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家命案目录》

21、残存的家人

作者:范·戴恩

12月3日 星期五 上午

马卡姆来通知我们格林夫人已死的消息,已是第二天早晨的10点了。悲剧是护士在9点的时候端茶到格林夫人的房里去才发现的。西斯通知了马卡姆,马卡姆在前往格林家中选前来告诉班斯新的发展。班斯和我此刻已吃过早饭,于是便一起前往格林家。

“这样,我们唯一有利的线索又断了。”马卡姆坐在急驰在曼逊街上的车内,垂头丧气地说。

“我想那个老太婆可能是凶手也不一定。想起来似乎有点恐怖,或许她已濒临疯狂的边缘,所以才会做这种事,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可是,现在又落空了。剩下有嫌疑的,可真是恐怖啊!要我们作战的对手真是个残酷而又冷静的家伙。”

班斯点头表示同意马卡姆的话。

“确实如此。说凶手疯狂倒不如说是凶恶残忍更来得恰当。但是,我对于格林夫人的死讯却没有感觉那么大的冲击力。格林夫人确实受人唾弃,马卡姆。没有一个人曾因她的死亡而感到后悔吧!”

班斯的这一番话,确实表现出我听到马卡姆告诉我们格林夫人已死的消息时候的感受。这个消息实在让我大吃一惊,但是,却没有对被害人产生一点点怜悯的感觉。夫人确实是一个心地险恶,无法与人相处的坏人。如今,生命已落幕倒是件好事。

西斯和德拉姆两人在会客室等我们的到来。西斯的脸上交织着兴奋及失望的神色,在他青蓝色的眸子里映着绝望的光芒。德拉姆倒还是一副职业医生的模样,像是失掉表现机会的样子。

西斯和我们握过手之后,便开始说明事情经过。

“欧布莱恩今天早上9点发现格林夫人已死,便遵照史布鲁特指示的暗号通知德拉姆医生,然后打电话到凶杀课报案。我在15分钟至20分钟之后赶来,将房间锁上。”

“丰·布隆知道了吗?”马卡姆问道。

“10点打电话来时,仅告诉他诊察取消,等后联络。对方似乎还想东问西问,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马卡姆对于他这种处理方式露出满意的表情,他对德拉姆说:

“我想听听你的报告。”

德拉姆对于马卡姆如此看重他,似乎相当感动,他赶紧正襟危坐,用慎重得不得了的态度,展开下面的叙述。

“当我正在纳格斯公寓楼下的餐厅吃早饭的时候,黑乃西进来告诉我这里的窗帘全部被放了下来。我赶快提了随身携带的皮包,急急忙忙地到这儿来。管家已在格林夫人的房间里,护士也在这儿。我只看了夫人一眼,就知道已经来不及救夫人了。她的身体已经逐渐僵硬而且变青变冷了。这是因为喝下了大量的番柯硷而造成死亡。大概没有多大的痛苦吧!在30分钟内就会产生全身无力及昏睡的现象。又因为年纪大了,实在没有力量挣脱这种现象——因为番柯硷这种东西对老年人来说,发作的速度是很快的……”

“连出声叫人的力气都没有吗?”

“这种情况我也不敢说没有。不过,依照我个人的经验来说,也许是因为*挛而无法开口。总之,没有人听到有任何的声音。大概是在最初发作的时候就丧失了意志吧!”

“推断是在何时左右服下了番柯硷?”

“正确的时间我也不敢说。”德拉姆表情凝重地接着说:“也许在死前经过长时间的*挛,也许是在服下毒葯之后马上就死了。”

“可以推算死亡时间在几点吗?”

“不能确定。因为尸体有僵硬及*挛的现象混杂着,每个医生的看法都会不同,所以不能妄下断言。”

马卡姆对德拉姆深奥的医学知识,似乎不感兴趣。只见他焦躁地问他说:

“当然当然。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依照你的想法——格林夫人是死于何时?”

德拉姆考虑了一会儿之后说:

“大略估计来看,是凌晨两点!”

“那么,可能就在11点30分或12点的时候,服下番柯硷的吧!”

“那是有可能的。”

“无论如何,等度亚玛斯医生来了之后,或许就可以明白事情的真相了。”

西斯直言无讳地说着,看得出来他心情特别不好。

马卡姆为了阻止西斯再说些没礼貌的话,便急急地问德拉姆说:

“装毒葯的是杯子还是碗?在哪里发现的?”

“床铺旁边有一个杯子,杯子内侧有一些像是硫酸盐结晶之类的东西。”

“可是在平常所喝的饮料中加入过多会致人于死的番柯硷的话,味道就会变得相当苦,不是吗?”

“是的。可是在枕头的旁边发现了一瓶柠檬苏打水,大家都知道这是有效的制酸剂。因此在苏打水里加入番柯硷的话,就不会觉得有苦味了。”

“格林夫人是一个人喝下苏打水的吗?”

“这是习惯,若不这样的话则无法入睡,可真是麻烦啊!”

“这倒是有趣。”班斯无精打采地将雪茄点着后说:“送柠檬苏打水给格林夫人的人,就是使他喝下番柯硷的人。”

他朝着马卡姆说:

“听听欧布莱恩小姐她怎么说,也许有蛛丝马迹可循。”

西斯立刻出去叫护土进来。

可惜的是从护土的证词里面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她在11点左右,离格林夫人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睡衣,大约30分钟后,走到亚达小姐的房间,遵照西斯的指示晚上在亚达小姐房间睡觉。第二天8点起床,换好衣服,为了准备夫人的早茶而到厨房去。就如同欧布莱恩所说在她离开夫人房间之前,夫人什么都没喝——由此可以确定,11点之前,夫人没有喝柠檬苏打水,也从未单独喝过任何东西。

“照你的想法,有没有人使她喝了别的东西?”班斯问道。

“这我可以保证。”护士肯定地说。

“若老夫人想喝一样东西,却给她送去另一种东西,那家里可要闹得鸡犬不宁了。”

“现在要弄清楚的是,谁在11点以后送柠檬苏打水到夫人的房间去。”

班斯对马卡姆说,马卡姆在房内来来回回地走着。

“眼前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谁把握了这个机会让格林夫人服下毒葯。”

马卡姆说。

“欧布莱恩小姐,你可以下去了。”

然后,他按铃叫史布鲁特进来。

经过简单地询问管家之后,获得以下的结论:

史布鲁特锁上所有的门,约在10点半左右回到自己的房间。

希贝拉吃过晚餐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房门没有再出来。

黑咪和厨娘在超过11点多的时候,还在厨房里忙着,后来史布鲁特听到她们各自回房的脚步声。

史布鲁特知道格林夫人死亡的时间,是在早上9点,护士放下全部的窗帘时。

马卡姆叫管家离去,然后叫厨娘进来。厨娘似乎对于夫人已死及亚达小姐被下毒的事,显得漠不关心。她讲的话也是乏乏可陈。不过是在厨房、自己的房间等等。

接下来询问黑咪。她似乎对于要询问她,觉得很奇怪。她睁着一双锐利的眼睛,带著有一点夸张的意味,看着我们。

“想要欺骗我是不行的!”她激昂地说。“耶和华马上就要大扫除了,这是件好事情《我们当敬爱耶和华,一切邪恶的事必将灭亡。》”

“你是那么虔诚的基督教徒,所以,我想还是让你知道事情真相比较好——亚达小姐及格林夫人都被下了毒。”

班斯缓缓地说完后,紧紧盯着女仆的表情。只见她此刻脸色发青,嘴chún紧闭着,她的样子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得非常清楚。黑咪将自己献身给耶和华,是耶和华忠实的信徒,虽然她的信仰非常坚定,但是,乍听到这件恐怖的事,她还是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耶和华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她用蚊子叫似的细小声音说道。

“这倒是很好的想法。”班斯点点头说道:

“尽可能早点表明自己的清白,是再好也不过啦。”

黑咪茫然失神地站在那儿,然后往门口走去。忽然间,她转过身来瞪着马卡姆,对他说:

“在我离开这个罪恶渊蔽之前,我有一句话要告诉你。这个家,最坏的人就是希贝拉小姐。耶和华一定会惩罚她的,记得吧!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帮助她。她确实应该受到制裁才对。”

班斯明显地皱起眉头问黑咪说:

“可是——黑咪,希贝拉小姐以前做了什么坏事吗?”

“这是常有的事。”女仆得意地继续说。

“若强迫我说的话——她啊!简直就和女流氓差不多。她和丰·布隆医生的作风,真是寡廉鲜耻,只要是有机会,便避人耳目凑在一起。”

黑咪意味深长地继续说道:

“丰·布隆昨天傍晚又来了。一来就直接到希贝拉小姐的房间去了。不知道是何时回去的?”

“这真是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我亲眼看到的呀!”

“咦!你!在什么时候?那时,史布鲁特在那儿?”

“史布鲁特当时正吃晚饭。我为了看看户外的景色便走到玄关来。刚巧医生也往这走来,还假笑着对我说:“在看什么啊?黑咪!’然后就慌慌张张地从我身旁经过到希贝拉小姐的房间去了。”

“大概是希贝拉小姐觉得身体不舒服,就叫医生来了。”班斯这样假设着说。

只见黑咪“哼”的一声带着不以为然的表情出去了。班斯立刻再去叫史布鲁特进来。

管家一出现,班斯就说:

“你知道丰·布隆医生昨晚来此的事吗?”

管家摇摇头。

“我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可以了。史布鲁特,你可不可以去请希贝拉小姐来这里?”

“是。”

等希贝拉出现的时候,已过了15分钟了。

“我啊!最近已成了十足的懒女人。”

她一面在大椅子上坐下,一面继续说:

“有什么事?一早就把我叫来。”

班斯像是半开玩笑半带恭敬的意味将雪茄点燃后说:

“在告诉你我们来此的理由之前,有一件事想请问你——丰·布隆医生昨天傍晚是何时离开的?”

“11点15分。”希贝拉的眼中明显地表现出挑战的敌意,慢慢地回答着。

“谢谢。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令堂和亚达小姐两人都被下了毒。”

“母亲和亚达都被下了毒?”

希贝拉好像只听懂班斯一半的话似的,愣在那儿无意义地重复着那句话。并用冰冷如石头般的眼神,一直盯着班斯,身子是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地将视线投向马卡姆,说道:

“我想我应该听从你的劝告——我有一个女同学住在大西洋城——最近,这儿的气氛真是越来越恐怖了。”她勉强装出一个微笑,继续说:

“今天中午,我就出发前往大西洋城。”第一次,她露出沮丧的表情。

“能够作这种决定,可真是聪明。”班斯表示自己的意见。

“在我们还没有查清楚事情真相之前,请不要回来,就停留在大西洋城好了。”

希贝拉用讽刺的眼光看着班斯。

“我可不打算永远在外面流浪啊!”然后,又接着说:“母亲和亚达都死啦?”

“令堂死了,亚达小姐获救。”班斯说。

“这样啊!”希贝拉脸上的线条,每一条都明显地呈现出轻视与不屑。

“毕竟是平民的抵抗力强得多了。那么,梗在她和格林家数百万财产之间的障碍,就只有我啦!”

“令妹现今变处在危急万分的情况里。”马卡姆似不满希贝拉的这番话,于是带着责备的语气说:

“若不是医生救得快,你现在已是这数百万财产的唯一继承人了。”

希贝拉对于他的话,亦显出充分的不满,于是她干脆不客气地说道: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若是我存心要这数百万的话,亚达恐怕早就不能活到现在了,我可以向你保证。”

马卡姆张嘴想要回答,她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说:

“我要去准备行李了。”

希贝拉起身离开,西斯用疑惑的神情看着马卡姆。

“现在该怎么办?就这样让她离去吗?整个格林家中唯一没碰到危险的就剩她了。”

我们明白西斯的意思。同样地我们对于希贝拉是否就这样地离去,心中亦有所疑问。却没料到西斯会率直地说出,一时间,大家都沉默起来。

不久,马卡姆打破沉默,说道:

“若是勉强她留在这儿,危险性一定是很高的,万一有意外发生的话……”

“我明白了。”西斯立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21、残存的家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格林家命案目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