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人》

15、是敌是友

作者:青谷彦

走在澳门的街道上、碧琪的心情好起来,她挽着马汉明的手,完全忘记了不愉 快的事。马汉明看来也有了点笑容。

船上并没有监视的人,街道上也没有,这样说来马汉明已摆脱了跟踪者。

他约碧琪去澳门,是对碧琪的一次试验。

他特意最后一个人闸,使跟踪他的人被迫留在岸上。假若船上有他们的同伴, 即是有人泄露他到澳门的事,而知道这事的只有碧琪。

现在船上没有他们的人,他对碧琪就不必再有怀疑。

“等会儿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的心情轻松起来了,这时候才真正地留意周 围的街道。

近日紧张的情绪松弛下来,一个藏在心里的愿望,此时无法抑制地升起来。

很快就要见到那个人了,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他最想见到的人!

“你要带我见谁?”碧琪说着,转脸过来向着他。

马汉明正想说,最后还是把话咽下来——且慢,为什么要现在告诉她?

幸而他立即把话打住,因这时候他又看见跟踪者。不是原先那个人。他一眼就 看得出,街上有假装在摆卖的小贩,他的眼睛溜溜地转向马汉明这边。

他的脸色冷下来。

碧琪没发现,还一个劲追问:“你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人,他是谁,男的还是女 的?我们要见的是谁?”

“我现在什么人也不见,只要打个电话。”马汉明问声说。

只有留待下一次,等事情过后,他终于安然无事时才见那人了。

现在,他只能打个电话——

他走进一间葡国餐厅,拨通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找谁?嗳,找谁?”

心中一阵热流涌了上来,他用手按住话筒,贪婪地听着这声音。按住话筒,是 他怕自己忍不住叫了出来,那时,他的防线将会崩溃。已经来到了这里,就在那人 的附近,他竟然止步不前,不去相见!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他本来想说:“我现在香港,暂时没时间回家看你,等有时间,我再回来。”

“你在香港?我不信!你一定在这里,就在这附近,我由你声音听得出来!你 一定有事瞒着我,为什么你不回来,发生了什么事?”

仿佛听见对方急切的声音,稚嫩的嗓音清楚地传过来,她不会相信他的话,假 若没有事,他一定会回来看她的,怎么他现在不回来……

仿佛看见泪花在她眼内打转,仿佛看见她焦急的脸容,汗珠在她脸上滴落,他 们住的地方很热,现在已是三十三度的天气——

然而,他什么也不能说,连说再见也不能,他怕自己忍不住,做不到自己决定 了的。

放下了电话,他站在原地,并没有移动脚步,脚下像生了根似的站着。

正是中午时分,嗡嗡的人声像煮沸了的热水,到处是人和车,还有玻璃门外白 花花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照耀。

碧琪在茶座卡位上向他抛来一个微笑,又指着身边一个座位。桌上摆着两杯清 凉人心的菠萝冰,冰块在杯中浮沉,与外面的阳光辉映。

这就是当时留在他脑海的印象。

从港澳码头闸口出来,已是晚上十时多。

马汉明与碧琪已经冰释前嫌,他对她的谅解是来自他刚才那个电话。对于一个 与电话中人年纪相仿的女孩,他不能也不愿意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况且他也想通了,假若碧琪是为监视他而来,又何需有人在后面跟踪?

马汉明估量目前的处境,颖怡的事是一个具杀伤力的计时炸弹,他无法预料它 将会于何时爆发。俗话说今日不知明日事,在重重敌意中有一个不用防备的人做朋 友,对他而言是一件奢侈的事。

夫复何求?

他步出闸口,习惯性地摸摸后袋,香烟没有了,刚抽完。

“你先走,我去卖烟。”他告诉碧琪在码头大门内等他,然后跨着大步向商场 士多走去。

碧琪在码头门口等候时,背后有人在她肩上一拍。

“谁?”她回头,那是阿生。

“我去你住所找你,看更说你去了澳门,我想到你不会在澳门过夜,特意来这 里等你,我送你回去?”阿生的话里满是邀功的殷勤,他伸手过去拿碧琪掮着的背 囊。

“不用了,我自己拿——”碧琪退后躲开。

她只想阿生快走。

“不用我送,有人一起去?”阿生的眼睛黯淡了,“是那个与你一起在酒店咖 啡座喝咖啡的男子?你和他一起去?”

“是又怎么样,我又没说过和你好。”碧琪不想和他多说,只希望马汉明回来 之前他快消失。

阿生却不动。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阿生承认失恋的事实,“我没有钱,样子又不够威 武潇洒,但爱情有时可以是单行路,我不望回报地爱,只希望对你好……”

阿生说得很动容,他只要碧琪允许他跟随左右,即使她不爱他也没有关系。

无私奉献的爱,可惜碧琪不领情。

“你还在这里说什么,快走吧!”碧琪焦急地说,马汉明就快回来了,阿生还 是不走。“快走吧,走呀!”

碧琪推他——可是已经迟了!

马汉明已经回来,就站在后面,瞪着眼睛看他们——

一阵吓人的沉寂。

暴风雨来临的先兆。

从他脸上的神色看来,他已经认出阿生。

马汉明快步地离开,她追上去。“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听我解释!”她叫,希 望拉住他。

马汉明站住:“你要解释什么?解释你从来没有骗我?你是否要告诉我你不认 识这个人,那天晚上是我眼花,抢你手袋,安排假意被劫的闹剧的,不是那人?”

他们两个人站在街上,阿生被他们突然爆发的争闹吓得呆站一旁。

“我承认那件事是我不对,但我对你是没有恶意的,其实我一直想帮你。”碧 琪说,“你信不信都好,我只是想帮你——”

马汉明阻止她说下去。

“你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

“你就这样,一点也不听我解释吗?”碧琪声音微弱地说。马汉明神情冷峻, 她知道他接受解释的机会很微了。

都是阿生,都是他累的事……

马汉明走了,高大的背影,微微地向前倾斜,很疲惫的样子,最近以来发生的 事令他真的觉得累了,累得什么也不愿想——

自己几乎落入圈套,与一个费尽心机去接近他的女子在一起,竟然对她失去应 有的戒备,这是他最不能原谅自己的。

他狠狠地一脚踢在路边的汽水罐上,汽水罐子当嘟嘟地飞到老远老远……

从公司里回到别墅,他直接上楼回自己房间。最近这几天他都是这样,谢绝一 切应酬。

他在楼梯间遇到国艳,穿上嫩黄色带小菊花图案衣裙的国艳,流露出与她极不 相衬的妖冶。

又是颖怡那种式样的服装。肩部低开,有点近似和服的改良设计,颖怡在一间 日资公司买的。

同一款衣服,颖怡穿起极为美丽,国艳却只穿出了她的缺点。

只可惜国艳不了解这点,即使她说“同一个家族的人有共同的爱好”也没有用, 她与颖怡的差异形成穿上同款衣裙的反效果。

大概她自以为很漂亮,顾盼生姿地从楼上走下来。

马汉明对她视如无物,径直前去。

国艳却偏不放过他,伸手拦在路中央。

“看不见我这件衣服吗?与颖怡相比如何?可不要说我又拿颖怡的,这是我在 日资公司购买的,一千八百元一件——”

马汉明截断她的话:“请让开,我没兴趣听你说你的衣服!”

“看你的样子像是有心事。”国艳富有经验的眼光直盯着他说,“脾气太躁, 提防会伤身!”

“我的事你少管,马上走回你的房间去。”马汉明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少管 闲事,假如你还想在这里住下去的话。”

“你这样对我说话!我是颖怡的姑姑,这幢别墅是我哥哥的,我有权住在这里。” 嘴里尽管这样说,她到底还是走开了。

头虽然还昂着,威风显然被比了下来。

与马汉明斗没有好处。有一次马汉明就直截了当地说:“你不错是郭家的女儿, 但却是被赶出家门的女儿!”

明显地,这句话很有效,这是马汉明发现国艳的秘密后用来对付她的办法。

他回到房间,抛身倒在床上。

国艳说:“你有心事。”

她眼光锐利,一语中的。

他心里老是放不下,这天下午他感到有点不寻常——

正在他办公室工作的许正被叫了出去,整个下午他和叶作新都没有回来;碧琪 被叫进总裁办公室;总裁办公室人出人进,显然是为了什么事忙着。

他走的时候,总裁办公室灯火通亮,里面的人仍忙碌工作……

一种忙乱的景象,显示有什么事在进行。

他总觉得有不祥的预感,令他心神烦乱,正是山雨慾来风满楼。

此刻,他在寂静的睡房,宛如听到自己的心跳,天文台广播说有一股低气压笼 罩香港,更令他心烦气躁,令空气更加沉闷。

他像在等待着什么。人总有过这样的经验吧,在闷纳中寻求突破,坏的好的, 无论什么都好,至少不用这么问下去!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他从床上跳起来。

他呆望着电话,真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铃铃——”电话铃声固执地响着。

一次又一次……

不能再当作听不到,他伸手过去。

电话里是碧琪的声音。

“你可否过来,我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碧琪说,“一件对你很重 要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他对碧琪仍然存有戒心,她的话他根本就不信。

碧琪却不说。

“你先来了再说,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清楚的。”她说。

从澳门回来后,他们俩已形同陌路人。

这是什么时候!要应付的事是这样多,一个态度如真似假的女孩,是那样地烦 扰着他,清新脸孔,蛇蝎心肠……

在公司里,她明显地倒向另一边,公然与许正亲密来往,那个时候,他大概没 想到她还有打电话来要求见面的一天吧。

就今天,她在公司碰见他时,正眼也不看他一下便进入总裁办公室,门就在她 身后关上了。

对一个屡次欺骗自己的女人,他是应该拒绝不见的。

但碧琪在电话里的态度是那么坚决。

她不允透露详情,只说:“你现在立即来我家,否则你会后悔的。”

不待马汉明答话,她已放下电话。

马汉明犹豫,对这女孩,他其实不应该再相信的。

已经很晚了,墙上的挂钟敲响十时,去与不去,他得在这时决定,去的话不能 太夜,碧琪透露过她住处的看更在十二时锁大门,要麻烦看更开门就不好了。

时钟指正十时十五分。他抓起外衣出门而去。到碧琪家时,他推开虚掩的大门 进屋,地上有一个黑色的人影。

他走过去,赫然发现碧琪倒在地上,背上插着一把刀,他探她的鼻息,她没有 呼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枕边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