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家命案目录》

05、杀人的可能性

作者:范·戴恩

11月9日 星期二 下午3点30分

希贝拉抬头挺胸大步的走进来,以询问的眼神大胆的环视着大家。她有一副运动家般的体格,容貌谈不上漂亮,但很有魅力。她的神情富有朝气,但却一副傲慢与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黑黑的卷发剪得短短的,两个淡褐色眼睛距离很远,眉毛浓而密,鼻子笔直而挺,紧闭的薄嘴chún,使人觉得她是个性格冷酷的人。她的打扮极为简单,穿着一件短短的运动衣,一双杂色的毛制丝袜及低跟的男人般的牛津型鞋子。

杰斯达把检察官介绍给她,说马卡姆是他的好朋友,其余我们的介绍就留给马卡姆来做。

“马卡姆先生,你知道杰斯达为什么会喜欢你吗?”她用尖而高的声音说,“因为,你是杰斯达在美莉鲁登俱乐部打高尔夫球时能胜过他的少数人之一。”

希贝拉坐在中央桌子前面,以舒适的姿势坐好,眼睛看着杰斯达。

“给我一支香烟,杰特。”她用命令的口气说。

班斯立刻站起来,拿出香烟盒客气递给她,说:

“你吸这种regies(班斯私人使用的土耳其香烟)吗?希贝拉小姐。若不合你的口味,我立刻换。”

“你真性急啊!”希贝拉拿了一支香烟让班斯点火之后,慢慢地靠在椅子上嘲弄地说。

“昨晚我们这里闹哄哄的,在这古宅中从未发生过那种事,不过,在这种时刻,我还能一直熟睡着,实在是运气太好了。”她做了个moue(不高兴的睑——原注)的表情,好像在讽刺什么。

“杰特他在事情还没完全过去之前,是不会去叫醒我的,他这个人真是的——就是有这种令人讨厌的个性。”

不知道为什么,希贝拉这种轻佻的态度,并不使我们感到惊奇。我想,若不是这种类型的女人,大概就不会如此了。她是一个即使遭到不幸也不会轻易打败的女人,她看起来好像对什么事都毫无感情似的。

马卡姆对希贝拉这种态度似乎很反感。

“你不能因为杰斯达没有轻视这件事就责备他呀!”马卡姆说,“因为残忍的杀害两个无辜的女人,这种事绝不能开玩笑的。”

希贝拉满脸不高兴的看着马卡姆说:

“你说话就像我在关了二年之久的那个修道院的修女完全一样。”希贝拉表情突然认真起来。“我对已经发生而又无法挽回的事觉得再后悔也没用,反正朱丽亚也从未想从她的象牙塔钻出来,她总是严厉的训斥人,找别人的缺点,或不断的埋怨。没有人认为她做的事是好事,我这么说也许不像是身为妹妹应该说的,不过,说真的,她不在了,我并不会特别觉得有何遗憾,杰斯达和我,也不会因此而沮丧。”

“那么对于另外一个妹妹被枪伤的事,你又怎么想呢?”马卡姆勉强抑制住愤怒说。

希贝拉一听,马上眯起眼睛,紧绷着脸,但立刻又缓和下来道:

“这个嘛!亚达应该是会复原的吧!”虽然她很努力的想掩饰她声音中的讽意,但却一点也掩饰不住。她说:“她暂时能好好休息,又有护士陪伴着她,难道妹妹得救了,我就非要大声哭不可吗?”

一直热切的关注着希贝拉和马卡姆这段针锋相对的谈话的班斯,这时插嘴道:

“马卡姆,对于这件案子,希贝拉的感情如何,有什么关系呢?我实在不懂对于初次遇到这种事的年轻小姐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严格来说,她也许不太合适,但我想希贝拉小姐会有这种看法,必定有她的理由。我们且不去讨论道德的问题,让我们设法得到希贝拉小姐的合作吧!”

希贝拉愉快又得意的看了班斯一眼,马卡姆在一旁默然不语,显然他并不以为对希贝拉的调查有任何意义。

班斯亲切的对希贝拉微笑着说:

“我们之所以会到你家里来,事实上,都是因为我的缘故,由于令兄不相信这种强盗闯入的说法,所以,我才说服马卡姆先生,请他亲自调查这个案子。”

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哦!杰特,偶尔他的直觉非常正确,这是他的优点之一。”

“你看起来好像对这种说法也抱着怀疑的态度,是吗?”

“怀疑的态度!”她吃吃笑道:“我这人疑心病很重,对任何事都很易怀疑。我虽然不认识任何强盗,但若可能的话,我还真想与他见见面呢?不过,像昨晚那种小儿科的强盗,我倒没啥兴趣。”

“你说的话令我觉得兴奋。”班斯道,“因为这表示我们少数派的想法完全一致。”

“杰特有没有告诉你,有关于此事的说明呢?”她问。

“很可惜!并没有,杰斯达先生把他的感觉归于一种形而上的原因。依我的看法,他深信的事,就好像是从某些心灵感应而来的,他知道,却无法说明,也没有任何证据,这实在很神秘。”

“我一点都不知道杰特竟然会有像降神术一般的特殊神力。”她挑战性的看了杰斯达一眼,“你若与他好好交往就会知道,实际上他是非常平凡的。”

“喂!别说了,希卜,”杰斯达急急地提出抗议说,“今天早上,我告诉你警方正在全力追捕强盗时,你不是非常兴奋的吗?”

希贝拉没有回答,她弯下身体,把香烟丢到壁炉里。

“不过,希贝拉小姐,”班斯漫不经心地说,“很奇怪的是令兄的手枪找不到这件事,它是从抽屉中不见了的,请问你有没有在房子的其他地方看到呢?”

谈到手枪,希贝拉的身体紧张了一下,眼睛注视着某个地方,嘴边现出一抹嘲讽的微笑说:

“什么!杰特的手枪不见了?”她面无表情好像在想别的什么:“没有——我没看到。”停顿了一下又说:“不过,上星期它还在杰斯达的桌子里面。”

杰斯达生气的说:“你上星期把我的桌子怎么了?”

“别那么一本正经啦!”希贝拉若无其事的说:“我并不是在找什么情书哪!你怎么会谈恋爱呢?杰特。”希贝拉一副得意的样子,接着说:“我只是去找以前借你用的祖母绿宝石作的那个旧领带夹而已。”

“那个旧领带夹我放在俱乐部。”杰斯达不高兴的解释道。

“是真的?原来如此,难怪我找不到,不过,手枪我是看到——是真的丢了吗?”

“别胡说!”杰斯达大声叫着说,“我全都找遍了,连你的房间也一样。”他报复似的补充道。

“你这人真是的,不过,你为什么要一开始就说你有那个东西呢?”她又责备地说:“你为何在没必要的时候,做出这种会被牵连的事呢?”

杰斯达心里很不平静的伸直了身体说:

“他——用手指着西斯——问我有没有手枪,我才说的。其实,就算我没说,佣人和亲爱的家人中也会有人说的,我只是觉得说实话比较好。”

希贝拉挪揄的微笑着说:

“你已经看到了,我哥哥是一个旧式道德的典型。”

她说话时,眼睛看着班斯,但很明显的,她是distraite(心不在焉的),由于手枪的事,似乎使她的信心动摇了。

“希贝拉小姐,你是不是认为强盗闯入的说法令你无法置信呢?”班斯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抽了口烟之后他又问:“你有没有其他对于这件案子的说明呢?”

希贝拉抬起头,好像在推测对方的用意似的看着班斯,慢慢地说:

“开枪射击两个女人而什么都不偷的那种强盗闯入的说法,我虽不相信,但我也不一定能有别的解释,我不是女警察——虽然我常常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职业——而且,抓凶手不是警方的责任吗?——你也不相信是强盗闯入的吧!班斯先生,否则你也不会去追究杰特的那种心灵感应了,你想昨天晚上在这里使用暴力的是谁呢?”

“希贝拉小姐,”班斯抗议的举起手说,“即使我对昨晚的事有一点不太清楚,但只要看得出来,我就不会冒昧的问你而加深你的麻烦了,我现在是以铅一般重的脚,在无知的泥淖里徘徊呀!”

班斯说话时,希贝拉眼里带着一抹猜疑的神色,一会儿之后,她便快活的微笑着伸出手说:

“请monsieur(你)再给我一支regie,我差点就认真起来了,我不能对这种事认真的,因为,那不但无聊,而且会使我产生皱纹。我现在就生皱纹的话,实在太不像话了。”

“你会像尼龙·度·蓝克洛(又叫安奴,她是一位才貌双全的名女人,在巴黎的沙龙(当时名人聚地的圣地)作高级女侍。她和度·拉·怀耶特夫人、度·贝特龙夫人及瓦尔泰等上流社会人士都有交游。)那样永远年轻的。”班斯一边替希贝拉点火一边说,“不过,也不需要太认真,但,对于谁可能有杀害你两位姊姊的理由,难道你想不到吗?”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家里的每个人都有嫌疑,因为不管从那方面看,我们家都没有理想家庭中那种相亲相爱的和乐情形。我们总是为了一点小事就互相争吵,努力想办法去打倒对方,实在乱七八糟极了——我们这种家庭没有更早发生命案才令人奇怪呢!何况,我们在1932年以前,必须住在这儿,否则便要自立,当然,没有人愿意自立,因为,如果自立,就要丧失一份条件很好的遗产继承权,而这是谁也不愿放弃的。”

希贝拉停了一会儿,吸了口烟又接着说:“是的!我们都有很多想把其他人杀掉的理由,就是站在那里的杰特,若不是担心做了之后会因此而无法安心的打高尔夫球,很可能就会把我掐死呢!不是吗?杰特。雷格斯一直认为我们是卑鄙的,他一定认为他没在很早以前把我们杀掉是因为他博爱、宽大。而母亲不杀掉我们,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中风,身体不能动的关系。此外,即使我们都被杀死了,朱丽亚可能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还有亚达——”说到这儿,她皱着眉头,眼底有一抹不正常的残忍神色,“她可能更想看我们都被杀掉呢,因为,她不是格林家人,她一直憎恶着我们。不过,即使与家里的所有人都断绝关系,我也无所谓。我常常想要这样做,但却找不到什么好办法,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去实践。”她弹弹手上的烟灰,接着又说:“大概就是这样,如果你是在找杀人的可能性的话,那实在多得不得了,在这个古老的屋檐下,每一个人都有这个资格。”

虽然,她是以嘲讽的语气说着这些话,不过,在她的话中,我却感觉到隐藏其下的一种阴惨而令人战惊的真理,我看得出班斯表面上装得非常感到兴趣的洗耳恭听着;事实上,他正努力的想从希贝拉口中的每一句话和表情,观察出什么端倪,也想把她对格林家人的每一人告发,与他现在处理中的问题连接起来。

“你的坦率真令人不可思议,不过,现在我还不想向警方建议逮捕你,因为对你我还没找到证据,这实在伤脑筋吧!”班斯漫不经心的说。

“说的也是,”希贝拉故意装出失望的样子叹息着说:“迟早吧!也许会找到什么证据也不一定哟!在最近的将来,这里大概会有一二人被杀,因为,我总觉得凶手不会就此罢手。”

这时候,丰·布隆医生走进客厅,杰斯达立刻站起来与他寒暄,很快的将所有的人介绍了一遍,丰·布隆医生以客气的态度与大家—一点头。但我注意到他对希贝拉的态度虽然亲切,但却有一种过度熟稔似的随便样子,我对这种情形感觉有些奇怪。不过,我想起丰·布隆医生是这家人的老朋友,所以,他大概是因此而认为不需要注重许多社交上的礼节吧!

“丰·布隆医生,你的看法如何呢?”马卡姆问,“下午我们是否可去询问亚达小姐?”

“我想大概没问题!”丰·布隆医生在杰斯达旁边坐下来,“亚达现在只有稍微发烧而已,她还未完全恢复过来,是由于流血过多的缘故。”

丰·布隆医生有着一张柔和而有光泽的脸,脸上一直带着女性化的可爱笑容,年纪大约40岁,他那种客客气气的职业化态度,颇引起我的注意。班斯也一直专心地看着他说话,关于询问亚达这件事,班斯比西斯更关心。

“那么,并不是特别严重的伤了?”马卡姆问。

“是的!不是很严重的伤。”医生接着补充道:“不过,差一点就很危险了,如果子弹再深入一英寸的话,就会伤到肺部的要害。”

“据我所知,”班斯插嘴道:“子弹是从左边肩胛骨上面穿过去的。”

丰·布隆医生表示同意的点点头。

“很明显的,那是从后面瞄准心脏位置开枪的。”医生以柔和的声音说,“当时开枪的时候,亚达的身体可能往左偏了一点,所以,子弹才没有笔直的打进身体,而从第三支脊椎骨附近沿着肩胛骨穿过去,因而撕裂了肩胛骨的韧带。”他说到这里,指着自己左臂三角肌的位置给班斯看。

“亚达小姐,”班斯又表示意见,“她一定是被凶手吓了一跳之后想逃走,凶手就追过去,用手枪顶着她的背部开了一枪——丰·布隆医生,你认为这个推论正确吗?”

“是的!看起来情况似乎就是如此,正如我所说,是在千钧一发时,由于亚达偏了一下身体,才捡回一条命的。”

“事实上,造成的伤势并没多么严重,但她却昏倒了。”

“这是可能的,也许她惊慌的非常厉害,而且,我们还必须考虑到她所受到的震撼;亚达——我想,这种情况对任何妇女都一样,大都会立刻昏倒的。”班斯继续道:“那个凶手以为这一枪一定可以杀掉亚达,所以,一点也不怀疑她没死,大概可以这么想吧!”

班斯吸了一口烟,把视线移向别处,然后说:

“对!我也认为可以这么想——即使从别的角度来想也是如此。如果亚达是在化妆台前面的话,那么离床就相当远了,而假如手枪是按在身体上射击的话,按照这种情形看来,便是一种有计划性的攻击,不像是由惊惶失措的人乱开枪的。”

丰·布隆大夫狡猾的看着班斯,然后以询问的眼神看着西斯,好像是在琢磨如何回答似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以非常慎重而有所保留的语气说:

“或许可以判断情况是那样的,实际上,从各种事实来看,的确可以下那样的结论,但,另一方面也可说是歹徒在非常靠近亚达的地方开枪,而子弹打中了左肩差点接近要害的地方,只是一种偶然。”

“是啊!”班斯让步似的说,“但是,如果要放弃是有计划的犯罪行为的话,那么,对于管家在开枪后立刻走进房间时,灯正亮着的事实,就必须要有合理的解释。”

丰·布隆医生听到他这样说,好像很吃惊。

“灯是亮的,这真令人惊讶!”他困惑的皱着眉头,好像在咀嚼班斯的话。接着说:“可是,这个事实不就能说明他为什么开枪了吗?是歹徒进入灯亮着的房间,被亚达看见,他担心亚达会把他的容貌告诉警方,所以才开枪的。”

“也许是这样吧!”班斯喃喃自语道:“和亚达小姐见面,就可以说明了。”

“对啊!我们还等什么呢?”平常非常有耐心的西斯,这时好像一刻也不愿等似的催促着大家。

“你太着急了,组长,”班斯责备道:“丰·布隆医生说亚达小姐现在非常虚弱,我们若能预先多了解一些情况,那就可减轻亚达小姐的负担了。”

“我只是想知道,亚达小姐是否把凶手的容貌看得很清楚了。”西斯解释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组长,你这个热切的希望,恐怕会落空。”

西斯一听这话,默默不语,站在一旁猛吸着雪茄。班斯回头看看丰·布隆医生,然后说:

“我还有一件事想请问你,医生。亚达小姐在受伤之后,一直到你去看她的伤势之前,有多少时间呢?”

“这一点管家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西斯无法忍耐的插嘴道:“他不是说过医生大约在半小时之后来吗?”

“是的!就是这样,”丰·布隆医生说,“史布鲁特打电话给我时,正好我出去会诊,不过,大约15分钟以后就回家了,然后马上赶到这里,幸亏我就住在附近——在东48街。”

“你到达这里时,亚达小姐仍昏迷不醒吗?”

“是的,她流了不少血,不过,厨娘那时已经用毛巾按住伤口,那对她的伤势很有帮助。”

班斯道谢着站起来说:“那么,若可以的话,现在请带我们到病人那里,好吗?”

“请尽量不要让她过于激动,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丰·布隆医生站起来走向楼梯时,一面提醒着大家。

希贝拉和杰斯达犹豫着是否该与我们一起去,当我们走到大厅时,我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他们二人互相以询问的眼神对看着,不久,二人就跟着走到楼上大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格林家命案目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