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敲八下》

八、默丘利招牌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

巴塞科特村附近拉·朗西丹尼尔夫人

巴黎

11月30日我最亲爱的朋友:

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收到你的信了。今天是11月30日,我也不敢指望会收到你的来信,这是一个特别让人心里不安的日子,因为它是我们曾经约好了的,我们的伙伴关系的最后一天。可我宁愿这一天早日到来,由于我们所订立的协议,看来已经不能再给你带来快乐了,为什么不应该让你从中早些解脱呢。从我这方面来说,那7次我们曾经在一起并肩战斗、而且每次都赢得了胜利的小小战役,是我度过的最快乐最有趣的时光。我就在你的身边。我清楚地看到,这种更积极、更具有刺激性的生活,对你是多么有益。我有多么幸福,我甚至不敢对你谈起它,也不敢让你知道我任何隐藏着的感情,当然,这不包括全心全意能让你高兴、能衷心地为你效劳的心情。今天,请你的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作出裁决。今天,你就是法律。

尽管我完全服从你的决定,可还是不得不提醒你,我们的第8次冒险将会是什么?这一点,我可是从来都不曾忘记过。也许我能

重复一下你说过的话,它们一字一句都记在我的心里。

“我要求,”你说过,“你要给我找回一枚小小的、古老的别针,这个别针是用红玉髓镶在金线底座上做成的。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谁都知道,它曾经为我和我母亲带来了幸福。自从我的首饰盒里丢失那一天起,除了不幸以外,我就再没有其它东西了。帮我把它找回来吧,它是我的保护神。”

当我问你,这枚别针是什么时候丢失的时候,你大笑着回答我:

“7年以前,……或者是8年……也许是9年……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掉的…

…我对它真是一无所知……”

也许你这是在向我挑战,是不是?也许你认为这是一个我无法满足的条件?不管怎样,当时我可是答应了,而且,我也应该实现自己的诺言。要是你在自己的信念里面,总觉得缺少了一件你如此看重的护身符,那么,我那些努力,我那些想让你今后的生活过得称心一些的努力,就会是毫无意义的。我们绝不可以去嘲笑那些小小的迷信念头,它们往往是我们那些最值得称道的行为的主要动力。

亲爱的朋友,要是你曾经帮了我一把的话,我本来应该取得了又一次的胜利。

孤军作战,再加上日益临近的那个期限的压力,我是失败了。要是换成另外一种情况,要是你能够参与,又能够坚持到底的话,这事就会有最大的成功希望。

你会坚持到底的,对不对?我们双方订立的协定,我们总得把它兑现。在那个限定的时间内,把8个美好的故事写进我们日常生活的这部书中。这个故事应该写得生动,富于逻辑,还要把我们的坚韧不拔,敏锐的观察力,偶尔还有那么一点点英雄主义,都写进我们的故事里。现在要写的是第8个故事了。这回可得由你来唱主角,好让我们能在12月5号,时钟在敲响晚上8点以前,能把这个故事恰好完成。

那天,你得按照我下面要告诉你的那些话来行动。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亲爱的,不要抱怨我教给你的这些东西都是毫无根据的奇谈怪论。要取得成功,每一点都是必不可少的条件:首先,到你表姐的花园里弄3根细长的灯芯草,把它像结辫子一样结在一起,两头打上结,这样,就弄成了一条像孩子们平常玩的那样的鞭子。

等你到了巴黎,买一条长长的项链,这项链必须是黑念珠做成的。每个念珠都应该是切割成多面体的,而且几乎都差不多是一样大小。你还得把它弄短,让它刚好只有75个珠子。

在你冬天穿的外套下面,再穿上一件丝质的蓝色长袍。头上戴一顶无边女帽,帽子上缀上几片红叶。脖子上再围上一条皮毛围巾。不用戴手套,也不要戴戒指。

到那天下午,你搭上一辆出租车,沿着河的左岸到圣德坚山教堂去。整4点时,就在教堂里面的圣水盆旁边,那儿会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老太婆,手里拿着一串银色的念珠在做祷告,她会为你奉上圣水。你把你的念珠交给她,她会数一下你的念珠数目,然后再把它还给你。过后,你就跟着她走,你们要穿过塞纳河的一处弯道,她会把你领到圣路易斯的一条偏僻街道上的一幢房子前面,到了那时候,你得自个儿进去。

在这幢房子的一楼,你会找到一个年纪不算太大、脸色非常苍白的男人。脱下你的外套,然后对他说:

“我是来拿我的别针的。”

见到他不安和惊慌的样子,你用不着着急,在他面前,你要保持镇静。要是他问你什么问题,或者他想知道你去找他的理由,或者是什么原因让你去向他提出这个要求,你都不要回答他。你一定得像套公式一样地重复下面这几句简短的话:

“我到这儿来是取那件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我并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是我不得不这样到你这儿来。你必须把我的别针还给我。你一定要还给我。”

我完全相信,只要你立场坚定,始终保持这种态度,不管那个人会使出一些什么花招,你就一定会圆满成功。这次较量不会要很长时间,事情的结果完全在于你的自信,在于你对事情成功所抱的坚定信念。这将会是一场速决战,你必须在第一个回合就把你的对手打败。只要你沉住气,你就会赢。要是你表现出任何犹豫,任何不安的心情,你就没法对付他,他就会从你手心里溜掉。只是在最初他会感到恼火,然后,他就会占上风。这场游戏就会在几分钟内给输掉。在胜利和失败之间,是没有中间道路的。

在即将发生的这件事情里,我请求你原谅我这样说:你一定得再次接受我的合作。亲爱的,我已经预先做了一些事,这是不带任何条件的。我想说的是,所有我已经能够做到的,还有我将来能够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只是想为代表我的快乐,我的全部生活的女士,作出比过去更多的奉献,既已如此,别无他求。

霍赖丝在读过这封信后,把它折了起来,放进了抽屉的最里面,一边语气很坚定地说:

“我是不会去的。”

起初,她虽曾正儿八经地把那件小玩意当成那么回事,认为它是件吉祥物,能给她带来好运气,可现在她却不再那么感兴趣了,觉得自己不顺利的日子明显地也该到头了。她不会忘记那个数字,8,那是他们下一次冒险的数字序号。自己再跟它搅在一起,就意味着会把那个已经断了的链条重新接合起来,就会让她又回到雷莱恩身边去,而且,这等于是给这个想象力丰富的男人的一个暗示,他可知道该怎样来利用这一个机会。

12月5日的前两天,她的主意还是没变。4号早晨也是如此。可是,突然间,她甚至没去想想该怎样反驳自己以前提出来的借口,就冲进了花园,摘下3根灯芯草,像她小时候常做的那样,把它们结成了一根鞭子,在12点钟的时候,让人驾着车把她送到了火车站。急切的好奇心让她全身亢奋。雷莱恩提出来的、又安排她去进行的这次冒险,真是太有趣了,太让人感到新奇了,她真没法抗拒这种强烈的诱惑。

真有意思,想想那黑色的念珠,那个戴着秋天的红叶的女帽,那个拿着银色念珠的老太婆,她怎么能抵抗得了那种神秘气氛的引诱,她怎么能拒绝在雷莱恩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多么能干的机会?

“除了这些原因外,还有一点,”她笑着对自己说,“无论如何,他是叫我到巴黎去。现在来说,对我有危险的8点钟,是在离巴黎3百英里以外的地方,是在那个古老的、被遗弃的德·哈林格里城堡里,而不是在其它任何地方。唯一能够敲响那对我有威胁的钟点的大钟还远在那城堡里,被人锁着,完全是一个被监禁着的囚犯!”

那天晚上,她到达了巴黎。在5号的早晨,她去买了一条黑念珠作成的项链,把珠子减少到75粒,穿上了一件蓝色袍子,戴了一顶配着几片红叶的女帽,在4点整,走进了圣德坚山教堂。

她的心脏跳得很厉害。这时候,她是孤身一人。这会儿,她觉得支撑着自己的力量,到底是来自那感受到的害怕,还是其它有理由的动机,她都不在乎了,都被她扔到一边去了!她看看周围,几乎希望能见到他。可是四周空无一人,除了一个站在圣水盆旁边、穿着黑衣服的老太婆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霍赖丝走到老太婆跟前。这老太婆手里拿着一串银色念珠,给霍赖丝送上了圣水,然后就开始数那串递给她的念珠。

她轻轻地说:

“75颗。这就对了。跟我来。”

再没有说第二句话,就在那街灯的亮光底下,她蹒跚地向前走去。穿过了庞特·德斯·图尔尼尔斯区,来到了圣路易斯区,走上了一条空荡荡的街道,到了一个交叉路口,在一幢有铁制的阳台的老房子门前,她停了下来。

“进去吧。”老太婆说完,径自走开了。

霍赖丝眼前看到的是个繁荣兴旺的商店。这个店铺几乎占满了这幢房子整个一楼的地面。在闪耀的电灯照亮下的橱窗里,陈列着各种古老的家具和其它古董。她在那儿站了几秒钟,茫然地看着这些东西。店门口,高高地挂着一个招牌,招牌上的店名是“默丘利”。店名的旁边,写着老板的名字:“帕卡尔第”。就在跟二楼相平、往外伸出的一个檐口上,装着一个壁龛,壁龛里放着一座紫陶的默丘利神像。

这个神像,全身的重量就悬在一条单腿站立的腿上,鞋子上长出了翅膀,手里拿着一根手杖。霍赖丝注意到了,这座神像似乎是太想飞了,因为他往前面倾斜得实在是有点过份,照道理讲,他应该会失去平衡而一跟头翻到前面的街道上。

“好了!”她低低地说了一声。

她转动大门把手,走进店里。

开门时,尽管门上的门铃一阵作响,可没有人走出来招呼她。商店里好像空无一人。不过,在这商店最靠里面的尽头,在另一个房间的后面,还有一个房间。这两间房子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家具和小玩意儿,看来,许多东西都价值不菲。沿着一条两旁堆满了碗橱、立柜、旋转小支台之类的七弯八拐的过道,走过了几步,她发现自己来到了这商店里的最后一个房间。

一个男人坐在写字台后面,正在看一个帐本。他连头都没转过来就对她说:

“随时愿意为你效劳,夫人。请你四周看看。”

这间房里,除了一类东西,再没有放其它种类的东西。这些东西让你觉得这房间就像是中世纪时期炼丹术士的试验室,四处都是装了填充物的猫头鹰、人的骨骼架子、头盖骨、铜制蒸馏器、星盘等等。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驱除恶运的护身符,大部分是用象牙或珊瑚制成的手,两个手指伸出来,向前指着。

“夫人,你想要点什么东西?”帕卡尔第先生问,一边收拾桌子。从椅子上站起来。

“这就是那个人。”霍赖丝心里想。

真的不错,这个人的脸色非同一般的苍白。脸上长了一点乱叉叉的胡子,胡子已经有些斑驳灰白,这就让他的脸显得更长了。脸的上方,架着一个光溜溜的、发白的额头,前额下面闪着一双细小、诡诈的眼睛,眼睛凸出,一刻也不停地转来转去。

霍赖丝既没拿下她的面纱,也没脱下外套,回答说:

“我要一枚别针。”

“别针在这个货柜里。”他说着,一边领着她往另外一个房间走。

霍赖丝弯腰去看那个玻璃柜,说:

“不,不是,我要找的这儿没有。我不要其它任何别针,我要的别针是几年以前在我的首饰盒里丢了的那枚,就是为了找到它,我才到这儿来。”

她吃惊地发现,老板的表情突然一片慌乱,眼睛里露出了凶光。

“这儿?我想,你来得最不是……那别针是什么样儿的?……”

“一块红玉髓,镶在金丝底座上,是183o年间的东西。”

“我就不懂了,”他有些口吃,“为什么你来找我?”

现在,她摘下了面纱,脱掉了外套。

他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去,她的样子好像把他吓着了,一边还轻轻地说着:

“那蓝色的长袍!……那女帽!……还有——我能相信我的眼睛吗?——还有那黑色的项链!……”

那3根灯芯草结成的辫子,可能对他的冲击最厉害。他手指指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八、默丘利招牌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