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人》

18、杀人灭口

作者:青谷彦

静静的书室,书籍都笼罩在晨光里。

书室外人影一闪,黑影飞快地跃进屋内,打开书柜的柜门,消失不见了。

通往地窖的隧道传来脚步声,黑影脚步轻快,很快就到达地下室。

地下室里,早已放着几个包扎好的木箱,摆放在陈列架上的古玩名瓷早已被收 进箱内,一小时之后,会有船来海边接应。

这批古玩文物运到海外,将会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

进来的人把围在头上的披纱解开,露出精明有神的一双眼睛——

那是国艳。她精神奕奕,穿一套轻便的长裤套装,手袋里放好了旅游证件,准 备携这些箱子远行。

她待货品装运后就走。

最后一次,她环视这间地下室,是这里的东西吸引她从侨居多年的英国回到这 里来。

这是最后的机会,失去了不会再有。

现在她将带同这些东西离开。

死因聆讯庭的判决出乎意外地对马汉明有利,迫使她提早进行付运古玩的计划。

她不希望临行前有差错。她细心地查看装运箱的接口,箱子被牢牢钉紧,看来 没什么会令她忧虑的了。

地下道上传来脚步声。

她对这个脚步声很放心。

“小时候我很渴望来这里。”她没有回头,继续说着,“这地方对我来说是个 禁地,我只能偷偷地来,那时候我就想,总有一天我会得到这些东西。”

“现在你已经得到这些东西,它在你钉装好的木箱里,你梦想成真了,想把它 带到哪里?”身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那人边说着边走进来。

国艳在原地不动,脸上的表情僵住。

显然这不是她期望的声音。

进来的人是马汉明,该死,她怎么想不到!

“你怎会进来的?这是我私人的地方!”她挺直腰,先发制人,用一贯冷傲的 声音说。

现在的形势对她还不太坏,她想着怎样脱身。

“我跟着你进来的,你不察觉而已。”马汉明打量着她轻便的装扮,这是唯一 一次没见她穿上与颖怡相同的服饰,穿回自己的衣服令她看来有种精明能干的感觉。

“有远行吗?”马汉明说,朝那些木箱挥挥手,“带这些箱子去?”

“是的。”国艳说,“这是我过去留下的物件,我要带返英国。”

“过去留下的私人物件?那真不错。”马汉明这时已经走了进来。

“我怀疑你偷取了一批珍贵文物收藏在这里,假若你说不是,请打开给我看, 我证实了那的确是你的私人物品,便可以让你走。”

他稳稳地站在门口通道前,一副冷峻的表情。

“我有权保留私隐,在外面生活了多年,我学会说一个字,你想知道那个字是 什么?”国艳走近他说,“那就是‘不!’”

她的手里多了一支手枪,小巧玲珑的枪管对正马汉明的太阳穴!

“你最好乖乖地听话让开,否则请你到地府找你的颖怡去,对挡路的人我决不 会手软!”

她把枪管向正马汉明,正如她所说,她对挡路的人决不会手软。

付运的时候快到了,时间急迫,她再没有别的选择。

马汉明当然知道她这句话的真确性,这批宝物她志在必得。

“既然你一定要得到,我也无话可说,看来我们倒是天生一对,为求利益不择 手段。”马汉明苦笑着说,突然飞起一脚——

他踢中国艳的腰部。

国艳惨叫一声倒下,马汉明已坐在她腰背上,紧握她拿枪的手。

“要做到身手敏捷你还得下一番苦功。”在他铁腕施压下,手枪已落在他手里, 他把手枪的枪膛推上,说,“下次出手之前要先估量自己的实力。”

他把枪指正国艳的前额,国艳极力向后缩,紧紧地闭上眼睛!

突然,背后有什么狠狠打来。

一阵痛人心脾的疼痛,手枪被震脱一旁,马汉明倒下了。

袭击马汉明的瑞叔扶起国艳说:“这里由我来应付,趁他未醒之前你快走!”

“不,不带着这些东西我是不会走的。我们先把他捆绑,再把这些东西抬出去。”

国艳把枪拾起,找来绳索,正要俯身把他绑扎,假装昏迷的马汉明突然从裤管 抽出一把尖刀,一刀扎在国艳的肩上!

手枪重新落在马汉明手中,瑞叔扑过来与马汉明纠缠,一边着急地叫着国艳: “快走!这里由我来顶,你快走啊,快走!”

“我不走,我要与你一起——”国艳忍着痛爬过来,鲜血从伤口涌出,脸上露 出痛苦的神色。

瑞叔拼全力蹬脚把她推开——

“他不是个好人,他杀了颖怡,连你也要杀的,你走啊,别管我!”年纪老迈 的瑞叔死命地抓着马汉明双脚,已经快没力气了,仍然紧紧地抓着!

“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国艳万般不舍地叫着,含泪而退……

瑞叔瘦脸上的小眼睛无畏地看着马汉明,马汉明的刀尖向着他。

马汉明不会杀他,当时他是这样想的。

马汉明的想法显然与他不一样。

“你也不是好人。”刀尖旁的脸是那样阴冷,马汉明说,“居然去法庭告我, 想不到一直在我身边策谋告官的竟然是你!”

“你想怎样?量你也不敢杀我!”

马汉明的脸色有种攫住了猎物的残忍,瑞叔惊恐地看着迫近的刀尖,竭力地说: “我不见了,人们会找我,警察会找我,他们会怀疑是你杀了我……”

“不会。”马汉明说,“没有人会找你,这是个无人知道的密室,一个最好的 埋尸场所。别人只会认为你畏罪潜逃,你出庭作证而告我不倒,怎么可能还在我这 里工作下去?国艳也脱不了关系,她同时失踪,更证明你们二人合谋告我不果,双 双离开。没有人会找你,你所信赖的警方也不会找你——”

从马汉明冷峻的声音中,瑞叔知道他已经难逃毒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枕边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