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人》

17、医失证词

作者:青谷彦

警探的名字是杜伦和陈超,他们是来调查颖怡的死因的。

“我想你们弄错了。”马汉明带点讶异地说,“我妻子的死因并无可疑,有医 院签署的文件作证。”

“死因有无可疑要看事件真相而定。”杜伦说,“郭颖怡的案子已交由死因研 究庭裁决,我们现在做的是聆讯前的调查。”

马汉明说:“所有人都知道我妻子死于心脏衰竭,不是已经定了案吗?”

“起初我们也和你的想法一样,后来有人交来这件东西,推翻了原有的看法。” 杜伦说着,精明的眼睛看定了他,“你可认得上面的字迹?”

杜伦手上展示的,正是颖怡的求救字条!

“经专家鉴定,证实是你妻子郭颖怡的笔迹,警方根据她亲笔对你的指控,要 求开庭裁定死因。”

马汉明失笑说:“她的精神有些错乱,一个精神错乱的人的话,可以当真吗?”

一直没有发言的陈超此时开声了。

“谁可证明郭颖怡的精神有问题?”陈超说。

“家里的仆人,受聘照顾她的看护都可作证。”马汉明神态自若地说,却有意 略去丁正浩。他直觉地认为丁正浩的看法有问题,选择对他有利的证人,是他在目 前处境中最需要的。

死因研究庭的裁决对他来说很重要,假若裁定的结果是死于谋杀,警方就要将 与案有关的人缉拿归案。

那就是说,警方会拘捕他,落案检控。

颖怡果然不放过他,即使死了也不放过他!

想到颖怡留下的证据——她的日记薄上被撕下的内页——落到别人手中,马汉 明心里总是惶惑不安。他极力回想,猜揣她有可能留下证据的地方。

他把毒葯混在牛奶里给颖怡饮用,那种葯破坏颖怡的心肌功能,使她因心脏衰 竭而死。

他逐步增加分量,使颖怡病情与心脏衰竭症状极为相似,连医生也无法发现出 来,当时丁正浩的诊断并非出于疏忽,而是葯的症状与心脏衰竭的病征根本没有区 别。

连续不断地用葯后,颖怡的心脏机能完全被破坏,即使停止服用也不能使之恢 复原状,那时颖怡已经离死亡不远了。

马汉明密切注视颖怡身体的变化,在颖怡病重垂危的前两天,他聪明地停止使 用混合葯物的牛奶,这样,颖怡死时,医院便查不出颖怡胃里有那种物质的成分。

他轻易过关,布置周密的计划成功了。

岂料颖怡把他杀人的证据留下了!这怎么可能,他不相信一个病重将死的人竟 可以在他严密监视下留下什么东西来!

她不能走出房间,甚至下床也有困难,心脏衰竭引致她呼吸微弱,到最后她只 能躺在床上,连进食也有困难了。

那时她常呕吐,把进食的东西都吐了出来。马汉明就像还看到她呕吐时的样子, 汗水和头发贴在一起,喘着气,伏在床边,不断地把呕出来的牛奶抹擦……

“毛巾!”马汉明脑里灵光一闪,刹那间明白了!

颖怡就在那时,在他面前把证据留下来。

毛巾吸满牛奶,牛奶留在毛巾里,等于那种破坏心肌功能的物质留在毛巾上!

颖怡果然聪明,他设下毒计把颖怡一步步推向死亡,颖怡却不动声息地把死亡 圈索的另一边套在他头上。

马汉明感到那个套索开始勒紧了。

他起初一味在颖怡的衣柜里找,妄图找出她那块黏有毒牛奶的白色毛巾,最后 不得不放弃——这又使他对自己的妻子有更深一层了解:颖怡对这类毛巾有偏好, 她的衣柜里有不下数十条相同的白色毛巾,他怎知原本有多少?怎样去查证缺少了 多少条,又怎知缺少的正是黏有牛奶的一条?

只怕那毛巾早已被取得颖怡日记薄内页的那个人取走了!

他发出一声呻吟,被击中要害般瘫坐地上。他现时在家里,“困兽人穷巷”, 恰好是他那时的写照。

一经发现自己处于末路途穷,日常不被注意的小节均浮现上来。是谁知道颖怡 留下字条,并把它交给警方?知道内幕的毫无疑问一定是别墅的人,这个人就在暗 处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死因研究庭开庭聆讯颖怡的死因,所有证供都对他不利,他几乎可以预知裁决 结果——郭颖怡死于谋杀,被她枕边的丈夫谋杀!

马汉明脸色灰败地抬起头来,原本英挺潇洒,今年轻女孩着迷的翩翩外貌疲态 毕现,眼睛里透出极度恐惧。

太可怕了。他不能让人审判,他要走,现在就离开这个地方!

有了这个决定,他立即一跃而起,先要等周围的人睡熟了,他才好离开别墅。

但很快的,他就像被重物击倒般骤然退后——别墅下面有两辆陌生的车子,车 子附近人影憧憧,他被监视,走不成了!

冷静下来,他发觉即使别墅下面没有人监视,他也走不脱,莫先生不会放过他, 他真的无路可走,只能险中求生了。

第二天是死因研究庭开庭聆讯的日子,马汉明出席聆讯。

向警方举报的人竟是瑞叔——别墅那个身体伛偻、干瘦的老仆人。颖怡病后, 他和另一些较老资格的仆人被禁止进入她的房间,直到颖怡死后他们进去打扫消毒, 在床褥下发现那张字条,然后立即报警。

马汉明辩称:“我的妻子郭颖怡患病后期极为忧郁,患有迫害妄想症,总想着 有人谋害她,对身边的人都不信任,因此我换过很多照顾她的看护和贴身女佣,这 都是事实,她们可以#证。”

曾在颖怡身边照顾她的人都出庭作证,他们的供词与马汉明的相同。

聆讯庭围绕死者有否迫害妄想症展开辩论。病人若然有迫害妄想证,便会很容 易想像身边的人谋害她,这些人包括仆人、医生、看护,甚至是她的丈夫。

假若真是这样,那么她那张“救我,马汉明是凶手!”的求救字条就令人怀疑 是否存在谋杀。

现在,最关键的一个证人——负责诊治病人的丁正浩医生出庭接受聆讯,丁正 浩的供词令马汉明不能置信地瞪大眼睛——丁正浩说:“根据我为病人诊治的观察 所得,病人精神极度紧张,确实有严重的迫害妄想症!”

马汉明倒坐在聆讯庭的长椅上,所有的力气仿佛一下子都飞出体外,只有腾云 驾雾的感觉,四周一切混乱得仿似失去真实感。

旁听席上听众离座的声音,庭警法官退庭的声音,议论,感叹,各种各样的声 音,纷纷在空气中飘浮,最后消失于宁静。

整个庭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脚步虚浮,证明他当时是多么紧张!

在死因研究庭里,丁正浩证实死者患有心脏衰竭,一直由他负责诊治,治疗期 间,病人情绪极不平衡,有严重的迫害妄想症。

他的证词对马汉明很有利,法庭判决死者死于不幸而非谋杀。

从与颖怡结婚那天开始,马汉明处心积虑地营造深爱妻子、彬彬有礼、果断有 为的年轻丈夫形象,精神上处于高度戒备,连睡梦中也不敢松懈。现在一切终于过 去了,一刹间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经过法庭的判决,颖怡的财产是他的了,现在只有一个人需要对付,那就是国 艳。

他知道该怎样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枕边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