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谋杀案》

14、西洋棋比赛

作者:范·戴恩

4月12日 星期二 上午11点30分

我们慢慢地朝迪拉特家走去,决定针对与这次可怕惨剧有关的人做一个调查。

“但是,一定要谨慎,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有关德拉卡夫人所遇到的事。”班斯警告着说:“那个深夜的主教使者尚未嗅出我们是为了昨晚的那件事而来。他必定认为那位可怜的夫人不会把这些话告诉我们。”

“你,”马卡姆有着不同的意见。“你未免把这件事说得太严重了!”

“你在说些什么?”班斯突然站住了,双手放在马卡姆的肩上。“你太懦弱——这是最大的缺点。什么事都想的太美好了,可以去当个诗人、散文家。但是我和你不一样,比较实际。我所说的是,在德拉卡夫人的房间门口放了主教这个棋子的事情,绝不是愚人节玩的游戏。这是一种死亡的警告。”

“你认为夫人自己知道吗?”

“我想她会看到罗宾躺在射箭场的尸体,而且还看到其他的东西——一些她死也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我们沉默地走看。通过了墙门,走到75街,想要绕到迪拉特家的正门。但是,当我们经过射箭室的前面时,地下室的门开着,蓓儿·迪拉特心神不宁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看到你们从射箭场走进来。”蓓儿非常担心地说,眼睛看着马卡姆:“你的办公室打电话过来,已经有一个多钟头了吧,他们一直等着要和你联络……”她的样子有些不安。“好像发生了一些事,喔,不过也许不算什么……今天早上,当我正想要去看五月夫人,经过射箭室时,不晓得为什么,就走到了放道具的柜子边,拉开抽屉——好奇怪,前几天被偷的那把枪又在那里了——和另一支枪摆在一起。”蓓儿深吸了一口气后说道:“马卡姆先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又把它放回这里了!”

这个消息使西斯像触了电般地挺直了身体。

“你没有碰过它吧?”组长兴奋地问。

“没有——你为什么这样问呢?”

组长不客气地看了她一眼,径自走向柜子,一下子就拉开抽屉。那里横放着一支我们前几天看过的大手枪,旁边则有一支珍珠贝枪把的三二口径手枪。组长眼睛闪闪发光,小心翼翼地用铅笔提起枪,对着光,嗅了嗅枪的前端。

“轮盘有一个空穴,”他满意似地向我们报告。“这表示最近曾发射过……这一定是个线索!”组长用手帕将枪包起来,放入上衣口袋里。“我赶紧叫德保司采下这上面的指纹,再叫海基顿警官检查枪弹。”

“组长,”班斯嘲弄地说;“我们所要找的这位绅士,已经把弓和箭擦的很干净了,你想他会把指纹留在手枪上吗?”

“我没有你那种想像力。”西斯不高兴地反驳道:“这是非办不可的事!”

“你说的也对。”班斯体谅他看着他,微笑地说:“浇了你一盆冷水,真是抱歉!”

班斯回头看着蓓儿·迪拉特这一边。

“我们本来是想见见教授和亚乃逊先生的。但是,现在又想先和你谈谈了。你有德拉卡家后门的钥匙,对吧?”

蓓儿疑惑地点点头。

“是的,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我经常来来去去的,为了不增加她的麻烦……”

“我们只想知道关于这把钥匙的一件事,那就是有没有不该拥有这个权利,却又使用过把钥匙的人?”

“不,没有这回事,我从来没有借给别人过,一直是放在皮包里的。”

“大家都知道你有德拉卡家的钥匙吗?”

“我想是吧!”她有些犹豫地说:“我并没有隐瞒过这件事,家里的人大概都晓得这件事。”

“那么,他们曾经在别人面前提起过这件事吗?”

“嗯,好像有——但是,我想不出来确切的名字。”

“你现在确实有钥匙吗?”

蓓儿有些惊讶地看着班斯,一语不发地拿起放在藤桌上的皮制小包包。她很快地打开,用手在里面摸索了一阵。

“有呀!”她好像松了口气似地:“还是放在我原来放的地方……你为什么会这样问我呢?”

“我要知道谁能够自由出入德拉卡家。”班斯说明道。然后,他不让蓓儿有再发问的机会,直接就问道:“昨天晚上,钥匙有没有离过你的手?换句话说,会不会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被人家拿去用?”

一种恐怖的表情浮上了蓓儿的脸。

“啊!到底发生什么事?”她叫着。但班斯打断她说;“请你不要担心,没有什么事的。我们想要多得到些资讯,以利我们的搜查行动。——怎么样?昨天晚上有没有人可能把你的钥匙拿走?”

“不,不会的。”她不安地说:“我8点的时候到剧场去,手提包一直带在我身上。”

“你最后一次使用钥匙是在什么时候?”

“昨天吃过晚饭,我去看看五月夫人,并且向她道晚安。”

班斯皱紧了眉头,好像蓓儿的话和他的假设有些不吻合的地方。

“你吃过晚饭时,用了那把钥匙?”班斯重复她刚刚说的话。“你说昨天整个晚上,手提袋都没有离过身,是吗?”

蓓儿点点头。

“我去看戏时,皮包也一直放在膝盖上。”蓓儿说明着。

班斯深深地看了那个皮包一眼。

“好吧,钥匙的事情就此告个段落。”班斯轻松的说。“——不过,我们还要再去打扰一下你叔叔。能否请你先去通报一声?否则,直接进去就太冒昧了。”

“我叔叔出去了。”蓓儿告诉我们说:“他去河边散散心了。”

“亚乃逊先生还没有从学校回来吗?”

“是的,不过,吃中饭的时候大概就会回来的。星期二下午他没有课。”

“那么,我们想要趁这段时间先和碧杜儿、派因谈谈。你如果现在去看德拉卡夫人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蓓儿有些苦衷似地笑了笑,轻轻点头,然后就从地下室的出入口出去了。

西斯很快地找到碧杜儿和派因,并且把他们带到客厅来,班斯问了一些有关昨天晚上的事,但是并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情报。他们两人都在10点就上床睡觉了。两人的房间是在房子侧面的四楼里,连迪拉特小姐从剧场回来的声音也没听到。班斯问他们有没有听到射箭场有声音或是半夜时,有没有听到德拉卡家的玄关纱门被关上的声音。不过,当然也是白问了,因为那时他们早已睡着了。最后他只好警告他们不可以将今天我们问他们的事情向别人提起,然后打发他们走。

大约5分钟后,迪拉特教授回来了,他一看到我们在他家里,显得有些吃惊,不过马上就很热情地招呼我们。

“马卡姆,你只有这一次挑对了时间来访。”教授率先爬上楼梯,等我们一坐下,他就从书柜里取出酒杯,请我们每个人喝一杯。

“如果德拉卡也在就好了。”教授说:“他只偶尔才会喝一点酒的。我喜欢96年的老酒。我经常劝他多喝一点波尔多酒,他认为波尔多酒对身体不太好,但我认为这和身体一点关系也没有,我的痛风症和波尔多酒也是毫无关连的。——这是迷信。上等的波尔多是葡萄酒的一种,波尔多那个地方根本没有痛风这种毛病。适当的肉体刺激物对人体有些帮助,但德拉卡不听,真是个可怜的男子。他的精神就是点燃自己,真了不起的想法。马卡姆,如果他的身体能和他的头脑一样好的话,现在早就成为世界有名的物理学家了。”

“听他说,”班斯单刀直入地说:“你不信他能一个人修正关于光之介入的量子说?”

老人伤感地笑着。

“是的。我这么批评他是想刺激他做最大的努力。事实上,德拉卡现在正在从事一种革命性的工作,可能不久后就能发现几个有趣的定理呢!但是,我想你们今天来并不是为了这个问题吧?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或者是要来告诉我什么事吗?”

“很遗憾,我们没有什么新消息通知你。我们只是想再次借助你的力量……”马卡姆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说,而犹豫了半天,在一旁的班斯赶紧接口道:

“当我们昨天晚上拜访您之后,事情又有了一点小变化。由于又发生了一二件事情,我们想再清楚地了解一下府上每个人的行动,这样将有助于搜查行动。也许贵府的行动,正是影响此次事件的要素也说不定。”

教授吃惊地抬起头,什么话也没有讲。只是说:“为了这件事,你想知道我们家谁的行动?”

“不是特定某个人。”班斯想尽快让他放心。

“那么……”教授取出他的烟斗,装上香烟。“6点的时候,蓓儿、席加特和我三人个人一起吃晚饭,7点30分时,德拉卡来了,再过几分钟,帕第也到了。然后,8点时蓓儿和席加特去看戏,过了10点30分,德拉卡和帕第回去了。我将门户锁好,准备11点就寝——派因和碧杜儿已经先去休息了——就是这些而已。”

“迪拉特小姐是和亚乃逊先生一起去看戏的吗?”

“是的。席加特很少去看戏,但是只要有去,他都是带着蓓儿一起去的。他非常喜欢易卜生的作品,虽然是在美国长大的,但他对挪威的东西还是非常的喜爱。从内心对祖国的东西,发出一种忠诚的爱。他对挪威文学的了解绝不输给一个大学教授。他喜欢的音乐家是葛利格,也是个挪威人。只要是挪威作家的音乐会或戏剧,他一定会出席的。”

“这么说,他昨天所看的易卜生的戏剧了?”

“我想是演那部名为‘洛斯梅鲁霍姆’的戏吧!现在纽约可是很流行易卡生的戏剧耶!”

班斯点点头。

“你在亚乃逊先生和迪拉特小姐回来之后,有否再和他们见过面呢?”

“没有。我想他们到家时已经很晚了。蓓儿今天早上告诉我说,他们看完戏之后,还到餐厅去吃宵夜。你们等席加特回来后,再问问他详细的情形吧?”教授耐着性子说话,看的出来他对于这种与事件好像没有什么关系的问题感到很无聊。

“请你再谈谈德拉卡先生和帕第先生昨天晚上来访的情形好吗?”班斯接着说。

“他们两个经常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大概是傍晚的时候来的吧!德拉卡来是为了量子说的修正事宜,和我讨论的,帕第一来就加入了我们的谈话。帕第也是个不错的数学家,在高等物理学方面,一点也不输给专家。”

“德拉卡先生或是帕第先生在蓓儿小姐还没出门之前,曾和她碰过面吗?”

迪拉特教授拿开了烟斗,表情看来有些愤怒。

“很对不起,”教授脸色很不悦地回答:“我不知道他们问这个问题有什么作用?”然后,才稍稍缓和口气地说:“当然,如果我们家的一些蒜皮芝麻小事能对你们侦查工作有所帮助的话,我乐意奉告!”教授看了班斯一眼:“德拉卡和帕第昨天晚上都会见过蓓儿。包括席加特在内,我们在剧场开演前,还曾一起在这个房间待了30分钟左右,开始讨论起易卜生的才华,德拉卡认为赫普曼比较优秀,这一点还引起席加特的不悦呢!”

“然后,8点时,亚乃逊先生和蓓儿小姐出去了。之后,只剩下你、帕第先生和德拉卡先生了?”

“是的。”

“你刚刚说10点半时,德拉卡先生和帕第先生回去了。他们两人是一起走的吗?”

“他们只是一起走下楼而已。”教授直爽地回答:“我想德拉卡大概是回家去了,而帕第则和曼哈顿国际西洋棋俱乐部有约。”

“德拉卡先生似乎回去得太早了嘛!”班斯考虑了一会儿后说:“尤其他专程跑过来和你讨论一个重要的论点,应该不会那么早走吧?”

“德拉卡不太舒服。”教授的声音再次令人感到他的不耐。“我以前就告诉过你们,他很容易疲倦。他昨天晚上也是,人又不太有精神,我催他赶紧回去睡觉。”

“嗯!这样又吻合了!”班斯嘟囔着:“他刚刚告诉我们说,昨天早上,他6点就爬起来工作了。”

“真令人吃惊。他只一想到什么问题,马上非动手澄清不可。真可怜,他无法调节自己对那些消耗精力的数字的喜爱。我真担心他这样拼命,是不是会使精神受到不良的影响。”

班斯不知道为什么,岔开了话题。

“你刚刚说,帕第昨天晚上和西洋棋俱乐部有约?”班斯小心翼翼地点燃了新的一枝香烟:“他没有告诉你说要去干什么呢?”

教授的微笑,透露着一丝不耐烦。

“他足足讲了一个钟头关于这方面的事。有一个名叫鲁宾斯坦的西洋棋界的天才棋王,现在正来我国访问——他要和帕第做三回合的观摩比赛。昨天晚上最后一回合。比赛从两点开始,6点中场休息,8点将再继续对峙,但是因为鲁宾斯坦是某个晚宴会的主客,比赛只好延到11点。第一回合,帕第输了,第二回合战成平手,如果昨晚他在最后一回合战胜鲁宾斯坦的话,帕第就和他同级了。帕第和德拉卡离开这时的时间刚好是10点半左右。”

“鲁宾斯坦真是个强悍的棋友,”班斯说,他用充满兴趣的语调说道:“他是西洋棋界的一个大人物。他在1921年在圣西巴斯其安打败了卡巴布蓝卡,1907年至1917年之间,向握有当时世界选手权的拉斯卡博士挑战。帕第先生如果能够赢了对方,真的就成了世界级的选手了。但是,只要能够和鲁宾斯坦下棋,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了。帕第先生虽然发明了著名的定迹下法,但尚未被列为名家。我真想知道昨天晚上比赛的结果!”

我发现教授的嘴角浮现了笑容。他就好像一个拥有高度智慧的巨人,慈爱地看着眼前的孩子在玩游戏。

“我还不知道结果如何。”教授回答说:“他也没有再来,我预测帕第可能会输。德拉卡给了帕第一些指点,使他有了信心。德拉卡这个人无生就非常谨慎,如果没有有力的证据,他不会随便下断语或提供意见的。”

班斯挑了挑眉毛。

“这么说,帕第在比赛尚未结束之前就和德拉卡讨论战况了?这样不止在作法上有待商榷,甚至还关连与赛者的人格问题。”

“我不太清楚西洋棋比赛的规矩。”迪拉特教授不以为意地说:“不过,帕第这样做,应该不算犯规。他在这张桌上摆上棋子,正在思考,德拉卡靠过看,帕第叫他不准发言批评。就这样,他们才开始谈到棋谱的事情,所以这根本不是存心犯规。”

班斯调整了一下姿势,非常慎重地在烟灰缸上按熄香烟。班斯这样的动作正显示了他内心在努力地压抑自己的兴奋。

不久之后,他站起身到角落的那张摆有棋盘的桌子边去。然后把手放在黑白格子交错的棋盘上说:“这么说,帕第先生和德拉卡先生在此研究棋子了?”

“是的,”迪拉特教授有些做作地回答:“德拉卡坐在对面看着棋子的移动,德拉卡只要一想发言,帕第就会叫他安静。15分钟后,帕第摆完了棋子,德拉卡就告诉他,你这盘棋输定了。——德拉卡认为这样的走法,看起来虽然对自己有利,但根本上就有弱点。”

班斯不经意地用手指在棋盘上走着。然后从箱子中取出两三只棋子,好像只是为了消遣一下,又把棋子放回箱中去。

“你记得德拉卡先生说了什么吗?”班斯头也不抬地问。

“我并没有注意听——因为对这种事,我根本没什么兴趣。”他的回答有掩不住的嘲讽意味。“但是,我记得德拉卡曾说,只要帕第下手够快,就有可能得胜。鲁宾斯坦是出了名的慢手,非常谨慎的一个对手,所以他一定看的出帕第的弱点。”

“帕第对于他的批评有没有发怒呢?”班斯不知什么时候又走回到自己的椅子旁,再从盒子里取出另一枝烟。但是,他并没有坐下。

“他非常的生气。德拉卡的态度不太好,因为他认为帕第对西洋棋的事情太过敏感。事实上,是德拉卡讲了一些不中听的话才惹得他这么生气的。但是当我把话题转到别处后,两个人又渐渐忘了争吵,回去时,两人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们又在那里待了一会儿,马卡姆为我们的打扰向教授言歉。检察官对于班斯问了一大堆与正事无关的帕第下棋比赛的事情,而感到不太愉快。一到客厅,他马上不满地说:“你问这里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我很清楚你的用意。但是我却不懂你问那么多关于帕第和德拉卡下棋比赛的事干什么。除此之外,还问了许多废话!”

“马卡姆!”班斯回过头看着他:“我今天问的‘废话’是有道理在的。你应该知道的。”

“知道什么?”马卡姆锐利地回看着他。

班斯意味深长地朝走廊那边看了看,稍稍向前倾了倾身子,低声地说道:

“亲爱的检察官先生,我知道书房的西洋棋子,少了主教这一个,我想那可能就是放在德拉卡夫人房外的那一个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主教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