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家命案目录》

23、漏洞

作者:范·戴恩

12月4日 星期六 下午1点

星期六法庭只上半天班,马卡姆便请班斯和我中午到银行家俱乐部吃饭。等我们到达马卡姆的办公室时,发现他桌上的公文堆积得如一座小山,于是我们改在他的特别会议室里吃饭。中午之前,我们从家里出门的时候,我发现班斯的口袋里鼓鼓地,我推测那是昨晚在书房努力的结果,至于真相如何,等下便可知晓。

吃过饭,班斯舒服地靠在椅子上,点起一支雪茄说:

“马卡姆先生,今天承蒙你热情的款待,真是由衷地感谢哩!”

马卡姆对班斯如此客气地致谢,很不习惯似的,便赶紧开口说:

“那里,那里。能够请到班斯先生为贵宾,真是我的荣幸。”

接下来两人又各自谈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无非是天南地北的闲聊着。后来,马卡姆终于沉不住气了,他说:

“喂,我们总该谈些正事吧!譬如——有关格林家的事!”

班斯像是敷衍他似的,摆摆手说:“唉!不急不急。难得一个这么美好的星期六,辛苦了一星期,到今天总该轻松一下吧,我们来下盘棋如何?”

班斯越是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马卡姆越是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只见他很无奈地说:

“既然班斯先生有此雅兴,我当然乐意奉陪。”

两人于是展开棋赛。马卡姆虽然尽力要使自己平静下来,但是格林家的案子一日不破,他就没办法气定神闲地坐下来下棋。就在他连输数盘之后,他又开口说:

“好啦!好啦!我承认技不如你,这样总可以了吧!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有关格林家的事情?”

班斯慢条斯理地点起雪茄,拿出一叠文件。他说:

“昨晚我将格林家所发生过的事,依照日期的先后详细地写了下来。主要事件全部都包括在内,也许有些细节被遗漏了,但是,作为整个多件架构基础的材料,我相信收集得很齐全了。”

一面将文件递给马卡姆一面继续接着说。

“真相就在这张表里面。发生的事实组合成这张表,而这张表中所详列的各项,可以帮助我们知道犯人究竟是谁。”

马卡姆接过文件,一言不发地他细阅读起来。

我将班斯所写的这张表完整地保存起来。它是所有记录中最珍贵、最重要的文件。事实上,我们是利用班斯写的这张表才破了格林家连续杀人的案子,否则的话,“格林家命案”可能永远都是悬案。

以下完全是由原文转载而成。

一般事实:

1.格林家充满了相互憎恶的气氛。

2.格林夫人是一个爱发牢騒、好挑剔的中风病人,使全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

3.5名子女——二女二男及一名养女——他们没有手足的感情,反而相互的讨厌、怨恨。

4.曼海姆厨娘——在许多年前就认识了格林先生,遗书上记载着这点,但是厨娘拒绝对过去的事加以任何的说明。

5.依照格林先生的遗书上的规定,家人若没有在格林家住满25年的话,则丧失了继承权。但亚达是唯一的例外,因为她不具有格林家的血统。还有,遗书上并提到由格林夫人管理所有的财产及一切事宜。

6.格林夫人遗书上记载5名子女均享有同等的财产。若有谁死亡,剩下的子女可以再平均分配财产。若5名子女均死亡的话,由子女后代继承。

7.格林家中成员房间位置是这样的:朱丽亚和雷格斯的房间在最外侧相对;杰斯达和亚达的房间在中间相对;希贝拉和格林夫人的房间则在最里面相对。每个房间之间均隔开无法彼此相通,但亚达和格林夫人的房间则例外,这两个房间不仅可彼此相通而且有出口到同一阳台上。

8.格林夫人掌管格林先生书房的钥匙已有12年了。书房中有关犯罪记录的书籍,收集得相当完备。

9.关于格林先生过去在外国的一些可疑、暧昧的传闻亦不少。

第一项罪行:

10.朱丽亚在晚上11点30分,遭人由正面近距离射杀。

11.亚达亦是在非常近的距离内从背后遭人射杀,目前已恢复。

12.在床上发现朱丽亚的时候,她的脸上呈现恐怖惊悸的表情。

13.发现亚达是倒在化妆台前的床上。

14.房间内的灯都是亮的。

15.在二声枪响之间,有3分钟以上的停顿。

16.立刻叫丰·布隆医生来,在30分钟以内到达。

17.除了丰·布隆的足迹之外,另外发现了一双脚印。但无法判别是否同一人。

18.足迹在犯案前30分钟内就有了。

19.均是由三二口径的手枪射击。

20.杰斯达说遗失了一把三二口径的手枪。

21.杰斯不满意是强盗入侵的说法,强力主张地方刑事局要展开严密的调查。

22.格林夫人听到亚达房间传来枪声及亚达倒地的声音,却没有听见脚步声及关房门声。

23.史布鲁特听到第二声枪响时,正在楼梯中央,他没看见有人在大厅也没听到声音。

24.亚达隔壁房间的雷格斯没听到枪声。

25.雷格斯暗示杰斯达另有许多内幕没有说出来。

26.杰斯达与希贝拉之间,似有许多秘密。

27.希贝拉亦是与杰斯达一样反对有强盗的说法,但是又拒绝说明何以如此认为。只是强调凶手一定在格林家人当中。

28.亚达在相当黑暗的房间中,感到似乎有极恐怖的东西,于是醒来,在闯入者逃跑之时蹑足由后追赶。

29.亚达起床的时候,似乎有像手的东西触到她,但是没有办法证实。

30.希贝拉曾经指出射杀朱丽亚的人是亚达。又说是她从杰斯达房中偷走枪。

31.由丰·布隆的言行态度上,可看得出来他与希贝拉之间有着不寻常的亲密关系。

32.亚达曾率直地对丰·布隆表现好感。

第二项罪行。

33.在朱丽亚及亚达遭受袭击4天后的晚上11时30分,杰斯达在非常接近的距离内被射杀,武器是一把三二口径的手枪。

34.他的表情亦明显地表现出恐怖及惊悸。

35.希贝拉听到枪声立刻叫史布鲁特。

36.希贝拉在枪响之后侧身倾听那扇门的动静,结果什么声音也没听见。

37.杰斯达屋内的灯是亮着的。凶手进来时,杰斯达正在读书。

38.在地面上发现两组清晰的脚印,是在犯案前30分钟内印上的。

39.与脚印相符合的鞋套在杰斯达房内的衣柜中发现。

40.亚达预感杰斯达的死亡。当告知杰斯达死亡的消息时,正确判断杰斯达死亡方式与朱丽亚一样。告诉她凶手是外人时,她表现相当安心的样子。

41.雷格斯在听到枪声前30分钟。听到大厅有声音及关门的声音。

42.亚达听了雷格斯的话之后,立即说过了11时的时候,她听见关门声。

43.很明显地亚达知道一些事,而且有问题。

44.厨娘对于有人要加害亚达表示不安。又似乎知道凶手非杀朱丽亚及杰斯达的理由。

45.讯问雷格斯的结果,他觉得凶手一定是自己家里的人。

46.雷格斯认为丰·布隆是凶手。

47.格林夫人要求终止搜查行动。

第三项罪行:

48.雷格斯在杰斯达死后20天的上午11时20分,接到亚达由地检处打来的电话后,约在5分钟内,遭人以三二口径的手枪射中前额而死。

49.雷格斯却没有像朱丽亚及杰斯达那般露出惊恐的表情。

50.尸体在暖炉前的床上。

5l.亚达将雷格斯的那张图遗失。

52.尽管房门是开着的,但是在二楼的人都没有听见枪声,反而是在楼下餐具室的史布鲁特清清楚楚地听到枪响。

53.丰·布隆在那天早晨曾前来拜访希贝拉。而希贝拉在雷格斯被射杀之际,正在浴室里给小狗洗澡。

54.亚达的房里发现从阳台进来的足迹,阳台的门是半开的。

55.从阳台到地面发现有一组脚印。

56.脚印可能是在当天上午9时以后印上去的。

57.希贝拉拒绝离开家。

58.与脚印相符的鞋套被发现放在洗涤橱中。上次为了搜出手枪,检查这儿时却没看见。

59.在洗涤橱中发现鞋套的当天夜里,鞋套又不见了。

第四项犯罪:

60.雷格斯死后两天,在不到12个小时的时间里,亚达及格林夫人双双被下了毒——亚达是服下吗啡而格林夫人是服下番柯硷。

61.亚达由于急救得快没有发生危险。

62.丰·布隆在亚达被下毒之前就已离去。

63.亚达是由于希贝拉的小狗触到叫人的铃,才被史布鲁特发现。

64.在亚达每日习惯必喝的汤中加入吗啡。

65.护士在叫亚达喝汤的时候,亚达不在房间里,汤放在桌上有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她才从朱丽亚的房间出来。

66.亚达及护士在汤被下毒之前,均没有在大厅见希贝拉的小狗。

67.在亚达被下毒的第二天早晨,格林夫人因服番柯硷致死。

68.服下番柯硷的时间在前天夜里11时以后。

69.护士从晚上11时至11时30分,在三楼自己的房间里。

70.希贝拉说丰·布隆那天夜里来拜访过她,于10时45分离去。

71.在柠檬苏打水中放入番柯硷。格林夫人若没有别人帮助,绝对不可能喝下番柯硷。

72.希贝拉决定前往大西洋城拜访昔日同窗,在下午离去。

与全体有关的事项:

73.袭击朱丽亚、亚达、杰斯达及雷格斯的是同一把枪。

74.凶手故布疑阵让警方以为凶手是外人。其实很明显地凶手是格林家的人。

75.凶手能够在很晚的时候,进入已穿着家居服的朱丽亚及杰斯达的房间,而不被拒绝。

76.凶手象是不知道亚达似的,鬼鬼祟祟地从她房间进出。

77.杰斯达死后三周左右,亚达到地检处告知重大的事情。

78.依据亚达的说法,雷格斯告诉她,他不仅听到亚达房内的枪声并且还听到其他的声音,因此她请求侦讯雷格斯。

79.亚达在楼下大厅书房门口处,看到一张奇怪的图。

80.雷格斯被杀的当天,丰·布隆报告说他被人盗走吗啡及番柯硷,推算是在格林家遗失的。

81.调查书房过后发现,有人在这出入及阅读书籍——两本葯物学及一本科学犯案大全的书,其中有两篇关于兴奋性麻痹及梦游的论文报告。

82.在书房阅读书籍的人,相当通晓德语。因为那三本书均是以德文写成。

83.遗失的鞋套在书房中出现。

84.实地检查书房的时候,有人站在房门外偷听。

85.亚达报告昨夜见到格林夫人在楼下大厅。

86.丰·布隆认为已中风的格林夫人不可能会走路。

87.丰·布隆决定安排欧佩博士为格林夫人检查。

88.检查安排定在第二天举行。

89.在欧佩博士开始检查之前,格林夫人就被毒害了。

90.解剖的结果,确定格林夫人的腿部肌肉组织已完全退化,根本不可能行走。

91.亚达却一味坚持大厅中的人穿着母亲的披肩,经仔细询问后,才承认希贝拉偶尔会被母亲的披肩。

92.在询问亚达有关披肩的事情时,曼海姆说也许亚达看到的人是她。

93.朱丽亚及亚达遭人用手枪射击的时候,当时在格林家的有——杰斯达、希贝拉、雷格斯、格林夫人、丰·布隆、芭顿、黑咪、史布鲁特及曼海姆。

94.射击杰斯达的时候,格林家中的人有——希贝拉、雷格斯、格林夫人、亚达、丰·布隆、芭顿、黑咪、史布鲁特及曼海姆。

95.射击雷格斯的时候,格林家中的人有——希贝拉、格林夫人、丰·布隆、黑咪、史布鲁特及曼海姆。

96.亚达被下毒时,格林家中有——希贝拉、格林夫人、丰·布隆、黑咪、史布鲁特及曼海姆等人。

97.格林夫人被毒杀时,格林家中有——希贝拉、丰·布隆、亚达、史布鲁特及曼海姆等人。

马卡姆阅读完这份文件后,又重新再看了一遍。将文件放在桌上后,他开口了。

“班斯,所有的重点都在这文件里,但是,各项目之间,我却没有发现什么关联性。这对格林家的命案有什么帮助吗?”

“马卡姆呀!我相信只要将这文件再加以整理解释的话,就可以真相大白啦!加以适当的分析,这份文件可以让我们知道所有我们想要知道的事。”

马卡姆又扫了文件一眼。

“你的意思是,若没有这些项目的话,则牵涉的人物一定相当的多,但是,经由这份文件而推论出来的凶手则可以使人不必蒙受不白之冤,是不是?”

“确实如此。若能从这些事件中找出一个脉络的话,那么破案是指日可待了。”班斯回答说。

等我们回到马卡姆办公室的时候,史海卡拿了一封信进来。

“真是封奇怪的信呢!”他说。

马卡姆将信拆开,一面看一面皱着眉。看完,将信交给班斯。信纸最上面印着“康乃狄格州史坦福特第三长老教会牧师馆”的字样,前天的日期,署名是安东尼·西蒙牧师。信里的内容是这样的:

马卡姆先生,你好。

维持别人对我的信赖,是我的职责。但是,当碰上非比寻常的事情时,则必须作必要的修正。

我对于纽约市格林家杀人事件,从报上已知道许多了。有一件事隐藏在我心中已有一年多了,如今我决定破坏约定要告诉你这件事。为了避免因泄露这个秘密而发生不幸事件,我恳请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事实上,我所要说的这件事是无法帮助你找到凶手的,但是,它却与格林家中的一个人有关,我想你一定很高兴知道这个消息吧!

在去年8月29日的晚上,有一对男女前来拜访我,希望我能为他们主持结婚仪式。并说他们因信赖我才前来拜托我,希望我能为他们保守秘密。

在结婚证书上的登记是这样的:纽约市希贝拉·格林及同样是纽约市的丰·布隆。

班斯看完信之后,交还给马卡姆。

“其实,我也没有特别觉得意外。——”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来,像在思索什么重要事情似的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踱着步子。

“差点坏了大事!”他猛然叫了一声。

马卡姆觉得奖名其妙,用疑惑的神情看着他。

“怎么啦?”

“难道不明白吗?”他匆匆走到马卡姆的桌前,拿起那份文件在最后的部分写着——

“格林·希贝拉和丰·布隆于一年前秘密结婚。”

写完,他说:

“这是表上遗漏的一点。”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这有什么作用。”马卡姆抗议着说。

“现在我也不明白,晚上我会仔仔细细地好好想想这件事。”班斯回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格林家命案目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