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家命案目录》

17、两封遗书

作者:范·戴恩

11月30日 星期二 下午8点

当晚八点时,默兰课长、西斯组长、马卡姆、班斯和我等5人,聚集在俱乐部中召开会议。晚报上已经刊登了雷格斯·格林被杀的消息,使得市内的民众又多了个茶余饭后的话题。当然,这和早报所引起的反应比较起来,还算温和得多了。今后不但会引起新闻界的大肆批评,而我们搜查当局未能尽到责任破案也相当的狼狈。当晚看着每张沉重的脸孔,可了解每个人对这次会议都抱着很高的期望。

马卡姆首先开口道:“遗书的复印本已送来。在讨论遗书之前,诸位如果有新的进展,请先说明。”

“发展?”西斯很不屑地说着。“正午以前,一切都乱七八糟的,查不出什么来。我倒想说这是自杀,然后辞职算了。”

“现在就这么自暴自弃未免太早了。——裘伯主任有没有找到任何指纹?”班斯问道。

“指纹倒是找到了几个。——有亚达的、雷格斯的、史布鲁特的,以及医生的。但这些又有何用呢?”

“在哪些地方找到的呢?”

“门把上、中央的桌子上、窗玻璃上。还有暖炉上的木造部分也有。”

“这些现在虽没有何重大意义,以后或许有用也说不定。——足迹呢?有没有新发现?”

“也没有。杰莱姆的报告傍晚才送来,上面也没有特别的发现。是你找到的鞋套所留下的足迹没错。”

“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组长。那双鞋套怎么了?”

西斯很得意的笑着。

“我只不过学学你罢了。班斯先生。但是这一着棋倒先让我给想到了。”

班斯微笑着。

“我真佩服你,组长。今天早上我倒没有想到。还是你周到。”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搞得我满头雾水,那鞋套究竟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组长将它拿回去放好再藏在旧毛巾底下。”

“没错。”西斯满意的点点头。“我也交代新的护士要好好地注意周遭的情形,随时和我们保持联络。”

“有吩咐她该如何照顾格林太太吗?”马卡姆问道。

“这你大可放心。简直就像个钟走那么顺利。6点15分时,医生到本部来告诉她该注意的事项。换上制服后马上去见格林太太。这位老太太原本就不喜欢克雷文小姐,所以当医生告诉她新护士较善解人意又有同情心,她还满高兴的。我告诉新护士要她留意那双鞋套,布了一步暗棋。”

“她是警部所派的吗?”马卡姆问道。

“是的,她曾执行过许多任务,相当有经验,什么事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就算是个男人,能力也不见得比她强。”

“现在,又有一件事请你尽快转告她,”马卡姆说出了下午丰·布隆来事务所时提到的事情。“毒葯遗失在格林家,所以请她注意看是否有何线索。”

听到马卡姆说毒葯遗失的消息,组长和课长两人深感惊讶。

“太奇怪了!”默兰课长叫了出来。“难道接下来会发展出一件毒杀命案吗?”他深感不安。

西斯盯着桌子说道:“吗啡和番柯硷?在那幢房子里,隐藏着许多令人费解的内幕。我们虽已投下1个月的精力,但没有任何新发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命案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今晚我会通知欧布莱恩小姐多加注意。或许她真能对我们有很大的贡献呢!”

“真可说我们碰上了一位神偷。”课长接着说。“相当有自信的小偷。在雷格斯·格林遇刺不到1个小时之内,能从楼上的大厅中偷走毒葯。他到底是冷酷无情呢?还是精神失常?”

“我想他不但冷酷无情,而且也是心理不正常。”班斯回答道。“在他杀人的动机之后,有一股不服输的决心——我们所不能了解的计划。他甚至于了解医生的皮包内装的是些什么。今早的偷窃,或许是他最后的一次袭击。这整件的案子都是经过慎重的考虑后策划的,大概花了好几年工夫准备的。我们和这号人物对抗真是非常妄执。这个精神异常的魔鬼。我们必须和这种狂暴的、自我为主的、精神错乱的乐天主义者作战。而且这种乐天主义有其不可测的力量。由许多国家的历史中可找出从乐天主义所产生的数不尽的震撼例子。穆罕默德、圣女贞德、耶稣基督等,虽然他们的目的都不同,但他们的力量来自同一处——个人的革命精神。”

“唉,班斯先生,”西斯不耐烦地说道,“你对于这件案子除了这套理论之外,有没有其他建设性的好主意呢?”

“我亲爱的组长先生,我可不是上帝。目前我还不能说什么有把握的话。三件命案加上一件杀人未遂案,以及丰·布隆的毒葯失窃案,并不是说破就破。”

默兰课长站直身体,手放在桌上。

“我想我们今晚会面的目的大家都了解,”他一向谈话都只涉及业务上。“我们既不能摧毁那幢房子,也无法保证现在活着的人一直都很安全……”

“没错,我们也不能把整个警局的人都派来保护他们。”西斯怏怏地说着。

“似乎怎么样都没效,”班斯说道,“这一位凶手有强烈的殉道精神。”

“还是说说遗书的内容吧,马卡姆先生。”西斯提议说道。

“藉此我们还能想像一下凶手的动机。——班斯先生,你认为在这些血案中,究竟凶手的心态为何?”

“我并不认为他是为了钱而杀人。但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和钱有关这个可能性。或许那是其次的原因。——我的想法是,动机是本质上的东西,一种勉强被压抑的感觉。”

马卡姆从口袋中拿出好几张的打字用纸,把它们摊开在桌上。

“我想没有必要逐一的念出。”他说道,“我已经全部概要的浏览一遍,就挑要点说明。”他拿起最上面那一张,放在眼前。

“托拜亚斯·格林最后的遗书是在他临死的前一年所写的,正如你们都知道的,在他死后25年间住在这所房子中,没有改变房子的所有人都可以获得遗产。过了这段期限,要将遗产变卖或做任何处置都可以。其中还规定可以出去旅行或拜访朋友,但不得超过3个月……”

“要结婚的话,有何规定?”课长问他。

“上面没有特别规定。但无论任何人结了婚,仍然不可脱离遗书的束缚。无论男女结婚之后夫妻都得住在这幢房子当中。若生了子女,可在52街的土地上盖二栋房子。但有个例外,亚达若结婚后,无论住在那里都不会失去继承权。那是因为她不是托拜亚斯的亲生女儿,她没有格林家的血统。”

“若破坏遗书上的规定有何处罚呢?”课长再度问道。

“处罚只有一个——完全丧失继承权。”

“真是个残酷无情的老人,”班斯低喃道。“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些遗产要如何分配呢?”

“没有所谓的分配。除了3小部分赠送之外,全部都留给他的未亡人。夫人在活着时财产完全任她使用。死后留给子女——若有孙子的话,也要适当地分配给他们一份。唯一要注意的是不能转手他人。”

“现在格林家的人生活费从那里取得呢?都是老夫人给的吗?”

“不是的,五个子女所需的生活费,都由老太太的收入中取出,再由管理人发给他们每个人。”马卡姆将纸张叠好。“托拜亚斯的遗书内容只有这些。”

“你说有两三小部分的赠送,”班斯说道,“究竟是什么?”

“例如史布鲁特,为了答谢他多年的照顾,所以给他一部分的钱安享晚年。女厨娘曼海姆在满25年后也可获得一些奖金。”

“嗯,这倒不错,她可以一直领着丰厚的薪水继续做她的厨娘。”

“是的,托拜亚斯是这么决定的。”

“另外的一份赠送是——”

“托拜亚斯在热带地区设立了一家医院,专疗养伤寒者,以及普拉赫大学犯罪学系的奖学金。另外还有一项有趣的项目,就是他的遗书中提到25年过后,要将他的藏书捐给纽约的警察本部。”

班斯有趣地听着马卡姆说道,又把腿伸直。

“很惊讶吧!”

西斯转头向检查官。

“关于这一点你有何高见?”

“这件事以前就曾听说过。但经过25年后才能获得托拜亚斯·格林的藏书,本部里的同仁都不感到有何好处。”

班斯悠哉地、无所谓地抽着烟,注视着他们。但是由他拿烟的手势,我可以看出他脑子里又在思索着某种问题。

“格林太太的遗书方面,”马卡姆接着说道,“更加符合现况。照我所看到的,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她的财产公平的分配给她的五个子女——朱丽亚、杰斯达、希贝拉、雷格斯、亚达,每个人所能得到的数目都相等。——也就是说他们每个人可取得全部财产的1/5。”

“重要的是若有人死亡,其可得的财产将作何分配?”组长问道。

“关于此点规定很简单。”马卡姆说明道:“在新遗书尚未成立之前,子女中的某个人死去的话,将他的继承部分平均分配给存活的受益者。”

“这么说来,有人若死了其他人便可获益。4人都死去,只剩一人的话,他将可得到全部财产,对吧?”

“是的。”

“那么目前只有希贝拉和亚达可以获得全部的财产。——一人一半。”

“是的。”

“但是如果希布拉、亚达以及格林太太3人都死亡,要如何处理财产?”

“如果亚达和希贝拉任何一个人结过婚的话,财产便由她们的丈夫继承。但如果她们两人死亡时都还是独身的话,财产全部捐给国家。也就是亲戚中也没有人可继承时,财产全部交由国家。”

西斯在脑海中思考着几种可能性。

“依现在的情形看来,我们仍旧无法突破瓶颈。”西斯很惋惜的说着。“发生了一连串命案之后,这家族中还有三人可平分财产——格林太太以及二位小姐。”

“3去2余1,组长。”班斯静静地提醒他。

“怎么说呢?”

“吗啡以及番柯硷。”

西斯恍然大悟似的清醒了过来。

“又被你说对了。”他用力地敲了桌子一拳。“我只顾虑到眼前,而忽略了那些毒葯。”他承认道,失败感似乎使他变得垂头丧气。

“我很了解你的心情。”班斯只能这么安慰他道。“但是我们除了等待之外,似乎别无他法。若说格林家那笔庞大的财产是这一连串谋杀案的原动力,这世界上也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制止这个悲剧的发生。”

“若是对两位小姐解释清楚,请她们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里先住到别处,或许可以说动她们。”警长似乎又抱着一线希望的说着。

“那样的做法只是拖延事情的发生,并不能解决事情。”班斯回答他。“而且就算两位小姐答应了,也会使她们失去了继承权。”

“或许裁判所可以命令更改遗书的项目。”马卡姆提出这个方法,但连他自己都没有自信到底行不行得通。

班斯对马卡姆苦笑了一下,亏他想得出这种方法。

“马卡姆先生,你似乎对裁判所很有影响力。为了杀人案,便可要求纽约的裁判官听令于你吗?”

我们就这样讨论了整整两个小时。关于这桩命案的处理对策,议论纷纷,这样也不好,那样也不行,所提出的各种方法,总会遇到一些阻碍而无法派上用场。结局终于有唯一可行之道,就是以原本的警察作风继续下去。这是获得大家一致同意的办法。所以在散会之前,决定出多加两三处的特别设置。不但增加格林古宅的监视员,并且在那格斯公寓的二楼加派一位刑警,监视格林家的正面玄关和窗户。并且找个藉口,安插刑警进入屋里,白天里尽可能留在屋里,以及装置窃听器等等。

班斯并且主张所有事物以及到访的客人们——纵使看起来绝不可能涉案的——一律视为有嫌疑者,应该加以监视,不可放过。西斯并将这项决定下达给欧布莱恩小姐,要她加强执行,千万不可只凭自己直觉上的好恶感,只针对某些特定的人物加以监视而忽略其他可疑的人物。西斯组长对于朱丽亚、杰斯达以及雷格斯等人平日的私生活也下令要彻查清楚,部下10人将他们的交友情形、日常行动调查个水落石出。

当会议快结束时,班斯再度提出一项意见。

“既然我们预测凶手会再下毒手,我们必须做个预防。不论是吗啡或是番柯硷,服用过量必定导致死亡。所以我建议除了在那卡斯公寓派人监视之外,应该加派一位医生到那里,设立一个急救站。交代那位医生要准备急救吗啡及番柯硷的中毒事件,全部的医疗器材及解毒剂都要齐全。另外,教导史布鲁特和欧布莱恩小姐做信号,当情况发生时,医生可以立刻赶去救人。不仅避免又多发生一件命案,并且还能得知是谁所下的毒手,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他的这个计划马上获得附议。默兰课长答应马上找一位医生进行这项工作。西斯也着手去接洽那间正在格林古宅对面的那卡斯公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格林家命案目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