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知道》

第三章

作者:仁木悦子

七月五日 星期天

又是一个炎热的天气。对于我来说,高1.45米、重六十公斤的矮胖子简直是一大负担。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在烈日下艰难地走着。

现在住在战时疏散地信州的我的父母—在那儿任高中数学教师,脾气古板的父亲和会做一手好莱、性格开朗的母亲—从平等对待孩子这一点来说,是再理想不过的父母了。可是只有一点,简直是太不平等了。这就是给了哥哥雄太郎一个几乎要顶到门檐的高个头,而给我这个当妹妹的一个活象圆橡实一样的矮胖身材。就因为这一点,至今我还时常埋怨母亲。可是,单从运动细胞这点来看,我一点儿也不亚于哥哥,甚至比哥哥更完美地继承了父母的这一特长。正是这一点,不时弥补着我身长不足的弱点。

看得见箱崎医院的大门了。我舒了口气,抹了一把汗。因为把暑假中的工作让给了别人,所以从今天起,我就自由了。哥哥今天有事,晚上才能回来。他从明天起,按理说就没什么事情了。那样的活,我们俩可以一起到信州去一趟。春假的时候,因为脱不开身,没能回去,所以爸爸妈妈盼望我们早点回家。

一进大门,靠近医院的门口,有一个陌生的老头儿在拔草。可能是从附近农户雇来的吧。这一家面积相当大,加上职业关系,所以必须把门面搞得清清爽爽。这么一来,一到夏天,拔草就成了一件大事。虽然搬到这儿来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我看得出箱崎医院生意很兴隆。正象介绍人牧村说的,兼彦院长一向很慎重,诊断准确无误,手术技艺高超,再加上对患者护理精心,所以,有很多人听到传闻便专程从老远的地方到这儿来看病。可是,当我进去的时候,候诊室里没有来看病的人,只是一个凉棚的大阴影。不知是谁把窗帘都换成了新的天蓝色帘布。

在楼梯下三角形的空间里,野田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膝盖上放着一本打开的妇女杂志。我刚一走近,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哎呀,我又睡着了吗?”野田露出不太整齐的牙齿逗人喜爱地笑了。“这么热的天,患者也都尽量选择早上和傍晚来。一没事做,人就光想睡觉。”

这时,门诊室的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个满脸雀斑的大个子护士。箱崎医院有三个护士。这是人见护士,年纪和家永护士相仿,她的工作主要是司葯。

“人见!”门诊室里传出兼彦的叫声。“等会儿山田来取葯的时候,你告诉他,已经用不着经常换葯了。让他一天早晚来两次就行了。”

“好的。”

人见护士关上门,穿过候诊室向葯房走去。就在同一时刻,楼梯上响起了下楼的脚步声。是平坂胜也。因为呆在病房里,所以他的皮肤显得苍白。但是他那魁梧的身体,一点儿也看不出是个病人。平坂穿着一件浆得硬挺挺的浴衣,腰上系着一条黑色的腰带,悠然地叼着象牙烟斗,由医院的门里向外面走去。

“喏,喏,悦子。”野田拉了拉我的袖子,“那个平坂让妻子回家去了。”

“是不是已经好了,不需耍护理了?”

“话虽是那么说,可也用不着赶人家走呀。再过两、三天就出院了,让夫人在身边呆到出院不也行吗?可他却说,家庭主妇一直在外面呆着,家里没人,你就能放得下心吗?就连院长也看不过去了,劝他说,只有两、三天了,算了吧。可是劝不住。真是个要干什么就要干什么、只考虑自己的人。谁要是不小心做错了事,他也是绝不会原谅的。发脾气算是客气的。他呀,总是故意找碴子,非报复一下不可。前两天,夫人弄错了牙粉……”

“野田!”

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又是家永。野田象被什么东西蛰了似地,一下子跳了起来,拿起扫帚就四处扫开了。我不由地笑了起来。

然后,我打开医院和跨院之间的小门,进到跨院去了。我准备把刚买来的《幼儿音乐教育》给敏枝夫人送去。

夫人正和女佣人家代一起,在里院背珞背。当我告诉她书已经买来了时,她急忙擦干净了手,拿出二百八十元钱付给我。

“太谢谢你了。我一定下功夫学。有不懂的地方还要请教悦子的。”

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幸子跑来了。

“妈妈,咪咪不见了。”话音刚落,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什么?咪咪?咪咪不是和幸子一起玩的吗?”

“不见了呀,没有了。哇!”

“不要大声哭,好宝宝。英一哥哥正在学习呀。妈妈把这一点儿背完了,就去给你找,好不好?等一会儿啊,乖孩子。”

“不,不嘛。现在就去找,嗯哼,悦子姐姐,给我找咪咪好不好?”幸子搂着我的腰嚷嚷。

“幸子,不要胡闹!”

夫人怎么劝也不顶用,幸子硬拉着我。我没有办法,只好和她去了。在家里找了一圈,可是没有猫。当我们走过放钢琴的房间时,不知哪儿响着一种奇怪的声音。好象有什么东西在拱着门板。

“呀,那是什么呀?”幸子也侧着耳朵听着。

“好象是想打开哪儿的门。”

“是咪咪?”

“不是吧。要是咪咪的话,应该喵、喵地叫呀。”

但是我们俩还是手拉着手,朝着有声响的地方走去。在昏暗的走廊尽头,有一个通向外面的门。玻璃门大敞着,夏天的太阳光耀眼地射了进来。走廊的右边,嵌着两扇黑色的门板。声音似乎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幸子跑过去,用小拳头咚咚地敲着门板。

“是谁呀?咪咪吗?”

“幸子吗?把锁给我打开,够得着吗?”

听声音是桑田老夫人。

“啊呀,是姥姥呀!”

幸子扫兴地说。门板中间上着一把锁。这家不管哪儿都上锁,厨房、澡堂、通往走廊的侧门……据说这样的话,万一有强盗、小偷时,就不易危及到更多的地方,受害就会小一些。

我把插销拔掉,向里面喊着:“锁开了,开门吧。”

两、三秒过去了,没有回答。也许是我的声音来的太突然,里面的人感到诧异吧。但是很快地,嘎吱一声,门开了,露出了老夫人的脸。这是一间黑洞洞的、充满霉气味的房间,里面乱七八糟地堆放着陈旧的竹箱子和破旧的东西。

“是悦子啊,谢谢了。”老夫人一脸难堪和难为情的神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正在找东西,就被关起来了。”

“是谁锁的呀?姥姥。”幸子仰着头问。

“那一定是妈妈呀、家代呀。姥姥在那边的箱子后,看不见哪。”接着,老夫人踌躇了一下小声说,“幸子,姥姥被锁在储藏室里的事,对谁也不要讲,好不好?”

“那为什么呀?”

“为什么?唉,是啦,说出去多难为情啊,是不是?”

幸子点了点头。我也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并随便问道:

“我们正在找咪咪,这里面没有吗?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找咪咪吗?它跟着我来了,还在我脚下跑来跑去的,是不是钻到哪儿去了?”

老夫人借着发黄的灯光向储藏室的各个角落望去。

“没有呀。幸子,我们走吧,咪咪一定是躲在房檐下或是别的什么地方了。”

我催着幸子离开了那儿。因为桑田老夫人不想让人知道她在那儿。不然的话,她就应该大声地叫人才对。也许她要找的那个东西会成为被人笑话的对象,所以她才那么躲着人吧。总之,她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关我的事。只是猫到底没找到。我们又回到里院去了。

“真对不起。这孩子就是不听话。”

敏枝夫人一边从板上揭下干了的珞背,一边焦躁地回过头来。

“没有找到。也许是到外面去玩了吧。”

“不会吧。抱来还只有十天。而且这猫又特别喜欢跟着人。就是跑得远点儿的话,也跑不出院子。”

我找了个空子,离开了那里。我真怕再让我去找那只猫。

听到敲门声,我从读得津津有味的小说上抬起眼睛。

“对不起,悦子。”是野田的声音。

“请进。门一推就开。”

我冷冷地回答。正看得有趣的时候来打扰,真扫兴。

可是,野田询问的事情也太离奇了。

“悦子,你没看见平坂吗?”

门一开,她就用从未有过的客气的口气询问。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没有看见?刚才在楼梯那儿不是碰到他了吗?就是我和你两人在一起的时候。”

“不,是那以后。”

“那可没看见。出了什么事了吗?”

“平坂……不见了。”

野田压低了声音。离得很开的两只眼睛,流露出不安的神情。

“你说什么?不见了?刚才出去后就没有回来吗?”

“如果是出去了不在这儿,倒也没什么奇怪。可是他并没有出去呀。”野田好象听到了幽灵的脚步声似地,突然向后看了看,然后低声地对我说:“他出了医院的门,可是没有出大门。在大门那儿,有一个叫做松造的农民在拔草。后门那儿,夫人和家代在浆洗衣服。他们三人都说没有看见平坂出去。你说奇怪不奇怪?悦子。”

“这么说,他应该在一个什么地方。”我有点儿不安地说。“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不见了的?”

“刚才发现的。因为那间房里就住他一人。四点钟我去查体温时,二号室就是空的。我以为他去厕所了,就等了一会儿。可是他还不回来,我就到下一个房间去了。后来,我也就忘了平坂的事。再说他已经没有查体温的必要了。后来,到了五点钟,家代送来了饭,我们把饭分送到各个房间去。人见去送二号室的饭,可是马上转回来说:‘野田,平坂不在呀!’。我吃了一惊,说刚才查体温时就没看见他。我想他是不是擅自出去了。但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他既没出大门,也没进里院。”

“野田,我和你在楼梯那儿站着讲话看见平坂,是快两点的时候吧。啊,是的,两点差一刻。”我从桌前站起来,看了看表,五点十八分。“那么,最后看见平坂的,就是我和你了。”

“不,最后看见的是松造。听松造说,他在医院门前的花坛那儿扶向日葵杆儿的时候,平坂从里面走出来站在那儿,问了好些关于花的事呢。然后,在那儿吸了五分钟到十分钟香烟,就从房子旁边拐过去了,因此,根本没有出大门。”

“房子旁边?那就是说是葯房那一角。”

野田和我来到走廊上。家里乱哄哄的。住院的患者、陪习护理的家属都跑出来,站在各自的房门口,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四周。人见、家永两位护士甚至连空病房和被服间的门都打开看了。

来到楼下,在候诊室里站着神情沮丧的兼彦。敏枝夫人她正好打开跨院的门进到医院这边来。

“兼彦。”夫人面色发青,心事重重地走到丈夫身旁,“还有一件怪事,妈妈不见了。”

“妈妈?”兼彦睁大了眼睛直盯着夫人的脸。“你说什么?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

“下午就一直没看见。我问了家代,她说妈妈吃过饭回来就说要出去,所以她也没在意。只是刚才,因为说平坂不见了,我才想起妈妈的事,又问了家代一次,还是没看见。这事真怪。”

夫人停了停,接着又说:“听说下午一点半钟左右,家代到小屋去取背珞背的布时,看见妈妈正从衣柜里取出细纹飞箭花样的出门衣服,问了一声‘您出去吗?’,妈妈说‘啊,去去就来的。我换了衣服就去,不用告诉敏枝了。’所以家代回到院里,什么也没说,就开始背珞背了。”

“这么说,家代实际上也没看见妈妈到什么地方去了,是吗?”

“是啊。再说,就连松造也说没看见妈妈出大门。你说怪不怪。在里院,有我和家代在……”

“那些情况都可靠吗?”彦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遍。

“松造说的我没法证实,可里院的事肯定没错。我一直到四点多了还在院里。家代因为要做饭,所以先走了……”

“四点以后呢?”

“我进屋后,英一在院里。里院院门那儿,因为夕阳照下来形成了阴影,很凉快,所以英一搬出帆布躺椅在那儿读书。那孩子眼尖,要是有人出去的话,不会不知道的。”

“那倒也是。可是,如果要说平坂和我们妈妈一起出去,也有些说不过去呀。”

“是啊,都是些什么关系也没有的人。妈妈连平坂的面都没见过,也许只听说过名字。我总觉得这事多少有点蹊跷,加上猫也不见了…”

“猫?咪咪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猫知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