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谋杀案》

06、“‘是我。’麻雀说道。”

作者:范·戴恩

4月2日 星期六 下午3点

我们再次回到迪拉特家的客厅,迪拉特小姐把我们留在那里,到书房的叔叔那里去了,班斯随即展开他的工作。

“德拉卡先生,为了不让你母亲担心,我们才请你到这里来探究一些事情的。你今天早上在罗宾死前,曾到这里来过——这我们刚刚已提过了——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

德拉卡在暖炉前面坐了下来,他好像很慎重地思考这件事,所以没有马上回答。

“你到这里的时候,”班斯接下去道:“大约是9点半,是去找亚乃逊先生的。”

“是的。”

“你走过射箭场,从地下室的出入口出去。”

“我一直都是走这条路的,不必再多绕外面那一段路。”

“但是,今天早上,亚乃逊先生不在家。”

德拉卡点点头。“他去学校了。”

“因为亚乃逊不在,所以你就在书房坐了一会儿,和迪拉特教授聊了聊有关去南美的天文观测队的事情。”

“王室天文学会为了实验爱因斯坦的偏差理论而专程跑到南美去。”德拉卡说明着。

“你在书房停留了多久?”

“不到30分钟。”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下去射箭室,翻阅一本杂志。那上面有关于西洋棋的问题——最近有夏比洛和马歇尔的棋赛,我就坐在那里研究这个问题——”

“等一下,德拉卡先生,”班斯的声音中有掩不住的好奇。

“你对西洋棋有兴趣吗?”

“一点点。那太花时间了,西洋棋是种不太需要数学理论的游戏,而且不具科学精神。”

“你认为夏比洛和马歇尔的棋谱很难吗?”

“与其说它太难,不如说它太没意思。”德拉卡直定定地看着班斯。“只要动一着看似不需移动的棋子即可解决。答案相当简单。”

“你花了多久时间?”

“约30分钟左右。”

“也就是说,那已经是10点半了。”

“大概吧!”德拉卡在椅子上坐的更深,但是戒备的心理仍没放松。

“当罗宾和斯帕林格进入射箭室时,你还在那里吧?”

德拉卡没有马上回答,班斯好像没有查觉到对方的犹豫不决,继续说:“据迪拉特教授说,他们两人大约是在10时左右来访,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后,就到地下室去了。”

“斯帕林格现在人在那里?”德拉卡的眼中充满疑问,不断地环视着我们每一个人。

“我们在此也是为了等待能否看到他本人。”凡斯答道:“西斯组长派了两名部下去接他。”

他的眉毛扬了起来。

“啊!去接斯帕林格吗?”德拉卡把胖胖的手指搭成金字塔形,眼睛缓缓地移向班斯的脸上。“你刚刚是问我有没有在射箭室遇到罗宾和斯帕林格?是的,我曾碰见他们,正当我要回家的时候,他们俩刚好从楼梯下来。”

班斯在椅子上弯下了腰,脚向前伸直。

“他们两人当时的样子——我还是用比较委婉的字眼来说了——那看起来像不像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对于班斯的问题,德拉卡想了好一会儿。

“听你这么问,我才想起来。”隔了很久,他才说:“他们两人看起来好像很冷淡。但是,我无法清楚的告诉你是什么原因。因为他们两人一进来后,我马上就走了。”

“你刚刚说过你是从地下室的出口出去的,然后穿过墙边的门,走到75街去。对不对?”

德拉卡踌躇着,没有马上作答。他故意装作毫不在乎地说:“是的。在回去工作之前,我喜欢到河边去散散步,我沿着河岸大道走,爬上马车道,从79街绕到公园去。”

西斯对于他的陈述,好像有些怀疑,于是问道:“你曾碰到谁吗?”

德拉卡恼火地回瞪他一眼,班斯赶忙起来打圆场。

“没关系的,组长。如果有必要确认这件事的话,我们等一下再来印证好了。”然后班斯又面向德拉卡:“你在11点之前回到家,从正门进去的,是吗?”

“是的。”

“你今天早上是否看到可疑的事情?”

“除了我刚刚讲的外,没有了。”

“你在11点30分左右,确曾听到令堂的叫声吗?”

班斯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身体一动也不动,他的声音隐忍着自己的情绪,这一点波及到德拉卡,使他略感吃惊。德拉卡从那张矮椅子上站了起来,盛气凌人地看着班斯。他细小的眼睛闪着光芒,嘴chún哆嗦着。向前伸出的手稍微弯曲着。

“你想说什么?”德拉卡的声音尖锐而高昂:“我不是告诉你们我听到了母亲的叫声了吗?我母亲为什么要否定这件事,我并不知道。而且,我还听到她在房里走动的声音,11到12点这段时间,我妈一直在她的房里,我也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你们无法证明这一点。至于我在干什么或是在那里,这并不是你们该知道的。我不会回答。”

德拉卡发起脾气来的样子很可怕,西斯认为他是个危险人物,于是趋身向前。但是班斯并没有动,仍旧继续抽着他的烟,看不出来他有安抚对方的意思:“德拉卡先生,今天我们就请教到此。你也不要这么激动,你母亲的叫声也许和凶案发生的时间没什么关系,我只是突然想到,随口问问而已。”听了这话,德拉卡好像用尽力气般地坐回椅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迪拉特教授出现在客厅门口。他后面站着亚乃逊。

“怎么了?”教授问道。“我听到争吵的声音,特地过来看看。”教授冷静地看着德拉卡。“你不要这样就被吓倒了,蓓儿才真够受的呢!”

班斯站了起来,好像想说什么似的,结果亚乃逊先生进来了,伸出自己的手指,指责德拉卡说;“你必须再学习自制的工夫,阿尔道夫。容易动怒是会缩短生命的。你不是一直在研究宇宙天空的事吗?为什么会为了这一点小事就动肝火呢?”

德拉卡气喘嘘嘘。

“这只猪——”他说道。

“德拉卡!”亚乃逊制止他:“人类其实都是猪,只是这些猪会站立而已……来,我送你回去。”说完后,席加特拉着他手腕,走下楼去。

“真对不起,吵到您了。”班斯向教授道歉着。“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失去了控制。当警察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不过,我们还是要办下去的。”

“是呀,但是能否请你们尽快结束呢?德拉卡。希望你们体恤蓓儿。——要回去之前,我再和你们碰一次面好了!”

当迪拉特教授上楼去时,马卡姆的眉头紧皱,双手交叉在后面,在房间走来走去。

“你认为德拉卡怎么样?”检察官停在班斯跟前,问道。

“他不是一个快乐的人。不论精神或肉体上,他都有病,是个天生的说谎者,但却非常的聪明——有一颗灵活的脑袋。德拉卡在非实用方面的推理能力相当的强。不过,也不能说,我们今天一无所获。那个男子没有勇气说出他想说的话,他有所隐瞒。”

“可以这么说,”马卡姆有所存疑地回答:“一提到11点到中午的这段时间,他就变的很敏感。”

“我好象个俘虏般,被他盯着不放。”班斯说。

“不要以为这个男子对我们没有帮助。”

“我也是这么想!”班斯赞成道:“虽然说,到目前进行的不算一帆风顺,但多少得到一些消息。那位易怒的数学大师给了我们许多有趣的推理线索。而且德拉卡夫人的态度也很奇怪。如果能够知道他们两人心里的事,也许就有了破案的关键了。”

西斯大半的时间都显的死气沉沉的,只是冷眼旁观整个事情的发展,一直到现在,他才燃起了斗志。

“恕我直言,马卡姆先生。我们只是徒然地在浪费时间而已,光是讨论这些问题,能得到什么实质的帮助吗?现在重点应该放在斯帕林格那个人身上。只要我的部下找得到他,问题的核心也许就出现了。那个男子暗恋着迪拉特小姐,心里嫉妒罗宾——不仅是为了女人,他也嫉妒罗宾的箭术比他好。教授听到他们谈论的可能就是这些内容——争论一些事。根据证词,罗宾被杀前不久,他们才一起下楼去的……”

“而且,”班斯不屑地接口说:“那个男孩的名字又是麻雀的意思,对不对?不,组长,事情绝没有这么单纯。这是一件嫁祸于人的凶杀案,计划得非常周详。”

“我并不认为这是个完美的计划。”西斯毫不退缩地说:“斯帕林格这个家伙拿起了弓,从墙上取下一支箭,追在罗宾后面,放箭射穿他的心脏。”

班斯叹了口气。

“你把这个复杂的世界看得太单纯了,组长。事情并不如你说的那么简单。第一,没有一个人能用箭射穿一个正在活动的人的心脏,而且刚好射中肋骨间这个空隙。第二是罗宾头盖骨的裂痕,我不认为那是在跌倒时碰裂的。第三是帽子掉在脚边。如果是自然倒下的话,帽子不应该是在那里的。第四,箭尾坏了,如此一来,就不能搭在弦上了。第五,罗宾是被从正面射进箭的。在凶手拉弓、瞄准的时候,罗宾一定有时间呼救的。第六……”

班斯想要点一支烟而打住了话。

“组长,我漏了一件事。人类被射中心脏时,一定会大量出血。尤其是当凶器无法像塞子般堵住伤口时,更是如此。射箭室的地上一定还有血迹。去——门口的附近找找看。”

西斯犹豫了一下,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已。长久累积下来的经验告诉他,班斯说的话不以轻忽。于是他不情不愿地走了出去,消失在门口。

“班斯,我现在才第一次发觉你说的都是本案的重点。”马卡姆神色凝重地说:“但是,光看罗宾这个样子,我们就已知道,碰上了一个相当难缠的凶手了。”

“这真不是件好玩的差事。”班斯现出难得一见的认真态度。“凶手一定是个自比拿破仑的疯子,头脑非常聪明——换句话是,是个具有西次元观念的狂人。”

马卡姆只是专心一意地在推理,顾不得手上的烟。

“西斯好像完全摸不着头绪。”不久之后,他说。

“光是说一些废话。”班斯答着。“如果在射箭室找不到罗宾死亡时的任何线索的话,我们这个案子将会更难办了。”

但是,关于证物,似乎有一些线索,两三分钟后,组长有些沮丧却又难掩兴奋之情地回来了。

“真输给你了,班斯。”组长突然说:“一语中的。”组长直率地表达出对班斯的赞赏;“地上完全没有血迹,不过,水泥地上倒是有个黑色的印子,今天不知是谁用湿的毛巾擦过了,现在还没干呢!地点就在你所说的门边不远处。而且,那上面还盖了一条地毯呢!但是,这样也还不能证明斯帕林格是无辜的呀!”组长悻悻地说:“他搞不好是在屋内杀了罗宾呢!”

“然后,将血迹清理干净、擦拭弓和箭,再把尸体、弓搬到射箭场去,然后悄悄地溜走……为什么呢?……首先是射箭并非室内运动,组长!而且,斯帕林格要用弓箭杀人是太容易了。结束罗宾平稳无事的生涯的那一箭,绝不是偶然射中的。”

当班斯正说着的时候,帕第正好下楼,经过客厅,准备回家。就在他走到门口时,班斯突然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喂!帕第先生。请等一下!”

他顺良而又恭敬地回过身子。

“我还有一件事想请问你。”班斯说道:“你说你今天早上曾看见斯帕林格和碧杜儿从墙边那扇门出去。你确定除此之外,没有再看见别人吗?”

“是的,我想不出来还有谁了。”

“我现在一直在想德拉卡先生的事。”

“哦?德拉卡先生?”帕第轻轻地重复一遍,摇了摇头。“我不记得有他!但是,也许当我不注意的时候,还有其他的人进出那栋房子也说不定。”

“是的,是的。”班斯直爽地说:“德拉卡先生下西洋棋的程度怎么样?”

帕第好像很惊讶被问到这个问题。

“他不是一般的棋友。”帕第小心翼翼,怕引起误会似地解释道:“但是,他却是一名优秀的分析家,对于西洋棋的理论,了解的相当透彻。但是,当他一坐到棋盘前却全然不会。”

等帕第离开后,西斯望向班斯。

“怎么了?”组长问着:“想要知道那个驼子的不在场证明的人,不是只有我一个吗?”

“啊!但是,实际的情形却和当事人所言不符。”

此时,大门被用力地打开了,走廊下响起了重重的脚步声,三个男子走进房里来。两个很明显的是刑警,另一个是30多岁,个子高高的,外形英俊的年轻男子。

“抓到了,组长”一名刑警得意洋洋地报告,嘴角浮现一抹恶意的笑。“他从这里直接回家,我们刚好就把他逮住了。”

斯帕林格的眼中有着不安和愤怒。西斯向前跨了一步,上下打量着对方。

“嗯,好家伙,你打算溜掉吗?”组长咬着香烟说,烟就随着他的嘴chún扇动而上下舞动着。

斯帕林格的脸颊染上红潮,嘴巴紧闭着。

“你不想辩解吗?”西斯憎恶地看着他,继续说道。“你不会是个哑巴吧?现在就是要让你讲话的呀!”组长望向马卡姆。

“怎么样?还是把他带回局里去?”

“斯帕林格先生,我想你会不会反对我们在这里问你两三个问题吧?”马卡姆冷静地说。

斯帕林格瞬间把目光放在地方检察官身上,随即又缓缓地移向班斯,班斯鼓励似地回看着他。

“你们要我回答什么问题?”斯帕林格很明显地强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当我被那些粗暴无礼的人推出来时,我正准备着要去过我的周末呀!他们二话不说,也不给我通知家里的机会就把我带到这里来了。难道现在你们又要把我带到局里去吗?”斯帕林格满腔不满地斜睨着西斯。

“好吧!你们这群混蛋,随你们怎么样吧!”

“斯帕林格先生,你今天早上几点离开这里的?”班斯的语气中冷静而不带情感,这种态度很有安抚作用。

“大约11点15分吧!”对方回答:“刚好赶上从中央车站开往史考斯帖的11点40分的火车。”

“那么,罗宾先生呢?”

“我不知道罗宾何时回去的。他说他要看蓓儿·迪拉特小姐。我在射箭场和罗宾分手的。”

“你碰到了德拉卡先生吗?”

“只碰到了一会儿。当罗宾和我走下地下室的时候,他正好在地下室。但是,没多久他就回家了。”

“从墙边那扇门出去的吗?还是经过射箭场再出去的呢?”

“我不记得——实际上,我根本没有注意……对了,你们问我这些干什么?”

“罗宾先生今天早上被杀了。”班斯说:“大概是11点前后的事。”

斯帕林格的眼睛好像要蹦出来似的。

“罗宾被杀了?这怎么可能……是谁杀了他?”斯帕林格的嘴chún发抖着,舌头也快打结了。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班斯答道,“他的心脏被箭射穿了。”

对于这个消息,斯帕林格目瞪口呆。眼神恍惚不定,一只手伸到口袋里去找香烟。

西斯逼近一步,下巴微扬。

“你大概能告诉我们吧?是谁杀了他?——用箭。”

“我怎么会知道呢?你们为什么认为我知道?”斯帕林格好似喃喃自语。

“这个嘛!”组长毫不放松地继续说:“你嫉妒罗宾。为了女人,在这个房间和罗宾发生激烈的争吵。对吧?射箭你是相当拿手的,所以——下面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组长眯起了眼睛,咧开了嘴,轻蔑地笑着。“除了你之外,还会有谁动了杀他的念头呢?而且你也是被看到最后与他在一起的男人呀!不论从各种角度来推恻,由你来杀他是最合理的解释。”

厌恶的情绪自斯帕林格的眼中升起,身体僵硬了起来。

“所以,你们就来质问我?”——他的声音不太自然——“弓找到了吗?”

“找到了,”西斯恶作剧似地笑着:“就在你曾经去过的那块空地上找到的。”

“是哪一种弓?”斯帕林格的眼睛看着遥远的地方,身体动也不动。

“用什么样的弓?”西斯重覆了一次:“就是普通的弓——”

一直盯着年轻人不放的班斯,插嘴说:

“我知道他的意思,组长。是女人用的弓,斯帕林格先生,大约5尺6寸长,很轻——我想可能不到30磅重!”

斯帕林格好像下了个大决定似的,慢慢地深呼吸了一下,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是做什么用的?”斯帕林格较弱地说:“你们认为我有逃脱的时间?……是的,人是我杀的。”

西斯很满意他的答案。但是,他挑衅的意味并没有马上消失。

“你是个聪明人。”组长以类似父亲的口吻说道,同时向两个刑警打了暗号。“把这个人带回局里去——坐我的车,就在外面。在登记之前,先放他在拘留所,我回到办公室后再办手续好了。”

“走吧!”一个刑警站在走廊下,回头命令斯帕林格。

但是,斯帕林格并没有马上遵从这道命令,转头望着班斯求助。

“如果可能的话——,我——”他说。

班斯摇摇头。

“不,斯帕林格先生,你最好不要见迪拉特小姐。她现在非常的痛苦,你去没有什么用的……振作起精神来吧!”

他不再说话,面向两位刑警,跟着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主教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