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家命案目录》

10、门关上了

作者:范·戴恩

11月12日 星期五 上午9点30分

当我们正在谈话的时候,史布鲁特走过大厅,打开前门,让丰·布隆医生进来。

“早安!史布鲁特,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呢?”

我们听见医生愉快的声音问道。

“没有!只是地区检察官和警方的人都在。”他毫无感情的回答。“我替你脱外套吧!”他接着又说。

丰·布隆医生把头往客厅一探,看见我们,就立刻停下来向我们打招呼。同时,他也发现了在第一次命案发生时,他曾遇见的度亚玛斯医生,于是,他说:

“早安。”说着,就走了进来,“上一次命案发生的晚上,由于亚达受伤的事,你帮了我不少忙,我还没向你道谢呢,在这里,我再度向你道谢。”

“不必客气!”皮亚玛斯医生回答,又问他说:“病人怎么样?”

“伤口已经长肉了,没有化脓,我正想去看一下。”他好像要问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一眼检察官,然后又说:“没关系吗?”

“当然没关系!”马卡姆回答,然后,立刻站起来说:“我们也陪你一起去吧!我有一点事想问亚达小姐,所以,如果你在场会比较方便。”

丰·布隆医生毫无异议的同意了。

“那么,我告辞了,我还有事。”度亚玛斯如此说道,但他却不急着出去,而慢慢地与我们一一握手。然后,才从前门走出去。

“我看你最好去问清楚,是不是有人已经把杰斯达被杀的事告诉她了。”

当我们走上楼梯时,班斯这样提醒医生。

“如果还没有人通知她的话,我想,医生,通知她的应该是你呀!”班斯又接着说。

一定是史布鲁特夫通知说丰·布隆医生来了,所以,护士就站在大厅迎接我们,并且,告诉我们,亚达还不知道杰斯达已经被杀了。

当我们走进去时,亚达已经从床上坐起,杂志放在腿上。虽然脸色还不够红润,但,从她闪闪发亮的眸子看来,她的身体好多了。由于我们突然出现,使她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丰·布隆医生也在,她就安心。

“今天觉得如何?亚达。”医生用职业性的口吻问道:“你还记得这几位吧?”

亚达略微不安的微笑着向我们打招呼。

“我记得……关于朱丽亚的事——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好像还没有。”丰·布隆医生坐到床边握着她的手说,“不过,又发生了一件必须让你知道的事。”

医生说话时尽量以同情的口吻,说:“昨天晚上杰斯达发生意外——”

“意外!——哇!”

亚达眼睛睁得大大的,身体开始战栗。她声音发抖,断断续续的说:

“那么——我,我知道了……杰斯达已经死了。”

丰·布隆医生移开他的视线,清清喉咙说:

“是的,亚达,你必须振作一点。总之——这个——你不要太难过,你也许知道——”

亚达的脸上满布着恐惧的神色,口中喃喃自语道:

“他被枪杀了,和朱丽亚一样。”

她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半空,好像被一种只有她才能看见的恐怖东西攫获似的。

丰·布隆医生默然不语。班斯走到床边,温和的对亚达说:

“我对你说谎也没用,事情的确像你所说的一样。”

“那么,雷格斯怎么样了?还有希贝拉呢?”

“他们没事,不过,你为什么会认为令兄是遭到你和朱丽亚同样的事呢?”

亚达慢慢的把视线移到班斯的脸上。

“我不知道!——我只是有那种感觉而已。我从小,就觉得这个家一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而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感觉到那个时刻来临了,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不过,那件我一直暗暗等待的可怕事情,终于发生了。”

班斯表示了解的讨好点点头,说:

“由于这是一个古老而又不健康的家庭,所以,容易使人产生很多可怕的幻想,事实上,这里并没有任何超自然的虚幻东西。你的预感和二次命案的发生,这两件事只是一个偶然的巧合罢了。我想你大概已经知道警方的说法了,他们认为那是闯进门的歹徒所干的。”

亚达沉默着没有回答,马卡姆温和的微笑着向前走了一步,慰问她说;

“所以,从现在起,我会经常派两个人留在这里监视,今后,除了必要的人员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走进这里。”

“懂了吧!亚达。”丰·布隆医生插嘴道,“现在你什么都不必担心,最重要的是,你要赶快恢复健康。”

亚达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马卡姆的脸。

“你怎么知道呢?”她紧张而不安的问:“那么,歹徒是不是从外面进来的呢?”

“两次事件,歹徒都在前面的通路上留下了脚印。”

“脚印?——是真的吗?”

“是的!毫无疑问。”

“脚印非常清楚,那是由走进这里向你开枪的人留下来的——喂,组长,”——马卡姆挥手叫西斯过来——“你拿那张纸制的模型脚印来给亚达小姐看看吧!”

西斯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牛皮纸信封,抽出那个史尼特金做的模型脚印,递给亚达。亚达把它放在手上仔细的看过之后,似乎稍微放心了一点,轻轻地发出了叹息声。

“正如你所看到的,”班斯微笑道,“那并不是一双可爱的脚。”

亚达将模型脚印交还组长,她的恐惧已消失了,眼睛里也不再浮现梦魇般的神色。

“不过,亚达小姐,”班斯说话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我有两三件事必须请教你。据护士说,昨天晚上你9点钟就睡了,是不是这样呢?”

“我是假装睡着的,因为,我想克雷文小姐已经很累了。由于母亲一直不断的埋怨着,所以,我真正睡着时,已是几小时以后的事了。”

“那么,令兄房里的枪声,你大概没听到吧?”

“是的,那时我一定已睡着了。”

“在这之前,你什么都没听见吗?”

“是的!那时家里所有的人都上床了,等史布鲁特关上了门,就什么都没听见了。”

“史布鲁特回房间之后,你是不是过了很久才睡?”

亚达皱着眉头稍微沉思了一下。

“大约1小时左右,不过,我也不能十分确定。”

“应该不会超过1小时太多,因为,杰斯达被枪杀的时间是11点30分——但你却没听到任何声音——大厅那边有没有什么声音?”

“没有,为什么?”她的脸上又出现了恐怖的神色,“为什么问这种事?”

“因为雷格斯说他在过了11点钟的时候,听到有人走路的脚步声及门轻轻关上的声音。”班斯如此说明。

亚达的视线看着地上,拿着杂志的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握得紧紧的。

“门关上的声音?……”她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反复着这句话,“是雷格斯听到的吗?”

然后,她突然张大嘴巴,眼睛直直的瞪着前方。她那个模样,好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只一会儿,她又端着气,全身战栗的说:

“我想起来了,我也听见了门关上的声音……”

“是哪一个门?”班斯抑制着内心的兴奋问道,“你能不能正确的说出那个声音是从那一扇门传来的呢?”

亚达摇摇头。

“不!——那是一种极轻微的声音,我到现在才想起这件事,就是因为它的声音实在太轻了,几乎很难听得清楚——不过,我却能听清楚它——喔!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班斯用若无其事的话气说,想安抚亚达再度呈现的恐惧心理,“一定是风!”

不过,在我们继续问了她两三个问题之后,慾离开房间时,我看到她脸上仍留着一份很深的不安之情。

班斯回到客厅,异于平常的沉思着。

“她究竟是知道什么?又在怀疑什么呢?若能知道就好了。”他喃喃自语道。

“她只是曾经历过一次可怕的经验,如此而已。”马卡姆说,“她太恐惧了,所以,不论看到什么或听到什么,她都怕得不得了,只是这样。事实上,她什么也不知道,若她知道什么的话,她一定会马上告诉我们的。”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

接下来的1小时,是用来询问两个女佣人和厨娘。

马卡姆不仅询问与这二次命案有关的事情,连格林家的一般情况也不厌其烦的一一细问,因此,许多格林家过去的陈年事迹都被挖掘出来。所以,当询问结束之后,我们对格林家的情况有了更多的认识。不过,与两次命案有关的事情,却一件也没找到。

格林宅第从以前直到现在,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含有憎恶、感情恶劣及敌意的可怕气氛,所以,佣人们所说的事也绝不会令人愉快的——那是——片断而不着边际的。而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也是一样的——每天不断的争吵、埋怨、背后中伤、不愉快的沉默、嫉妒、威胁等。

有关这些不正常的情况,大都是由年纪较大的女佣人黑咪说出来的。她已没有像上一次见面时那种神灵附体的样子,不过,她仍然在说每一句话的当中,引用着圣经中的句子。并且,坚持这两次命案的发生,是上帝要毁灭这个罪孽深重的家庭。

她这个宿命观念,虽然因为偏见,而说得有点过分,不过,对于过去十年来发生在她生活周遭的事情,她的描述十分生动而传神,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她这种是全能的上帝处罚污秽不堪的格林家的说法,听起来一点都不着边际。

她说,在上帝尚未完成这个根据正义而做的毁灭性工作之前,她要成为“耶和华的见证人”,而继续努力。

马卡姆确定黑咪有意继续留在这里扯下去,所以,等她一说完这话,就叫她走了。

另一个较年轻的佣人芭顿,则直接的说,她对格林家是永远放弃了。由于她实在害怕极了,所以,她与希贝拉和史布鲁特商量之后,他们就对她说,她可以拿了工钱,把行李收拾好,立刻离开,于是,她很快便走了。她留下来的话中,大部分都能印证出黑咪所说过的话,不过,她并不以为二次命案的发生是愤怒的神所做的,这一点则实际多了。

“这个家庭,正在进行着某些可怕的事情。”她似乎暂时忘记她那个习惯性的故作妩媚的姿态,认真的说:“格林家人都是一些奇怪的人,连佣人也是——史布鲁特专门读外文书。黑咪则老是说些关于天堂啊!地狱啊!这类无聊至极的事。而厨娘则好像被催眠了似的,嘴巴不断的喃喃自语着,每天都到处徘徊,问她话,她也不回答——而且,他们家的人——”

芭顿转动着眼珠,又说:

“格林夫人是个像鬼一般的老太婆,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她常常用那种好像要把人掐死似的眼光看人,如果我是亚达小姐的话,可能早就发疯了。不过,亚达小姐也不比其他人好多少,她表面上虽然十分亲切、和善。但我曾看见她在房里跺着脚,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有一次,她还对我说了许多令人掩耳的话。至于希贝拉小姐,她平时是个冷冰冰的人,——不过,一旦发怒,那就不同了。她是那种在杀了人之后,也能高声大笑的人。她和杰斯达先生之间似乎有什么秘密,自从朱丽亚小姐和亚达小姐被开枪射击的事件发生之后,他们两个人总是在没人看见的时候,小声的不知道在谈些什么?还有丰·布隆医生,他为什么常常跑到这里,这一点实在深不可测。而且,希贝拉小姐身体很健康,也没有生病,但他却进去她的房间看她,把门锁起来!很久都不出来。另外,雷格斯先生也是一个怪人,每一次他走过我身边时,我都会觉得身体很痒。”——芭顿摇着身体表演给大家看——“朱丽亚小姐虽然没有其他人那么怪,不过,她似乎憎恶所有的人,并且,非常吝啬。”

芭顿将她认为曾被伤害的许多不着边际的事,不论大小,都一古脑地说出来。马卡姆并没有制止她的意思,而随她尽情的说。本来是想从她这些夸大其辞的长篇大论中,取得一点有价值的参考资料,结果却只得到一些格林家的丑闻罢了。

至于厨娘,更是问不出什么事,她似乎是天生的沉默寡言,而且,只要一提到命案,她就紧闭着嘴巴。她那种倔强的表情,好像是对于如此被询问感到非常愤怒,而极力的抑制着。

马卡姆耐心的询问她,努力地设法想使她开口。我在一旁看到这种情形,就明白她的保持沉默,是故意防守势,拒绝合作。班斯也注意到她这种态度,所以,他利用谈话停顿时,把椅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门关上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格林家命案目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