有。根本就没有。只是一个小疖子。我到哪儿去受伤呢。老天!”

“好好治一治。”

“一定。”

勒诺曼神气十足地退了出来。“如果是在剧院,我得上台谢幕三次的。我使他们改变了主意!这个罗尚贝尔!他应该在坐庄时把我吃进。可是跟他,我感到我应该小心提防。他在窥视我。只要稍有疏忽,我就会被解雇的。倒霉的是,我还没有任何线索呢。好啦!生活是美好的!”

他告诉接待人员他白天不在。现在要把古莱尔找来向他通报一下夜间冒险的结果。接着,他又改变了主意。任何人都不应该知道他的失败,尤其是勇敢的古莱尔,因为他把自己的首长视为不会犯错误和不可战胜的崇拜对象。

亚森·罗平以勒诺曼先生的相貌,居住在圣日耳曼大道的一幢豪华住宅的最高层的一套三居室的舒适公寓里。他礼貌地同女看门人打过招呼后就上楼去了。他脱掉礼服、摘下围巾和眼镜,走到窗前,在开始工作前看一看他十分熟悉的风景。他俯视大道上的细树枝条,看到圣日耳曼一德一普莱教堂和朝向塞纳河的连绵起伏的屋顶。天空湛蓝。白天天气应该是很好的。他用手指有节奏地在玻璃上敲打着。

“在获得重大发现之前,我是不会出去的。这就是我罗平的决心!”

他点燃一支雪茄烟后,坐进了一张扶手椅里。很显然,他应该从科萨德那里被盗走的资料中重新进行搜寻。这些资料,他真不该这么不重视,而只顾奥贝尔特这个案子。现在应该放弃沃塞尔这条线索,一切从零开始。于是他在想:为什么会有双重犯罪呢?这未曾谋面的杀人犯可以有干百条理由反对奥贝尔特,有千百条理由要杀害他。科萨德也会有死敌。可是要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杀死的必要性何在呢?尤其是:为什么凶犯必须在杀死奥贝尔特之后马上要杀掉科萨德呢?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用奥利维埃·沃塞尔做这两次罪行的连接线是很显然的。但是为什么先是奥贝尔特,后是科萨德,这就值得研究了。前者的死自然要引出后者的死。这很简单,也很明了。这太简单明了了。

那么把此事倒过来看,会怎么样呢?如果科萨德是在奥贝尔特之前被杀的呢?这一新的假设并没有什么站不住脚的地方。其实尸体的解剖指出这两个人的死差不多是在同一时刻。同一时刻,也就是说是在同一时问。

“设想一下!科萨德的死在前,而奥贝尔特的死在后。那会有什么变化呢?……表面看来,没有什么不同。在这种情况下,剩下的东西与另一种情况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

他在想到这句话时,并没有发现它所包含的意思,但是他的思路却渐渐地清楚了。科萨德是在对某人进行调查,而他又对这个人没给予足够的重视。然而,此人知道由科萨德获取的有关他的所有资料只能是让他难以忍受的。于是他决定让这位私人侦探安静下来,他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在那儿,先是激烈的争论,然后就大吵起来。正直的科萨德肯定是拒绝了这个人为了让他闭嘴而给他的钱,而对方终于开枪了。

“所有这些完全可以成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杀人犯干了些什么呢?为了避免引起人们对他的怀疑,他取走了所有的资料。他干了所有我对奥利维埃干的一切。他也是完全遵循着这同样的目的和动机。对一个人适用的同样对另一个人也适用。凶手可能有一个文件包,或者在现场找到了一个文件包。他把资料放到里面,走了出去。哈!事情只能是这样进行的……可是奥贝尔特呢?在这个故事里,要把他摆在什么位置呢?”

为了活动一下双腿,罗平站起身来。突然,他停了下来,因为一线光明刚刚在他眼前闪现出来。奥贝尔特?真是的,这可是连小孩子都能回答出的问题呀。奥贝尔特去了科萨德那里,因为他急于要知道这“重要结果”到底是些什么,就是由私人侦探搜集到的,并在他的信中影射到的那些东西。而奥贝尔特到雷努阿尔街时,正赶上凶犯仔细地关上科萨德办公室的门,而且是用的死者的钥匙,准备赶紧逃离。

“那么两个人相互认出来了。”罗平自言自语道,“这就是联系。一位议员认识大批的人。这是他的职业!他们相互打了招呼。也许还彼此交谈了几句……然后我们的罪犯就在仓惶恐惧中走远了。这有什么呢!只要这次凶杀一暴光,奥贝尔特就会将这次相遇公布于众的。那么嫌疑犯的名字就会出现在新闻媒体之中,而科萨德的顾客,就是要了解犯罪的行为的那个人,不可能不有所表现。两个证据汇集到一起,那就是灾难了。嘿嘿,这并不是那么不合道理。为什么,真是的,我没有在一开始就想到同一个事情可能会有两种解释呢,即一个正面的和一个反面的呢?如果没有奥利维埃这小傻瓜,我不就要像愚笨的古莱尔一样地行事了嘛。

罗平走到隔壁房间,倒了杯波尔多红葡萄酒,然后慢慢地啜了起来。在思想上,他仍紧紧地跟着这位未谋面的人:从议员发现科萨德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然后回家去的时候起,他就紧紧跟着奥贝尔特。杀人犯杀害科萨德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当然还有他的遗言。现在,他别无选择:他必须杀掉奥贝尔特,以保住自己的脑袋。而有利的时机并没有栅搬来迟,议员穿过他所住的公寓大厅,打开了电梯门。他转过身去,并没有看到还有一个人。

罗平看到了这一场面,听到了这一枪声。议员倒在了电梯间。为了给人造成这是一次无耻的凶杀罪行的假象,杀人犯马上抢走了钱包……

“哎呀,是这样。他所干的这些举动正是我加到小沃塞尔头上的。我猜想,他随后就毁掉了这只钱包,甚至根本就没有打开它。对待资料,他也应该是这么处理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这是烫他手的赃物。所有这些都太好了。而且还是比较漂亮的。但是我没有能够更深入一些。因为所有现在被科萨德调查的人都成了可疑分子。那么我应该逐页研究一下这份资料,这无疑会花费我很多时问。但是我还是比罪犯要强得多。他会以为这些资料已经不复存在了。而我,我却有它的副本。他自以为平安无事了,而我则清楚地知道他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那么……”

一阵门铃声把他从沉思中唤了回来。他快速地穿上勒诺曼先生的外装,走去开门。进来的是古莱尔。

“我以为能在办公室找到您的,首长。可是他们告诉我,说您已经走了。您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进来,好啦。一个很小的伤口。刚生的一个疖子。”

“这是青春的象征。哈!我可从来没遇到过什么麻烦,当我生疖子时。”

“请坐。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我拿到了解剖报告。阿代尔·迪努阿的肺被子弹穿透了。”

“给我。”

勒诺曼先生在读法医的报告。总是那一套东西:一大串的专业词语为的是得出一个很简单的结论。不幸的姑娘是因为大量的内出血而死的。

“您注意到子弹的直径了吗,首长?”

“当然啦。这颗子弹的直径跟杀害奥贝尔特和科萨德的不一样。您想吧,在他的两次凶杀行动之后,我们的人并没有得到会如此连累人的武器。他甩掉它,然后当他感到不得不消灭女秘书时,又设法弄到另外一件。”

古莱尔坐在椅子上摇来晃去。

“正是这一点我弄不懂,首长。”

“什么,说确切一点。”

“嗯……差不多全部不清楚。”古莱尔可怜兮兮地说。

“那是自然的。我认为,阿代尔·迪努阿掌握着奥利维埃·沃塞尔的无罪证明,但是又不知道谁是真正的罪犯。因为她好几天都在保持沉默。可遗憾的是,杀人犯已经发现她知道了部分实情。我想应该在与她接近的人中进行搜索。可是一位议员的女秘书……她应该认识大批的人。总而言之,我看不到其它的假设。而我的假设还有一个优点,它解释了杀人犯是如何进到这幢小楼的,而这幢小楼表面上看,是无人能够进去,也无人能够出来的。这简单得很。阿代尔在他出现时给他开的门。为什么?……因为她还没有怀疑到他。”

“是的。”古莱尔说,“好像明白了。”

“他的罪行完成后,凶犯在飞速察看了现场后走掉了,而且还随手用钥匙把门锁上了,敞开的箱柜可以证明这一点。因为这绝对是他关的门。可怜的阿代尔,其实,是被突然击毙的。她呆的地方就是她被打倒下去的地方。另外,如果她曾经移过地方的话,那她会把血流得到处都是,而她并没有这么做。”

“可是,为了关上门,首长,那他必定要用两把钥匙中的一把。但是,是您亲口对我说的,昨天两把钥匙都看到了:一把在阿代尔·迪努阿的提包里,另一把在前厅靠墙的半圆形小桌上。这又如何解释呢?”

“哎呀,你认真想一想。何题是如此地简单。房子像保险柜一样地关着,唯一能开门的两把钥匙都在房子里面。第一时间:阿代尔给将要杀死她的人开了门。第二时间:杀人犯匆忙搜查了现场,因为时间对他来说极为有限。第三时间:他走掉了。但是要注意:房门没有关上,我们就会发现是死者本人给杀害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六、誓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瑟·罗平的誓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