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酒吧》

序 章

作者:青谷彦

“这里是什么地方,商业楼宇高耸入云,可是街道上这样静!”

“这是香港的商业金融中心中环,这里白天和夜晚是两个世界:白天满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商界人士,写字楼的白领文员,夜晚则水静河飞,有一些街道甚至没有行人。”

“这里呢?一个椭圆形的草地运动场,好像一个马蹄形,好奇怪哦!闹市中竟然有这么开阔的一个运动场地?”

“你形容得很贴切,马蹄形的运动场!可见你很有眼光,你听过香港跑马地吗?这就是香港以前唯一的一个赛马地方,跑马地这一区,就是以它命名呢!”

活跃的问话。

不厌其详的解答。

这些声音来自一辆夜间行驶的开篷旅游车上。

问话的是一个年轻女性清本节子,答话的是节子所参加的日本九州香港团的香港导游阿陈。

开篷旅游车上还有其他人,节子的新婚夫婿鹤山宜男也在车上。

节子性格开朗活泼,这使她在那一班纯男性的外游队伍中尤为特出。也许是在年轻女性面前的关系,这些男士都保持礼貌的微笑。

鹤山宜男的手和节子的手在座椅下相握,节子的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这次在开篷旅游车上的人是整个旅行团人数的一半,可以说这一夜的旅游节目一分为二,分有男团和女团。

女子团留在酒店内看香港的电视节目和稍事休息。日间的大购物行动,不但使她们精神兴奋,而且也相当劳累。

况且花了几个小时购买的衣物积聚下来,也要花时间整理。

所以,当阿陈在晚餐的时候提出了分开不同节目的男女团时,每个人都没有异议。

换言之,这班明理醒目的当代男女都知道,美其名是男女分流的节目,实则上就是让这一班在公司当职员的日本男性,来到香港旅游时一展男子的本能。

参观香港的红灯区,说是对香港夜生活的特色作一个蜻蜓点水式的涉猎。但色之所在,男子所好也,说不定有艳遇,那时候就不单是蜻蜓点水,而是置身于异国风情了。

不枉此行。

也不负岁月流光的本色。

鹤山宜男的新婚妻子节子,是唯一提出反对的女团员。她的意思不是丈夫不应去这样的夜生活场所,而是当妻子的也应有这个权利,不可以对这样有香港特色的旅游点完全一无所知。

“假若回到日本,我的女同事们问我去过那些地方观光没有,我说没去过的话,她们会取笑我,说我没有胆量。”

这是节子所持的理由。

同团的男团友知道节子要加入这个男宾团,都笑鹤山宜男说:“鹤山君,你的太太要做跟得夫人,你这次有难了!”

鹤山宜男只是浅浅一笑。

新婚与旧婚的区别在于,新婚时没有外骛的需要。自己的新婚妻子本身就美艳动人,娇俏迷人的节子,无论是身体上或是外型上都与吸引人的风尘女性不退多让,新鲜感仍未消退。

就像现在,二人聚握着双手,身体挨靠在一起,在开篷旅游车上观看着香港夜色的霓虹灯饰,五光艳彩,也是一件令人惬意的赏心乐事。

哪管得后面那班人暗暗窃笑?

领队的阿陈在这个行业多年,稀奇古怪的事看得多,已是见怪不怪。妻子陪同丈夫游红灯区,对现代的职业女性来说,也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何况这个叫节子的少妇相貌宜人,有对可爱的梨窝,又有着活泼开朗的性格。

与节子的轻松对话,给冗长的导游工作时间带来无限的乐趣。

他们要去的红灯区到了。

“这里是这个区域的黄金地段,在夜间,香港的正职单身女性很少到这里来。”对着团队中的唯一女性节子,阿陈这样解释说。

其实不用说,节子本身也感觉得出来。

她挽着丈夫鹤山宜男的手臂,身体尽量地紧靠着他。

二双眼睛却好奇地尽量地四周望。

男人的胜地,良家女子的禁地。越是这样,作为女性的她就越有好奇心。

迷朦的灯光,给这个位于海畔的迷幻地带增添了迷离色彩,这是一个盛夏的夜晚,有川流不息的夜游人。

艳装的女子。

一个媚笑。

一只手勾过来。妩媚,冶艳人心的动作。

带着销魂蚀骨的末世纪风情,像鼓起一阵热风,节子呼吸着这阵飘着脂粉香气的熏风,躁热地拉开紧束着她的衣领。

脸上嫣红,心也禁不住暴跳。

她是女子尚且如此,同去的男子团队,早已目迷心醉,各自把贪婪的目光,跟随着那些扭腰摆臀的女子的背影而去。

看他们那吞咽着唾沫的急色相,早把平日那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形象丢在一边。

唯色者,性也!

难道所有男人皆如此?妻子不在身边就会被别的异性吸引?

幸而丈夫鹤山宜男在她这个新婚妻子身边尚算表现正常,没有给那些风騒冶艳的女人勾魂了去!

节子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感到丈夫拉着她的手的肌肉一紧——既是夫妻,就是最微妙的感觉也当然领会得出。

她望过去。

引起她丈夫反应的是两个服装怪异的人,其中一个,男性身材女性装扮,身上带着很多饰物,比女性更女性化。

那两个人站在路边,只管向她丈夫望着。

她丈夫双脚停着,脸上涌出喝醉酒一样的红色。

“哎,你理他们干什么?走啊!”她推动着丈夫的手臂说。

这时候那两个人走了上来,其中一个勾着她的手,另一个则走向她的丈夫。

勾搭着她丈夫的正是那个不男不女的男人。“不要看他们,看什么!陪我饮杯酒吧太太,我会令你很快乐!”身边的那个粗劣男人缠着她,用英语道。

口气袭人。

一阵令人慾呕的酒味。

“你推我干么?我不要,不要!快走开!”她慌忙躲开,丈夫的手臂松开了。

“这位女士说不需要你的服务,别騒扰我的客人!”导游阿陈上前帮她解围。

那个男人见拉客不成功,便放开她。

这时候,她才发觉丈夫鹤山宜男不见了。

“宜男呢?我的丈夫呢?哪里去了?”她张开两手,满目彷徨地问。

灯光照在她身上。

霓虹灯光照在她身上。酒吧的灯光,各式各样的酒吧,各种各样的霓虹灯争妍斗丽,目眩五色。

她的丈夫呢?刚才手牵着手与她紧靠在一起的丈夫呢?

到哪里去了?进入了哪一间、哪一类的酒吧?哪个酒吧的灯光里有他?

阿陈同情地望着她。这个快乐的女人,一下子快乐就从她身边飞走了。

“我不知道你的丈夫有这样的癖好,对不起。”他道歉地说,“这里有不同种类的酒吧,来这里的有男人有女人,亦有不男不女、宜男宜女的人。无论有什么需要,这地方都可以满足之。”

“我也不知道,否则也不会跟着你们到这里来了。”节子苦涩地说,酒吧的灯光一闪一闪地照在她迷惘的脸上。

“这就是号称红灯区的烟花之地,世纪末风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怎样,这里酒吧的大门为有需要的人而开。每个人都这样,进去的每一个人,他们都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阿陈的声音在节子耳边响着。

越来越多的人,年轻的,年老的,冶艳的,奇装异服的,向着前面一间酒吧潮水般涌去。

日本女游客节子身不由己,迷失在阿陈冷静的声音中。

迷失在这五光十色的人流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落日酒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