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人》

10、情人倒戈

作者:青谷彦

马汉明匆匆走进公司,不理别人对他的恭敬问候,笔直向办公室储存资料的地 方走去。

那是两天前,一个早上的事。

他突然提早返回公司,公司里的人都感到讶异,马汉明在这间公司工作以来, 从没这么早到的。

这是他日常生活程序的一个大变动,这变动出于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

他快步走向前去,不理会别人的眼光,也不给他们预早通传的机会,就这样一 手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两张惊慌的脸。

他也惊愕得呆住了。

办公室内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他早有预感会在场,所以很有心理准备,但另一 个却是他料想不到,难怪连他自己也意外得呆住。

那两张惊慌的脸,许正和碧琪。他们在他的办公室内!

看见了他,碧琪满脸通红,许正则惊惶失措,很有点不知如何才好的慌乱。

储藏文件的资料柜被打开,许正站在柜前,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碧琪离他稍远, 站在小型会客室的长型沙发后面——

马汉明并未走上前去,他站在门边,目光凌厉地看着他们。

“你手上拿着的是我昨天晚上刚整理好的资料,一间准备上市的公司的财务预 算。”他脸向许正说,正眼也不看碧琪一下,“不要说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更不要 说你不知道那东西为何到了你手上。”

“我不欢迎别人不经我同意,擅自进入我的办公室,这包括你——碧琪小姐。 这件事我会一并交人事部去处理。”

他从许正手中拿回文件,开门作一个请出去的姿态。

许正没有解释,他从容地出去。

从他们掌握的资料,谁最后会被赶走?

绝对不会是许正。

许正走了,碧琪却不动。

“我不是有意的,马先生,那只是误会!”她试图解释。

她和许正不同,她要留在这间公司——

马汉明挥手,阻止她说下去。

他不想听,也不要再有解释。

这天上午的一幕,只说明了在他身边的,全都是想他死的人,包括碧琪。

提早返回公司,他所以有这么一个念头,可说是神来之笔,因为他感到文件最 近有被翻阅过的痕迹,昨晚刚整理好的资料,是他个人的一份不慾为人所知的机密 文件。

许正对他的真正用意,他是早就知道了的。派许正与叶作新跟他熟习公司环境, 只是安排他们到他身边以作监视的把戏。

叶作新与许正两人,要数许正最殷勤。

“马先生你去哪里,我跟你去。”

马汉明一站起来,许正立即跟上。

他有什么异动,许正也即时有反应,一般来说,许正大致上都能猜出他的意向 和要做的事,显示出他的精明,不只是一副讨人喜欢的孩子脸那么简单。

瘦小的许正热情洋溢,高个子叶作新则远远在后跟着。

在公司里,无论马汉明去什么地方,韦德这两名“助手”都很称职地跟贴在他 身边。

过分的周到,令他觉得行动受限制。

马汉明早已发觉存放在他办公室的文件有被人翻阅过的迹象。

只是他不知这是警方做的,还是另有其人。

碧琪与许正勾结在一起,却令他始料不及。这个与他上过几次床的女孩,身份 扑朔迷离。碧琪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动机?

或者说,她有何阴谋?

碧琪借故接近他,他知道。

对送上门来的女人,马汉明很少拒绝。

接受,却不迷惑。

他一向保持头脑清醒。

有一次,他有事要留在公司,碧琪也在。

“我有些文件未打好,做完才下班。”碧琪说。

结果,写字楼只剩下他们两人。

下班后,他们一起宵夜,马汉明送她回家。

那天晚上,马汉明没有回自己家里。

“你不后悔吗?”他捧着碧琪的脸颊,吻着她花瓣般娇嫩的红chún,温热潮湿的 双chún互吸地交缠。怀中的少女,确实是动情了——

马汉明自忖:没理由才认识不久,她便肯把他带到家里来的。

其实她带他上来的时候,他已知道会发生什么,他用力地把她拉到怀里,她竟 然不拒绝,让他在她身上恣意妄为……

马汉明是不爱她的。

他从来不爱女人,他最喜欢的并不是女人。

但他仍为碧琪奉献的第一次而着迷。这使他知道她并不是个随便的女孩。

这不会使他更爱她,只使他享受得更适意。

他始终不明白碧琪为何这样做,付出了却什么也得不到,甚至在公司里大家要 装作互不认识。

马汉明严禁她在别人面前表露他们的关系。

没有人知道,除了他们自己。

“我不会经常找你,我要你认清这一点。”从她身上得到满足后,他点起一支 烟,把烟灰弹落权充烟灰缸的可乐罐上。

他这个姿态,显得有点冷酷无情。

但谁会知道?也许有人喜欢他这样?

“我也不会找你,我知道你最近很心烦。”碧琪的手指在他壮实的、长着胸毛 的胸膛上画圈圈,语态娇憨地说。

马汉明皱起眉头,他不喜欢这个话题。

“谁说的?谁说我烦?”

否认是一种自然反应,当日健身室内一个男子被殴至重伤,这件事一直令他耿 耿于怀。

谁知道会不会与他有关?

他忘不了伤者那与他相同的衣服,那近似的肤色身材。

此刻他语气中的强烈否认,说明他被说中心事。

碧琪笑了,轻轻浅浅的一笑,嘴角微微向上牵动,非常好看。

马汉明看着她的笑态,心里微微一动。

他像在哪里见过这女子,一时间却说不上来。

碧琪笑着,没有注意到他在看着她。

刚才一阵剧烈动作,她的长发披散,如瀑布般在肩上洒落,清丽中带着生动活 泼的意味。

这个脸孔这种神韵,他在哪里见过,在哪里?

碧琪发觉他不说话,便转过脸来。

“你的样子很面善,我在哪里见过你?”马汉明边说边把她的脸扳过来,想看 得更清楚。

碧琪冷不防吓了一跳,把头发一甩,贴紧脸庞在他胸膛上。

她的呼吸和他胸膛的起伏在一起,娇憨撩人的少女姿态掩饰了她的真意。

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才想起他刚才的疑问。

“你在哪里见过我?我们不是在你公司见面的吗?你还在哪里见过我?”

披散的长发早已拢在一边,她一副竭力回想的神韵,表露另一种媚态。

马汉明把她往身上一拉——

也许认识的人中有与她有相似的,又或者她的样貌酷肖某一位青春偶像派歌手, 致使他有这样的错觉罢。

这时候他却不去多想,二人相拥而眠,互相感受对方的体温。

马汉明伸手熄灯。

碧琪的影像就消失在黑暗中。

这样一个活泼美丽的女孩,怎会与许正搞在一起?许正被安排到他身边工作, 明显是为了监视他。

碧琪应该与许正没有关连,但是反过来说,碧琪是女孩子,利用天赋的本钱, 要接近他就比许正容易得多。

马汉明的思路停在这儿。

碧琪否认这件事与她有关,她的否认有几分真几分假?

只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当时在翻查着什么东西,一件马汉明不知道而对他们 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这东西一定对他很有影响,虽然他目前还不知道这影响会到哪一步,但总是对 他不利的因素,除非他知道——但他实在不知道那是什么。

夜深了,马汉明躺在床上,睁眼望着满室的黑暗。月影西斜,习惯了黑暗的眼 睛可以看到朦胧的室内摆设,仍然是那样,没有变化,他却总觉得好像多了些什么。

仿佛黑暗中有什么在窥视着,这种被窥视的感觉是这样强烈,使他脊骨发冷, 就像暴露在一个透明体中,浑身上下被看得清楚透彻!

突然,马汉明像被袭的猛兽般弹跳起来——这个极为不安的感觉并没有欺骗他, 的确有人在窥视他,就在紧闭着的大门外!

他猛地站起来,推开门冲出去,刚好见到一个黑色的背影从旋形楼梯跃到楼上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枕边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