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知道》

第六章

作者:仁木悦子

七月八日 星期三

梅雨季节好象又倒转回来了,天空阴沉沉的。虽然没有下雨,可是空气里充满了潮湿的露珠。已经适应了连日酷暑的身体,此时不由地感到微微的寒意。

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报。虽然通缉的罗网已遍布全国,搜查也越来越严了,可是,平坂的踪影仍然是个谜。他把老夫人的尸体和紫绉绸包袱皮留在箱崎医院的地道里,自己跑到哪儿去了呢?哥哥说,在我们的身旁,就有人知道地道的存在,可那究竟是谁呢?那个出现在野游俱乐部的瘦小的男人,真的和这个案件有关系吗?瘦小的男人,这家一个也没有。平坂是一个肩宽体阔的男子;兼彦院长、英一和我的哥哥雄太郎都是瘦高个儿;宫内技师倒是个小个子,可又是个矮胖子。体形相似的桐野青年,因为脚骨折,躺在五号室的床上。

不明白的事,还有许许多多。把平坂的葯袋塞进二号室的椅垫里的究竟是谁?我们在二号室里时,在门外的那个女人又是谁?这次应该分析分析女子了。昨天这个时候在医院里的女子,除了幸子和十三岁的工藤檀、还有刚好在昨天这个时候出院的大野以外,不多不少还有十个人。敏枝夫人、百合、女佣家代、三个护士和我,再加上陪同患者的桐野、工藤、小山田三位夫人。其中,三个护士和家代,一般不用化妆品,所以可以排除在门外的怀疑对象之外。按理说,本来似乎应该怀疑家永护士,可是那股漂散在走廊里的香粉的香味是绝对不可忽视的。

提起化妆品,我又想起百合的那只脱毛雪花膏的空罐。究竟是谁把它埋藏在地道里的呢?地道——防空洞——尸体。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想要到防空洞去看看。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我这个人与其让我考虑问题,不如让我出去活动活动更得意一些。坐着一动不动地去解头脑中的乱麻,是最使我腻味的事。哥哥到朋友那儿去问葯物化验的结果,还没有回来。

我出了房间,一直朝着防空洞走去。防空洞在被彻底搜查之后,也没有特别加封。显然,谁也不再有到这个发生悲剧的现场来看看的好奇心了,所以水泥地上检查指纹的白粉依然如故。我避开有白粉的地方,小心地下到洞里。什么新发现也没有。地道口的盖板也关得好好的。

头顶上,响着飞机的轰鸣声。似乎飞得相当低,即使在洞里,耳膜也震得发响。如果是战时,我恐怕会吓得魂飞魄散,趴在这儿吧。

飞机飞远了,我随便向四周看了看。立刻,我浑身的肌肉都抽紧了,心脏似乎也蹦起了足有一尺高,一下子堵住了嗓子眼。那块安放在地道口上的盖板,不是正一点儿、一点儿地发出哎吱的响声,在被人举上来吗?如果不是那个该诅咒的飞机,我早就该听到声响了。我的脑袋里掠过死去的老夫人惨不忍睹的脸。

盖板发出了“空通”的响声,从盖板下,出现了一只很大的男人的手,抓住洞口的边缘。我的背上一股寒气骤然上升,就象掉进了许多碎冰碴。我象个球似地朝着洞口飞跑。突然,随着大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我跌倒了。我的小腿撞在了石阶梯上!不知我喊了没喊,反正当我意识到的时候,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我的肩头。

“杀人啦!”

我大叫着。

“怎么了?唔?”

耳旁响起了我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糊涂了。

“发生了什么事?悦子?”

我好容易才恢复了理智。直接呼哎我名字〔悦子〕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哥哥呀!我的脖子周围全是冷汗,粘粘糊糊的。

“混蛋!混蛋!混蛋!”

我抓住哥哥的手腕,一个劲儿地摇晃。

“吓死我了!你怎么从那个鬼地方出来?”

“你才让我吃了一惊。”

哥哥苦笑着说。

“你刚才叫哎杀人啦,是说我吗?”

“当然啦。你为什么要从地道里出来?”

我气呼呼地掀起裙子。一看,磕在石阶上的地方出现了一块紫红色的血痕。

“我也是不得已呀。我原想从小路回来,可是走到胜福寺的坡上时,看见吉川老将军挂着拐棍从下面一步一颤地走上来。那位老爷子,近来只要一看见我,就要扯我和他下棋。被他逮着了,没有三个小时是回不来的。我一下子急中生智,就跳进庙里,抄近道回来了。”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好笑。这样的鬼话能骗得了谁!膝盖下的伤口不好,管你雄太郎哥哥也好、少将也好、还有那个建造地道的清川也好,我一个也不宽恕。

“喂,悦子,谈正经的吧。我带来了重要消息。在那包

葯里……”

“去!去!去!……”

我满脸不高兴。

“什么侦探、推理的!我已经不想知道了。算了吧!”

“哎呀呀……”

哥哥叹着气。

“真没办法。我要到敬二那儿去一趟。好!好!对不起,对不起一向你道歉还不行吗?”

我扭过头去不理他。

我在那儿磨磨蹭蹭又呆了约莫有五分钟。回到房间一看,哥哥已经不在了。沾满泥土的衬衫和裤子,脱了扔在椅子上。也许是到敏枝夫人那儿取要捎带的东西去了吧。

我取出装着红汞的小瓶,在伤口上涂了点葯。不光是膝盖下面,左手也擦破了皮,热辣辣的。在放瓶子时,我的眼光停在了放在架子下的哥哥的工具箱上。喜欢给人家帮忙的哥哥,有各种木工工具。在刨子、锯子、锑头等工具的缝隙里,有一个放着六公分大钉子的硬纸盒。一个主意一下子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至于我怎么会想出那么个主意来的,直到现在我也闹不清楚。反正当时我心里不痛快,正在气头上,伤口还在一阵阵作痛。就那么办!我一定要向那个可恶的地道复仇,于是,我从纸盒里拿了两枚大钉子出去了。

事情办得很顺利,前后用了不到五分钟。

出了防空洞,我就朝车站跑去。个子矮的人不善跑——这不过是一种瞎说而已。我虽然身高只有四尺八,但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短跑选手。当我冲进车站时,电车刚好进站。站在站台边上的瘦高的哥哥,一看见我,就笑嘻嘻地高高地扬着手。手里,捏着两张浅红色的票。一点儿不错,是两张票。到底还是哥哥—我在心里夸奖着,不再去想地道里的事了。

今天不是节假日,可电车却很拥挤。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是无法接近隔着一米半距离的哥哥。当我们好容易才能平心静气地谈谈时,已是为吃午饭而进了新宿车站前的荞麦面馆的时候了。

“是什么重要消息呀?哥哥。”

我们在离开其他客人稍远的角落里坐下,我把身体微微倾向哥哥,小声地问。

“就是那个葯。那里装的是亚砷酸,两包都是。”

“亚砷酸?”

我惊的一下脱口而出,但立刻放低了声音。

“是纯的吗?不是混合剂?”

“是啊,听说是纯度极高的无水亚砷酸。”

“那么哥哥,平坂若是迷信葯物的人,那二号室里不也要出人命案了吗?这么说,这桩毒杀未遂事件的犯人,事先把亚砷酸包进纸包,并且等待时机,将剩下的两包葯换上了亚砷酸的葯包。”

“很可能是这样。另外,还有一件有说服力的事实。这就是平坂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停葯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在平坂葯袋里放入亚砷酸的人不知道他已停葯。这么说,野田所说的五个人—清子夫人、兼彦、再加上三个护士,都可以排除在外啦?不,恐怕还不能那么说。这五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想要毒死平坂,就用亚砷酸换了葯包,可是平坂很幸运,因为他那时就停葯了。所以,企图毒死平坂的人的算盘落空了—这种思考方法也成立呀。”

“我不那么认为。”

哥哥摇了摇头。

“我认为仅就这起毒杀事件来看,可以排除刚才列举的五个人。从可能性来说,这五个人的确处在毒死平坂最容易的地位上。可是,我总觉得,正因为这样,所以反而证明了这些人是清白的。你说呢?悦子。打个比方。我生了病,正在服葯期间。于是,悦子想要毒死我——嗬,这不过是个比方—悦子做了亚砷酸的葯包,准备调换我的葯包。因为是在一起照顾我,所以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困难的。可是,碰巧我从那个时候起就不吃葯了。虽然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毒葯,只是自作主张地说:‘我已经不是病人了’。当悦子知道我不会象她所预期地吃下亚砷酸时,感到很丧气。这时,悦子会怎么做呢?是因为灰心丧气而听任葯放在那儿吗?”

“把葯换回来,象原来一样还原。”

我毫不迟疑地回答。

“不然的话,会被人发现的。万一原来的葯扔掉了,那就只好把亚砷酸也扔掉,放只空袋子在那儿。即使人家觉得奇怪,可是没有证据,也就只好不了了之。”

“对呀。现在被怀疑的五个人,既有把平坂的葯换成毒葯的充分机会,也有在明白计划失败时把葯还原的机会。而绝对没有把葯塞进椅垫中间的必要。”

“那么,究竟是谁,又是怎样放进椅垫的呢?”

“跳跃式考虑是不行的,必须一步一步地思考。现在,我们可以从怀疑对象的名单中除去这五个人。这不仅限定了怀疑对象的范围,而且,葯是什么时候被换的,从时间上来看。范围也大大缩小了。”

“为什么?”

“为了简明扼要起见,我们把用两包亚砷酸调换了平坂的两包葯的人称作‘人物x’。行吗?然后,把那位把葯袋塞进椅垫的人称作‘人物y’……”

“等等,哥哥。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这两个行为分别是两个人做的啦?”

“还不清楚。只是因为现在做这两个行为的人,分别都是未知数,所以不是应该给他们不同的代号吗?再进一步探讨下去,如果可以证明两件事是出于同一人之手的话,那么方程式的答案应当x=y=某个人。”

“我明白了。按照刚才的推理,可以证明x既不是清子夫人,也不是兼彦和三个护士了。”

“是的。可是,在平坂住院期间,随便进出二号室的只有刚才列举的五个人。平坂这个人生性不象别的患者那样喜欢串门消遣,而且好象也没有一个来探望他的人。因此,假定人物x进二号室换葯,那么很自然,可以认为x是看到房间里没了人才进去的。可是,即使在病好的差不多之后,平坂除了上厕所外,没有出过病房。而且清子夫人好象也总是在房间里。当然,从理论上说,也不能断言他们夫妇一次也没有一起离开过房间。但是,必须说明,那是极少有的,而且是危险的机会。”

“哥哥想要说的,我基本上明白了。”

我插了一句。

“哥哥是想说,人物x进二号室调换葯的时间,是清子夫人已经回家了的星期天上午十点钟以后的事。对吗?”

“唔,虽然不能肯定,但我觉得那样考虑问题最合乎逻辑。”

“那么,你认为那个人物x是谁呢?哥哥。”

“还不知道。因为我们完全不了解平坂这个人的私生活,所以对怀有企图谋害他的动机的人究竟是谁,也就拿不准。敬二倒好象确实知道些什么。”

“对了,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笠井明就是敬二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说实在的,当我一想到在杂志里出现房屋布局图这见事时,就已经想到那种可能性了。笠井明一定是手中有箱崎医院的布局图,不然的话,就一定是以前曾在那儿住过。因为如果只是偶尔来作作客,是完全不可能确切地记住x光室窗户的位置和一个个房门的位置的,但是,仅仅凭这一点,要认为笠井明就是敬二,证据就显得不够充分。当我想起敬二是个侦探小说迷,而且作文很好的说法时,就已经确信无疑了。而且,到那儿去一见面,就觉得他非常象敏枝夫人。”

“一点儿也不象!英一不管怎么看,都很象爸爸,可……”

“象!眼神、脸的轮廓都象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要是把那副墨镜摘掉,再象敏枝夫人现在的发型那样,把他的头发盘得高高的,那么你也能一眼看出来的,肯定!”

“不知他为什么要打扮的那么怪模怪样的。”

“喜欢嘛。浪漫色彩。他知道地道的秘密是不足为奇的。”

“你说什么?”

我不由大声地问。哥哥轻轻地用手势制止我,噗地一声笑了。

“他早就知道地道的存在。大概他以为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便把那作为一个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猫知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