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知道》

第七章

作者:仁木悦子

七月九日 星期四

尽管昨晚没睡好,但早上很早,我就醒来了。哥哥已经坐在床上,沉思着什么。

“天亮了吗?哥哥。”

这算是我的“早上好”了。哥哥用忧郁的眼光看着我,摇了摇头。

“没有。你说,家永护士为了什么,要到防空洞去?犯人怎么能够从背后刺杀她?她临死前说的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可以说明家永为什么要到防空洞去。”

我一边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说。

“峰岸伯伯打电话来,兼彦接电话的时候,她在哪儿听见了。她只要听到是给哥哥来的电话,说录音机这么啦、那么啦,她就会立刻意识到危险临头了。她想,必须早一点通知同谋,于是把同伙叫到防空洞去,想要商量善后的计策。可是,正在商量的时候,那个同谋发觉,现在被人怀疑的只是家永护士一人,于是想了一个护身的简便方法,把她杀了。”

“那么悦子,你认为犯人是家里的人吗?”

“那不是明摆着的吗?难道哥哥不那么认为吗?不是说从大门、从后门,而且从地道里都没有人出去吗?这么一来,外逃的可能性不是就不存在了吗?从大门没有出去人,

这是我们亲眼看见的。后门那边,就算百合说的未必可信,

那么与己无关的木炭店老板总不至于说谎吧?”

“可是,家里的人都有同时在场的人作证。百合、幸子

和木炭店主人在一起。女佣在厨房。要从防空洞到厨房去,不论怎么走,都会被人看见。敏枝夫人和英一在茶室,说是在一起。我、你、兼彦、还有野田护士在候诊室讲话。入院患者以及陪同的家属全都在二楼。楼梯上也没有上上下下的人,只是在楼梯下,有我们四个人。没有同伴的只有一人,就是人见护士。可是,如果说她是犯人的话,把葯房的门大敞着,也多少有点说不通。”

“你说什么?人见护士没同伴?可她不是在葯房里吗?我记得听到惨叫时,她从葯房门口伸出头来说:‘是家永的声音’什么的。”

“可是,葯房里有窗户呀。从窗户出去,到防空洞刺杀了家永护士后马上回来,再从窗户里进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家永护士被刺以后,爬到洞口,也许用了一分到一分半钟的时间。只是我在想,如果说人见护士是犯人的话,按一般常识来说,应该关好葯房的门。如果门敞着的话,就可能有人证实在出问题的时刻,她不在葯房里,这种危险性是非常大的。她决不是傻子,所以那么点头脑还是应该有的。而葯房的门,从我们回来的时候起,就一直是开着的。”

“要是那样的话,肯定谁的证人是假的。说是外来人干的事,我才不相信呢!”

“在这一点上,我也和你的想法一样。只是悦子刚才说的,家永护士和同谋犯正在讲话的时候,犯人突然刺杀了她的说法,我不能同意。”

“为什么?那么,哥哥的意思是说,是犯人把她叫出去的啦?”

“是不是那样,还不清楚。可是,就算悦子说的对,犯人突然起了杀人

灭口之心的话,难道会使用涂有毒汁的小刃吗?”

“说的是呀!从来还没听说过有人随身带着涂了眼镜蛇毒液的小刀

护身的。这么说的话,不管是谁叫谁,两人在洞里碰面时,杀死家永护

士的准备早已就绪了。”

“可以这样看。没有一个人说见过那把小刀,从这点来看,说不定小

刀就是事先专门准备的。”

“在小刀的刀刃上特意涂上毒汁放着—做得真绝啊!我觉得这个案

件的犯人是个女的。”

“女的?为什么?”

“如果犯人是男人的话,要杀一个女子,并不困难。比如,瞅个空子,

卡住喉咙;或者用小刀一刀刺进要害部位。可是,当犯人自己没有把握时,或者是懦弱的女子,对于自己在关键时刻,一咬牙杀出手没有把握时,因此,想到在小刀上涂毒汁。这样的话,即使刺偏了,刺不到要害,也没关系,只要刺伤对方,就可以达到目的。”

哥哥紧闭着嘴chún,盯着我的险。然后,用拳头轻轻地捶打着膝盖。

“分析得好,悦子。我很欣赏你刚才的说明。你不是说,即使刺不到要害,只要刺伤了,就能达到目的吗?对于进攻力没有自信的人,也会考虑到这种手段的。从犯人并不去拔掉地道口的钉子来看,也可以说明犯人是个细心的人。”

“地道口的钉子?”

“就是悦子恶作剧插在盖板上的钉子嘛。那个盖板也并不是用钉子钉死的,只是在缝隙中插进了两根钉子。要是我的话,用点儿劲,打开盖板并不困难。如果我是犯人,我肯定打开地道口的盖板后再逃走。这是为了制造一种假象,使人们以为我从地道里逃出去了。可是犯人却没有那样做。事实上,让警方确信‘犯人是外来的,利用地道逃走了’,这是一个简单而有效的手段。可是,犯人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为什么不打开地道口的盖板呢?现在,我把想到的理由摆一摆。

1。犯人不知道有地道。

但这首先是不可思议的。这个地道,自从桑田老夫人案件以来,变得相当有名,家里的人自不待言,就是附近的人,也都人人皆知。

2。犯人没有想到要事先打开地道的盖板。

但作为一个制定了如此周密的犯罪计划的人来说,这也是不可能的。

3。因为犯人没有想到地道的盖板被钉上了,所以便以为即使不去动它,原样不动地放着,也能使人误认犯人已从地道逃走,所以,根本没去看看盖板。

4。虽然犯人想要打开地道的盖板,但因力气不足,没能打开。

5。犯人是外来的,因为想让人把犯罪看成是家里人干的,所以没敢去开盖板。

“难道竟有那样的事吗?会是外面的人干的?”

我插了一句。

“所有情况都假设一下嘛。还有呢。”

6。犯人是家里的人,可是不知由于什么理由,不想打开盖板。

7。因为犯人必须尽快逃出去,所以没有时间去掀盖子。

实际上,没有时间是说不过去的。即使犯人按住家永护士,不让她跑出洞去,等她完全断气之后再逃走,也完全来得及。那样的话,家永护士的死,肯定发现得更迟一些。只有当人们奇怪地发现她迟迟不回、到处去找时,才可能发现。

“不知为什么没有那样做。发现得越晚,对犯人来说,岂不是更有利吗?”

“犯人恐怕不知道在洞中的喊声传不到家里。另外,当时虽然家里人都在屋里或在后院,但如果那时偶然有人从洞旁走过,毫无疑问会听到洞内的喊叫。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犯人想要尽快离开现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可是,犯人究竟逃到哪里去了呢?没有到医院门口这边来,这是我们看到的。如果从后面逃走,应该碰上木炭店主。难道是从储藏室旁边的窗户进来的?可是警方搜查的结果清楚地表明,家里除了家里人外,没有藏着可疑的人。而且,在茶室的夫人和英一互相证明没有离开过那儿。你说,犯人跑到哪儿去了呢?”

哥哥皱着眉头,两手捧住了头。我想了又想,说,

“哥哥,犯人那种急着要尽快离开现场的心情可以理解。可是,没有等到家水护士咽气就逃掉,不是太危险了吗?”

“为什么?”

“家永死的时候,不是说‘猫、猫’的吗?那时,如果她不说‘猫’,而说点别的什么,比如,说出犯人的姓名,哪怕一个字也好,这个案件不就很快解决了吗?”

“是啊。最使我伤脑筋的,就是她的那句话。警方把这最后的话看成是临死前的呓语,似乎并不重视。实际上,也的确是没头没脑的话。警方自有更合乎逻辑的搜查方法。可我无论如何不能认为那是呓语。她直到最后的一瞬间,还打算包庇犯人吗?还是……”

“还是什么?”

“还是她真的是被猫杀了呢?”

“哥哥尽瞎说。哪有猫用刀杀人的事!”

“可是家里除了人见护士外,当时只有猫没有同伴。家永护士用了最后的力气指着洞口的事实,防空洞的壁洞里留下猫毛的事实—这难道都可以归结为胡言乱语、说它是偶然的吗?”

“哥哥,你考虑的太多了,所以越说越糊涂了。猫这种动物,就喜欢钻进空箱子、壁柜这样的地方。咪咪当然也不例外。咪咪钻进防空洞的壁洞,在那儿睡觉。说不定它是跟着家永或是跟着犯人去的。在两个人讲话的时侯,它就在壁洞里玩耍或睡觉。这时,家永突然发出了尖厉的叫声,犯人跑出防空洞逃走了。于是,咪咪也吓得跟在犯人后面跑了出去。家永在朦胧中,看见了从眼前一闪而过的猫,有了一深刻的印象。也说不定,她无意之中想起平坂的失踪也和猫有关,所以得到了某种暗示。总之,在精神不正常的状态下,她把洞里有猫这一事实和自己的被害联系在一起;认为是非常重大的线索。于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想要告诉别人。”

哥哥没有回答,脸上充满了近似于痛苦的紧张和焦躁的神色,盯着自己的手掌。突然,他猛地把头一摆,站了起来。

“悦子。”

“怎么了?”

“我们两人一起来表演一下。关于猫的说明,也许是你说的对。可是,我还有很多疑问,没完没了的疑问。悦子你是说,犯人和家永护士那时正在讲着话,是吗?正在一起讲话的人,怎么可能从背后刺杀呢?”

“从背后?”

“是啊。被害者是从后面被刺进右肩的。在挡板与土墙之间的狭小的空间……最好还是实地演习一下。”

哥哥完全象另外一个人了,非常严肃地在室内来回走着。

“行吗?悦子。这里是防空洞。门就是洞口的石阶。右边的书架就是放蜡烛的壁洞。因为那个壁洞在离地一米左右高的地方,所以刚好是书架的第二格。悦子的毛线熊算是咪咪。咪咪现在跳进壁洞,正在玩耍。挡板成直角形,立在石阶和壁洞之间。在门和书架之间,放上一个折叠椅。当然,我们把它看成一直顶到天花板那么高。在地板的这边,放上,一块坐垫,这就是地道口的盖板。这支铅笔,就是那把小刃。悦子,你就用这个把我……”

“开始了吗?可我不愿意……”

“不要这样。我现在很需要你的想象力。家永护士和犯人在这个洞里相会,就要讲话了。然而,可以有三种情况。一种是两人一起进洞;另一种是被害者先来等着犯人;还有一种是犯人先来,等着被害者。现在,我们从第一种情况开始表演,两人一起进来。”

我们走到门口,然后向房间中央走去。

“其实,石阶很窄,容不下两人并排走。行,就这样吧。两人下到洞里了。然后,我站在哪儿好呢?也就是说,被害者被刺的位置应该在哪儿呢?”

“在书架前。壁洞前的地上不是有血迹、有刀吗?”

哥哥走到书架前,

“面向哪边?”

“那……当然应该面向我。因为,你正等着我呢,哎—等等。对了,哥哥必须面向书架,因为她是从背后被刺的。”

哥哥转身面向书架。

“难道是背对着讲话吗?”

“奇怪!还是应该面向我。可是,这么一来,就不能从后面行刺了……啊,对了!也许是犯人说:‘那儿有只猫’,于是,被害者就向后看去,就在她向后转的那一瞬间,用刀这么一刺……”

“难道仅仅为了看一只猫,就必须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向后转吗?除非是得了颈部僵硬症……”

“那么,假设家永护士发怒或是闹别扭而向后转呢?”

“这种解释虽然也不太高明,可是还凑合,说得过去。下面,再来表演一下第二种情况。被害者先来,等着同伙。悦子,你说说你设想的场面,我照着你说的做。”

“开始时,哥哥,你面向壁洞,用手摸着咪咪—因为你等同伙时,没什么事可做。”

“是这样吧?”

哥哥面对书架站着,用手抚摸着毛线熊。

“这时侯,我走近你,猛地用刀刺下去”,

“等等!我不是正在焦急地等待悦子到来吗?当我听到悦子的脚步声,等的人已经来了,我还能背着人家玩猫吗?”

“那么,要是我走得很轻很轻,没有一点声响呢?”

说着,我脚尖着地。轻手轻脚地向门那边走去。我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对这种走法非常欣赏了。哥哥摆弄着毛线熊,说:

“那好,表演给我看看。”

“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猫知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